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66440部队 赵建平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0年了。我再次捧读那些泛黄的信笺,不禁泪如雨下。我感念母亲,是她给我生命,给我信仰。

  母亲没有读过书,但是懂得道理。她能够砸锅卖铁供我读书,给我讲“沂蒙六姐妹”的故事,还经常教育我要懂得感恩。母亲不是党员,但是她信党爱党。2002年,我在读大学期间加入党组织。我写信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后来,弟弟告诉我说,那封信,母亲缠着他念了10多遍,还一个劲地嘱咐他也要争取入党。

  母亲患鼻咽癌期间,村里一些信奉基督教的人,三番五次地来做母亲的工作,动员母亲加入基督教,说信仰上帝后,可以免除痛苦和灾难等等。母亲对他们说:“俺娘是老党员(我外婆1947年入党),俺孩子也入了党。俺娘年纪大了,共产党给照顾。俺孩子在部队,共产党给教育得有出息了。俺一辈子只信共产党,只知共产党的情,只报共产党的恩。”从此,他们在母亲面前再也不提上帝了。

  当兵前,母亲就叮嘱我到部队好好干。“好好干”是母亲给我来信中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当兵第二年,我当了新闻报道员。母亲得知后,让弟弟给我来了一封信,信中说:“一定要踏踏实实地干工作,一定要实实在在地对人,一定要干出名堂,不能坏了名声。”母亲的叮咛,我一直记在心里。在报道组的一年里,我夜以继日地学习,发表了20多篇文章,还荣立了二等功。母亲把我的立功喜报贴在堂屋墙上,谁来家串门就向谁夸赞。

  一次部队提干,我因条件未达标被刷了下来。我没敢告诉母亲,怕她伤心失望。我同村的一个战友把这件事告诉了她。母亲在信中说:“提不提干都得好好干,吃着国家的饭,就不能不好好干。当干部是有出息,但把兵当好了一样有出息。”母亲的叮咛,让我重燃工作的热情。

  母亲,您放心吧。我会始终牢记您的叮嘱,踏踏实实把每一步走正走好。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