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正文

勿忘“九·一八”——香港市民集会强烈谴责暴徒破坏抗日烈士纪念园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新华社香港9月18日电(记者查文晔)“勿忘‘九·一八’,复兴中华!”“激烈谴责暴徒!”18日下午,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17日,有民众发现位于乌蛟腾烈士留念园内的路牌、留念碑等多处中央被人涂污,当即向警方报案。当晚,有热心的香港市民赶到现场,连夜将遭到污损的中央清洗洁净。18日,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新界社团结合会等团体在此发起集会,对暴徒的毁坏行径表示激烈谴责。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香港期间,乌蛟腾曾经是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活动基地之一,逾九成村民组织起来和游击队一同抗击侵略者,为争取抗打败利作出了奉献。乌蛟腾村先后有30多人参与游击队和常备民兵,其中9人献出了珍贵的生命。还有两位村长在日寇的酷刑下坚贞不屈,其中一人被折磨致死,表现出硬骨头的英雄气概。

抗打败利后,村民及海外侨胞自筹资金,于1951年10月在该村一处山坡下建成“乌蛟腾烈士留念碑”。2010年,由特区政府拨款迁址重建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在该村村口落成。园内有一座留念碑立于高台,碑上刻有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题字“抗日英烈留念碑”。2015年8月,乌蛟腾抗日英烈留念碑列入国务院发布的第二批国度级抗战留念设备、遗址名录,是香港独一一处入选的留念设备。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18日下午,虽然火伞高张,天气酷热,但与会市民次序井然,他们手持国旗、区旗,高呼口号,表达心声。三点钟,集会正式开端。市民们合唱国歌,向烈士留念碑默哀、三鞠躬、敬献花圈,表达对立日烈士的哀思与思念。

今年84岁的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会长林珍胸前挂着两枚大大的抗打败利留念章。她愤慨地说:“在‘九·一八’事故88周年前夕,庄严庄严的乌蛟腾抗日烈士留念碑竟被暴徒毁坏凃污,这是对国度主权和民族威严的悍然寻衅,我们抗战老战士对此表示极大的气愤和严厉的谴责!我们激烈请求特区政府严肃处置这一事情,疾速缉拿肇事者,依法严惩。”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罗欢欢 摄

日军侵占香港期间,年仅8岁的林珍参与了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为游击队送信,为伤员洗绷带。回想起那段峥嵘岁月,她冲动地说:“英国军队抵御18天就投诚了,是中国共产党指导的东江纵队和香港人民一同战役,在3年8个月之后迎来了抗战的成功。香港青年们要理解这段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战争与安定。”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罗欢欢 摄

她还呼吁,每位爱国爱港的市民发扬乌蛟腾肉体,英勇地站出来支持特区政府和警队采取果断必要的执法行动,止暴制乱,遏制暴力蔓延,尽快恢复社会次序。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新界社团联会会长梁志祥表示,88年过去了,我们没有遗忘“九·一八”这一天,由于这是中华民族受难的日子,更是中华民族觉悟的日子。我们感激先烈们为了国度和人民所付出的一切。英勇的乌蛟腾人民,是爱国爱港的模范,永远值得留念。新界社团联会对凌辱烈士的行为予以严厉谴责。他希望广阔香港市民勿忘国耻,团结起来复兴中华。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罗欢欢 摄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罗欢欢 摄

9月18日,在香港新界大埔的乌蛟腾烈士留念园,数十名香港市民在此集会,表达对暴徒毁坏、污损烈士留念园的激烈气愤与谴责,并请求特区政府尽速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新华社记者 罗欢欢 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