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正文

目睹马蹄露被打真相的澳媒记者,终于爆发了

近日,一位来自澳大利亚主流媒体“第七频道”的记者,仅仅由于照实报道了香港街头的“乱港分子”的暴力行为,并救助了被暴徒们打伤的香港艺人马蹄露,就遭到了暴徒们的辱骂和网络暴力。

于是,这位名叫Robert Ovadia的记者不只在本人的社交账号上将他从好意救助马蹄露、到被暴徒围攻辱骂的过程全都写了出来,他还严厉地质问了那些动不动就对不同意他们观念的人运用暴力的“民主示威者”,问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捍卫“民主”。

在Robert Ovadia发布在“脸谱网”(Facebook)的一篇贴文中,他一上来先是指出香港目前的气氛是“有毒”和“风险”的。

“在香港的这段时间里,我从未见过假音讯能被如此恶毒地用作武器”,他说。

之后,这位澳大利亚主流媒体“第七频道”(Channel 7)的记者开端讲述他与被“乱港暴徒”殴打的香港艺人马蹄露相遇的过程。

他说,在知名香港艺人马蹄露被打当天,他也在现场目的了全程。而他看到的是,马蹄露仅仅由于行使本人的权益,抗议了这些“示威者”,这名孤身一人的女子就遭到了满嘴“自在民主”的暴徒的攻击:她被喷了一脸辣椒粉,被殴打,然后被推到在地。

“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他说。

但是,令Robert Ovadia愤恨的是,《苹果日报》这家与示威者“存在特殊关联”的机构,却经过对事实的“裁剪”,将马蹄露被攻击事情的真相彻底歪曲了。

Robert Ovadia说,《苹果日报》经过将马蹄露遇到攻击后防卫的画面放在视频的开头,令马蹄露看起来像是先攻击了“抗议者”,这误导了很多人。

“扼要描绘的话,(苹果日报的)这种行为就是‘政治宣传’”,他说。

Robert Ovadia还贴出了两段视频停止比照,其中一段是《苹果日报》掐掉马蹄露先遭到暴徒放射辣椒面和被打掉手机情节的版本,视频直接从马蹄显露于防卫推搡攻击她的人开端。

另一段更完好的视频链接则显现,马蹄露起初只是不满这些蒙面暴徒在街头搞毁坏的恶行,质问他们的行为并要曝光他们,结果先是被这些蒙面暴徒喷了红色辣椒面,又被打掉了手机在先,于是她才去推搡攻击她的两名蒙面暴徒,结果被暴徒推到在地。

有些挖苦的是,提供这段相对完好视频的人,自身也是暴徒的支持者。而他贴出这段视频的本意是想给攻击马蹄露的暴徒“开脱”,声称是马蹄露“寻衅”“示威者”在先。此人还辱骂马蹄露是“蓝尸”。

不过,他的视频却反而证明了《苹果日报》和暴徒们的卑劣。

但马蹄露遭到的暴行还不止如此。Robert Ovadia还亲身拍摄到了一名蒙面暴徒用玻璃瓶直接砸向马蹄露的头,招致她满头鲜血的画面。这段画面也被澳大利亚“第七频道”在其一档新闻节目中播放了出来。

“第七频道”播出的这期由Robert Ovadia和他的团队制造的节目还显现,遇袭后的马蹄露由于怕再遭到报仇和攻击,回绝了暴徒队伍中的“急救人员”的“协助”,而是恳请这位澳大利亚记者维护她,送她去警察局。

Robert Ovadia也在他的贴文中讲到了这一局部。他先是愤恨的谴责了攻击马蹄露的这些暴徒,鞭挞这些声称“要民主”的暴徒更像是在请求“人人都必需同意他们的观念,否则就动用私刑”,并透露他在香港还“见过其他这样的案例,以至更残忍”。

之后,这位澳大利亚记者讲述了他救助马蹄露的经过。他说作为记者他当时只是想采访马蹄露,所以站在了马蹄露和暴徒之间,没想到马蹄露会向他求救。他说当时他感到本人必需帮她,于是便出手送马蹄露去了警察局。

