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教师个人私下里自愿无偿为学生补课可以吗?

前言:有必要解释一下,我没想到这个答案会被顶起来。认认真真写的答案半年时间只有十几个“赞同”;随意吐槽的内容才…

前言:有必要解释一下,我没想到这个答案会被顶起来。认认真真写的答案半年时间只有十几个“赞同”;随意吐槽的内容才几天就有七八千“赞同”,无语。

写这篇回答的原始动机是因为看到题主的问题,很自然地在脑海中搜罗一些自己往昔的见闻感受,仅供题主参考之用。但要强调一下,并不是所有教师都会遇到下列现象,大概率上遇到这些悲催状况最多的教师,多数都是执教6—14岁这个年龄段学生的主课教师(超越这个范围的也有)。

因为我自己给小学生、中学生和大学生都上过课,依个人经验来说,执教6—14岁这个年龄段学生的教师所面对的各种问题是让他们感觉最苦逼的。当然,不同区域和环境下,差别也很明显。所以请个别家伙看清这个范围,别乱投炸弹,很幼稚。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另外,介于个别人阅读能力欠佳,我简单把下面的内容总结为四点,你如果认为我这四点是胡扯,那么随口骂我几句,然后换页就行了,不用往下读,更不用通过评论或私信给我说教,我会装作看不见的。

1、为学生答疑解惑,我赞同,这是教师的责任;为学生课后专门补课,我不建议,教师没这个义务,而且中小学教师还容易因此招致灾祸(否认这一点的,要么根本就没在普通中小学长期教过主科;要么就是接触的生源层次和数量极其有限)。

2、有些勤奋上进的学生如果因为接受能力迟缓而跟不上课程步骤,教师可以给予帮助;而那些因为态度问题或者家庭教育不良导致落后的学生,不值得同情。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3、教师是专业技术人员,不是慈善家。作为专业技术人员,你的终极使命是不断升级授课技能,力求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内,让学生获得实质的发展和收益,而不是本末倒置地去冒充救世主。也许你会说,不管课堂如何完善与进步,总会有“漏网之鱼”,可关键是咱还没有升级到那个层次啊。事实上很多教师即便穷尽一生,授课效果也只是差强人意。光靠奉献是没有用的,最终连自己都感动不了。

4、教育是国家提供给公民的资源,教材是资源,教师也是资源。基础教育的免费资源,中高等教育是廉价资源。那些成绩好的学生及其背后的家庭,更懂得如何尊重这些资源,利用好这些资源,而非把这些资源白白浪费掉。况且,在当今这个时代,信息获取如同探囊取物,真正有心求学的学生,你想拦都拦不住。

…………………………………………

(原答)

不建议,时代变了。

题主这样的老师,我见得多了。一般有“免费补课”想法的教师很多都是一些上班没多久的青年教师,这些人当中大多比较纯粹,比较有情怀,但后来他们大都慢慢“偃旗息鼓”了,因为实际现状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讲一些客观事实,不要见怪:

1、你课余时间留几个“有进步空间”的学生免费补课,到考试的时候,这些孩子如果成绩普遍偏高,那么另外一些成绩不好,当初也没有参与补课的学生家长中,保不齐就会有人在背后中伤你,要么说你歧视部分学生,不一视同仁;要么说你“上课不讲留着课后收费讲”。你说你没收费,但你永远预想不到流言蜚语的杀伤力。

看一下图片中这个傻逼的案例:

想一想,扬州江都区教育局为什么会发布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规定?还不是因为有些家长在私底下撕咬得太厉害了嘛!撕来撕去,老师连给自家亲戚的孩子免费补个课都要上纲上线了。

