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直机关 网站联盟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直党建网

“党建+外企”释放“红色生产力”

2018年02月13日09:30    

KPI里考党建

“只能用‘惊喜’来形容,没有想到最终可以当选,尤其是作为一个基层的外资企业员工。”三星电子(苏州)半导体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李成春说起自己当选十九大代表时,难掩激动。

品谱公司党支部组织公司党员学习十九大精神。张智宏摄

入职20多年来,李成春最引以为豪的决定,就是带头让党建工作在外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如今在苏州三星,“洋老板”对党建高度称赞,公司的7名中方高管全部是党员,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中党员占比为74%,一线员工争着排队入党,党委组织活动“一呼百应”……党建已成为企业发展亮点之一。

在外企开展党建工作,一直被视为难点。起初,在苏州工业园区的三星电子半导体有限公司,这也不例外。

当李成春向人民日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感慨很深。李成春1996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南下来到苏州,应聘到三星半导体公司工作。李成春很快就适应了三星的工作,但他还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寻找到归属感,“一是想融入这个陌生的南方城市,二是想找到党组织”。这也和当时苏州工业园区希望在外企实现党建“破冰”的设想不谋而合。

不过,1998年成立党支部时,在外企开展党建工作还是一件新鲜事儿,李成春面临着资方、管理层甚至是员工方面的种种压力。

李成春顶住了压力,确立了将党建工作和企业文化建设相融合的发展定位,在“8小时”之外积极举办活动聚人气。支部成员下班后,到宿舍宣传,鼓励员工入党;员工遇到语言障碍,企业党校开办韩语课;职工需要“充电”,组织请专家授课……这成为党支部凝聚人心的“法宝”。

到了2007年,公司党组织在园区外企中第一家升格为党委建制,时任韩方总经理方正浩自豪地说:“公司有这样的党组织,我感到骄傲。”

2014年春节,公司接到总部指令,要求迅速展开新产品试生产,党委第一时间召集党员技术骨干,留守节日生产岗位,新产品试产顺利进行。党组织在推动和服务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系列高效行动,在为企业创造价值的同时,也为党组织赢得了地位、为党员赢得了尊重。

如今,李成春所在公司的党建工作已导入了KPI(关键指标量化)模式,也就是把党建工作分解成十多个关键绩效指标,层层分解任务,大项、小类和细目工作全部做到有计划、有目标、有检查、有评价、有考核,打造出富有企业特色的“高效党务”。

党的十九大闭幕后,李成春从北京返回苏州园区,次日一大早,公司员工们就围在办公室内,希望能第一时间听他传达十九大精神。“我不仅给公司党委、工会、妇联等集体进行宣讲,还去外面宣讲,比如我还去了苏州市工业园区、园区法院、园区海关、苏州科技大学以及大型国企等,1个多月下来,累计宣讲次数超过30次,参加人数超过1万人次。”

当下,和李成春所在的公司一样,还有很多外企的党组织和党员,围绕服务企业生产经营、服务广大职工群众开展活动、发挥作用。党组织的凝聚力、感召力不断增强,党组织和党员发挥的作用赢得了企业的普遍认可。

在上海,诺基亚上海公司党组织为职工量身定制了个性化职业发展规划,职工的积极性、创造性、归属感明显增强。在天津,日资企业天津三美电机党组织在企业面临困难的时刻,深入细致做好职工的思想工作,积极协调化解矛盾。企业不仅稳住了阵脚,还扩大了生产规模,党组织赢得了出资人信任。

美资企业福特汽车(中国)公司党员杨大明突破新能源汽车推广瓶颈,被外方高管誉为新能源政策“活字典”。

外方老板的“扔”与“捧”

对厦门美资企业品谱工业公司的党员职工而言,2008年的夏天是他们职业生涯中难以忘记的一段时光。因为在那个夏天,公司党支部被评为厦门海沧区“先进基层党组织”。

党支部成员们至今还记得,时任公司亚太区总经理里维斯高兴地披上授带、手捧奖牌拍照留念,并翘起大拇指连连称赞这些拥有代表党员身份的红色小标牌的员工:“挂红牌的都OK!”