但是,Robert Ovadia表示他却由于本人的这番善举而遭到了“意想不到”的看待。

什么“看待”呢?他发现本人竟然仅仅由于送马蹄露去警察局,就被暴徒们打上了“亲中”的标签,并随后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网络暴力、“人肉起底”乃至“死亡要挟”。

“我的名字和照片曾经在示威者中传播开了,有情报提示我们将成为这些‘战争示威者’的目的。这曾经不是一种心血来潮的暴力,而是有精心准备的、有预谋的”。Robert Ovadia说,“一切都是由于他们对忠实的请求太极端了,连一个普通的善举都从政治光谱中停止解读,然后就立即得出结论并施加报仇”。

这位记者还无法地表示:“人们常说真相是战争中的第一个受害者。这话过去只适用于那些希望操弄公众的将军、政客和谋士。可往常,每个人在网上都能够发声,每个人也就都参与到了这个龌龊的机密中去。”

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小花絮,即在Robert Ovadia协助马蹄露之前,他曾经惊讶于为啥香港的星巴克咖啡这个美国品牌会被这些暴徒砸坏。而在他本人仅因协助了马蹄露就被暴徒们视为“敌人”后,他也终于认识到星巴克之所以会被砸,是由于香港的星巴克是香港美心集团运营的,而美心集团则由于不支持暴徒的暴行而被视为“亲北京”,所以就被砸了……

他还因而在本人的Instagram账号上发帖分享了一些感受,称“不只是香港,如今全世界都在变得比以往还要政治团结。而人们会将一个普通的善举停止苦涩的政治歪曲,便是这么一种全球化病症的表现。这太可耻了。”

言归正传,在那篇“脸谱网”的贴文的最后,Robert Ovadia再次鞭挞了这些暴徒。他说他在香港也见过一些真正平和的示威者,但假如这个群体真想捍卫民主价值观,就必需反省本人的行为和原则。

他还披露了一个令人痛心的状况:很多人固然很感激他的节目对香港不偏不倚的报道,但只敢私自里感激他,不敢公开说,怕也成为暴徒的目的。

“这令人不得不疑心他们到底要维护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民主”,Robert Ovadia质问到。

目前,在Robert Ovadia这篇“脸谱网”贴文的下面,不少留言者都向他表达了敬意,感激他关于香港真实状况的报道,并提示他多留意人身平安。

但在推特上,有暴徒的支持者却鞭挞他“不专业”,理由是总报道暴力行为“没有意义”,请求他去探求“是什么”招致了这些暴力行为。

按这种逻辑看的话,一些英美媒体驻香港的记者就“专业”多了。他们根本上不会报道香港街头暴徒伤人和搞毁坏的暴行,反而将他们的行为称为“民主运动”,还会将香港的一切紊乱都归咎于遏止暴力的警察和政府身上,揣着明白装懵懂般地声称政府只需对那些“非法”诉求退让就没事了

但这些美国媒体迎合暴徒口味的“专业”报道,却恰恰成了令香港街头的暴力行为不时晋级的“推手”。所以在某家支持暴徒的美国媒体的采访中,才呈现了一群声称参与这种暴力行为很好玩的年轻人,说什么这就像在玩儿电子游戏《侠盗类车手》(GTA)的真人版一样。

倒是被骂为“不专业”的Robert Ovadia在他的报道中苏醒地指出,这些暴徒之所以不时晋级暴力,是由于他们想不时寻衅警察回击,从而更多地赢得关注,越多越好。

“但有时这种战略却招致了很坏的结果,”这期节目的旁白这样说到。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澳大利亚记者其实之前也和那些英美媒体的记者一样,出过一些质疑香港警察执法“粗暴”的报道,但比起那些媒体对街头暴徒的暴行“选择性失明”或“轻描淡写”以至“狡赖开脱”,他能同时做到揭露“示威者”的暴行,并鞭挞他们对民主肉体的“亵渎”,就曾经令他显得“难能可贵”了。

可照实报道香港街头的状况,难道不该是每个记者本应有的节操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马蹄,目睹,真相,终于,记者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