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国有资本受权运营体制变革,积极稳妥推进混合一切制经济、激起微观主体生机、推进企业兼并重组……2019年,国企变革蹄疾步稳,呈现出向纵深推进的态势。“变革是加强微观主体生机、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关键一招。”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表示,过去一年,国资委紧紧盘绕加强生机、进步效率推进国企变革重点任务落实落地,有效激起了央企生机。

“要加快国资国企变革,推进国有资本规划优化调整”“要制定施行国企变革三年行动计划,提升国资国企变革综合效果”……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对国企变革作出新的部署。

国企变革改了什么,将来要往哪里改?新年伊始,我们清点过去一年的变革效果、瞻望将来的变革重点。

激起企业内生生机

推进混合一切制变革,探究中长期鼓励机制

“自2017年8月施行混改以来,企业效益明显提升。”中国联通总会计师朱可炳表示,联通混改之后,从完善管理、强化鼓励、突出主业、进步效率等方面推进变革,使不同资本完成了互相交融和股权有效制衡;从业务板块看,混改激起出资源协同效应,推进联通完成业务转型,2019年前三季度,产业互联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约40%。

2019年,作为新一轮国企变革重要打破口,混合一切制变革在我国有序推进、范围稳步扩展。全年中央企业新增混合一切制企业超越1000户,经过资本市场、产权市场引入社会资本超越1500亿元。目前,已有2/3的央企引进了各类社会资本,半数以上国有资本集中在上市公司,各省区市混合一切制企业占比到达49%。看效果,2013—2018年施行混改的央企子企业中,完成利润增长的企业超越七成。

激起企业生机,要靠革新体制,也要靠完善机制。近年来,国有企业在中长期鼓励机制等方面展开了积极探究。

施行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鼓励。2017年以来,国度电网下属科技型企业——中国电科院对关键岗位一线科研人员展开了岗位分红鼓励。“分红鼓励保证了科研队伍稳定性,使企业中心人才保存率上升至98%,也让科研成果同鼓励对象收益严密相连,有力推进了新技术研发。”中国电科院副院长王继业表示。

试点国有控股混合一切制企业员工持股。东航物流在2017年混改之后,拿出10%的股权停止了中心员工持股试点。“员工持股,需求拿出真金白银购置股权,有的还作了资产抵押。”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李养民说,员工持股使个人利益与企业开展真正绑定在了一同。近年来,全国已有181户企业展开此项试点,央企层面10户试点子企业已全部完成出资入股。

此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权鼓励也在稳步施行。目前,共有45家央企控股的95户上市公司施行了股权鼓励方案,约占央企控股境内外上市公司的23%。2019年10月,国资委又出台通知,从权益授予数量、授予价钱、收益等方面动手,加大鼓励力度。

薪酬制度变革方面,国资委于2019年初出台了《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方法》。一年来,与劳动力市场根本顺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消费率挂钩的工资决议和正常增长机制全面实施,企业自主权更大,分配灵敏性更高。

优化调整国有资本规划

推进战略性重组、专业化整合、“央地重组”

保利与中丝重组,“南北船”兼并为中国船舶集团,国度石油自然气管网集团挂牌……2019年,央企重组整合步伐加快。十八大以来,先后已有22组、41家企业重组整合。

“央企重组整合是加快国有经济规划构造调整、完成高质量开展的重要举措,也是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培育世界一流企业的必然请求。”国务院国资委研讨中心主任李明星表示。

近年来,重组整合也呈现了多种方式——

为更好发挥范围效应,推进战略性重组。

“南北船”牵手,正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船舶业进入‘寒冬’,虽然近两年有所复苏,但形势仍不悲观,造船企业的兼并重组也成了国际趋向。”中国企业研讨院首席研讨员李锦以为,成立中国船舶集团,有利于企业优势互补、优化资源配置,也让中国有了全球范围最大的造船公司,有了建立世界一流船舶强国的底气。

