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随着最后7个贫穷县宣布退出,反动老区江西25个贫穷县全部摘帽,根本摆脱区域性整体贫穷。

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历史时辰。

江西,这片充溢红色记忆的土地,是中国反动走向成功的起点,南昌是人民军队摇篮、井冈山是中国反动摇篮、瑞金是共和国摇篮。

2017年2月,井冈山市正式宣布在全国率先脱贫摘帽,成为我国贫穷退出机制树立后首个脱贫摘帽的贫穷县。

历史坐标映托出一个严重主题——

在中国反动、建立、变革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一直秉持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任务。

历史昭示理想,理想辉映历史。

在党中央刚强指导下,我们一定能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完成中华民族巨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时从成功走向新的成功!

永久的初心历史的交汇

江西于都,晨曦微露。

梓山镇潭头村烈士后代孙观发早起洒扫、烧水、做饭。游客到来,他递上一杯杯热茶,讲起村庄的故事。

江西于都县梓山镇潭头村烈士后代孙观发和家人在家门前合影(2019年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潭头是赣南老区一个典型的红军村,也曾是贫穷村,村民在顺口溜里这样描绘:“梓山潭头,吃苦两头;晴三天,挑烂肩头;雨三天,水进灶头。”全村原有贫穷户109户,孙观发是其中之一。

这是江西于都县梓山镇潭头村一景(2019年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随着脱贫攻坚的展开,这里旧貌换新颜,去年村里还集资成立了一家旅游公司,村民当上了股东,添了一个个新身份:解说员、保洁员、效劳员、厨师……

“去年家里收入18万多元!”孙观发说。

江西于都县梓山镇潭头村烈士后代孙观发引见家中状况(2019年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老区脱贫,牵动人心。

2019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深化江西调查,来到潭头村观察村容村貌。他深情地说,我这次来江西,是来探望苏区的父老乡亲,看看乡亲们的生活有没有改善,老区能不能如期脱贫摘帽。

这是一片充溢红色记忆的土地——

90多年前,大反动失败,一大批共产党人从五湖四海会集江西,谱写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井冈山斗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降生、开端长征等波涛壮阔的长歌史诗。

“在江西,共产党人开启了走向成功的起点。”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授陈胜华说。

这是一片承载着共产党人初心和任务的土地——

瑞金郊外,谢家祠堂。

这是位于江西瑞金市的谢家祠堂(2019年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1931年11月,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暂时中央政府。这一重生的红色政权在宪法大纲中明白“以消灭封建制度及彻底的改善农民生活为目的”。

“当年,共产党人为什么反动?”

“就是为了改动穷苦人民命运。”解说员黄露芬说。

打土豪分地步,架桥挖井,兴办学校、消费协作社……秉承让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等朴素初心,中国共产党人在这里开端了治国安民的巨大预演。

这是一片为中国反动作出宏大牺牲的土地——

江西有名有姓的烈士达25.3万余人。当年240万人口的赣南有33万人参与红军,长征路上均匀每公里就有3名赣南籍战士倒下。

逾越时空,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任务赓续绵亘。

“共产党是为穷苦人民谋利益的党!”在江西一处处反动原址,当年红军留下的标语依稀可见。

“在扶贫的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穷家庭,丢下一个贫穷大众。”往常,一座座新村、一个个产业基地上,又刷上新的标语。

枝繁叶茂的松树,挺立如塔。

一边是66栋鳞次栉比、白墙黛瓦的客家小楼,一边是7栋低矮陈旧、留作记忆的危旧土坯房……瑞金市叶坪乡华屋自然村,站在后山苍翠挺拔的青松下俯瞰,新旧比照穿越时空。

这是江西省瑞金市叶坪乡华屋自然村(2019年5月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华屋历史很“红”。苏区时期,仅有43户人家的华屋家家户户有人参与红军,是远近出名的红军村。在当地传播着这样的感人故事:80多年前,17位华氏子弟参与红军,动身前相约到岭上栽下17棵松树,商定反动胜利后一同回家,假如有人牺牲,活着的要为牺牲的孝亲敬老。

