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记者 郑晋鸣

  近日,我国8所中医药大学被剔除出《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以下简称《名录》)一事在网络上刷屏,激起千层浪。有人以为这是西方国度对中国中医的歧视,一些海外留学生担忧本人的学历回到本国后不被供认,也有局部在国外行医的中国学生担忧被取消国外行医资历。针对这些担忧和说法,记者停止了采访。

  外籍留学生在连云港市立东方医院学习中医临床理疗。王健民摄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1.不用少见多怪,但需惹起注重

  过去,世界卫生组织在管理《名录》时,把传统医学院校(中医院校)与西医院校并列。但世界医学教育结合会在接收名录后改动了做法,如今名录只收录创办西医临床医学专业的医学院校,而不把中医等传统医学列入此名录。

  因而,此次8所中医药大学被《名录》除名的缘由是,当前的世界名录将“医学院”定义为可以提供完好的指导课程,以取得根本的医疗资历,即培育取得临床医生或医师执业执照资历的教育机构。目前,该名单中仍有安徽中医药大学、长春中医药大学等20所中医药大学。

  《名录》本来是由世界卫生组织直接收理的,外表上看,世界医学教育结合会是世卫组织的下属单位,但事实上这种上下级的从属关系和国内不一样。固然由世界卫生组织到世界医学教育结合会,改动了从属关系,但是这个名录仍有一定的权威性。

  而关于此次除名能否影响中医将来开展,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院长张旭以为,除名决议并不是对传统中医质量或重要性的评价,“《名录》的目的是提供关于一切满足通常了解、全球公认的医学院定义院校的精确、最新的信息,这些信息对全世界的医学生以及医疗监管机构具有高度重要性。”

  教育部强调,“中医药院校是中国高等医学院校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局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中医药院校的毕业生被授予相应的学位,依照国度相关法律规则,参与执业医师资历考试,获得相应类别医师资历。这一事实,不会由于一个非政府组织管理的院校名录没有收录这些中医药院校而遭到影响、发作改动”。

  据悉,目前8所中医院校被除名曾经对毕业生海外执业产生影响。何心怡是北京中医药大学2013届的毕业生,所学专业为中医,2011年、2013年先后取得医学学士、临床医学硕士学位,今年9月底,她报名参与美国执业医师资历考试(USMLE),这是通往美国临床执业的独一途径。美国国际医学生的考试事宜由外国医学毕业生教育委员会(ECFMG)担任。但11月1日,她却收到了ECFMG官方发布的邮件,邮件称,参与ECFMG组织的考试的必备条件是其毕业或就读的学校必需位于《名录》之中,但北京中医药大学已被除名,因而她不具备参与考试的资历。

  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田侃以为:“过逝世卫组织下面只要一个统一的医药委员会,如今分红了中医药管理委员会和西医药管理委员会,但事实上中国的中医药和其他国度的传统医学不一样,在国际上,西医肯定是主流医学,传统中医是非主流的,我国中医药界不断以为,中国中医药不是地道的传统医药,但我们这个观念对国际社会宣传不够,他们不了解。中国的中医药都是与时俱进、不时开展的,我们以为的中医药不是地道的遗产,和西方以为的中医药是传统医学,就得优先运用和维护是完整不同的概念。中医药学不是传统医学,所以8所学校被《名录》剔除,国内学生不受影响,但国外的留学生在我们这里学中医所获得的毕业证书在国外会遭到影响,所以我们不能漫不经心。有人把这种状况上升为是西方对中医药的歧视,是对中国的刻意打压,这种观念失之偏颇。所以我们既不能坐视不论,也别少见多怪。”

  河北省内丘县安全小学学生在中药房体验研磨中草药。新华社发

  2.中医药的理论与理论有科学性

  中医不完整吻合西方所谓的科学,但不能说中医不是科学。

  赣南医学院药学院中药学教研室主任彭金年以为,应该理性对待名录的变化:“经过对名录的理解,应该是名录的收录规范变了,此名录是世界范围内医学本科生教育方案用目录,在世界范围内医学范畴,对医学的界定是基于西方科学的,而中医的理论体系却是不同于西方科学的,基于这一点,中医药院校不被该名录收录也是能够了解的,并不代表我们中医药不好。”

  科学是为了求真而存在的,而医学是为了求存的,医学的第一要务是为了可以治疗疾病和颐养安康,而科学是一个永远未完的学问。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讨院院长江晓原说:“中医不用自证是科学,关于中国古代能否有科学的问题,不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争论……”我们不再简单化地以现代科学为标尺,去削足适履地权衡古代和现代的一切技术成就,并强迫性地将它们辨别成“科学的”和“非科学的”。

  目前科学还无法解释中医药,但是中医药的理论与理论有科学性。

  2015年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以青蒿素取得诺贝尔奖,有助于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深化考虑。

  2003年非典时期运用西治疗疗的患者由于大量运用激素,招致有很大比例的患者留下后遗症,后来被截肢。广州中医药大学吴门医派传人——邓铁涛重用板蓝根,抢救回来的病人无一例发作股骨头坏死,这就是中西医疗效的差异,邓铁涛说:“‘非典’是温病的一种,而中治疗疗温病历史长久,积聚了大量胜利的经历。广州中医药大学两个隶属医院以中医为主,治疗‘非典’,疗效显著。”

  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收治的36例“非典”患者,无一例死亡,医护人员无一人被感染。绝大多数患者康复出院,没有任何后遗症。患者均匀退热时间2.97天,均匀住院天数8.86天。这些病例均用西医办法确诊为“非典”,用中医药治疗后,再用西医办法确认康复,均有严厉的病案记载。

  3.中医已在西方获得史无前例的开展

  “让中医药走向世界,目的是让中医药优质的安康医疗效劳惠及世界、造福人类。目前,中医药效劳普及全球180多个国度和地域的40亿人。”其中在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国度和地域都有立法维护中医药。这主要源于,我们历来没有故步自封,中医药历来都是传承创新、与时俱进的,坚持中西医并重,互相补充,谐和开展。固然我们不往西方科学上凑,但是由于我们长期的探究和创新,中医药越来越接近谬误。

  塞内加尔第一位医学女博士叫阿娃,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在中国她学习到了专业的中医学学问,回到西非传播中医。目前她曾经运用中医学问治疗了1100多位患各种疑问杂症的病人,成为广受欢送的医学专家。

  出生于意大利医学世家的乔瓦尼·马斯欧西亚,中文名马万里,曾分别于1980年、1982年和1987年三次到中国学习中医。他善用针灸和中草药处理疑问杂症,开设的中医诊所门可罗雀,被誉为“欧洲中医之父”。他编写的有关针灸的四部教材曾经成为欧洲通用的针灸教材。他曾说:“中医在过去的15年里,在西方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开展……”

  而马万里也只是众多留学生中的佼佼者之一。尼日利亚留学生法西洪用针麻术使一位因车祸颅骨骨折的病人在神志苏醒的状态下停止脑外科手术胜利,被当地报纸誉为“医学奇观”和“非洲医学史上的新篇章”。英国留学生刘维斯用耳针停止无痛分娩,成了当地一大新闻……

  “事到往常,8所中医药大学被剔除出《名录》想要立即恢复很艰难,对此,我们应该积极沟通谐和,普遍宣传中医药的合理性、治疗成果,和世卫组织获得联络,让他们理解中医药学和传统中医的不同,中医药学是创新开展的,传统中医是文化遗产,要争取尽快使8所中医药大学回归《名录》。”田侃教授这样说。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头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