南车与北车重组、宝钢与武钢重组、中远集团与中国海运重组……近几年,央企间战略性重组动作频频。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表示,战略性重组使国有资本向契合国度战略的重点行业、关键范畴集中,推进了产业构造调整晋级。

以做强做精主业为目的,展开专业化整合。

2019年12月,新成立的国度石油自然气管网公司揭开面纱。此前分属“三桶油”的油气管网由此完成互联互通,构成“全国一张网”,将来可有效防止反复投资建立,“三桶油”也可将精神集中于上游油气勘探开发、下游炼化销售业务。“专业化整合经过梳理央企同质化业务,推进资源向优势企业、主业企业集中,处理了原来大而全、小而全的问题,也提升了企业中心竞争力。”李明星说。

过去一年,国企重组还呈现出“央地重组”的新意向。2019年5月底,安徽省国资委将马钢集团51%股权无偿划转至中国宝武,中国宝武与马钢集团的重组落地;2019年7月20日,南航集团宣布在集团层面引入广东省和广州市、深圳市肯定的投资主体,成为多元股东的中央企业。“‘央地重组’基于企业本身开展需求,有利于推进产业构造调整。”彭华岗以为。

“2020年,我们将以开展先进制造业、复兴实体经济为重点,坚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着力推进国有资本规划优化调整,提升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和整体功用。”郝鹏表示,今年国资委将重新厘定央企主责主业,各企业要严厉执行新版投资项目负面清单,严控非主业投资比例和投向,推进各类资源要素向主责主业集中。李锦以为,将来国有资本将更多投向重要行业、关键范畴、战略性新兴产业,“国企重组有望迎来更多‘好戏’。”

优化国资监管方式

实行清单管理,推进变革专项工程,向“管资本”转变

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是近年来国资监管体制变革的明白方向。2019年,国资监管体制变革步伐加快、头绪渐清:国务院出台《变革国有资本受权运营体制计划》,国资委发布受权放权清单、关于加快职能转变的计划……

——更多实行清单管理,“清单之外不干预”。

2018年,国资委出台了“出资人监管权利和义务清单”,明白9大类、36项权责事项,“清单之外无权利”,近期,国资委又对这份清单停止了修订。2019年6月,国资委受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发布,重点选取了规划投资与主业、产权、选人用人、薪酬鼓励、严重财务事项等5大类、35项受权放权事项。

“一份权责清单、一份受权放权清单,构成了有机整体。哪些事项出资人直接收,哪些事项受权给企业,哪些事项由企业依法自主决策,了如指掌、便当执行。”李明星以为,清单管理有利于精确把握出资人职责定位,也能够更好调动和激起企业积极性。

——推进变革专项工程,充沛发挥变革合力。

2018年3月以来,国资委先后遴选出400多家央企子企业和中央国有企业,施行国企变革“双百行动”。不同于以往的专项试点,“双百行动”要在试点企业全面落实国企变革“1+N”政策体系,充沛发挥示范带动作用。此外,2019年7月,上海、深圳、沈阳等地陆续启动了“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变革实验”。国企变革正从点到面、全面铺开。

——强化有效监管,完成放活与管好相统一。

“变革,在‘放活’的同时,也要强化有效监管、完成‘管好’。”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表示,做到“管好”,除要整合各种监视资源、健全违规运营义务追查制度之外,还要完善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

将来变革重点在哪里?李锦以为,将来国资国企变革的重点一是积极稳妥推进混改,推进各类一切制企业互利协作、共同开展,二是要转变监管理念、监管重点、监管方式,加快构成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目的也很明白,就是全面加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才能。

郝鹏表示,今年国资委将以落实国企变革三年行动计划为契机,在完善中国特征现代企业制度、推进混合一切制变革、树立市场化运营机制、剥离办社会职能和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推进变革示范工程等方面完成新打破,着力提升国企变革综合效果,“用变革的打破性停顿激活开展潜能,有效对冲风险应战和经济下行压力。”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头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