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局新闻正文

这位湖北老人“赫赫无名”的终身,让撒贝宁震惊,亿万网友百感交集!

来源:湖北经视

这个国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让无数人打动落泪。

电影用七个故事让我们晓得了中国这70年来是如何一天比一天兴盛,但要说其中最感动人的,还是张译主演的《相遇》。

张译饰演一位核武器的研讨人员高远,为了帮国度尽快造出原子弹,他分开了本人的恋人,数年杳无消息,最后两人在公交车上相遇,但他却由于本人的身份是高度秘密,以至无法与本人的恋人相认。

最后他牺牲了,变成了电视新闻中一闪而过的头像,他的恋人看着电视泪流满面。

这个片段看得我一度湿了眼眶,殊不知在我们理想生活中,也有一位像高远这样的,终身为国度事业斗争,隐姓埋名数年,连父亲逝世都没能回家尽孝的科研人员。

他就是让亿万网友落泪的中国核潜艇之父 黄旭华。

1

核潜艇是什么?

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研发出了世界上第一艘核潜艇 鹦鹉螺 号。

它和普通的潜艇不同,是用核反响堆作为动力来源的潜艇。

在此之前,潜艇不断都是以电力续航,一旦电池没电了,便只能浮上海面。

而美国研发的这艘核潜艇,最长能够在水下飞行50天,连续飞行3万公里都不需求补充燃料。

这就标明,普通的潜艇基本构不成要挟,只需等到潜艇浮上水面,他们就能够精准打击,而核潜艇才是真正的国之重器。

在当时美苏对立的国际局势下,美国的这一行为,直接要挟的就是站在苏联这边的中国的国度平安。

当时中国刚从战争的阴霾中走出来,工业实力哪里能比得上美国呢?想要应对美国的要挟,独一方法就是我们本人也要造上核潜艇。

于是,毛主席一声令下: 核潜艇,花一万年也要本人造出来!

1958年,黄旭华和几个科研人员被叫到北京开会,到了之后才晓得,国度请求他们机密研发核潜艇,直接进入研讨所,连行李都没有怎样准备,就再也不能回家了。

黄旭华是在广东出生的,在他小学毕业的时分正好赶上 七七事故 迸发,日军对中国的疆土停止无差异的轰炸。

黄旭华读书经常要连续搬迁,遇到轰炸就要大范围搬迁,有时分警报响起,他们就要不断呆在山洞中,忍耐温饱。

我们的百姓就像蝼蚁一样被轰炸,他觉得十分愤恨。

黄旭华说:

一股屈辱的怒火,就在我身上熄灭起来。我想为什么日本鬼子敢这么猖狂,想登陆就登陆,想轰炸就轰炸?

为什么我们中国老百姓不能生活在本人的土地上,而却要四处逃难,妻离子散?

为什么我们中国这么大的土地,我却找不到一块能够安心读书的中央?

那个时分他就赌咒,一定要学习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一定要造出最尖端的武器来捍卫国度的威严。

造一个核潜艇有多难?

当年苏联崩溃后,强大的祖国变得衰弱,俄总理切尔诺梅尔问马卡洛夫:能否把瓦良格号造好?

马卡洛夫缄默许久后说:不可能。

总理:你缺什么?钱还是工人?

马卡洛夫:缺什么?我缺苏联部长会议、缺苏联党中央、缺苏联国度方案委员会、缺国防工业委员会、缺9个国防工业相关的部委、缺700多个相关的工业8000多家相关的配套厂家。一句话,我需求我们巨大的苏联、强大的苏联还存在,你们谁拿得出来?

你想想这有多难?

而当时的黄旭华比这个更难。

他的窘境能够用四个词来形容: 没钱、没人、没材料、没技术。

没钱、没人这两个就不用说了,当初美国研发 鹦鹉螺号 报价5500万美圆,这关于50年代的中国来说无疑就是天文数字。

当时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只要27美圆,处理温饱都成问题。

而全国上下,真正懂潜艇制造的没有一个人,他们连见都没有见过,摸都没有摸过,就要造出来,这有多难?

