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直机关 网站联盟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直党建网

在地气山风中涤荡心灵

——记中联部驻河北省行唐县口头村第一书记高玉琪

本刊记者 梁 颖 任志坤

2017年07月13日10:32    来源:中直党建网

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毛泽东

中直机关离农村有多远?

中直机关的党员干部离农民有多远?

如果是两年前,高玉琪或许还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位来自中央对外联络部的正处级干部,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然后就是上大学、进机关。对农村几乎一无所知的她,2015年7月被选派到河北省行唐县口头村,当起了“第一书记”。

如今再见高玉琪,她话题离不开扶贫,说起农村的事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在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的700多个日子里,她经历了人生中的特殊历练。

“我被眼前的情景深深震撼了,没想到离北京仅仅270多公里的距离,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有这么多贫困人口。”

“说实话,来之前我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学习中央关于党建和扶贫的新部署、新要求,研究党在农村的各项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一遍遍地看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想象了许多农村工作的场景,但是真正来到口头村的时候,心里还是像被泼了一盆冷水。”高玉琪说。

驻村的第一个星期,高玉琪被眼前的情景深深震撼了,她没想到,离北京仅仅270多公里的距离,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有这么多贫困人口。口头村总户数645户,人口2059人,其中贫困人口253户,767人,贫困发生率37.25%。全村耕地只有1500亩,人均土地不到1亩,而且一半还是岗坡次地,2015年全村人均收入只有2380元。村里没有一条水泥路,没有一盏路灯,没有一条硬化的田间路,没有一条水渠,更没有任何现代化农业设施,村民们以种植玉米、小麦为主,靠天吃饭。贫困户的房子墙体开裂,残破的窗户上蒙着塑料布,砖头垫起来的床摇摇晃晃,电线直接扯着裸露的灯泡,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家徒四壁就是贫困家庭的真实写照。面对着破败的山村、贫穷的百姓,高玉琪暗下决心,行唐是革命老区,曾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付出巨大牺牲,我们不能让他们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中掉队,一定要让老区群众过上好日子。

但是,很多事情光有热情是远远不够的。初到村里时听不懂村民的方言,需要边听边问边记;吃不惯高油高盐的农家饭,一个月后血压嗖嗖往上升;宿舍潮湿,夏天也要用电褥子……比起生活上的不适应,工作上更是困难重重:她提出的一些设想,村支书要么说麻烦,要么说干不成;两委会的会议室里堆满了杂物,落满了灰尘,像个仓库;村民知道她是中央机关派来的干部,表面上讲着客套话,但心里却隔着一堵墙,“这个妮儿到底行不行?怕只是个过路神仙吧。”最无奈的是,高玉琪是中组部选派的第一批挂职地方的驻村第一书记,这意味着她没有先例可循,没有经验可借鉴。自己能干点什么?怎么干?没有现成的答案。在单位有领导指导,有下属帮忙,可现在一竿子插到了村里,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无助、彷徨萦绕在高玉琪的心头。

开弓哪有回头箭!既然来了,就没有退路。有朋友劝她,买点东西到村里慰问慰问贫困户,再找点钱铺铺路、修条渠,就算完成任务了。但高玉琪没有这样做,她是个工作上追求完美的人,要么不干,干就要干好,否则既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也对不起中联部的重托,更对不起口头村的父老乡亲。

“有时我已经吃过饭了,但也会当场吃上一个,乡亲们对我工作的支持和情感让我始终心存感激。”

县领导照顾高玉琪是女同志,就说村里生活艰苦,让她吃住在县里。她谢绝了县领导的好意,始终坚持吃住在村里。她说,坐在农家炕头上,与群众面对面交流,收获的不只是建议,还有情感。