2、题主自愿牺牲中午40分钟时间免费补课,这一点如果提前和家长沟通好了,还好说。如果提前没有和家长沟通,家长中的个别人弄不好就会冲到学校跟你干架,理由是你不按照规定的时间放学,侵犯学生权益。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3、安全问题。你自愿牺牲自己中午的时间免费补课,精神可嘉,但是你想过没有,包含这40分钟在内,再加上学生回家的时间(姑且以30分钟计算吧),共计约70分钟的时间,这段时间内,只要学生出一点安全事故,就够你“喝一壶”的。不是吓你,以前真的有教师在放学后给学生免费补课,学生在回家途中发生了安全事故,该教师先是赔了一大笔钱,然后又受了处分,并且还要每天抽时间去照顾受伤的学生。

4、虽然你已经表示过不收费,但是后期只要有少数学生在家长面前谎报“收费”(哪怕是谎称买几个笔记本呢),学生把钱骗到手花了,还会莫名其妙把脏水泼到你头上。

5、有些家长有“被迫害妄想症”。你免费补课时间长了,他们心里会犯嘀咕:这老师有这么好么?是不是慢慢想收钱了,又不好意思开口啊?要不多少还是送点吧……,如果紧接着他们家孩子因为某件小事儿被你批评了,就更加深化了他们的想象力,这时候弄不好就开始主动给你送礼了。

6、学校里面是真的存在一些小人的,也许你觉得自己确实做得没错,但是只要有小人在背后摆你一道就够你受的。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7、你所谓的无私奉献最终换来的不一定是暖心的配合和肯定,相反很有可能是令人寒心的埋怨和仇视。现实中很多人是“喂不熟”的(网络上有不少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圣母,别搭理他们,他们没有被伤害过,所以不会懂)。当然,如果你想深刻体验一下的话,我也拦不住你。毕竟,人总是要慢慢成长的。

8、补课对一部分孩子确实很重要,因为当一个学生知识断层比较严重的时候,在课堂上他很多内容都听不懂,呆若木石,这时候,恰当地通过补课把学生的知识链条衔接起来,绝对是正确的做法。但恕我直言,我深入接触过一定数量的原生家庭,对有些家庭的孩子而言,你再怎么补救都无济于事。有些父母良善淳朴,你给他们的孩子免费补课,这是积德;有些父母恶行累累,你给他们的孩子强行补课,那是造孽,会遭报应的,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我上面列举的这些,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不是耳闻目睹过诸多案例,我也不用闲着没事儿在这儿打这些字。题主啊,你一厢情愿的善心好意,我们都能理解,但是不建议你给自己找麻烦。

有时候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把你带进巨流漩涡。

我在偏远农村实习过,在一二线城市的多家机构混迹过,在私立学校和公办学校都工作过。弱校尝试过,名校也体验过,接触过的家庭不在少数,从位高权重、富贵显赫到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我只能说我遇见过人性中极其光辉善良的一面,也见识过人性中极度卑劣阴狠的一面。

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利益中心,学校和班级就是一个个利益中心的聚合体。教师处在这样一个是非纠缠的环境中,很难平衡各方种种复杂的需求。负责任本没有错,只要尽职工作,谁也挑不出你的毛病,可一旦负责过了头,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

我虽然狡猾腹黑,但没有不怀好意地臆测过任何人,上面所列之种种也绝非平白捏造,只是希望那些和题主一样善良仁厚的教师在工作中尽可能考虑得周全一些。且不管恶性事件发生的概率有多大,只要让你摊上一次,轻则像个孙子一样赔钱道歉,重的估计就要重新投胎转世了。

时代真的变了,上世纪改革开放之初,小平爷爷强调过“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大力振兴教育,彼时全社会对教师何等尊重,何等推崇?然而步入新纪元的近20年以来,社会大环境对教师又是何其苛责,何其不信任?中国近2000万一线中小学教师,绝大多数都是慷慨朴实,乐于奉献的人,如果他们真的感受到了社会的善意,又何至于变得一个个畏缩不前。现状至此,我们最该反思的究竟是什么?

