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直机关 网站联盟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直党建网

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 周年

朱维群 孙冬冬

2018年05月09日15:46    来源:中直党建网

2018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创于改革开放新时期,但了解其形成和发展的脉络,认识其历史必然性和科学真理性,应该拉长时间尺度,放在世界社会主义演进的历程中去把握。”在《共产党宣言》这一具有马克思主义创立标志意义的重要著作问世170周年之际,我们结合学习“1·5”重要讲话精神对其进行纪念、学习和回顾,对于判断我们今天的历史方位,解决我们今天面临的重大问题,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1888年,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英文版序言中强调,贯穿《共产党宣言》的基本思想是“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这一历史才能得到说明。”《共产党宣言》通过对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对基本矛盾的科学分析,对资产阶级进行了准确的评价——“现代资产阶级本身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一系列变革的产物。资产阶级的这种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相应的政治上的进展。”但是时代发展到今天,“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结社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共产党宣言》据此作出历史性的预言——“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共产党宣言》中体现出来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彻底性,不仅表现为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批判的彻底性,也表现为不认为共产党自己所阐发的理论原理可以固化。它鲜明指出,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1872年的德文版序言深刻指出,《共产党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所以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如果是在今天,在许多方面都会有不同的写法了”。

“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研究、分析、解决我们面对的矛盾和问题,需要继续强调与坚持我们党对中国国情所作的一些基本判断。

一、毫不动摇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国内外形势变化和我国各项事业发展给我们提出的一个重大时代课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九大作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个重大政治论断,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个新时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而不是别的什么新时代。

我们党在长期革命战争环境中,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走出了一条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最终取得革命的胜利。这个实践在当时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是独一无二的,是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求解放之路,它的成功不仅在于建立了一个新中国,更在于开辟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新的境界。新中国建立后,我们党又开始了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经过持续探索,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我们今天讲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领导人民创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运用。一方面,它汇集了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实践检验被证明是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一切成功经验;另一方面,它体现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变后对社会发展新的更高要求。实践反复证明,只有一切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才能发展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一个时期以来,西方一些势力热衷于向中国推销其“普世价值”,国内一些人也热衷于与西方对表,声称只有符合这套东西,才能叫“和国际接轨”,甚至用其来衡量一国政权是否合法。有人称,国外已经有桥了,何必摸着石头过河?走人家设计的桥看似省事,高昂的“过桥费”却是承受不起的,还很有可能走到一半掉下去,连摸石头过河的机会都没有了。近年来,一些西方势力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等旗号,在一些国家煽动策划“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导致这些国家或者政治动荡、社会混乱、经济长期停滞,或者战火纷起、难民四流、暴力恐怖愈演愈烈。所谓“普世价值”,其实并不“普世”。就拿反对恐怖主义来说,在西方一些势力的字典里,在西方社会搞恐怖活动的才是恐怖分子,要受到严厉打压;而在中国搞恐怖活动则变成了“民主先驱”“人权卫士”“非暴力活动家”,要百般保护、支持。对于不懈探索和坚持中国特色发展道路的我国人民来说,西方“普世价值”绝对不是可以尝试的一种选择。

目前在理论研究和一些现实问题的讨论中,也有一些人自觉不自觉地用他人描绘的社会主义图景来衡量今天中国的社会主义,用“北欧模式”或者古巴、越南、朝鲜的做法来质疑中国的探索。应当看到,现在的中国正进行着世界上最大规模也是最成功的社会主义实践。对于任何理论、政策的判断,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以我们自己的实践作为标准,推进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解决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我们不排斥在探索现代化的道路上吸收借鉴先进经验,但最根本的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形成自己的特色,用中国的方法解决中国的问题。

二、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

我们党领导人民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取得的全方位的伟大成就是不容否定的。但同时我们必须牢记党的十九大指出的,“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们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

在一些同志看来,讲“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似乎不够带劲儿。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目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内发生的变化,这说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并未过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历史概念,不是一个工作阶段的概念,不是说我们完成了一些任务,实现了一些指标,就可以走出初级阶段。走出初级阶段必须建立在社会生产力发生质的飞跃,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全面提升的基础上,而事实上我们离形成“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这样一个综合的发展目标尚有距离。我国劳动生产率虽然增速显著,但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在军工、航天和计算机等科技领域虽然取得举世瞩目成就,但总体科技创新能力仍然不强,许多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尚未过关;虽然2012-2016年教育经费年均增长7.9%,占GDP比例连年保持在4%以上,但教育投入总额、人均教育经费、高等教育入学率等指标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仍然很大等等。

党的十九大报告列举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系列突出问题,比如“发展质量和效益不够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社会文明水平尚需提高;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全面依法治国任务依然繁重,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有待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一些改革部署和重大政策措施需要进一步落实;党的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这些问题都反映了我国社会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

多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不是给自己放松标准、放低要求、放缓发展脚步,而是要促使我们的干部和群众更加自觉地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保持励精图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状态,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断取得新的进步。

三、深刻认识中国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但是并不意味着中国已经脱离或很快可以脱离发展中国家的地位。

在处理国际事务上,我们只应承担与发展中国家这个地位相符且与我国国力相符的国际责任。要提防一些国家夸大中国的经济实力,实际是想在利益博弈中让中国多做牺牲。比如,有人试图将祸水东引,把中国拖入西亚中亚战乱泥潭;有人操控舆论,试图将中国卷进西方涉伊斯兰教矛盾中;有人连骗带压,试图让中国在国际难民问题上“承担更大责任”。这些问题,有的是西方霸权主义自己种下的祸根,有的源于历史上不同民族和宗教势力的长期对立,有的直接源于西方一手制造的“阿拉伯之春”引发的政权更迭,其起因都与中国无关。我们必须防范有人先是吹捧中国,然后给中国增加分外的责任,再利用这些责任把中国拖垮。

在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的时候,我们要更好地把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同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结合起来,继承我们党坚持实事求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解决中国革命和建设中各种实际问题的优良传统。这样才能提高观察问题、认识问题的能力,保持理论上的清醒;才能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实践中不断深化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实现全党在思想、理论、组织上的高度统一。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运用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方法论,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保证,也是我们的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保证。

(作者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办公室干部)

(责编:徐玉涵、韩刚)

中直党建云平台

中直领导面对面

地方党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