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不只没有展示出任何指导力,他还应用新冠疫情打击美国的对手,特别是中国和伊朗,这大大削弱了全球抗击疫情协作,而协作是当下最紧迫的。”近日,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点名批判美国现任国务卿。

相似的批判在美国国内正构成声浪。比方,《华盛顿邮报》日前刊文直斥其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国务卿之一。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学者汤姆·怀特批判说,“他大局部时间都是缺席的,我们所理解的是他做的事情简直没有什么协助。”

为什么蓬佩奥成为众矢之的?来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事吧:

正如怀特所指出的,疫情爆发以来,蓬佩奥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在疫情防控上毫无作为,好像“隐形人”。相反,他在给中国泼脏水方面跳得最凶,将其作为“每日功课”。从屡次公开将病毒称为“武汉病毒”,到污蔑“中国未能及时报告疫情”,再到叫嚣向中国“追责索赔”……蓬佩奥将他在中情局期间推崇的“扯谎、诈骗、偷盗”那一套演绎得淋漓尽致,给美国外交纪录添上一笔又一笔道德污点,不时地摧毁美国国度信誉。

不止如此,蓬佩奥还放言,美国可能永远无法恢复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赞助,悍然站到了国际公共卫生利益的对立面,暴显露丑恶的霸权嘴脸与强权心态,遭到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多国激烈抵抗。挖苦的是,蓬佩奥居然还大言不惭地吹嘘美国将继续“引领”全球抗疫进程,并宣称将新增2.7亿美圆人道主义和经济平安援助资金。但是,巴勒斯坦明白表示没有见到任何美国声称的援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日前也回应说,“一个子儿都没有见到。”危机面前,这种“口惠实不至”的外交真实令人不齿。

显然,蓬佩奥的所作所为令世人看清:疫情在他眼里基本不是令人伤痛的事情,美国民众的生死对他来说也事不关己,只要谋取政治私利、搞地缘政治才是他“钟爱的事业”。

为达此目的,蓬佩奥的造谣污蔑可谓无以复加,带有反智反人类颜色,不由令人疑心他能否曾经“失心疯”。

首先,病毒溯源问题是个科学问题,而非政治问题。早在2月中旬,27名国际顶尖公共卫生科学家就在知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声明,激烈谴责“以为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并非自然来源的阴谋论”,并指出这样的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成见、损伤防疫工作外,别无他用”。蓬佩奥歹意将病毒与武汉挂钩,无非是经过种族主义手法制造对立,争光中方的抗疫努力,企图借此转移视野,转嫁义务,用心极端险峻。

其次,蓬佩奥对中国坦白疫情信息的责备完整是无中生有。疫情发作后,中方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第一时间同国际社会展开疫情防控协作。中方还屡次以时间线方式细致引见了疫情发布与国际协作等方面的状况。这些都是铁的事实,蓬佩奥视而不见,肆意栽赃,生生把本人变成了一部“谣言制造机”。

近日,美国加州发现2名死者很可能在1月份就已感染新冠病毒且没有中国游览史。哈佛大学全球安康研讨所主任杰哈揣测,新冠病毒或在更早时间(早于1月)就已在美国境内传播。此前,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曾公开供认在去年9月开端的流感季中,美国局部流感死亡病例实践感染的是新冠肺炎。到底是谁坦白疫情信息?蓬佩奥有勇气给国际社会一个交待吗?

第三,所谓向中国追责、索赔的论调更是无理取闹、哗众取宠。疫情不分国界,疾病不分种族。中国和世界各国一样都是疫情的受害者。不管从法律根底还是事实根据,抑或是国际公义上,这一谬论都站不住脚,不过是个政治噱头而已。

看来,在蓬佩奥这样一个说谎成性的人面前,事实与真相是不存在的。但是,他叫嚣鼓噪的音量越大,推脱义务、包藏祸心的目的也越明显。疫情之下,蓬佩奥正在政治投机的路上越走越远,企图经过拙劣的扮演积聚起周遭激进权力的支持,协助其完成迈向权利之巅的个人野心。

所以,要说到追责,蓬佩奥才是最该被追责的人之一。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他在危机面前没有表现一丁点职业操守与义务担当,反而不时散播“政治病毒”,挑唆离间,搬弄是非,不时蹂躏人类道德底线,不时干扰国际公共卫生协作,自甘沦为全人类团结抗疫的绊脚石,沦为病毒的爪牙。

谎话和诽谤无法补偿失去的时间,无法挽救濒临死亡的生命,更无法让美国“再次巨大”。蓬佩奥应该分明,美国的敌人是病毒,不是中国。任何毁坏团结、损伤互信的行为只会加剧危机,削弱全球合力,最终损伤美国本身利益。蓬佩奥若独断专行,继续将政治私利置于公共利益之上,那么他必将被美国人民所丢弃,在美国外交史上留下千古骂名。

(国际锐评评论员)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头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