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正文

"你一个地委书记四处捡果核""我弯弯腰,林场就有树苗了" | 礼赞70年

新闻2019-09-207

“礼赞70年”系列报道之五十

从绿化祖国到建立美丽中国



位于晋蒙接壤、毛乌素沙漠边缘的山西省右玉县,解放初期林木掩盖率不到0.3%。“要想风沙住,就得多种树”。经过几十年“绿色接力”,右玉从昔日的穷山恶水变成塞上绿洲。这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右玉县干部大众在荒山荒坡植树。(材料图片

2019年8月18日,游客在江苏省扬州市渌洋湖湿地公园的“水上森林”玩耍。初秋时节,渌洋湖湿地公园内,水杉、池杉生气勃勃,美如画卷。孟德龙摄


新中国成立之初,由于连年战争,生态环境遭到很大毁坏。有方案地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成为一项重要而迫切的任务。


1955年,毛泽东提出“绿化祖国”。1956年1月,中央提出《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开展纲要(草案)》:从1956年开端,在12年内,绿化一切可能绿化的荒地、荒山。


1956年3月1日,陕、甘、晋、豫、内蒙古五省(区)青年造林大会在延安召开。当天,延安大礼堂门口悬挂着两幅醒目的标语:“青少年们!绿化黄土高原,控制水土流失,和水、旱、风沙等自然灾祸作斗争”;“青少年们!都来采种育苗,植树造林,护林防火,让祖国河山愈加美丽”。


23岁的浙江林业技术员黄根品,运送花木到延安参会。当时延安满目的荒山秃岭,让他非常震惊。中央给大会发来的贺信,更激起了黄根品的义务感和任务感,他当即提出申请,“我意愿留在延安,建立延安。”会议完毕时,掌管人宣读了浙江省委批准黄根品申请的电报。


让延安四季常青,是黄根品最大的愿望。除了从杭州带来水杉等优秀花木停止引种,1956年冬天,他又冒着风雪到四百里外的黄龙山,选择了33棵有10多年树龄的油松运回延安,经过坚持土团完好、冻土移栽的办法,分别栽在中央大礼堂、杨家岭和宝塔山、凤凰山上。第二年夏天,33棵松树棵棵长得油绿。


1964年4月,黄根品参加中国共产党,他站在松树下表示:要把延安装扮成“春季桃红柳绿,夏季百花齐放,秋季红叶迎霜,冬季松柏常青”的反动圣地。冬去,春来,黄根品扎根延安植树造林23年,被称为“延河畔上一棵柳”。


变革开放,让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间走完了许多兴旺国度上百年的工业化之路,但也积聚了大量生态环境问题,一段时间内成为民生之患、民生之痛。


直面理想,人民大众的环境维护认识逐渐进步,党和政府对环境问题的认识不时深化,并表现到一系列道路、方针、政策中。1978年宪法第一次对环境维护作出规则。1979年,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决议将每年3月12日设为植树节。尔后,每年春季,党和国度指导同志参与义务植树,历来没有连续过。


1988年3月3日,一个老人来到大亮山。他是刚从云南保山地委书记岗位上退休的杨善洲。此前,他直言谢绝了上级让本人到省城安享暮年的布置:“我要回家乡施甸种树,为家乡百姓造一片森林。”


大亮山位于保山市施甸县城东南44公里,海拔2619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大范围滥砍滥伐,形成严重水土流失和生态毁坏。周边村民要吃水,得爬五六公里山路。遇上红白喜事,主人不但要建一个“礼簿”,还要建一个“水簿”,乡邻送来的水,来日要足额出借。


杨善洲在大亮山上组建“国社联营林场”,吃住都在山上。山里没房子,本人入手建了几间油毛毡房,用于办公和住宿。床是用木桩和树枝搭的,门是荆条编的,夏天热,冬天冷,下雨天被子常被淋湿。偶然下山几天,老鼠就把被子咬得四处是窟窿。


没钱买苗木,杨善洲就发起全场林工一同到街上去捡果核。见到的人说,你一个地委书记四处捡果核,多不光荣。杨善洲说:“我弯弯腰,林场就有树苗了,有什么不光荣,等果子成熟了,我就光荣了。”


