文|《中国企业家》记者梁睿瑶

头图来源|被访者

“未来十年,是计算行业新的黄金十年。”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今天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大胆预测。更值得一提的是,华为首次发布计算战略,并启动新一轮15亿美元的沃土计划,承诺投资15亿美元,汇集500万开发者以构建开放生态。

从有线时代到5G,华为在联接领域积累30多年,进入智能时代,联接所到之处,计算无处不在。然而,在当前国际形势之下,华为仍在美国的“实体清单”中。

对此,胡厚崑用开场白进行了回应:“华为就像今天上海的天气一样,秋高气爽、云淡风轻。华为过去半年顶着巨大的压力走过来,现在还不错。”

产业自救需要未雨绸缪,“联接与计算”两大关键技术,华为缺一不可。

独立咨询公司Gartner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3年,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2万亿美元。华为在计算领域已布局10年,这个行业开放且高度依赖生态。

2015年,华为首次发布了沃土计划,目前已经发展了130多万开发者和14000多家ISV(独立软件开发商)。胡厚崑表示,未来,沃土计划会持续投入15亿美元,使开发者的规模扩大到500万人。

相比谷歌对于全球开发者的吸引力,华为尚在起步。在会后的群访环节,《中国企业家》问胡厚崑“相比谷歌,华为对于开发者的吸引力和优势在哪里?”的提问,胡坦言,华为对于开发者的优势在于to B业务,他告诉《中国企业家》,技术创新之外,华为整个ICT(信息与通信技术)业务都是面向to B,这种与to B客户深度的联接配置,有利于华为抓住机会。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发表主题演讲。来源:被访者

发布会现场,华为展示了一张南半球星空图,图中布满了20万颗肉眼难以辨认的星星。如果一名天文学家要从中找某种特征的星星,需要计算169天。但在AI(人工智能)算力的加持下,华为Atlas 900 AI训练集群,只花了10秒。

Atlas 900目前是全球最快的AI训练集群,它可应用于天文探索、气象预测、自动驾驶、石油勘探等领域。华为将Atlas 900部署到云上,并推出华为云EI集群服务,以极优惠的价格提供给科研机构和大学。

在计算领域,华为采取“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商业策略。他们不直接对外销售处理器,不做应用,而是提供工具和团队,帮助合作伙伴做应用开发和迁移。

美国何时向华为解禁尚不可预测,但胡厚崑给其客户吃了一颗定心丸:“去年华为发布的AI战略与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今年已经全面落地。”胡厚崑直言,客户可以放心与华为合作。

以下为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华为Cloud AI产品与服务副总裁黄瑾采访实录,内容有删减:

左二至左四依次为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华为Cloud AI产品与服务副总裁黄瑾。摄影:梁睿瑶

记者:任正非提议可出售华为5G专利,目前进展如何?

胡厚崑:任总在最近采访时,做出了这个提议,这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大家都知道,5G市场进展非常快,围绕华为5G的供应链又有很多争议。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全球供应链产生更多竞争,对用户和产业发展都有好处。

另一方面,关于华为5G的安全问题,目前存在很多没有依据的猜疑,如果用商业化方式掌握5G技术,可以减少大家对于安全性的质疑。

记者:华为基于怎样的外部环境发布计算战略?

胡厚崑:华为(虽然在)今天发布整体计算战略,但早在10年前就开始布局了。去年我们就发布了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今年做了更系统的梳理。

华为发布计算战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第一,从华为战略来说,未来一定是智能世界,而智能世界要有两个很关键的技术作为底座,即联接和计算,华为一定要在这两个领域做好;第二,计算行业本身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节点,计算模式正在发生变化,人工智能计算将会成为主要的计算工具,那么它的算力需求非常大。

今天我们用了一个词:暴力计算。回头看我们的行业,其实大家对于提供这样的算力,还有很多的困难,这也给华为提供了一个机会。我们始终认为,只要问题存在,我们就应该解决,这个市场规模足够大。

记者:华为AI产品背后是怎样的道德框架?

胡厚崑:AI技术是个热门话题。如果具体到AI领域,需要结合AI技术从底层架构,乃至到上层的AI开发。华为在AI产业中的位置在偏底层位置,我们会提供开源框架,支持应用的平台,但是华为不去自己做应用。

从华为所处位置来讲,第一,我们保证提供的技术是安全的,华为要成为安全可信的技术提供商,会在安全性上做很多创新措施;第二,从安全可信角度,AI还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数据的保护,跟AI相关的数据相当一部分涉及隐私、商业机密,数据保护得越好,AI发展得越好。

最近,在AI应用开发上面出现了很多讨论:如何防止AI被乱用?我们不涉及应用开发,但是积极参与讨论,相信这样的讨论有助于最后建立行业共识。

记者:很多推ARM服务器的公司倒闭了,基于风险,华为有没有别的考虑?

黄瑾:2018年,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在230亿片左右,每年十几亿部手机,手机上的几百万应用程序,都基于ARM生态。所以ARM从边缘和端的优势,正逐步在向数据中心延伸。

以前很多基于ARM的应用不能在数据中心应用,问题在于性能。华为鲲鹏920是基于ARM的,具有多核、大带宽等优势,性能超越主流通用cpu25%。

胡厚崑:ARM在新的计算时代有新的优势,华为选择ARM是看中这点,不是为了不同而不同。我们也清楚,计算产业的成功仅仅选择好的架构是不够的,架构处理器是硬核、基础,真正的商业成功还需要各方面的配合,建立产业生态。

记者:对5G部署收入情况有怎样的判断,包括亚洲的情况?

胡厚崑:我们5G的全球进展是非常好的,我最近几个月都不怎么关心5G商用合同了,因为5G合同太多,已经有50多份了。

5G商业部署正处在一个加速期,营收形成规模还需要一段时间。明年年底,我们可能会看得更清楚一点,因为那个时候,中国第一批5G网络部署基本上告一段落了。

记者:相比谷歌,华为对于开发者的吸引力在哪里,优势在哪里?在未来可能无法使用谷歌软件的情况下,华为对开发者的吸引力会面临怎样的挑战,华为如何应对?

胡厚崑:华为会通过公有云,提供强大的开发工具和技术支持。华为还有另外一个优势,那就是我们接触的行业非常多,在传统的to B领域,华为与客户的联接是非常深的。华为虽然在做技术,但归根结底,我们是一家用技术来解决问题的公司。

从产业的发展来看,第一波数字浪潮在to C,而下一波浪潮一定是在to B。华为整个方案和服务,是面向to B市场,这有利于我们抓住机会。

我们的定位是帮客户解决商业问题,很多案例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怎样去降低成本等等。我们把开发者也看作伙伴。开发者加入华为的好处,一是有大量机会接触行业需求;二是拥有华为公有云的技术支持。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推荐新闻栏目:   头条热门 百度热门  党建理论 搜狗热搜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