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来源:北京青年报

最近,各种年度流行语列表频繁推出。12月2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和研究中心发布了“2019年十大互联网术语”3日,《上海语言周刊》编辑部发布了《2019年十大网络流行语》。此外,以文字记录时代特征的中国著名刊物《咬文嚼字》(Bite the Text and Chew the Word)也在2日发布了《2019年十大流行语》。

通过这些“口号”,人们可以像豹子一样回顾2019年的中国。然而,不同组织发布的口号是不同的。这背后的因素是什么?他们为什么喜欢一起列清单?

为什么流行语列表不同

年底,各种年度盘点已经开始。其中,年度流行语也是总结一年来互联网文化生活的重要窗口。最近,许多单位发布了他们的年度在线词汇。

如何根据大数据选择网络流行语?商务印书馆中文编辑中心主任、中国词典学会副秘书长于桂林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基本原则是基于语料库的大数据进行智能信息处理,其中存储了在线语言实际使用中实际出现的语言材料,包括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的语言材料。

谈到最近出版的相同和不同的网络语言内容,余桂林说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结果。“这些语料库都来自现实生活,是广大网民网络语言生活的海量数据。一定有很多相同的部分,但是在统计数据的大小、技术手段、技术参数等方面有不同的选择,所以结果不一致。这是正常状态。如果完全一样,或者完全不同,那就可能不完全正确。”

《语言周刊》执行编辑杨林成表示,社交媒体最大的特点是它的社会性。与部落相比,同一社区的人具有更强的趋同性,不同社区之间的差异相对明显。

在他看来,2019年的榜单上有30个热门词汇,而只有三个是一致的:“x千万,y第一”、“柠檬香精/我是酸的”和“996”。虽然这一结果受到不同观察角度和标准的影响,但他认为更深刻的原因在于社区交往的特点。

根据杨林成的观察,2019年大部分流行词汇只在某些网络社区流行。网上不太受欢迎,主流纸质媒体与新媒体(包括各种自我媒体和社交媒体)产生共鸣,在所有年龄组中也不太受欢迎。近年来,许多组织在年度流行语清单中已经认识到这一现象。2019年,这一特征更加明显,人们普遍认为流行词汇的爆炸更少,有些条目甚至更小。

为什么流行语列表堆积如山?

对于各单位发布的年度在线词汇,行业专家如何看待“在线词汇”这一热门话题?作为一名语言实践者,余桂林说,从语言研究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件好事。“这表明,一年来,每个人都非常重视通过语言总结个人、单位、集体、甚至国家和世界所发生的事情,以便记录和传播,反映语言和人们生活经验之间的联系。”

可以选择什么样的流行语?

《语言周刊》执行主编杨林成表示,从趣味性原则来看,所选项目必须具备一定的中国智慧、创造力和趣味性。修辞趣味是附加在语言和文字形式上的意义、声音和魅力。除了概念意义之外,所选项目往往有一定的附加色彩,带有一定的情感和情绪,应该是轻松、活泼、幽默、自嘲和自嘲的风格……让人发笑,比如“我太难(南方)”。

就规范性原则而言,流行不应是选择流行语的唯一考虑因素。所选项目应有利于中国健康生态建设。有几个案例没有包括在内。首先,来自谐音的热门词汇不被接受。虽然它具有一定的修辞趣味和语用价值,但完全是戏谑,不利于汉语的规范化和健康发展。其次,缩写拼音的字母词通常不被接受。第三,没有必要的音译单词。第四,方言词汇不被接受。

就积极原则而言,所选项目应该能够反映当年人民(某一群体)的某种心态,成为社会文化的镜像。

(记者张志毅和张恩杰)

国家语言资源监测研究中心

2019年十大互联网术语

1.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不要忘记最初的愿望)

2.这里有成千上万条道路,安全是第一位的(源自电影《漫游地球》)

3.柠檬香精(喜欢酸别人,羡慕别人)

4.好嗨

5.他是一个狼人(“比一个邪恶的人更难一点”)

6.无瓜雨

7.硬核(非常坚韧,非常坚韧)

8.996(互联网企业加班文化)

9 . 14亿旗手(表达他们对祖国和国旗的热爱)

10.离开(过简单而清新的生活)

《上海语言周刊》编辑部

2019年“十大热门网络词汇”

1.中国(指拥有14亿粉丝的明星中国)

2.设置它(他)(来自相声《温戏》)

3.表达一些让人感到冲动、惊讶等的东西。)

我很酸(用于自嘲的表达)

5.我太难了(南方)(来自互联网上的短片)

6.xx自由(检查是否通过的标准)

7.我不知道,我也不敢问(无奈和戏弄的心情)

8.996在工作中,重症监护室生病(反映了大多数工人对更好生活的合法要求)

9.x 1000万,y 1(来自电影《流浪地球》)

10.我不想让你想,我想让我想(摘自黄晓明在《中国餐馆》中的台词)

推荐新闻栏目:   头条热门 百度热门  党建理论 搜狗热搜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