夏天强烈的阳光晒得她皮肤过敏,有人建议她打上遮阳伞,她说,“不行,那样的话无形中就与老百姓有了距离。”白天,她头戴草帽,脚穿胶鞋,深入田间地头与村民一起流汗出力,了解村民的生产生活情况;晚上,她走家串户,嘘寒问暖,真正融入到每一户百姓家中,与群众心贴心地交流。她一家一家的访,一户一户的聊,与他们谈庄稼、谈收入、谈子女,也谈现在、谈未来……一个月时间,她走遍了口头村的坡坡岭岭,访遍了老党员、老村干部,慰问了所有贫困户,召开了村两委会议、村民代表会议、全体党员大会和全体村民大会。看着高玉琪在村里来去的身影,听着她朴实的话语,面对她亲切的笑容,乡亲们心里的疑问渐渐消失,见到高玉琪,都要亲亲热热地叫一声“高书记”。

随着了解的深入,高玉琪眼中的群众渐渐清晰、鲜活起来:群众就是盼着今年有个好年景的老王家;群众就是为凑不够彩礼钱着急上火的小李家;群众就是起早贪黑到集上卖包子、想多挣点钱的马大嫂;群众就是因工伤残疾还要拉扯两个孩子的赵大哥。群众也有自家的小算盘,有自己的小九九,但群众心里有杆秤,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

赵金翠大娘今年81岁,有轻微的脑血栓后遗症、白内障,高玉琪常常来陪她聊天,看看她生活中有什么困难。高玉琪说,虽然家里很穷,但大娘生性乐观,说话嗓门很大,笑声爽朗,跟她在一起特别愉快。中联部联系澳大利亚霍洛基金会为行唐贫困百姓进行眼病筛查治疗,高玉琪已经为她报名等候接受义务白内障手术治疗。赵大娘逢人便夸“高书记比我亲闺女还要亲”。

素娟的父亲有轻微智障,母亲双目失明并且瘫痪,家境贫寒,要强的素娟考上了一所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护理系。高玉琪格外心疼这个坚强的姑娘,和同事为素娟捐资助学,经常与她微信聊天。素娟假期回到村里,高玉琪就把她带在身边一起工作,孩子性格越来越开朗。高玉琪说:“现在是素娟关心我更多,天冷了叮嘱我加衣,煮了花生给我送来,凭空多了个女儿,感觉特别幸福。”

乡亲们自家院里的杏、桃熟了,第一个摘下来送给高书记;口头村过庙会,家家包粽子,大清早刚起床,她门前就已经放了几份粽子;经常有乡亲把家里刚蒸好的红薯、包子送到宿舍,“有时我已经吃过饭了,但也会当场吃上一个,乡亲们对我工作的支持和情感让我始终心存感激。”

“不是因为你是大机关来的,村民就得掏心窝子跟你说实情讲真话。”高玉琪深有感触地说,“基层群众非常朴实,他们讲感情,你肯认认真真地倾听他们的心声,愿意实实在在地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他们才把你当朋友。”

“在机关,身边都是党员,没感到党员有什么特殊。来到基层,我真切感受到了党员的不一样。”

抓党建与抓扶贫是相互促进的,农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深入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党建工作要走在前头。“在部机关,身边都是党员,没感到党员有什么特殊。来到基层,我真切感受到了党员的不一样。俗话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村里有96名党员,他们就代表了党在基层的形象。”高玉琪说,“所以,我驻村工作的第一步就从抓党建开始。”

通过走访,她了解到党员组织生活单一、党组织凝聚力不强,便提议组织全村党员去西柏坡参观学习,带领大家重温入党誓词,回程路上去统战部旧址平山县李家庄学习党建经验,参观美丽乡村建设。虽然路途奔波,但大家兴致勃勃,一些老党员穿上了过节才穿的好衣裳。84岁的李惠芳老人激动地说:“我1952年入党,第一次过这样生动有意义的组织生活。”高玉琪在口头村的第一堂党课就是在回程的汽车上讲的。通过这次党日活动,全体党员的心气儿被调动起来了。高玉琪还从中联部申请了一批桌椅、找朋友捐助了一批图书、找县委组织部配备了部分办公桌,建起了党员活动室、会议室、便民服务站、文化活动室和图书室,为丰富党员活动、促进党员学习提供了平台,党员干部的积极性也调动了起来。她还用省里表彰“省优秀共产党员”奖励给她的5000元奖金,买了一台空调,安装在村两委会议室里,这样冬天也能照常组织党员学习了。