20多年前,我还在读小学;20多年后,我已经涉足教育行业多年。上世纪末的教育环境如何,经历过的人都比较清楚。举个例子,2019年3月份上映了于谦大爷的一部电影《老师好》,剧中主人公苗宛秋老师在第一堂课上做了什么?他私自用手绢给女生卸妆,没收学生的口红和课外书,对违纪高中生罚站、罚俯卧撑,勒令不守规矩的学生出教室……,这些举动在当年来讲,屁事儿都没有;若放在今天,这样的老师完全有可能会受到处分、赔礼道歉。

那个年代,教育环境要比今天简单得多,教师对学生倾心付出受到正面的善意多于负面的恶意,所以大家愿意不辞辛苦地奉献。人心都是肉长的,很多老师对学生的感情是局外人很难理解的。但如今真的不一样了,电影中的苗老师在当年都因为免费补课被人告了黑状,你觉得今天的教师不被牵扯是非的可能性有多大?

作为教师,不要总想着通过课后补课来提升学生成绩。课堂才是教师教学的主阵地,提高课堂效率才是治本之策。为什么有的教师平日里把自己累得筋疲力尽,甚至频繁占用体音美课堂,学生成绩仍然不尽人意?为什么有的教师话不多说,课不多上,到点下课,学生成绩还非常可观?

当一个教师寄希望于通过补课或者加大作业量来拯救教学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一种挫败。这种挫败可能主要来自于客观环境,但也不能完全归咎于环境。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在我国中小学,一个校内的主科教师每个学期约有200节左右的课时量(含自习课,不同环境有所差异),只要教师本人提前在备课上做足功夫,在管理上学习摸索,形成一套“高效课堂”的稳定模式。那么或许保证不了你的课堂效果有多么理想化,但至少可以减少被动。平日里,如果真的想“点化”一部分学生,最好利用正常的课间“缝隙”时间。

有钢,还是建议用到刀刃上。

……………………………………………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题主应该还算年轻,再补充几点:

不要太容易沉浸在别人的赞美之中,如你这般责任心爆棚的老师,不管在网络上还是在现实中,都会受到很多溢美之词,这些赞许可能来自于领导和同事,也可能来源于家长或学生,但是切记:别人夸你好,并不意味着你真的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没有触及到对方的利益,甚至还在傻乎乎地“损己利人”。安徽铜陵的周老师长期坚持为学生免费补课,最后换来了什么结局?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现实中,领导可能会拍着你的肩膀说:“小同志,很有干劲嘛,不错不错,继续努力!”;同事可能会笑呵呵地对你说:“哎哟,你可真是个好人哦,可算帮了我的大忙啦。”;家长可能在你面前不无感动地说:“我们家孩子能遇到你这样的好老师,真是太幸运了,放心吧老师,我们孩子你该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学生也可能会说:“老师,你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师了。”……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记住,这些话听完后过过瘾就行了,别太当真。人性是很复杂,很难经得起考验的。毕竟21世纪都过了1/5了,山顶洞人的智商也该进化得差不多了。这就像在酒桌上一群酒肉之徒给你灌酒差不多,“来兄弟,喝!……嘿,可以啊兄弟,海量啊……,好,够爽快,来,再来两杯……”放心吧,你喝死了他们是不会管你的。

如今大力赞成教师免费补课的多为两类人,一类是“善良宝”和“正义癌”,另一类就是一些不负责任的家长。对于“善良宝”和“正义癌”们,坦白讲,我很喜欢他们,他们在社会上一直都是温暖明媚的存在。但这些宝宝们也许从未辩证过或者根本不愿去思考:自己的一腔热情究竟是职责担当,还是匹夫之勇。当然了,必须要肯定人家的境界嘛,如果人人都像我这么丧,那这社会也太不好玩儿了。

而对于那些不负责任的家长,有句俗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家庭中85%都不存在“学术崇拜”和“文化虔诚”,他们脑海中醉心迷恋的内容和你心中的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你救不了他们的。