青松照旧在,不见儿郎归。17位华氏子弟壮烈牺牲在长征途中,他们亲手植下的松树被后人们命名为“信心树”。往常,华屋早已旧貌换新颜。

一个个山村化茧蝶变,脱贫捷报频传。

2017年2月,井冈山在全国率先脱贫。神山村,昔日井冈山最偏僻的贫穷村之一,往常变身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全村开起了20多家农家乐,80%的村民参与乡村旅游,人均年收入从缺乏3000元到超越2万元。

这是江西省井冈山市茅坪乡神山村新貌(4月1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浩波 摄

“家里不只脱了贫,还买房买车啦!”脱贫户左秀发眉眼带笑。村庄广场上,一面由村民开怀大笑的照片组成的“笑脸墙”,生动定格了他们越来越红火的好日子。

这是江西省井冈山市茅坪乡神山村的“笑脸墙”(4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浩波 摄

2020年4月,随着最后7个贫穷县退出,江西25个贫穷县全部摘帽,贫穷人口从2013年底的346万人减至9.6万人,贫穷发作率从9.21%降至0.27%。

江西省井冈山市茅坪乡神山村村民在打糍粑(1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于都县车溪乡坝脑村,红军烈士遗孀段桂秀坐在自家三层半小楼前。

1934年,她的丈夫王金长踏上漫漫长征路。“我至多分开三五年,你照顾好家里人,一定要等我回来。”临别一言,让段桂秀痴等终身。

在赣南,终其终身守望家人归来的故事并不鲜见。翻阅烈士名册,赣州10万余有名有姓的烈士中,3.2万余人的烈士证上有共同的标注——“北上无消息”。他们的亲人没有盼回他们,往常却迎来他们为之斗争的美妙生活。

不朽的肉体 不变的作风

脱贫之际,宁都县东山坝镇大布村的贫穷户想到了帮扶干部胡光鹏。5个月前,他因病倒在扶贫一线。

大家至今仍在念叨他的好:

2017年冬夜,贫穷户曾小兵家的牛走丢了,胡光鹏连夜赶到村里,两人翻山越岭,清晨3点多在山坳中把牛找到;

2018年9月,贫穷户廖满秀生病住院,胡光鹏车接车送,在医院照顾她直至出院……

英雄已逝,挂念绵长。

宁都是中央苏区反“围歼”战争的集结地、指挥中心、主战场之一,这里的土地浸染着烈士的鲜血。

硝烟逝去,反“围歼”战场变为反贫穷战场。这里没有枪林弹雨,却同样有流血牺牲,同样考验理想信心——

吴应谱、樊贞子夫妇,修水县扶贫干部,2018年12月在下乡扶贫途中车辆失控坠河,生命定格在28岁和23岁;

肖新泉,会昌县小密乡罗田村驻村队员,2019年9月在村里不幸牺牲,本来3天后他将步入婚姻殿堂……

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省共有40位扶贫干部倒在扶贫一线,成为脱贫战场上一座座肉体丰碑。

不朽的是肉体,不变的是作风——

兴国县长冈乡长冈村村民曹承凤家,80多年前盖的土坯房、变革开放初期建的两层青砖小楼、几年前新修的三层半小楼呈“品”字状矗立在一同。

这是江西省兴国县风光(2019年4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发(陈鹏 摄)

1933年春,苏区贫农马荣海家不慎失火。时任乡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昌宝闻讯赶来,发起互济会和大众捐钱募料,协助他家盖新房。毛泽东同志在著名的《长冈乡调查》中,援用此事,述说鱼水深情。80多年间,马家几代后人都没舍得撤除这栋闲置多年的土房子。马荣海的孙媳妇曹承凤说:“人要记恩,这栋土坯房里有党的恩情,老马家要不断传下去!”

老屋装着苏区干部好作风,新房见证老区百姓好日子。

肉体是原动力,作风是战役力。

在江西各地,1.22万名驻村第一书记、3.97万名驻村工作队员、30.2万名结对干部倾心帮扶,不获全胜不收兵。

思忖再三后,刘智勇再次申请留任。

40岁出头的他是吉安市永新县龙门镇黄岗村第一书记。2017年,任期届满,但思索到村庄尚未脱贫,他选择留任。在他的率领下,黄岗村顺利脱贫。

去年,第二个任期届满,儿子正处在升学关键期,刘智勇犹疑能否要离职。但看到村里刚有起色的产业,他决议留下来。“等产业开展好了,我才干放心分开。”