大雁群飞头雁领。口头村两委干部个人致富能力都很强,尤其是村支书赵三吨,在当地经营着一家煤炭物流基地,在县里是出了名的“本事人”,经过与高玉琪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内心有了很大转变。“一人富了不算富,人家一个中央机关的女同志都能抛家舍业、实心实意来帮我们找资金,拉项目,为群众办实事,我作为村干部,更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上。”交谈中,村支书赵三吨讲述着他内心的感动。“村支书思想的转变让我觉得工作特别有成就感。”高玉琪欣慰地说。

有了村支书这位领头雁的转变带动,村里的各项工作势如破竹。“两改一清一拆”需要拆除67户私搭乱盖的建筑,触及了部分村民的利益,难度非常大。口头村两委干部和党员提出“干部走在前,党员作表率”,主动拆除自家和亲属的违章建筑,村民们看到这一情形,就不再闹了,3天时间,67户村民的6000多平方米违章建筑全部清拆,整个过程无一强拆、无一纠纷、无一上访。

为了进一步改进作风,密切和村民的联系,在高玉琪的带领下,村支部建立了《党员帮扶贫困户制度》,支部委员和部分年轻党员每人帮扶5户贫困户,了解他们致贫原因,为他们生产生活提供帮助,将党的扶贫开发和强农惠农政策送到田间地头,带动他们脱贫。村两委还开始实行村干部坐班值班和村两委成员24小时手机开机制度,每天安排1名村干部在村委会值班,每周全体村干部集中办公1天,遇有紧急情况和特殊任务,村两委加班加点,及时为村民服务。

现在,村民有想法找党组织倾诉,有纠纷找党组织反映,有困难找党组织解决,口头村班子团结和谐,一心为民办事,村两委公信力得到不断提升。2016年口头村获得行唐县先进基层党组织的荣誉,2017年获得行唐县三农工作先进村荣誉。行唐县委书记杨立中评价道:“近两年,口头村充分发挥了党支部的领导核心、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使村党支部焕发出勃勃生机,保障了各项工作任务的顺利完成,其中玉琪同志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做第一书记不是‘镀金’而是‘炼钢’,基层是最好的课堂,群众是最好的老师。”

利用人脉资源优势,高玉琪将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和北京华都峪口禽业引进行唐,占地800亩、投资3亿元的蛋鸡、种鸡养殖孵化园区和占地300亩的矮化密植苹果树苗圃正在建设中,大数据中心、智慧农业等项目业已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利用地理位置优势,高玉琪带领村两委建起了口头村综合市场,壮大村集体经济;利用扶贫政策优势,口头村建成了集农业观光、休闲度假为一体的70亩樱桃种植采摘园区,同时大力建设“美丽乡村”,完善了村水、电、路、讯等基础设施,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利用各界帮扶优势,推动建成占地6600平方米的口头小学运动场,为口头中心幼儿园安装空调和安全饮水设备……在中联部的指导帮扶、行唐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帮助以及社会各界的关心扶持下,以高玉琪为第一书记的口头村两委带领村民走上了脱贫致富的快车道。2016年口头村有79户、230人脱贫,2017年底全村整体出列,口头村百姓将彻底摆脱贫困。两年的时间,高玉琪的扶贫工作硕果累累。挂职期满,村民们不愿意让她走,授予她荣誉村民称号,希望她永远成为口头村的一员,这是对第一书记最高的褒奖。

“我之所以能安心驻村,为村民做了一点点事情,是因为我有坚强后盾——中联部的关心指导和大力扶持。部领导十分重视扶贫工作,千方百计为行唐县、为口头村找资金、拉项目。王家瑞、宋涛两任部长亲自到口头村指导我的扶贫工作,帮助我解决实际困难。”谈起这两年农村基层工作的体会,高玉琪感慨万千,“说到农村工作,我以前在报纸、网络上看到,在文件上读到的,大部分是艰巨性、复杂性、紧迫性、长期性这些字眼,这么说是没错,但是只有真正脚踏实地地在农村开展工作,这些词才变得具体起来,才能令人体会到其中的酸甜苦辣。”两年的时间,高玉琪充分体会到了农村基层工作的大和小、多和少。

