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作者|杨三喜教育资深媒体人
日前,江西铜鼓举行教员节惩处大会,新任铜鼓县委书记江伟斌在会上宣布,从今年下半年开端,铜鼓普通高中教育全部免学费,已交的全部退还。免学费后,每年财政将增加投入220万元左右,但却能够惠及近3000人。在中西部地域,高中免学费曾经渐成趋向。高中免学费固然是一个善政,但是免学费果真可以完成“留住本地生源,促进全县教育事业持续、平衡、谐和开展”等系列目的吗?


高中免学费实践意义有多大?
铜鼓县将成为江西宜春市首个实行高中教育全部免学费的县(市、区),但铜鼓县的做法,在江西省内并不是什么创举。从2010年秋季开端,江西省德兴市就曾经成为了省内第一个推行高中阶段免费教育的县市。在全国范围内,高中阶段免费,也曾经渐成趋向,早在2012年,内蒙古就在全区范围内完成了高中免费教育,成为全国首个在全区范围内完成12年免费教育的省份。


一个有意义的现象是,在经济更为兴旺、财政实力更为雄厚的东部地域,鲜有地域提出高中教育免费政策。目前施行高中免费的多是中西部地域。



缘由恐怕在于,东部地域经济兴旺,民众经济条件较好,对能否免除学杂费没有什么觉得。愈加刺痛家长钱包的,恐怕是学校的各种“额外收费”,以及焦虑、攀比等心情影响下的昂贵校外培训支出。


关于中西部地域,特别是那些经济条件普通的家庭来说,学杂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免费关于减轻家庭担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不过这个意义也不宜过于高估。即使是那些由于贫穷而让孩子停学的家庭,最大的缘由恐怕也不是由于交不起学费,而在于承受教育的总体本钱在不时提升——不只是由于生活费等在提升,很大水平还在于贫穷家庭也越来越承受了孩子需求上培训班的理念,再加上不能进来打工挣钱,以及对教育改动命运缺乏自信心,所以才停学。


有观念以为,高中教育免费“可能将削平中职教育在较兴旺地域的优势”,这种观念不免有些庸人自扰。实践上,在当下职业教育低人一等位置尚没有彻底改动的背景下,绝大多数家庭都会让孩子选择普通高中而不是中职教育,之所以上了中职,不是由于它免费,更大的可能是没得选,没考上。


所以,高中免学费的实践意义,无疑值得商榷。


免费教育不一定是最好的
很多人对免费有误解,以为免费是处理问题的关键,幼儿园“上园贵”“上园难”就呼吁学前教育归入义务教育,实行免费,想要提高高中教育,于是又等待高中教育免费。


不是说免费政策不好,人们当然都希望12年免费教育,乃至从学前教育阶段就开端免费。但是免费并不能带来教育问题的真正处理,而关于个体的教育来说,免费的常常不一定是最好的。


义务教育学杂费全免的目的是完成了,但是随着社会的开展与变化,家庭的教育支出并没有因而而减轻。一到暑假,孩子就成了碎钞机,三万元撑不起一个暑假的话题此起彼伏。



上海、深圳等民办教育兴旺的地域,民办中小学校慢慢成为了优质教育的代名词。公办教育由于学习时间短、教学内容难度小等问题,无法满足家长的教育需求,家长只能花更多的钱去报校外培训班,找补回来。由于在升学面前,成果终出借是第一位的。


民办学校收费不菲,有的以至高达几万元人民币一年,但家长依然趋之若鹜,背水一战也要“拼”进民办校,为了一个名额挤破头,面谈时被查三代仍然甘之如饴。


在高中阶段,由于公办高中能够选择生源,重点高中依然很强势,民办高中的优势并不明显,但是近年来,各地一些重金打造的民办高中依托公办学校的教育资源,再加上异地招收优质生源,正在异军突起,猛烈冲击公办高中的优势。


以广州为例,2017年,广州各大民办高中的重本率相继刷新,有的打破50%,有的打破60%,其教育教学质量,曾经超越多数区属示范性高中,跻身前列,因而,2017年被称为广州民办高中的“崛起年”。崛起的直接缘由就是从2014年开端,广州异地中考政策放开。


目前,衡水中学异地办学分校在国内遍地开花。据不完整统计,衡水中学在国内10个省份开设至少18所分校,遍及昆明、遂宁、张家口、南昌、合肥、邯郸等地。这些分校无疑都将冲击当地公办高中的位置,无疑都比免费政策更可以改动当地的教育生态。



“上好学”而不是“有学上”,曾经成为家长们最主要的教育诉求。公立学校免费了,但是教学机制不灵敏、师资落后、教学设备不完善,最终教育质量比不上民办学校,家长自然会用脚投票。反过来,假如公立教学质量提升了,即使交点学费,家长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免费也不见得能留住本地生源
依据铜鼓县教育体育局局长的说法,免费政策有利于处理铜鼓贫穷学生读书难的问题,有利于留住本地生源……促进全县教育事业持续、平衡、谐和开展。


关于第一个目的,不得不供认,免费政策确实能一定水平上缓解贫穷学生的艰难,但是留住本地生源等目的,恐很难完成。


高中教育的位置显而易见,它承上启下,竞争性、选拔性强,直接决议了学生进入什么样的高校,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有怎样的将来。


但是关于县域范围内高中教育的开展来说,特别是在中西部地域,高中教育堕入了开展窘境,最主要的缘由是优质生源大面积流失。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林小英的一份名叫《赌局与赌徒——一个县域教育生态的非典型素描》的调研报告,提醒了这种县域高中教育的窘境。她所调研的这个县,前几年的一次中考的前100名的85个全走了,就剩15个在本县念书。


生源流失之后,教员发现再怎样教,都没有方法表现工作价值。生源流失,教育质量提不上去,县中失去了元气,开端衰落,优秀教员相继流失。经济的开展以及便利的交通丰厚了家长们的教育选择,有条件的家长越来越多选择进城。“在严酷的社会竞争面前,多数家长都是曾经的失败者。所以这些县中觉得我们就是在教一群失败的孩子,特别更多的是留守儿童。”林小英说。


最近刷屏的“知名校长陈立群放弃百万年薪赴贵州支教分文不取”,其中提到的贵州台江县,同样面临县中教育质量差,留不住优秀学生的问题。在陈立群受邀担任校长的台江民中,该校全校每年停学学生100多个,贫穷家庭、留守儿童、问题学生占全校人数近一半,2008年和2011年,全校居然只要一人考上一本。


陈立群在台江民中


留不住的缘由,显然不是由于学费,而是在教育资源自在活动,特别是跨区域招生成为常态的背景下,优质生源自但是然从县域范围内流失,而流入大城市,流入少局部超级中学。这个问题在全国范围内都不同水平存在。


完成留住生源的目的,靠的当然不是免学费,而是要像陈立群和“一块屏幕改动命运”那样,经过进步教育质量,大幅提升高考成果,从而阻止了优秀生源的流失,重振当地百姓对教育的自信心。详细方法,是引入相似成都七中那样的优质课程资源,或者是把一批批教员送到杭州学习,展开师资培育工程,从而提升教育质量。


“一块屏幕改动命运”


毕竟家长把孩子送进高中,最大、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考大学,学费,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


第4578期
--------我是今天的分割线--------


欢送关注“翻呀”小程序,它主打极简资讯、轻快阅读、一页尽览,为你引荐每天值得看的资讯内容。如今,翻呀还能够看视频了!

受苹果公司新规则影响,微信iOS版的赞扬功用被关闭,可经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推荐新闻栏目:   党建理论  金融资讯 游戏资讯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