艰难固然十分宏大,但他们这个项目仍然开端了。

由于资金短缺,他们的日子过得极为贫寒,早上土豆烧白菜,中午白菜烧土豆,晚上土豆白菜一道烧

人手缺乏,那每个人的工作量就再大一点,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就当牲口用。

没材料,没技术 是最大的问题,当时有关核潜艇的一切都是军事秘密,他们基本没有方法从国外拿到技术材料,只能用尽各种手腕搜集一些关于核潜艇的碎片化信息。

一切的一切只能自给自足,探索着来。

当时终究落后到什么位置呢?

有同事从国外买了核潜艇的玩具模型,他们就真的把这两个玩具模型拆开了研讨,然后再反推一些数据理论。

大家都晓得,我们如今的许多数据用电脑统计十分便当,而在当时是没有电脑的,而核潜艇上面每个零件的位置、重量都需求极端精细的数值,一个小数点都不能出错。

那怎样办?

他们就只能用算盘去算,为了保证数据的精确,研发人员分组计算,必需得出一样的数据,一个呈现错误,一切的都要推翻重算。

你想想,用算盘去算,这终究有多大的工作量啊?

很多人不了解他,何必这么拼命?

黄旭华说: 一万年太久,分秒必争,造不出核潜艇,我死不瞑目。

我们以为核潜艇真的需求 一万年 才干研制出来,这需求几代人几辈子的努力,可是没有想到,黄旭华只用了短短30年就赶上了兴旺国度的程度。

当时研讨室里面有一个宏大的木头核潜艇,那是黄旭华依照一比一的比例,用木头搭建出来的,而这个木头核潜艇见证了他们这几十年研讨的起起伏伏。

1988年,中国核潜艇初次停止深潜实验,要想让核潜艇真正能投入到军事中运用,必需保证它在深海的平安性,其中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

潜入水下,艇上一个扑克牌大小钢板接受的压力就是一吨多,任何一条焊缝,一个管道,一个阀门接受不住海水的压力,最后都会艇毁人亡。

1963年,美国核潜艇 长尾鲨号 下潜到200后漂浮海底,129名官兵无终身还。

这艘完整由中国制造的核潜艇能经过这个技术难关吗?

谁心里都没底,以至有官兵早早就写好了本人的遗书。

晓得了大家的心理担负后,黄旭华当场表示:我造的东西我置信它的质量,我要和你们一同下去。

这哪能行呢!

当时的黄旭华,曾经是总指导,失去他我们国度将会失去珍贵的人才,更何况他年事已高,身体怎样可能吃得消?

下属官兵一个又一个来拦,黄旭华却非常坚决 我要对核潜艇担任,更要对100多名官兵的性命担任!

下潜当天,岸上的人心全都揪着,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随着时间的推移,核潜艇曾经到了水下深潜的极限,300米!这是之前没有一个国度可以抵达的深度,中国做到了!

但是没有人晓得,深潜返回后的黄旭华,耳朵里都渗出了血。

这是当时有名的照片,胜利之后,黄旭华开心肠在甲板上像个孩子一样飞奔。

花甲痴翁,自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

这是他当年作的诗。

知乎上有人问:中国可以独立研制出核潜艇到底意味着什么?

有网友的答复是这样的:

首先,核反响堆就是一个坎,然后在水下造一艘用核反响堆的核潜艇又是一个坎,然后具有多弹头才能的洲际核导弹是一个坎,如何在水下发射又是一个坎。

这世界上90%的国度直接在第一个坎上就卡死了,第二个坎上又卡死了印度,第三个坎往后就只剩四个国度了(英国用的美国的)

有这个东西,中国就能够在被核打击后,疾速停止核还击,并且能够一次把对方打疼。

2

对黄旭华来说,他为国度做出了宏大奉献,可是却对父母是终身的亏欠。

刚参与工作的时分,母亲紧紧握着他的手,通知他: 我和你爸都年岁大了,你一定要常回家看看 ,黄旭华容许了。

但是由于研发工作的失密性,在受领核潜艇研发的任务之后,黄旭华只能选择 神秘消逝 ,这一消逝就是30年。

你想想,你哺育了一个儿子,正等到他赚钱孝敬你的时分,他却消逝了,你会作何感受?

