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大连教育局回应“民办学校在酒店补课”:将调查,学生深夜老师补课

央广网大连2月2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大连瑞格中学初一学生在寒假期间,被任…

央广网大连2月2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大连瑞格中学初一学生在寒假期间,被任课老师要求在酒店补课,而当地教育局曾表示“瑞格是民办学校管不了”。学生家长向中国之声反映,称入校时已经缴纳了不菲的学费,如今却被老师要求再缴一次补课费,补的还是教学大纲里的内容,他们难以接受。

对此,大连市教育局今天向中国之声正式做出回应,民办学校也要服从国家规定,禁止在校外时间组织学生进行有偿补课,他们将对家长反映的问题开展调查。

瑞格中学生家长冯刚向记者反映,在去年寒假之前,在读初一的孩子就被老师提醒,要参加寒假期间的补课班,一共10天,每天360元。冯刚说,老师多次强调补课班上的知识回到学校将不再讲,不得已让孩子报名,“十二月末的时候。班主任就在班里讲假期要补课,希望大家去报名参加。可能是学校的传统项目,我们以前也听说过,补课老师说要讲下学期新课,是个预习,着重讲开学之后就不再讲这部分内容,直接考试。”

更让冯先生赶到气愤的是,学生们去的培训机构是嘉汇教育发展有限公司培训学校,而瑞格中学就属于嘉汇教育集团,中学和培训班两家同属嘉汇公司旗下。学生义务教育阶段的知识被拿到培训班讲,授课老师却还是同一批人,相当于强制收了他们两次钱。冯刚表示:“民办学校无论如何是个提供教育的机构,家长出钱,你收到钱就应该提供服务。在课堂上促销,是把培训学校的事和学校提供义务教育的事错位了。不应该在班级上讲这个事。”

对于家长所反映的老师在学校内宣传培训班一事,大连嘉汇集团副董事长郑永积向记者表示,集团本不允许这样,因为有的家长主动要求孩子上课外培训,瑞格中学老师带学生到课外培训班也有发生。

学生深夜老师补课

郑永积告诉记者,中学和培训班虽然都是嘉汇集团下属成员,但分别隶属于两个不同法人机构,且民办学校过半数教师都是兼职,会与培训班的教师配备有“重复”。瑞格中学严格按照义务教育要求,不会将教学大纲课程转移至辅导班。

家长冯刚对于这样的解释并不满意,他表示究竟有多少瑞格中学的老师将学生带到寒假培训班,只要按照两边老师的名录,一查就知道。

大连市教育局负责民办学校管理的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处工作人员孙军称,此前消息里教育局“管不了民办学校”的表述并不正确,他们对社会办学机构的要求与公立学校相同,反映出来的问题,教育局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这个事情出来以后,我们局非常重视。跟中山区教育局取得了联系,中山区教育局对这个事情正在进行调查,如果情况属实,我们将根据有关规定严肃处理。我们对所有机构都一视同仁,它也在我们监管范畴之内。”

推荐文章:北理工张忠廉:做学生的“勤务员”

当时针走过午夜12点,校园归寂于又一个深夜。

一位耄耋老者和一群青年学子走出教学楼,在相伴而行的路上,仍然不停地讨论着实验中的难题。这既是一天的结束,也是新一天的开始。

这一幕,在北京理工大学校园里天天上演。老者的身影,曾“刷爆”过北理师生的朋友圈。这位每天陪伴同学们学习的师长,就是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创始人、84岁高龄的教授张忠廉。

从青丝到华发,他在北理工的校园里求知成长,也在这里教书育人,深耕培养一流人才的教育事业,至今已经与北理工相伴63载。

在北京理工大学的63年中,张忠廉选择的人生方向,都和“国家需要”这几个字有关。

1952年3月,原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下发文件,将北京工业学院(北京理工大学前身)的办学方向调整为服务国防工业建设,自此,北理工开启了建设新中国第一所国防工业院校的征程。

1956年,21岁的张忠廉从辽宁省营口市熊岳高中考入北京工业学院坦克制造专业。在这所培养“红色国防工程师”的高等学府中,张忠廉开启了自己的大学生涯。入校后不久,根据国防建设需要,他和另外200多名同学一起转入无线电系雷达专业。

1960年4月,张忠廉提前毕业,留校任教。他将火箭仪器仪表和传感器作为教学科研方向,并负责主持相关实验室的建设工作。但在1962年9月,他又一次因国家需要,改变科研方向,开始对夜视技术和光电成像技术进行研究。从坦克到无线电,从火箭仪器仪表到夜视技术,张忠廉说:“作为一名北理工人,国家的需要、党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因国家需要而转变身份的张忠廉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近40年后,1995年,他退休了,一段新的征程开始了。

