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超

  1978年,我上小学一年级,放寒假时,父母带我回江苏海门老家过年。我们得先乘坐火车从湖北谷城到上海,再从上海十六铺码头坐船到海门青港。那时的火车是绿皮车,车头前镶嵌着“东方红”三个大字,列车时速大概60公里,从谷城到上海总共1100多公里,要“咣当咣当”一天一夜。

  从谷城站上车时,车厢里早已挤满了人,过道上满是站着或坐在地上的人,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行李架上也堆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行李包裹,别说找个地方放个包不容易,就连人换个姿势舒展一下身体也十分困难。记得那年回家,我一直站到河南境内的一个小站,才找到一个空位坐下来。

  那时的车厢里没有空调,想要透透气,必须要把笨重的车窗向上抬起才行。如遇上火车转大弯,乘客坐在车内就可以看见黝黑的火车头冒着白烟“轰哧轰哧”地牵引着一个个绿色车厢向前行进。那时,火车会在沿途的许多站停靠,由于铁路是单线,有时还得在停靠站等反向行驶的火车先通过后才能再前行,所以速度根本就快不了,晚点更是常事。就这样在“咣当咣当”的声音中,在白天黑夜的交替中,列车终于载着一车疲惫的旅客到达了上海站。

  后来,经过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接着又进入新世纪,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我国铁路也经过几次大提速。那时候,我也坐过火车,但始终感觉火车的速度还是不够快,每次回江苏老家依然是倍感时间漫长与身体疲惫。

  2006年,我在湖南参加了武广客运专线的建设,这是一条高速铁路,列车时速最高可达350公里,相当于飞机起飞的速度。从武汉到广州距离1000多公里,最快只要3个小时就能到达。那时,高铁建设在中国刚刚起步,我们都无法想象这高速列车风驰电掣是什么样子。在修建时,我们最大的体会就是高铁修建标准之高、要求之严、难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如果普通铁路的技术参数是以厘米计算,那么高铁就是用毫米。2009年年底,武广客运专线开通运行,我们每个建设者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和汗水。

  2010年,我从武汉到长沙出差,第一次坐上了武广高铁,列车急速狂奔,车厢内却十分平稳。在车厢前面的显示屏上,清晰地显示着列车的运行时速:350公里!列车沿途经过许多我曾经奋斗过的地方,新墙河桥、汨水桥、罗水桥……当熟悉的地方一闪而过时,泪水湿润了我的双眼。当我还沉浸在回忆之中,列车已经跑完了武汉到长沙之间300多公里的路程。

  2014年春节,我一家人去上海度假,坐高铁只用了5个小时。想起小时候,坐着绿皮火车到上海得经历漫长的一天一夜,我的心里真是感慨万分。据统计,目前我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2.5万公里,占全球高铁运营总里程的三分之二,不仅极大地方便了百姓出行,也成为中国展示给世界的一张靓丽名片。如今,代表中国高铁技术新高度的“复兴号”已奔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只要出差或是去外地旅行,舒适的“复兴号”都是我的首选。(作者单位:中铁大桥局七公司)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