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略论“政治信仰缺失”的成因与对策

作为一次专题研讨“全面从严治党”的中央全会,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白指出:“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征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肉体支柱和政治灵魂,也是坚持党的团结统一的思想根底。必需把坚决理想信心作为展开党内政治生活的首要任务。全党同志必需把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心作为一生追求,坚决对中国特征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指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以实践行动让党员和大众感遭到理想信心的强鼎力量。全党必需毫不动摇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党的各级组织必需持之以恒抓好理论武装,广阔党员、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需盲目抓好学习、加强党性涵养。”[1]综合此前相关调查、公开报道和各方面反映状况, 一些党员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特别是长期执政条件下呈现理想信心缺失、政治信仰淡薄现象,是我们今天“全面从严治党”最应当聚焦并着手处理的严重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被称为“史上最强”措施之一的是中纪委在通报对违纪党员指导干部的处分决议时,突出强调其违背党纪的性质与事实。据媒体统计,诸如“停止非组织政治活动”“对立组织检查”“违背政治纪律”“搞团团伙伙”“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等表述,屡次呈现在中纪委的通报中,表现了中纪委对“纪委不是党内的公检法”“严厉纪法辨别”“‘依纪’而不是‘依法’展开纪律检查工作”的践行。纪检工作上要表现纪法分开、纪在法前、纪严于法,组织工作上要对党员指导干部提出更高更严请求,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中心的党中央着眼于全面从严治党的两大根本思绪。不久前,中纪委一句新的对违纪的表述——在对国度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的处分通报中指出其“毫无政治信仰”,惹起了广阔干部大众的普遍关注。

斯大林在《悼列宁》一文中说过,我们共产党人“是由特殊资料制成的”[2]。这里的“特殊”,特就特在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不只是组织体系,也是信仰体系,这个党的每一个成员都应当有明白的政治信仰。共产党“有本人的完好世界观即马克思主义,它请求党员置信马克思主义”[3]。2012年11月,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活动时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就谈到了信心与信仰问题。他指出:“坚决理想信心,据守共产党人肉体追求,一直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的基本。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心,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禁受住任何考验的肉体支柱。形象地说,理想信心就是共产党人肉体上的‘钙’,没有理想信心或理想信心不坚决,肉体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理想生活中,一些党员、干部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说到底是信仰迷茫、肉体迷失。”[4]作为曾经的党员指导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指导干部,王保安及其所代表的一批具有相同性质的党内糜烂分子为何“毫无政治信仰”,以及如何根除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壤,能够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念和办法做一点理论上的剖析。

局部党员干部信仰缺失、信心动摇的根本成因

有学者曾说,政府一旦堕入“塔西陀圈套”中,老百姓就会成为“老不信”。与之相似,丧失了理想信心的党政指导干部也会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老不信”——他们不信马克思主义是科学谬误、不信共产主义是人类出路、不信党指导的中国特征社会主义巨大事业可以获得胜利,而沉浸于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大肆敛财等与共产党目标相违犯的生活方式之中。他们的所作所为,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培育培养“四个铁普通”干部的请求谬以千里。笔者以为,深究这一现象的根本成因必需从内外两方面来归结总结。

苏联崩溃和东欧剧变对局部党员干部政治信仰产生外部影响

苏联崩溃、东欧剧变招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进入低潮期,这使得少数党员指导干部关于“资本主义能否终结历史、社会主义能否大势已去”这个问题产生了思想上的疑惑,从外因方面引发信仰危机的呈现——“信仰问题之所以在变革开放以来日益凸显,就在于社会主义的前景一直是一切争论的焦点”[5]。假如不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目光正确对待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性质、任务和趋向,就会在两个历史维度上作出错误的判别——关于过去,我们党以及党员指导干部本身的斗争史将会被彻底否认;关于将来,向着什么样的社会理想继续行进的动力将会被彻底丧失。

肉体上没有“钙”的支撑,消极糜烂的思想就会乘虚而入。从党的建立角度加以调查,马克思主义理论界普遍赞同“苏共的蜕化蜕变是苏联崩溃的基本缘由”[6]。苏东剧变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使社会主义事业和人类解放事业遭遭到了宏大波折。在那个紧要的历史关头,邓小平同志作为巨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为全党作出了表率——他指出:“中国是大国,也能够说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不垮,世界的社会主义事业就垮不了。东欧、苏联的事情从背面教育了我们,坏事故成了好事。问题是我们要擅长把坏事故成好事,再把这样的好事故成传统,永远丢不得祖宗,这个祖宗就是马克思主义。” [7]

在中国,把坏事故成好事的关键,是要汲取苏东国度后期指导人治党脆弱、治国无为的经验,坚决不移地狠抓从严治党。在“南方说话”中邓小平同志强调:“一些国度呈现严重迂回,社会主义仿佛被削弱了,但人民禁受锻炼,从中汲取经验,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愈加安康的方向开展。因而,不要惊惶失措,不要以为马克思主义就消逝了,没有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8]我们常说,“南方说话”是一篇巨大的解放思想宣言书,邓小平同志铿锵有力的结论极大地解放了我们的思想,给予我们毫不动摇地信仰《共产党宣言》中的“两个必然”、毫不动摇地坚持社会主义以自信心、勇气和力气。

变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征社会主义展示出了蓬勃活力,非但没有步苏东之后尘,反而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货物贸易国、第三大对外直接投资国,人均国内消费总值接近8000美圆。习近平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苏醒剂”[9]。中国特征社会主义开展史无可辩驳地终结了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越来越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向往社会主义的人们“信仰重建”的根本根据。作为开展中国特征社会主义理论者的党员指导干部,假如在今天仍然追问社会主义前景问题,并以此作为本人理想丧失的挡箭牌,恐怕越来越不合时宜,只能暴显露本人是政治上的懵懂人。

禁受不住“四大考验”内在地招致局部党员干部信仰缺失

形成少数党员指导干部信仰缺失的内因即基本缘由,是他们在思想上没能禁受住“四大考验”,在一系列攸关我们党执政位置的应战面前败下阵来。党的十八大报告一个突出的历史性奉献,就是提出了我们党当前面临且必需博得的长期、复杂、严峻的四大考验,即执政考验、变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和外部环境考验。在这四大考验中,变革开放考验和市场经济考验既是经典作家没有阐述过的新问题,又是对党长期执政更具致命性的应战。“后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丹尼尔·贝尔有一句名言:“真正的问题都呈现在‘反动的第二天’。那时,世俗世界将重新进犯人的认识。”[10]详细到中国变革开放的实践,丹尼尔·贝尔所言的“世俗世界”就是一些人宣扬所谓“辞别反动”“辞别崇高”的世界。

(责编:万鹏、谢磊)

推荐新闻栏目:   头条热门 百度热门  党建理论 搜狗热搜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