张忠廉退休10年前,北京理工大学开始实施提升学生实践操作能力的教学改革。张忠廉按照学校要求,面向全系开设了《仪器仪表电子学实验技术》必修课,“这门课应该算是后来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的前身”。

2000年,北京理工大学特批15万元经费,支持张忠廉创建“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希望建设一个跨专业培养学生实践创新能力、提高学生科学素质的实践育人新模式。

经过几年的积累建设,在张忠廉的带领下,实验基地迅速发挥出对人才培养的支撑作用。“在建立最佳知识结构的同时,引导学生逐渐建立最佳智能结构,在本科学习前期通过实验选修课,打好实践能力基础;后期则通过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两个非常重要的教学环节,切实做到综合运用所学知识去解决实际问题。”张忠廉也建立起一整套指导学生创新培养的教学模式。

“可以说,这套体系是我们和学生一起建立的。”每当总结基地的教学模式,张忠廉始终秉持师生并进、教学相长的理念。“我的学生就是我的老师。要教什么、怎么教,要问学生的意见。”张忠廉常说,“创新教育不用辩论,把你的办法拿出来,让学生到工厂、实验室中去检验。”

这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是张忠廉从北理工读书时传承下来的。大学时,张忠廉是个“双肩挑的学生干部”。“那个时候,我是校学生总会生活部副部长,要带头去总务部门帮忙。”这样一来,学生工作不可避免地占用了他的学习时间。多亏学校的学习小组的制度,张忠廉的学习一直没有掉队。

当时,张忠廉所在的小组一共3个人,每天晚上大家都会各自总结一下当天的活动情况、思想变化情况和发现的问题,之后再互相提出改进措施。这些“学友”后来也都成为了他事业发展中互帮互助的亲密伙伴。

现在,作为老师的张忠廉也总是教育学生:“加入几个团队、小组,在成长发展中非常重要。”留校工作以后,张忠廉也将“建立学习课外活动小组”的方法传承了下来,课堂内外,张忠廉经常将学生组织起来,鼓励大家以小组形式,研究一个项目、一个问题,互相讨论、温故知新,培养大家的团队合作意识,提高学习质量。

学生时代,张忠廉最敬佩的老师是北京理工大学无线电系教师厉宽。厉宽给学生上课时,讲课思路清晰、知识系统详尽,他不仅要求学生做好笔记,自己对写板书也非常用心,一节课下来,黑板几乎成了“白板”。

“厉老师对学生要求严格,工作细心负责,总能以学生为中心,发掘每个学生的特点,从而进行针对性地教学。”张忠廉在这样的言传身教下受益匪浅,而“以学生为中心”的为师之道,也深深地扎根在他的心中。

实验基地建立已经19年了,在张忠廉指导下做过创新实践的学生们,总是称呼自己为“基地”的人,“基地能够打破现有的课堂教学模式,激发学生的爱好与兴趣,使我们能够自主学习,并且通过参加竞赛调动我们的积极性,做到了学以致用。这里有甘于奉献、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老师,他们一心一意、踏踏实实传授知识,为同学们树立了榜样,在基地环境的熏陶下,我们变得踏实诚恳,懂得团队合作,不仅丰富了知识,世界观、人生观也得到了塑造。”2008届毕业生王本欣这样回忆张忠廉的言传身教。

“只让学生被动接受,是不可能培养出创新人才的,我鼓励学生放手去创造,这是基地成功的关键。”张忠廉总结出了一套实践型培养模式:课堂上,老师先系统地讲解知识,再引导学生进行模块实践,最后学生手写总结报告深化记忆学习;而课外活动中,先让学生动手实践,做一个与期望目的差不多的模型,然后教师再介入,进行针对性地指导。

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自2000年成立以来,培养了一大批创新能力突出的优秀学生,多次获得省市级、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在“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全国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大赛、全国大学生光电设计竞赛等各类创新大赛上摘金夺银,硕果累累。1万余名学子曾在这里锻炼成长,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已经成为学校创新实践育人的招牌。

学生深夜老师补课

2016年,一篇仅有531个字,题为《在北理工,有一盏灯叫“深夜十一点的4002”》的“新闻特写”,发表在北理工新闻网上,不一会儿点击量就达到了1万多次。它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北理工专属词汇——“4002的灯光”。