——“大”,大义润无声。在中联部,高玉琪从事了20多年文字编辑工作,曾经是出版社编审的她对语言文字非常严谨,但当了第一书记之后,她发现跟农民交流光靠讲道理和政策是不行的,要换成他们的语言和思维方式来打交道。做基层干部就要有菩萨心、婆婆嘴、橡皮肚、毛驴腿。在一次拆除违章建筑的工作中,村里有一个开饭店的“钉子户”,面对“劝拆”干部干脆闭门停止营业,高玉琪与村“两委”干部冒着雨在门外轮番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这位“钉子户”被干部们敬业执着精神所感动,敞开大门,表示愿意自拆。

——“小”,事小大如天。在农村,没有政党会晤、外交战略这样的大事,有的只是农田缺水、果树生病、低保补助、环境卫生等琐事。这些事看起来小,但在农村,关乎村民的收成温饱,对他们来说事大如天,稍稍处理不慎,就会激化矛盾,甚至引发群体事件。群众利益无小事,哪件事也容不得懈怠。口头村幼儿园有105个孩子,看到孩子们冬天室内靠生火取暖,高玉琪觉得有安全隐患,就通过县教育局申请资金,给幼儿园安装了10台空调,为孩子们健康成长提供了良好环境。

——“多”,事多情况杂。基层工作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在机关工作,业务相对单一,然而,作为村第一书记,工作纷繁复杂的程度超出了高玉琪的想象,“除了建强支部、精准扶贫外,全村两千多人的生产生活、饥饱冷暖、生病就医、纠纷上访、卫生村貌等等,时刻牵着我的心,我始终有一种‘昼无为,夜难寐’的责任感和紧迫感。探索谋划产业发展、沟通上级部门跑办项目和资金、规划设计村庄建设布局、解决邻里纠纷、应对突发事件等等,两年时间让我经历了无数个工作中的‘第一次’。”

——“少”,钱少办大事。在乡村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虽然上级单位和部门有补助资金,但也存在着较大的资金缺口,这时候就要学会精打细算、开源节流。比如,2016年美丽乡村项目,设计公司做的方案程式化,没有任何口头村的特点,重新请人设计需要花钱,没办法,高玉琪只好自己动手设计。她在网上查阅了大量资料,亲自设计口头村的标识;请行唐县的长者撰写《口头赋》,雕刻在石墙上,记录下了口头村的历史变迁和经济社会发展;就地取材,将太行山区特有的岩石做成景观石,将漫山遍野的松木做成菜园篱笆和村墙画框,把村民废弃的石碾子做成景观和装饰,既节省了资金,又凸显了乡愁特色。她在工地上整整待了两个多月,带领村民一块砖、一片瓦地干起来,把口头村打造成了行唐县美丽乡村建设的典范。

“做第一书记不是‘镀金’而是‘炼钢’,基层是最好的课堂,群众是最好的老师。扶贫向善,帮助别人也是提升我自己,能为他们做一点事我感觉特别幸福。”高玉琪说,“驻村工作两年,我收获了淳朴的感情、激发了工作的热情、补上了欠缺的短板、锻炼了各方面的能力。与吃苦耐劳、淳朴善良的村民相处,让我知足乐观,更感恩生活;从把工作当事业干的行唐干部身上,我学到了苦干实干、只争朝夕的工作作风。”地气山风涤荡了心灵,山川田野敦厚了情怀,爬坡过坎锤炼了意志,在口头村的燃情岁月给高玉琪留下了难忘的乡愁和美好的记忆。

带领全村党员前往西柏坡参观学习

                          

   全程参与美丽乡村规划设计                         被口头村授予“荣誉村民”

(责编:徐玉涵、胡正兵)

中直党建云平台

中直领导面对面

地方党建

18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