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直机关 网站联盟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直党建网

党员领导干部借钱多禁忌

钟直审

2018年03月06日15:55    来源:中直党建网

典型案例:

李某,中共党员,中直机关某部委办公厅副主任,分管行政、采购等工作,业余爱好摄影。2016年3月,李某参加一摄影爱好者聚会时,遇到有共同爱好的本部委办公用品供应商金某,因当时购买摄影器材所带现金不足,向金某借款2万元,并写下欠条,约定2016年9月还款。还款期到,李某未归还欠款也未表达还款意愿。2017年春节前,金某到李某办公室拜年,将2万元借款的欠条归还李某,并称权当拜年。李某听后收回欠条,未作表态,且之后再未提及欠款之事,直至2017年9月案发。审查中未发现李某利用职权或职务便利为金某谋利情况,二人也不存在其他经济往来。

不同意见:

之一,李某向金某借款有合理用途同时写有欠条,之后也是金某主动向李某表示不必还款的意愿。因此,二人行为属于正常民事关系,李某不存在违纪违法问题。

之二,李某明知金某公司与本单位有业务关联,自己又分管相关工作,还向金某借款且长期不还,涉嫌受贿犯罪。

之三,李某明知金某公司与本单位有业务关联,自己又分管相关工作,还向金某借款且到期不还,特别是当金某提出2万元欠款当拜年礼金时,李某未作表态且收回欠条。至此,李某的“借款”行为已然转变成了“收受礼金”,构成违反廉洁纪律问题。

案例剖析:

我们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第一种意见存在的误区是仅囿于从李某和金某二人在私人领域的关系来看待这次借款行为。李某借钱有合理用途且写有欠条,后期金某主动表达将欠款当拜年礼、无需归还,乍一看似乎都属于民事行为范畴。然而,这一判断恰恰忽视了金某作为供货商系李某的管理服务对象,李某的职权对金某公司利益具有直接影响力和制约力。

尽管不排除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之间存在单纯正常交往以及正当民事利益关系,但鉴于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在掌握、支配公权力中所具有的特殊身份及地位,为防止公私不分、假公济私,无论党纪还是国法,都提出了严于普通公民的强制性规范要求。特别是党纪,更是严于国法,强调抓早抓小、防微杜渐,将一些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行为也进行了禁止性规范。2016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也对国家工作人员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财物的行为释放出从严信号,规定收受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人员或者具有上下级关系的下属的财物价值3万元以上、可能影响职权行使的,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因此,对于李某向金某的借款行为,不能简单视同为一般的民事借贷关系,而应当审慎检视借款行为是否可能存在以权谋私的侵犯职务廉洁性问题。

公职人员向个人借款,是单纯的民事借贷行为还是以借为名的索取、收受,可从以下方面作出综合判断:有无正当、合理的借款理由;钱款去向;双方平时有无正常经济往来;借款是否利用职务便利或影响;借款后是否有归还的意思表示及行为;是否有归还能力;未归还的原因是否合理,等等。对于在形式上符合民事借款要件,但实际借而不还的,甚至将书面借款协议作为幌子或以备后手的,要透过形式看到本质。

分析本案,李某向金某借款的当下写明了还款期限,按有利原则推断,不排除李某有应急所需的可能,因此不能确定其一开始就有利用职权影响,将2万元占为己有的主观故意。但李某在欠款到期后仍不归还,以借为名的占有意图凸显。基于合理判断,李某不可能长期不具备偿还2万元钱款能力,即便有特殊原因导致不能及时还款,也应当说明理由或表达还款意愿。特别是当金某提出2万元无需归还,权当拜年后,李某虽未明确表态,但收回了欠条,其行为已默认将2万元当礼金予以收受。

李某收受礼金未达到涉法的3万元底线,也无法证实二人之间有具体的许诺、实施谋利行为,第二种意见认定其“受贿”要件不足。李某与金某也不存在正常礼尚往来的朋友或熟人关系,金某之所以把2万元送给李某,还是冲着李某的职务便利或影响力所能带给自己公司的利益。由此,可认定李某构成“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大额礼金”违纪行为。

案件启示:

日常生活中,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应时刻提醒自己不仅是一名普通公民,更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行使着人民赋予的公共权力,一言一行都关乎党和政府的形象和声誉,关乎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应时刻秉持更高的自重、自律、自省的思想和行为要求。具体到“借款”这样的民事行为,也绝不是想向谁借就能向谁借,借多少、借多久、借来干什么都可以的,除了严格遵守民事行为规范,按照借贷合同履行债务关系外,还必须以审慎的态度对待手中职权在相关经济活动中可能造成的影响。要认真考虑以下两个方面:一是慎选对象,避免向管理服务对象和有隶属关系的下级借款,以排除一切产生利益冲突的可能,排除一切影响党员领导干部公正执行公务的可能。因为在执纪中,判断“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不是以党员的主观意愿和主观想法为依据,而是以公权力的廉洁性是否可能受到影响为依据。二是善用钱款,党员领导干部要建立正确的利益观和消费观,“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躬行勤俭美德,消费量力而行,摒弃攀比和奢靡,不追求享乐主义那一套。所借钱款必须有合理正当事由,不得打着朋友相助之名,接受商人们所借巨额钱款、豪车豪宅,不得从事借款放贷等经营活动,更不能以借为名占用、收受钱款。

《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党内制度分别提出廉洁从政的“高标”和“底线”。党员领导干部应当学而时习、温故知新,慎独慎微、如履薄冰,做到公私分明、秉公用权,自觉防止和规避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的冲突,甚至不惜让渡自己一部分个人权利。“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既是私德养成要求,更是职业道德要求,要坚决杜绝不当借款、接受宴请、收受礼品等行为,防止因“小节”蚕食党的威信,玷污公权力的神圣,做到与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人和事“绝缘”。

(责编:徐玉涵、韩刚)

中直党建云平台

中直领导面对面

地方党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