文中写道,“深夜11点的信息教学楼,其他教室早已是一片沉寂,而4002的灯,依旧亮着。4002,没有什么不同,将近300平方米的面积,258个座位,108盏灯,它只是信息教学楼6个阶梯教室中普通的一间;4002,确有不同,每到子夜,依旧有百余名学子在此坚守,挑灯夜战……”

“4002的灯光”,是80多岁高龄的张忠廉每天坚持为勤学的学子们驻守的4002教室的灯光。这个看起来普通的举动,他已经坚持了10多年。每个深夜的校园里,几乎都有这位老人的身影。

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每个学期制订教学计划前,张忠廉都会找学生聊一聊,倾听学生的需要,再据此制订基地的教学内容。每学期基地的上课时间,都是经过张忠廉的再三协调,力求让每个选课的学生都不存在课表冲突的情况。有时候学生因病误课,他还会细心地安排基地老师补课。在精力允许的情况下,每份作业张忠廉都会亲自批阅,还会把优秀作业集结成册,留给下一届的学生参考学习。

已经退休20多年的张忠廉,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看到学生的成功我会感到无比快乐。”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作为老一辈北理工人,张忠廉在指导学生创新实践的过程中,特别重视抓好学生的思想教育,将思政融入教学、课外科技活动及基地文化建设中。他精心指导学生设计制作的机械类创新作品《长征组歌》凭借满分成绩,获得第五届全国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

为了做好教学计划、因材施教,每届学生进入基地时,张忠廉都要求大家写400字的自我介绍,并亲自阅读,了解每个学生的情况。“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每天都有学生送我回家。他们都是把我送到家门口再离开,十几年一直如此,尤其是遇到雨雪交加的天气,学生们更是尽心陪伴。”张忠廉就住在校园里,他回家路上,总少不了和他讨论问题的学生。随着张忠廉年龄越来越大,学生们对“光电老爷爷”更是一路相伴护送。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好老师”张忠廉赢得了一代代北理工学子的尊重和爱戴,在由全体学生投票的北理工“我爱我师”评选中,张忠廉多次高票当选。

“我没有什么好宣传的。”面对采访,张忠廉不时说起这句话,但提到学生,他却如数家珍,慈祥的笑容里幸福满满。“我的学生都比我强,他们年轻、聪明、接受新鲜事物快,我不会用电脑语言,都是他们教我的。他们就像赛场上比赛的选手,跑得都很快,我的作用只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递水递毛巾,做好他们的勤务员。”

现在,令张忠廉欣慰的是创新基地的两位青年教师张丽君和王冬晓,也和他一样,每天在教学一线不辞辛劳、忘我工作。“我们是一个团队,当我老到不能走路的时候,还有他们把基地的精神、把北理工的精神传承发扬下去,我就放心了。”

王朝阳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学生深夜老师补课

2019年11月18日 07 版

推荐文章:江苏一初中被指让学生在家中“网上补课”

在线课程。在江苏省教育厅三令五申、禁止中小学在假期补课的背景下,各地变化着花样搞暑期补课,比如,江苏省盱眙县等地的一些中学被曝出现了暑期补课的新模式——学生在家上网络课程。

刘刚是江苏盱眙县人,其女儿就读于盱眙县第一中学(初中,以下简称盱眙一中)。他向澎湃新闻()反映,2016年7月1日至8月30日的暑假期间,盱眙一中以升学的名义要求学生在家进行网络补课,也就是登录淮安启迪课后网进行线上听课,提前学习下学期新课程。

据他介绍,初二年级在启迪网上总共有50多节课,一节课10元,共收费500多元。刘刚认为,这样“教授新课”的补课方式,让孩子“不得不上”,而网课的隐蔽性很高,根本“查不出来。”

盱眙县教育局督导室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说,对于上述举报,教育部门正在调查。不过,2016年年初就曾接到举报该校冬季班的网络补课,当时和纪委调查发现,网课并不是学校主导,而是由淮安启迪课后网这一公司在一手宣传、操作。家长是自愿上网课,补课费用也是直接打到该公司的账户上,因此与学校无关。

不过,她也承认,网课确实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概念,因此对于网上补课具体如何处理,他们也不大清楚,之前并无案例可循。

初中学生网上补课,课程为下学期内容

刘刚的女儿是盱眙一中初二学生。

刘刚提供的盱眙县第一中学通知上好网课的短信。据刘刚说,7月29日,学校发短信通知各位家长,认真督促孩子上好网课。短信中还说,认真与不认真的差别就是能上或上不了盱中的差别。“这明显就带有威胁的意味了。”

