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刘欣】就在美国一些媒体不顾事实,频繁炮制、宣扬“病毒源于中国”“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走漏的”等阴谋论时,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于4月20日登载长篇报道,抽丝剥茧地揭露阴谋论的源头及其炮制者的真实企图。该文作者之一麦克斯·布鲁门塔尔是美国知名记者兼作家,也是“灰色地带”的创立者。他的父亲同样是记者、作家,在克林顿任美国总统时当过其助手。

“灰色地带”的调查不限于疫情话题,针对此前西方反华权力猖獗炒作的“新疆集中营”等谣言,这家网站也做了细致调查予以拆穿。24日,在承受《环球时报》专访时,布鲁门塔尔直言,“灰色地带”并非为中国说话,而是为反战人士和对西方叙事表示疑心的人说话。他还表示,最担忧美中对立,由于“这将是最可怕的对立”。

我们努力于揭露谎话,这些谎话打着所谓自在和独立媒体的旗帜不时扩散

环球时报:让我们谈谈您最近关于“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走漏”阴谋论的报道,中国许多读者对这篇报道很感兴味。

布鲁门塔尔:首先,没有哪家美国媒体约请我讨论这篇最新的报道。在该报道中,我和同事阿吉特·辛格揭露了美国最大报纸《华盛顿邮报》和福克斯新闻炒作的阴谋论,特朗普总统也参与其中,这个阴谋论的内容完整是捏造的。我们也未受邀与阴谋论的作者停止争辩,他们同意晋级与中国的冷战,而我们的声音被疏忽了。

过去两天,我们在《纽约时报》、“政治”新闻网站上看到许多有关“中国如何制造虚假信息”的报道,信源都来自未具名的美国官员,这标明我们不幸地处于一场信息战中。这场“战争”里,事实变得无关紧要,美国人不会去探寻真相。我和“灰色地带”的目的是,经过简单展现让美国人民和讲英语的公众获取均衡的信息,从而中缀战争、制裁和敌对行动。

我们努力于揭露谎话——每天都会有新的谎话,这些谎话打着所谓自在和独立媒体的旗帜不时扩散。假如你经常看这些报道,就会发现“依据美国官方”或“某位从事研讨的科学家”的说法,或者它们会链接到一篇文章,而我们只是进一步揭露它们真实的来源。例如,《华盛顿邮报》这篇文章援用一名叫肖强(音)的人的说法,称他为“科学家”,但我以为这听起来很有趣:科学家?不是研讨病毒的人,或者说不是盛行病学家?我立刻以为此人很可能是一名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

我是正确的,我和同事查出肖强承受美国国度民主基金会(NED)赞助,这是美国政府的实体机构,为世界各地的反对权力提供资金、支持和培训。我在揭露NED方面做过大量工作,它由里根时期的中情局创立,目的是做中情局以前机密做的事,但要公开地支持反对派运动,像去年发作在香港的事情一样。因而,这是一个明白的迹象,标明《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文章有些奇异。

我是一名记者,我在美国媒体圈工作了近20年,曾反对伊拉克战争并揭露小布什政府的谎话。我理解新激进主义运动,这是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中滋生的亲战运动,在华盛顿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我晓得《华盛顿邮报》这篇文章的作者约什·罗金是新激进主义运动的重要一分子,他曾在日本大使馆工作,是一个倾向于推进与中国展开新冷战的人。我不会以中国问题专家的身份呈现,也不会说本人是俄罗斯问题专家,但我是美国专家,我熟习那些推进我们在过去20年堕入无休止战争的机构和人,我自己以至认识他们,这给我提供了停止这类调查报道的宏大优势。

官方“放料”——媒体加工——政客照应,他们这样配合

环球时报:媒体的不实报道能否障碍了美国民众理解中国的真实状况?

布鲁门塔尔:绝对如此。我没去过中国,我应当去武汉看看,与医生交谈,与当地人交谈。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标榜本人为中国问题专家的人能做到这一点。他们中的许多人有理由晋级与中国的摩擦,有人遭到军火商赞助,有人由国务院直接赞助,一些人思想上是反共的,想击败中国共产党。还有一些人对中国不满,以为美国的许多工作时机转移到了中国。我个人也以为美国应在本土制造产品,假如我们制造本人的口罩,美国或许在抗击疫情方面会表现得比如今好。但这是一场政治运动,目的是发起新冷战,并推进特朗提高前国防部长马蒂斯2018年提出的《国防战略报告》的施行,依照这份报告,美国国防战略重心不再是反恐,而是国度间战略竞争,即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随即,我们开端看到越来越多对中国的负面报道,看到美国对中国维吾尔族的人权产生兴味。发作在新疆的暴恐事情曾经持续很多年,局势曾经很困难,但为什么我们在2018年末、2019年初才忽然听到“弱势群体的窘境”?实践上,几十年来NED不断在支持“世维会”,为什么这样?媒体和记者都不去问这个问题,他们只是在寻觅新的冷战爆点。

看一下美国民意检验会发现,与去年相比,民主党和共和党、左翼和右翼对中国态度的改动令人难以置信,目前有70%的美国人以为中国对美国的要挟最大,而去年还不到50%。反华宣传起了作用。我不是中国的拉拉队长,我也不会称本人是中国问题专家,但我理解我的国度正在发作什么,理解这种宣传以及一场新的冷战对美国有多风险。

两天前,《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称特朗普政府不肯定能否会允许从中国向美国运送N95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配备,由于这将促进中国的宣传。假如属实,由于他们激起的对华普遍仇恨,美国人将短少必需的防护配备。防控疫情的独一途径是协作,由于我们生活在一个互相依赖的全球化世界中。而且我不以为美国有才能完整与中国这样强大的国度“脱钩”,这是不可能的。

环球时报:美国政界和一些媒体、智囊是如何推进反华运动的?