在吉安,先后有163位第一书记主动留任。

一直同人民想在一同、干在一同——

于都河畔,长征渡口。

这是位于江西于都县的长征渡口(2019年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1934年,于都人民主动送来门板、床板搭设浮桥,协助8.6万余名红军渡河,踏上万里征程。“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这是中国反动获得成功的基本所在!”中央红军长征动身留念馆副馆长张小平说。

90多年后,在脱贫攻坚战场上,共产党人与百姓同心战贫。从罗霄山区到鄱湖之滨,一个个产业基地、一个个扶贫车间,老区大众用勤劳和聪慧谱写出催人奋进的脱贫赞歌。

距长征渡口不远的易地扶贫搬迁小区思源社区,从偏僻山村搬到城区的杨流生在新家建起一个“扶贫车间”,靠制衣年收入超6万元。他说:“政府把我们迁出来,只需勤劳肯干都能脱贫!”

“幸福都是斗争出来的”,社区广场上的9个大字是他们重生活的最好注脚。

永驻的民意 崭新的征程

穿过崭新的门楼,来到宁都县小布镇大土楼新村,墙上的一张大幅拼版照片引人瞩目:左边土楼泥墙暴露,逼仄狭窄;右边新楼窗明几净,静谧平和。

红军后人吴传寿见证了土楼蝶变:一幢幢新楼拔地而起,曾经交通不便的小布镇成为旅游小镇,年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2019年底,一个5G基站落成,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回村搞电商,把山里的茶叶、蜂蜜、笋干等销往全国各地。

土楼村里无土楼,是赣南山乡剧变的缩影。

集中力气攻坚,制度优势为反贫穷斗争会聚磅礴伟力——

8年前,赣南老区约300万乡村居民住在危旧土坯房中,近300万人喝不上洁净水,很多村不通公路……

特殊艰难,需求特殊扶持。

《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复兴开展的若干意见》出台,42个中央国度机关及有关单位、江西省委省政府把老区大众面临的住房难、喝水难、用电难、行路难等民生痛点,作为脱贫攻坚的头号大事来抓。

赣州市扶贫办副主任赖外来说,意见施行以来,赣南老区完成有史以来最大范围减贫,累计脱贫192万人,贫穷发作率由2011年底的26.71%降至0.37%。

改善民生博得民意,百姓以最朴素的方式表达对党的感谢。

铭恩新村,兴国县土坯房改造安顿点,同时安顿了4个村子的村民。新村建好后,乡亲们聚在一同磋商,要为本人的新家取个好名字。

有人提议,就叫“铭恩新村”,我们世世代代都在这寓居,要世世代代记住党的恩情,乡亲们分歧同意。往常,“铭恩新村”4个大字镌刻在村头的大石头上。

这是江西省兴国县铭恩新村风光(2019年1月24日摄)。新华社发(张昌祯 摄)

缔造减贫奇观,中国脱贫计划博得世界认同——

2017年,美国学者罗伯特·库恩来到江西井冈山,寻访一项首创创造:依据贫穷水平深浅,将贫穷户标注为红卡户和蓝卡户,有针对性展开帮扶。在纪录片《中国面临的应战》中,他以这个故事向世界讲述了中国精准扶贫的探究。

偏僻山区的脱贫故事吸收越来越多海外关注。

2019年11月,来自60多个国度的300多名政党代表齐聚南昌,参与由中联部和江西省委共同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的故事——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征社会主义思想在江西的理论”专题宣介会,从红土地今昔剧变中感受一个政党的初心和任务。

“你们看我手上的脐橙,它是我脱贫致富的‘黄金果’。”在宣介会上,瑞金市黄柏乡龙湖村脱贫户邓大庆说,缺资金,有银行贴息贷款和产业奖补资金;不懂技术,技术员上门手把手教,靠种脐橙家里年收入28万多元。

“一亩脐橙1万块,脱贫致富来得快。”往常的赣南,规范化的脐橙果园达91.6万亩,带动10.5万户贫穷户增收。

不少外国政党代表感慨,在反动老区理解中国共产党反动、建立、变革的历史进程,探寻中国开展的密码,让世界对中国道路有了更深的认识。

4月的井冈山,杜鹃花格外红艳。

那抹红,穿越战火硝烟,见证灾难辉煌;

那抹红,暖和百姓心头,照亮小康征程。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头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