当然,如果你伸长了脑袋凑到他们面前说:“咱家孩子成绩太差,我帮孩子免费补习一下吧。”他们绝对乐得合不拢嘴,还会直夸你:“真是个好老师!”这时候说不定你还有点小激动,意淫着自己头上那个“救世主”的光环,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痛苦地领悟到: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无缘度化他们。

生活中有太多人给你打鸡血、灌迷魂汤、注射亢奋剂,有些人比较单纯,被人洗脑并不意外,吃几回亏就老实了。这世上有没有真诚呢?有,绝对有。但有真诚也有套路。遇到真诚是你的善缘,遇到套路是你的孽缘。

就教师而言,最牛B的教师是那种在课堂上目标清晰、手段巧妙、效率高的人;不是那种一节课上不好,两节课也上不好,还要抽时间在课下大面积给学生补课的人。锻造专业能力才是根本。

对于评论区一些教师的抱怨,我能理解。教育工作是最难的工作之一,全中国真正能备好课、上好课的教师不会超过20%。受环境限制,“名校培优,弱校维稳,城市竞争,乡村看护。”大家都清楚,多数学生是不爱学习的。

话说回来,抱怨无益。

比如:有的地理老师为了给学生讲解地球空间知识,自己反复修改课件、设计教具、揣摩启发语言,事无巨细,层层铺垫;而有的老师最多在黑板上画个简图,口干舌燥地讲了半天后拍着桌子说:你们怎么这么笨?

有的语文老师刚上岗就买齐了全套教材,一个星期系统地看完,然后买来配套习题资料,自己亲自做完一本又一本,把重难点和启发思路梳理清晰,汇编成课件和导学案,还年年修改;而有的老师前几分钟还在喝茶、侃大山,上课铃一响就拎着课本进教室。

有的老师听课的时候,记录了一本子废话,回去就把听课本束之高阁;而有的老师听完课后,回去能深度思考几个小时,然后洋洋洒洒一篇心得论文……

课下多主动、课上少被动。总有教师抱怨工作太繁琐,这话虽不假,但是换个角度思考,如果上面不检查教案,有些教师别说详案了,怕是连简案都懒得写;如果上面不要求写试卷分析,有些老师别说书面分析了,连口头分析都是应付……(不说了,说多容易得罪人)

另外,别再留言诉苦了,也别再质问我怎么让课堂高效了。大家的主客观条件都不一样,我这里即便写上几百万字,对你估计也没什么帮助。那么多书籍和论文你去阅读啊,那么多名师你去请教啊,那么多试题,那么多学生你去研究啊……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说到让课堂高效,现实中大部分的课堂是低效甚至无效的,咱们都清楚。在课堂上,教师和学生之间有没有心灵感应,谁都骗不了自己。喋喋不休地讲授就是最低效的,第一,学生注意力容易分散;第二,学生对学科知识的感应性不强;第三,学生缺乏深度体验,体验不足就无所谓建构。

学生一般对自己的真实程度认识不到位,假如你给他出50道选择题,他可能会全部做对;你换成50填空题,他们可能会错好几道,甚至连字都会写错;你再换成50道简答题或论述题,就会发现他们对知识点的认识其实还很肤浅,漏洞频出;如果你最后让他以教师的身份给大家讲解这50道题,你甚至发现他们连语言和思路都组织不好,遑论知识解说的技巧。

马路上的老司机都是至少几万公里亲自跑出来的,练出来的,不是驾校的教练教出来的。不管怎样,如何教学是诸位自己的事儿,休再问我。我就是个嘴炮,在这儿打点字过过瘾。

我知道教师不容易,能教好的,你尽职尽责就行了。有的学生是真的教起来很吃力的,像那些上课看小电影、吃泡面、搂着异性做一些不可描述行为的骚年,你能稳稳当当地把他们送毕业就行。

真正的好苗子是不会被埋没的,他们有问题会主动找时间来请教你。他们如果不找你,你趁课间提点他们几句也不犯法。

相关文章: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眼瞅着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放寒假了,不少家长已提前开始筹划孩子的假期课程。记者调查发现,家长们已不满足于北京了,将“补课”的战场转移到外地甚至国外,艺术集训、海外游学、生存挑战……课程五花八门。可是,这样的“度假”方式对孩子到底有没有帮助呢?效果真的好吗?