布鲁门塔尔:还是以《华盛顿邮报》为例,4月14日(约什·罗金的)文章刊出后,被两党政客普遍分享。第二天,相似文章呈现在福克斯新闻网上。特朗普政府最鹰派的成员蓬佩奥也表示支持该说法。这则报道背后其实是政府,他们经过美国驻华大使馆“放料”给记者,宣称“武汉的实验室存在平安问题”。实践上,他们在扭曲这些“料”。福克斯当晚停止报道,鹰派参议员汤姆·科顿出场,他说“中国应对每一例死亡担任”“中国必需遭到惩罚”。福克斯掀起一场宣传闪电战,一切主播呼吁惩罚中国,他们正胜利地为新冷战注入共和党的观念。

因而,你能够十分明晰地看到,美国国务院将信息泄露给媒体,媒体向公众宣传这个故事,最后政客发出呼吁,请求采取新的对华强硬和敌对政策。

“灰色地带”为中国说话并没有比为美国说话更多

环球时报:有人称,“灰色地带”的记者似乎在为中国发声,是这样吗?

布鲁门塔尔:首先,“灰色地带”为中国说话并没有比为美国说话更多。我们为反战人士和对西方叙事表示疑心的人说话。我们是一个独立的网站,我们在洞悉西方宣传机制和所听到的故事上付出了很多努力。当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听到一个故事,使得我们对另一个国度变得更具敌意,也就是这时,警钟响起,我们开端努力于调查。

“灰色地带”的一名出色奉献者阿吉特·辛格是研讨反华宣传的专家,他是加拿大人,如今正在学校学习,努力于成为一名真正的中国问题专家。他努力寻觅西方报道中的音讯来源,发现关于“新疆集中营”报道的一个来源是反华组织及一群在华盛顿寓居的反共激进主义者,另一个来源阿德里安·曾茨是美国政府支持的右翼团体的一分子。

我要强调的是,我没去过新疆,我无法肯定那里发作了什么,但问题是,我们正在承受一个被过火夸张的故事——旨在使美国人置信中国是“纳粹”,而这只会招致我们走向战争。我想和美国公众谈一谈,不幸的是,只要中国媒体想要采访我,这就是如今的情况。

我绝对希望能以一名游客的身份去新疆,我还想去武汉。但我如今待在家里,一个月没有理发,由于一切都已关闭。我的政府正应用这种状况试图使我们与一个美国人理解很少的国度发作战争,这让我感到恐惧。我能做的就是揭露诈骗公众的美国机构和人物,无论他们是针对中国、委内瑞拉还是伊朗,而批判中国在美国似乎是政治正确。

环球时报:有人说您的网站是反美的,您同意吗?

布鲁门塔尔:我是美国人,我在华盛顿的许多邻居都认同我的观念。我的邻居是非裔,他们简直被社会排挤在外。他们认识到,一个在海外破费数十亿美圆树立庞大帝国的国度无法给他们带来任何东西。我们的读者多是美国人,我们得到美国人民和整个西方人民支持,从最大意义上说,还得到拉美人民支持,他们是美帝国主义的受害者。我以为美国人要做的就是揭露一个没有回馈人民的帝国。疫情爆发后,如此多的人被美国政府出卖,包括军人,例如“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上的水手,我们关怀他们,这的确是我们的兴味所在。

他们正对中国展开一场“混合战争”

环球时报:您能否因发表精彩的报道而接受压力或面临批判?

布鲁门塔尔:是的,我们面临严厉批判、凌辱和咒骂,有人说我们为“种族灭绝”辩护,说我们“支持中国和其他法西斯国度”,说我们从委内瑞拉和古巴取得报酬。我们面对虚假指控,接受很大压力,我以至因委内瑞拉反对派对我的虚假指控而在华盛顿被捕入狱。我们的作者常在社交媒体上遭到凌辱。但是,他们无法责备我们事实不精确或跟我们争辩。我们给一些批判者争辩的时机,他们通常说“不”。

环球时报:您为什么启动“灰色地带”,如何坚持运营?

布鲁门塔尔:“灰色地带”成立于2015年,旨在提醒美国外交政策的错误及其对国内的影响。从那以后,我们讨论了一些可能招致美国走向战争的问题,这是最难讨论的话题。从揭露叙利亚代理人战争开端,我们协助揭露美国对尼加拉瓜政变及那里的暴力活动的赞助和支持,揭露招致2018年委内瑞拉政变的要素……每当公众被谎话诈骗并招致对他国产生更强的敌对心情,他们其实都不了解,我们帮他们解开谎话。我们不发表社论,仅发布报告和剖析。我们是一个独立网站,没有任何国度或亿万富翁的支持,只要来自读者的捐款。

环球时报:您如何看疫情过后的中美关系?

布鲁门塔尔:正如我之前所说,关于美国政府的强硬派来说,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更像是把对中国的冷战转变为热战的契机。我们不晓得结果会如何,他们没有任何直接与中国停止常规战争的手腕,但我们看到“混合战争”——制止华为、加征关税的同时,责备中国“进犯人权”,将更多航母派往西安定洋。将来这类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多。

伊拉克战争时,许多人出来抗议,由于在他们心中这是一场“共和党的战争”。针对中国的新冷战同时得到许多民主党和共和党人的支持,以至包括桑德斯的支持者,听说这是两党“暂时的战争”。美中对立是最可怕的对立,一旦呈现问题,它有可能变成核战争。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头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