谈起当初在外资企业开展党建工作的种种艰辛,党支部书记胡家勋不禁感慨万千。

品谱公司(时名“百得公司”)党支部成立之初,遭到了时任亚太区研发中心总监的美方投资人艾得的激烈反对,他愤怒地指示手下主管把党支部的牌匾、党旗等全部扔到垃圾桶。面对艾得的愤怒,党支部书记胡家勋并没有消极回避和气馁,而是利用自己部门经理的身份,常借汇报工作之机向他介绍一些员工的突出表现,待时机成熟再向其说明,这些员工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共产党员。发现身边这么多中高层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都是中共党员,艾得逐渐消除了对党组织的误解和戒心,开始默许党组织工作,但是提出了“三不准”:不准利用上班时间开展组织活动;不准占用公司的资源开展组织活动;不准给公司增添任何财务负担。

面对外籍高管的质疑,胡家勋选择用真才实干来打消他们的忧虑,带领党员职工持续攻坚,助力公司快速发展。在近乎苛刻的条件下,胡家勋带领研发小组优化生产流程,将水龙头4条生产线合并成2条,生产能力由110件/时提升至260件/时。党员柯向进、潘巧艳则带领工程小组顺利攻克“锁具把手铝合金材料替代锌合金材料”项目,为公司节约成本135万美元。

胡家勋以及党支部发挥的积极影响让里维斯赞叹不已。为此,他专门从公司4间会议室中特批一间给党支部专用。2012年,该公司党支部被评为“福建省创先争优先进基层党组织”。

外资企业在中国投产落地,往往离不开优秀员工的精诚合作和奋发努力,而在这一过程中,党组织和党员往往发挥中坚作用。事实上,当前,党组织和党员在外资企业中的作用进一步凸显,“红色生产力”得到有效释放,党组织和党员在外企中的作用愈发突出,无形中已成为外资企业快速、健康发展的“助推器”。

改革开放以来,在华外资企业从无到有、由少到多,已成为党建的新领域。经过多年的探索,各地逐渐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党组织覆盖范围不断扩大,涌现出一大批先进模范代表。党组织和党员在外资企业中持续发挥关键作用,赢得了国际友人的普遍认可。

党建是特殊竞争力

从拒绝到接受,从质疑到称赞,如今党组织和党员的关键作用已经赢得了众多外资企业的认可。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7.5万户外资企业建立了党组织,占外资企业总数的70.8%。

相关问卷调查显示,91.1%的外方出资人认为党组织对企业发展有帮助,71%的中方中高层管理人员、75.1%的党员和64.7%的普通职工认为党组织发挥作用“好”或“较好”。

于是人们看到,美资企业沃尔玛打破从不在门店成立政党组织的惯例,在南京门店成立了党组织。

中美合资企业上海通用400多名“隐形党员”亮出身份,踊跃参与党组织的活动。

“苏州三星半导体公司党组织出色的工作成果赢得了三星外资高管的认可,同时也推动了三星其他在华子公司的党建工作。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三星的30多家企业和研究所已成立了党组织,不少企业的党建已经成为当地外企党建的楷模。”李成春说。

“经过多年探索实践,特别是2012年中央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非公有制企业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以来,外资企业党建工作取得明显进展,组织覆盖和工作覆盖不断扩大。”浙江省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与此同时,各地在加强外资企业党建工作中,也逐渐探索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当前,我们正积极推动外资企业党组织持续开展‘双强六好’创建活动,推广党员公开承诺、党员先锋岗、党员示范岗、党员责任区等做法。”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通过开展党建工作,深化了对中国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和制度优势的认识。党建工作成为联系国际友人、传播中国声音、展示中国形象的重要窗口。

北京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原总经理史蒂芬说:“党建工作帮助我们提高了融入中国本土的能力,这让我们和其他外资酒店相比,具有了特殊的竞争力。”

韩资企业乐金显示(烟台)有限公司负责人辛正坤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经验值得他们学习,他们号召职工向身边共产党员学习。

在东莞三星视界、北京现代、北京奔驰等企业,外方高管深受身边党员事迹感染,不仅在人、财、物等方面大力支持党建工作,而且还积极参加党组织开展的一些活动。(记者叶晓楠 郭超凯)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编:张成付、韩刚)

中直党建云平台

中直领导面对面

地方党建

18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