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江干法院发布微信悬赏令,精准投放到失信者周边人群

朋友圈里找老赖,最高可奖886万元

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辛成

为打击拒不执行行为,法院动足了脑筋,对老赖限制高消费、罚款、拘留、刑事打击

最近假如你看到微信朋友圈呈现一则执行悬赏令,意味着你有时机取得高额奖金。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初次运用微信小程序,在微信朋友圈投放执行悬赏令,这样的做法属省内首创。

悬赏奖金经过申请人同意,为执行标的的5% 10%,从追回的执行款中扣减发放。这期悬赏令公告奖金比例为5%,被执行人未实行标的最大的一个为1.77亿元,其奖金可到达886.76万元之多。

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辛成

被执行人周边人群

能看到微信朋友圈悬赏令

这次,杭州江干法院的执行悬赏令在法院官网、公众号以及特定朋友圈同时同步发放。

在特定朋友圈发放,是法院经过微信小程序应用大数据的工作创新,旨在进步生效裁判自动实行和打击拒不执行行为。

详细来说,就是应用微信平台,经过广告投放的曝光方式,将悬赏公告精准定向投送至失信被执行人的周边人群(如亲戚、好友、同事),树立线索告发通道。经过悬赏的方式,借助大家的力气,进步执行的效率,从而给失信人员制造压力,最终迫使其主动归还债务。

这好比在失信被执行人的朋友圈里发悬赏广告,能看到这条悬赏令的除了他的微信好友,还有微信定位3至5公里间隔内的 左近的人

假如你在朋友圈看到这则特殊的广告,那么,可能你的微信好友里有失信被执行人,或者他在离你3到5公里内。

想拿到高额奖金

得契合几个条件

告发人提供的财富线索经查证属实并实践执行到位,就能领到悬赏金。悬赏金直接从执行款中扣减发放。

江干法院近期发布的执行悬赏令,悬赏奖金为执行标的的5%。悬赏令中有个被执行人的未实行标的为17735.17万元,依照5%的比例,悬赏奖金到达886.76万元。

要拿到悬赏金,所告发的财富及财富线索或者被执行人下落,须为法院尚未控制的线索。另外,平台对告发人姓名、告发内容、获奖状况给予失密。

存在下列情形,不能取得执行悬赏金

1.告发人告发的财富或者财富线索属于人民法院曾经控制的;

2.告发的财富属于申请执行人已提供的、被执行人已申报的、人民法院或其他机关正在查封扣押的财富范围的;

3.告发人告发的财富经查证不属实;

4.告发人告发的财富线索经查证不属实,或因各种客观缘由的确无法查明的(如标的物灭失,进一步寻觅灭失赔偿线索艰难等);

5、告发人告发的失信被执行人下落经查证不属实、因各种客观缘由的确无法查证或最终未能采取强迫措施的;

6.告发人运用非法或不合理手腕获取财富线索的;

7.告发人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包括正式干警以及其他非正式编制工作人员的;

8.告发人为国度机关工作人员因职务便利取得财富信息告发的;

9.告发人为申请执行人的代理人或申请执行人的员工的;

10.依老实信誉公序良俗等准绳,其他不应支付赏金的情形。

886万元悬赏奖金的背后

有个曾经风光的女人

很多人对江干法院这次发布的执行悬赏令中那起1.7亿元案子感兴味。

这起高达886.76万元悬赏金的执行案背后,有一个失信的女性被执行人:诸利凤,萧山人。她的官司触及金融担保。被告都是银行,一些企业向银行借款,诸利凤和丈夫周凤剑为这些企业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后来企业破产,担保人承当连带清偿义务。

后来,诸利凤的丈夫周凤剑逝世,连带清偿义务就落到了诸利凤身上。她已失联很久。

光在今年1月江干法院的一例判决中,诸利凤被判承当连带清偿义务的债务就有5000多万元。

有网友认识诸利凤,说: 当年他们的集团公司在萧山蛮有名气也蛮风光的,没想到如今变成这样了。

义务编辑:朱佳琪(EN042)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