去泰国学英语

当三个礼拜“插班生”真能如鱼得水吗?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为了让两个女儿能学好英语,武女士可没少下功夫。这个寒假,武女士计划将孩子送到国外,体验近些年颇为流行的“游学”。

武女士“游学”的首选是泰国。她告诉记者,泰国等一些东南亚国家近些年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每到寒暑假,一些国际学校便会招收“插班生”,进行一周到四周不等的插班学习。

武女士给记者算了笔账。在为期三周的学习中,如果每天都去国内的英语培训班,一节课的学费起码也要一二百元,但课程时间往往只有1小时;如果选择到国外的国际学校插班“游学”,全天都在全英语环境下“浸泡”学习,三周的学费大约七八千元。

不过,说起前几次泰国的“游学”经历,武女士可有一肚子苦水。原来,第一次去泰国“游学”时,她为两个女儿选择了为期一周的课程。看大象、摸海豚、玩冲浪、尝泰餐,每天的行程安排得丰富多彩,但只有一天安排了到国际学校参观,体验了一节“全英语环境”的外语课。武女士发现,“游学班”里几乎全是中国孩子,大家彼此交流说的也是中文,感觉不过是换个地方上了一节英语课。而所谓“游学”,也仅仅是和旅游团一样到处观光。“千里迢迢跑到国外,钱花了,什么也没学到。”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第二次再去“游学”,武女士特意挑选了一家“纯学习”型的国际学校。谁想到,“纯学习”型国际学校对孩子的外语能力要求较高,老师在课堂上大段大段“飙英文”,孩子坐在底下完全听不懂,很快便对“游学”产生了抵触情绪。

“今年寒假,给孩子报了三周的游学课程。”武女士解释,第一周用来适应和熟悉环境,第二周“渐入佳境”,第三周“如鱼得水”。总结前几次“游学”的失败经验,她发现,“游学”虽有益处,但也要根据孩子的年龄、外语能力和性格特点来挑选适合的课程。比如,外语基础相对较差的,就以互动式的游玩课程为主;性格内向的孩子,最好能够和相熟的兄弟姐妹或是朋友一起结伴报名。

去上海学小提琴

追着老师“艺术集训”值得再来一次吗?

瑞瑞妈前两天向儿子提议寒假去上海,结果话刚出口便立刻遭到儿子的强烈反对,“不去,我宁可在北京待着,也不想去上海。”儿子为何对去上海如此抵触?原来,瑞瑞妈去年暑假特意为儿子安排的上海之行,给孩子留下了心理阴影。

去年暑假,通过朋友推荐,瑞瑞妈联系到一位上海小有名气的小提琴老师,打算带着儿子去“拜师学艺”。瑞瑞妈请了一周的年假,算盘打得也挺好,每天到老师家上1小时“大师课”,然后回到租住的民宿练琴,下午、晚上各练习两个小时。经过一暑假的加强培训,儿子的小提琴水平肯定能更上层楼。

听说假期能在上海度过,瑞瑞兴奋不已。“我要去外滩看东方明珠,我要去逛城隍庙吃小笼包,能去迪士尼简直太棒了!”为了上海之行,瑞瑞特意买了一本旅游手册,不光把自己心仪的景点用荧光笔着重标出,还在书页间贴上了写满攻略的便利贴,计划好了每天的行程。