一个个小果核,逐步长成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果树。22年过去,杨善洲带着干部大众植树造林5.6万亩,曾经风吹石头跑的大亮山重新披上绿装。2009年4月,杨善洲把价值3亿元的林场运营管理权无偿移交给国度。他说:“这笔财富从一开端就是国度和大众的,我只是代表他们在植树造林。”他逝世后,大亮山林场改名为“善洲林场”。往常,施甸的森林掩盖率从1988年的17.1%升至50.78%。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中心的党中央积极回应人民所想、所盼、所急,把建立美丽中国摆在史无前例的高度,把生态文化建立归入中国特征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规划,把坚持人与自然调和共生归入新时期坚持和开展中国特征社会主义根本方略,把绿色开展归入新开展理念,把污染防治归入三大攻坚战,打响蓝天碧水净土扞卫战,中国生态环境维护发作了历史性、转机性、全局性变化,生态文化建立不时迈上新台阶。


2017年12月5日,结合国环境规划署宣布,中国塞罕坝林场建立者取得结合国环保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塞罕坝林场第一代务林人、73岁的陈彦娴接过奖杯。这不只是对塞罕坝人的肯定,也生动诠释了中国是全球生态文化建立的重要参与者、奉献者、引领者。


塞罕坝,解放初期是一片荒原。1962年以来,林场的三代创业者继续斗争,在自然条件极端恶劣的高寒荒漠上,培育出110多万亩人工林,将森林掩盖率从11.4%进步到80%。


随着绿色开展提速、产业转型晋级,塞罕坝人既有效地维护了绿水青山,同时也收获了金山银山。


木材消费曾经是塞罕坝林场的支柱产业,一度占总收入的90%以上,但最近几年已降至50%以下。第二代务林人,林场党委书记、场长刘海莹说,过去种树为了伐木取材,如今种树为了增林扩绿,提供生态产品。“同样是树,却能做不同的文章,与其卖木材,不如卖整株苗木。”刘海莹说,林场培育的优质绿化苗木,销往京津冀、内蒙古、甘肃等地,每年收入超千万元。


从朴素的生态观念到盲目的生态文化认识,这是一个严重变化。林场应用边境地带、石质荒山和防火阻隔带等无法造林的空地,建立风电项目,以可观的风电补偿费反哺生态建立。去年8月,塞罕坝林场在北京环境买卖所达成首笔造林碳汇买卖,估计可给林场带来过亿元的收入。森林旅游的开展带动了周边地域的乡村游、农家乐、养殖业、山野特产等产业开展,每年可完成社会总收入6亿多元。


“这片林子就是我的诗和远方”,林场副场善于士涛是个“80后”,已在这里工作14年,皮肤黝黑,脸庞上两团“高原红”。建立塞罕坝的重担曾经落在了年轻一代的肩上。“绿色开展是塞罕坝的底色,更是将来不懈的追求。作为塞罕坝新一代务林人,我的义务就是守护好这片绿色。”于士涛说。


在全球森林资源持续减少的背景下,我国森林掩盖率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8.6%进步到21.66%,森林面积到达2.08亿公顷,人工林保管面积6933万公顷,居世界首位。


生态兴则文化兴。从扎根延安的黄根品,到贡献终身的杨善洲、谷文昌,从右玉县18任县委书记60年“绿色接力”,到三代塞罕坝人的继续斗争,一个个“染绿”“复绿”的故事,折射出中国生态文化建立的力度与成就。70年来,我们在建立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理论中,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不时深化,对生态文化建立规律的把握不时深化,探究出一条消费开展、生活富有、生态良好的绿色开展之路。


正是基于对生态文化建立重要意义的深入了解,“生态文化建立”写入党章、载入宪法,成为党和国度最基本的思想遵照和行动指南。承上启下,在习近平生态文化思想指引下,我们必需咬紧牙关,爬坡过坎,坚持增强生态环境维护建立的定力,不动摇、不松劲、不启齿子,探究以生态优先、绿色开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开展新路子,建立人与自然调和共生的现代化,建立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美丽中国。


九月,长城脚下、妫水河畔,湖光山色交相辉映,以“绿色生活,美丽家园”为主题的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正在让世界认识一个绿色的中国。(中央纪委国度监委网站代江兵)


更多内容,为您引荐














受苹果公司新规则影响,微信iOS版的赞扬功用被关闭,可经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