盱中指的是江苏省盱眙中学,是江苏省首批通过验收的四星级重点中学。

什么是网课?据刘刚介绍,这相当于一种在线授课的方式。老师在上课,孩子在家中听课。初二的课程大概一共50多节课,一节课10元,所以每个孩子得先缴纳500多元的网课费用,这钱是汇到老师指定的账户上,然后把凭据交给老师,老师再给学生一人一个账号和密码。

盱眙一中的网课平台是淮安启迪课后网,版权所属为浙江万朋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据其官网介绍,该平台强调一种新型的学习模式,不仅保留了传统课堂的实时性与互动性,还突破了时空限制。官网上所挂课程有盱眙一小、盱眙一中、曙光双语小学等。

“这样在家上网补课,隐蔽性强,谁还抓得到?”据刘刚介绍,这样的“技术”不仅逃得了教育局的监督,还能逮住那些不认真上课的人。

根据该应用的功能,老师在线讲课时,能够发现谁没有登录上课,谁上课不认真,谁点名没人应。然后,以短信通报给家长“未登录”与“认真度低于50%”的学生名单。

若是不想补课,又会怎样?

刘刚说,自己的孩子成绩还行,所以他从不勉强孩子补课。但是,网课并不是复习过往的知识,而是提前学习下学期的内容,因此“我们不得不上网课。”

学生深夜老师补课

淮安启迪课后网工作人员8月8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盱眙县一中的暑期班的课程已经快上完了,只有明天最后一天课程。若要继续上网课,只能等秋季班。

教育局:该网课是公司宣传、家长自愿,和学校无关系

盱眙一中暑假告家长书,认真上好每一次网课。盱眙县教育局督导室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赵姓科长说,早在2016年初,教育局就接到过关于盱眙一中冬季班网络补课的举报。当时,教育督导室和纪委都进行了调查了解,发现网络补课是由淮安启迪课后网的公司在负责,跟学校没有关系。

她表示,该公司虽确实是在盱眙一中校园内宣传“网课”,但是,家长都是自愿报名补课的,相关费用也是直接汇到该公司提供的账号上,然后由公司发给学生登录账号和密码,“与学校无关”。

至于是不是一中老师线上补课,若是如此又会怎么处理,周科长则表示并不清楚。

那么,学校可以把新课程放到补课来讲授吗?

周科长说,这肯定是不行的,应该不存在这样的做法。“开学了以后,该怎么讲课怎么讲。”但是,“我也没有去看网课,所以我也说不清楚。”

她表示,已经告知学校,不能再让这些培训机构进入到学校宣传。“至于校外,我们也就管不着了。”

不过,有一点她也承认,对于这样的网络补课,由于其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概念,之前并无案例可循,因此具体如何处理,他们也不大清楚。

盱眙多个学校被曝暑期补课,校长表示很无奈

据学生反映,盱眙县多个学校均存在暑期补课情况。比如江苏省盱眙中学、江苏省马坝中学。

据多个学生透露,马坝中学为躲避教育督导,教室当宿舍,实验室当教室,音乐班在幼儿园补课,美术班的老师甚至直接借了朋友的培训基地补课,这样一来“名正言顺”。至于补课费用,都是先交钱后补课,从1000元到1600元不等。

周科长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一点,教育局曾多次接到马坝中学补课的举报。音乐班的补课地点在英才幼儿园,美术班在一个有培训资质的艺美画室补课,“(对此)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看补课老师是不是该校教师。但是一般大门都是紧闭的,等到我们敲门进去,发现老师的确不是学校老师。”

周科长说,如果在校补课,他们接到举报赶去学校,校门也是紧闭的,等到打开门到教室里查,哪里还查得到(补课)?

而对于江苏省盱眙中学补课的举报,盱眙县教育局局长张鹤鸣对澎湃新闻说,他向学校那边了解过,并无补课一事,而是8月9日要军训,不过尚未通知。

江苏省盱眙中学李伟副校长告诉澎湃新闻,这样的集体补课绝对不可能。他戏谑道,一来可能是盱眙的孩子比较娇贵,“稍微补个课就很焦躁,但是南京孩子也补课啊,但是他们就会安安静静在补课。”

事实上,“补课”不只是学生“心累”,老师们也很委屈。李伟副校长坦言,“老师们也不愿补课啊,吃力不讨好,明明是为了学生好,牺牲休息时间来上课,但是学生们并不买账。”

学生深夜老师补课

而补课收费,“付出当然要有回报,但是对于老师来说,补课的性价比并不高。”

学生深夜老师补课

他提到,实际上,高校录取率的指标放在那儿,跟南京相比,盱眙的学校有多少学生能够被录取,“这些都是竞争”,“如果学校不补课,试问又有多少家长会安排孩子校外补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0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