在这30年里,全家人都不晓得他在做什么。

父亲的信一封封寄过来 你在什么单位,做什么工作? ,他从未答复。

直到父亲逝世那天,他仍在盼着本人的儿子能回家看本人的一眼,最后却没有等到,老人家是带着怀念与抱怨走的。

1987年,一本杂志登载了一篇标题为《赫赫而无名的人生》长篇的报告文学,细致引见了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的人生阅历,黄旭华把它寄给了母亲。

固然里面没有提及他的真实姓名,但是母亲一看就晓得,报告里面那个黄总设计师,就是30年没回过老家的儿子。

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阅读这篇文章,90多岁的老人居然看得眼泪不止。

她不断坚信本人养大的大学生儿子不会忘了本人,终于在30年后等到了,终于在本人逝世之前等到了。

她把子孙们叫到面前,只说了一句话 三哥的事情,大家要了解,体谅。

这句话传到黄旭华的耳朵里,他泪流满面,知子莫如母,有人曾问他,自古忠孝难两全,你怎样了解?

黄旭华坚决地说: 我对国度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2014年,87岁的黄旭华中选打动中国十大人物,在颁奖的时分,黄旭华冲动地说:

若干年之后,我的工作能够公开了。我在父亲的坟前说:爸爸,我来看你了,我置信你也像妈妈一样地体谅我。

说完,他哭了。

白岩松问:您为什么哭了?

黄旭华呜咽着答复:我的眼泪,控制不住!

如今的黄旭华,90多岁的高龄,他把将近70年的岁月,都贡献给了祖国巨大的事业。

3

黄老把终身都献给了国度,却从未请求国度为本人做些什么。

他的办公室里没有空调,分房时挑了没人要的顶层,夏季室内温度经常到达39.5摄氏度,直至2005年,他才在家里装了一台空调。

上海交大校庆,黄旭华回去演讲,学校为已到90高龄的他准备了一把椅子,黄旭华一上台决然推开了椅子,全程站着完成了演讲,全场一切人无一不为他感到动容。

在《开讲啦》的节目上,黄老去讲了一段话,撒贝宁说:是他听过最震动、最让人心情久久无法宁静的演讲。

以至在人民大会堂上面,我们的指导人挪开前排的椅子,约请他坐到本人的身边。

他没有专车,研讨所里最好的两辆小车是买了几年的 桑塔纳 ,他以至都没有手机,名片上只要一个座机号码。

这位控制着最先进造艇技术的科研巨匠,活得太朴素了。

如今95岁的黄旭华仍然肉体矍铄,不只每天坚持上班,为祖国新一代核潜艇建立建言献策、煞费苦心,而且经常不辞辛劳、四处奔走,到校园、科研院做讲座,为国度人才的培育奉献余热。

有人问他,祖国是什么?

他这样答复:

列宁说过的,要他一次把血流光,他就一次把血流光;

要他把血一滴一滴渐渐流,他愿意一滴一滴渐渐流。

一次流光,很巨大的举措,多少英雄俊杰都是这样。更关键的是,要你一滴一滴渐渐流,你能接受下去吗?

国度需求我一天一天渐渐流,那么好,我就一天一天渐渐流。

有人曾打趣黄旭华,做核潜艇,真是一个不可告人的人生,黄旭华笑笑却坚决地说:这是我本人选择的。

2013年在打动中国的颁奖词是这样的:

时期四处是惊涛骇浪,你埋下头,甘心做缄默的砥柱;

一穷二白的年代,你挺起胸,成为国度最大的财富。

你的人生,正如深海中的潜艇,无声,但有无量的力气。

黄旭华听后只简单说了一句话:我这终身没有虚度,贡献给国度、给核潜艇事业,此生无怨无悔。

试问大海碧波,何谓以身许国?

青丝化作青丝,照旧铁马冰河!

向黄老致敬!

义务编辑:李墨涵(EN043)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