乘坐高铁抵达上海的第一天,瑞瑞妈便带儿子去外滩看了夜景,随后又来到城隍庙品尝了各种小吃。第二天一早,还在睡懒觉的瑞瑞被妈妈从床上拖起来。“从今天开始就不能玩了,要去找老师上课了。”妈妈的话,让瑞瑞有点蒙。坐地铁赶到老师家上课,下课后又马不停蹄赶回“临时的家”练琴,空闲时间还得完成学校布置的寒假作业,一天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艺术集训”进行了三天,瑞瑞的情绪越来越差。一天下课后,瑞瑞在地铁里发起了脾气。“我要去自然博物馆玩,我们同学说,上海的自然博物馆特别好玩,我也要去。”看到自己乘坐的地铁线路标注有“自然博物馆”的站名时,瑞瑞拒绝回住处练琴。“可今天上课时老师布置的曲目还没练啊。”妈妈硬起心肠,强行把儿子拖回了住处。瑞瑞一边大哭,一边勉强练完了当天的规定曲目,整个晚上都不愿意再和妈妈说话。

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看一周的上海之行就要接近尾声,瑞瑞沉不住气了,忍不住问妈妈:“什么时候去迪士尼啊?”妈妈有些为难,自己已经为连续5天的“大师课”支付了5000元钱的学费,如果不去上课,学费就相当于打了水漂。如果去迪士尼,则要花上一天的时间。左思右想,妈妈只好无奈地通知儿子:“这次去不了了……”听到这一“噩耗”,情绪崩溃的瑞瑞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寒假,原本打算再带儿子去上海进行“艺术集训”的瑞瑞妈,也开始犹豫。火车票、住宿费、学费、伙食费,一周下来,俩人怎么也得花个上万块钱。但带着坏情绪集训的孩子,不光积极性不高,学习的效果和质量似乎也受到影响,并没有见到多大的进步。这样受罪的“艺术集训”,还值得再来一次吗?

去西安生存挑战

独自去陌生城市“闯荡”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你的孩子适合吗?

前两天,刘女士又给12岁的儿子报名了“穿越军”城际生存挑战赛冬令营活动。寒假里,儿子田田将利用4天的时间,跟着带队老师和同龄小伙伴出发西安,自己规划交通路线,自己决定经费使用,遇到问题自己解决,完成一次在陌生城市里的“生存挑战”。

这将是田田第三次完成城际生存挑战了,前两次“挑战”的是天津和香港。之所以再次送孩子独自去陌生城市,这既是田田主动要求的,也是刘女士希望的。经过几次陌生城市的“洗礼”,她发现孩子的变化非常大。

刘女士告诉记者,田田第一次参与天津城际生存挑战是9岁的时候,“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生活过于单调、枯燥,衣食住行家长都给安排好了,只剩巨大的学习压力,所以孩子的情绪控制能力、自理能力和独立性都比较差。”刘女士偶然得知了这样的活动,就尝试着给孩子报名了,“第一次其实也会担心,所以报了一个3天去天津的,时间不算长,距离不算远。”

当时,一共24个孩子在7位老师的陪同下,坐上高铁到了天津。开营仪式上,孩子们按年龄和性别分成3组,每组8个孩子,孩子们不仅领到了900元的经费,还找到了“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位,总裁、副总裁、行政总监、财务总监、市场总监等,田田当上了副总裁。

8个孩子组成的公司要在3天的时间里自行设计行程安排,寻找目的地并搭乘交通工具,自己花钱吃饭,老师只负责他们的安全,以及做一些必要的提示。田田和小伙伴第一天在天津就遇到了问题,“他们第一天去了南开大学,采访大学生,了解当地历史文化,都挺顺利,可能有点儿兴奋,结果午饭花超了。”

刘女士说,在生存挑战的过程中,老师会设置一些小任务,比如提前准备一些小饰品,让孩子向陌生人售卖,“我们看群里直播的时候,有的孩子真的是不敢上去跟陌生人说话,急得直哭。”刘女士发现,自从儿子参加过“生存挑战”,成了一个成熟的小伙子,回程的时候,用自己赚到的钱还给妈妈买了礼物,见面就抱着妈妈说,妈妈辛苦了,经过了这样的锻炼,孩子真的不一样,以后家里人再一起出门旅游的时候,儿子非常主动地参与,不再是被动地跟随;学习更有计划性,生活上也更独立了。今年寒假即将出发前往西安,田田早就做好了计划,提前搜索相关的知识,争取当上“总裁”,给“员工们”讲讲课。

专家有话说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补课因人而异

假期应当“两头休”

专注儿童青少年学习障碍的心理咨询师尹建民认为,假期本来是中小学生在紧张学习生活中按下的“暂停键”,但偏偏很多孩子不能“暂停”,甚至比在校时更忙了。不仅要穿梭在各类补习班的路上,还要不远千里到外地参加各种培训营。根据现在的教育现状,假期补课也许是家长和孩子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但前提最好是让孩子在假期的开头和结尾稍微休养生息。而在补课的过程中,家长也应当因人而异,根据孩子不同年龄和各自的特质,选择适合的课程,兼顾知识性和娱乐性。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和补课相比,心智健康更重要。

本报记者 张楠 叶晓彦

去老师家补课安全吗

插图 宋溪

相关文章:邵东一中部分老师违规组织学生到非法校外培训机构补课 投诉直通车

尊敬的市教育局领导:

连日来,在邵东副市长主持下,在市纪委监委、红土岭派出所、城管执法局、各街道、教育局的配合努力下,对97所非法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拆牌。这充分展现了市人民政府推动教育良性发展,规范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决心,作为家长,我们非常支持和欢迎。

然而,在市人民政府强力整顿的当口,邵东市一中以1911班英语老师李*焱为首,1902班化学老师赵*黎、1910班英语老师曾*香等纷纷组织学生集体到位于城区建设中路的红果果幼儿园楼上补课,对于这些老师的做法,我们家长深表担忧和焦虑。

我们还记得,为了落实湖南省委巡察组意见,加强教师师德师风建设,强化教师职业道德,做到“两个维护”,7月13日,邵东一中曾面向社会发布《关于严禁教师参与违规补课 加强学校作风建设的公告》。但才过去不到半个月,这些老师便组织班级学生外出补课,真的合适吗?

今年,邵东高考捷报频传,作为家长固然希望孩子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更希望孩子能够在假期自由选择,开开心心,即使想要补课也应该去安全、放心、规范的校外培训机构。然而,据说红果果幼儿园楼上有个校外培训机构,名叫金秋博赞,但没有对外挂牌。我们不知道孩子是否就在这家培训机构补课。

但不管如何,一个连校外培训机构招牌都没有悬挂的地方,完全没有被纳入教育局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的培训点,还只有一条人行通道的地方,怎能让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放心孩子去补课?他们的安全谁来负责?一旦发生安全事故,比如火灾,人员如此密集,谁又负责得起?

在市人民政府重拳整治校外非法培训机构的情况下,对于这种藏身于幼儿园办学场地之上的培训点,是否应该被纳入重点打击的范围,及时予以取缔?对于那些无视教育部门禁令、邵东一中通告违规组织学生校外补课的老师,教育部门和邵东一中必须给予严查,给家长一个说法!

重拳治乱,我们希望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贺铁民先生能够多听听家长的心声,除了要对那些限期整改仍然达不到要求的非法校外培训机构拆牌,还应加大明察暗访力度,严厉打击藏身暗处的非法培训点。同时,要治本,还请重点查处学校老师违规组织学生校外补课,斩断非法校外培训机构滋生的利益链!

最后,请求教育部门能够实地认真调查,给予正面答复,别再让学校自证清白了!为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1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