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有偿补课屡禁不止:老师一个暑假挣四五万!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大暑节气,天气很热,同样很热的就是暑期里的“有偿补课”。 态度是明确的:教育部日前出台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

大暑节气,天气很热,同样很热的就是暑期里的“有偿补课”。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态度是明确的:教育部日前出台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明确中小学有偿补课六条禁令……

现实却是尴尬的:从中学到小学直至幼儿园,大批学生涌进补习的课堂,“补课”依然是不少机构和老师的生财之道。一个暑假,一些“名师”“挣个四五万元不在话下”……

“小课堂”:很有大市场

“有偿补课”的坏处和主管部门的态度毋庸置疑,清清楚楚。

“有偿补课加剧了应试教育的不良竞争。”教育部教师工作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有些教师为了追求名利,本末倒置,把在学校的本职工作当副业,将有偿补课当主业,影响教育教学质量,败坏校风校纪。极少数教师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课上不讲课下讲,校内不讲校外讲’的方式,强迫所教学生参加有偿补课,败坏师德。”

问题是,面对国家相关部门划出的条条“红线”、发出的道道“禁令”,有偿补课真的降温了吗?

新华社记者采访发现:部分教师“赚外快”的方式只是“更隐蔽”了。

上海市某示范性高中的一名物理教师告诉记者,学生到老师家补课是“公开的秘密”,暑期是家教旺季,尤其是高二升高三的学生。每次10多个学生上两个小时,一个暑假挣个四五万元不在话下。“万一有人查就让学生统一好口径,说是免费的家教就行。”

越来越多的家长[微博]发现,一些所谓“名师”的家教业务极有市场,甚至找熟人托关系才能挤进“小课堂”,有的学校甚至将其视为打造学校教学口碑的途径之一。

互联网上,只要搜索“暑期补课”一词,立刻就会涌现各类补习班课程,其中不乏一线教师的“小课堂”。一位从教20多年、在北京东城区一重点中学教授物理的“郝老师”告诉记者,他已在校外授课五六年了,主要是寒暑假和周末,一节课250元。

“现在教委下了文件,不让在外面带课,我一般不在本区教课,怕万一被查出来很麻烦。我是一对一上门授课,主要是帮孩子提分数。”

北京家长李女士这个暑假给上高一的女儿报了英语、物理等好几个补习班。“我们家长也不想补课,花那么多钱,孩子也累,但没办法,别人都开小灶,你不补就落后。”“学校老师比校外老师更了解孩子和教学,肯定要让他们给突击一下,在短期内提高成绩。”

还有一个原因让家长们“不补不放心”。李女士称,有的老师在学校上课时生硬、不耐心,但外面讲课特别热情,像“换了一个人”,有的重点内容也是校内不讲校外讲,目的是博个好口碑能多带学生多赚钱。“一些老师的心思在外面,如果不报课外班,万一错过了重点内容,那对孩子成绩不利”。

“名师”:经济效应十足

一边是禁令,一边却是如火如荼的招生。

“30天提高50分”“期末考飙分”等各培训班广告充斥着网络,幼小衔接、小升初、初升高、中考[微博]高考[微博]冲刺等提分班五花八门,收费项目和套餐均按小时计价,“重点校在职一线教师亲授”的广告比比皆是。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七月的一个周末,上海一家星级宾馆内,一家培训机构就举办了一场“市重点高中招生咨询会”,宣传标语里写着“揭秘自主招生”。现场一个约200人的报告厅挤满了家长和学生,“名校教师”们依次分析了几所重点高中最新的自主招生形势,现场还举行了模拟笔试与公开课。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名校教师”均来自上海多所重点高中,还有了解招生情况的教职人员和区级教研专家,“咨询会就是招生宣讲会,专家就是培训班的老师”。

记者探访一家全国连锁的培训机构教学点发现,授课教师中除个别是大学生外,几乎都是周边中小学的在职教师。一位正进行小班授课的教师告诉记者,他刚从教3年,在附近一公办初中教数学,课余时间来这兼职。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据了解,这类培训机构的各区域教学点几乎都位于学校周边,每个教学点都成立了专门的“教研组”,其中不乏泄题通道,平时小考试题不保密,很容易被个别老师或学校负责人拿来牟利。一知名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介绍课程时就保证,有渠道押对一些学校期中考或月考的题,并表示“跟学校有长期合作”。

那么,一些号称“名师授课”的培训班是否授课的真是“名师”?真能“快速提分”?

业内人士透露,确实有部分中学教研组长、学科带头人或特级教师等替培训班站台,但许多情况下,名师只是挂个名或开学做个讲座,主力师资还是年轻教师为主,有的补课效果并不明显。

家长朱先生上学期给高一的女儿报了一个培训班,3门课一学期总花费近10万元。期中考试和月考一度看到希望,孩子班级排名急速拉升,但期末考试又被“打回原形”。

“降温”:光靠猛药行不行?

据教育部要求,各地教育部门要将在职教师是否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作为年度考核、职务评审、岗位聘用、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实行“一票否决制”,并接受社会监督。然而,在升学率仍是学校命脉、分数仍是升学的硬杠杆下,家长的需求、校方的默许都使得有偿补课难以根除。

一些家长希望,学校能出台奖励机制,激发教师的积极性,让其专心于学校教学。同时,也希望能打破长期以来“唯分数”的考试选拔标准,不要过于看重分数,让学校、老师、家长和孩子都“不需那么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认为,有偿补课难禁的原因一是参与教师众多,导致“法不责众”;二是教师收入不高,学生补课需求旺盛,彼此合拍,学校又不愿为难自己教职工。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教育部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吴遵民分析,现在考试越来越难,不靠校外补课,学生难以在考试中脱颖而出,而没有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落后;另一方面也跟部分地区教师待遇低有关。

“现在的公立学校,一个班最少也有五六十个学生,老师辛辛苦苦干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的工资,我们需要这些额外补贴。”一位西部省份的老师坦言。

吴遵民认为,一味地禁和堵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有偿补课的根源在于考试选拔制度。“我们要考虑如何全面考查学生素质,这样学生就不会为了一张考卷而拼,补课就会降温;如果老师待遇提高了,课堂上就会全心全意教学生,学生也就不会去校外补课了――这些问题不解决,禁和堵的收效甚微。”

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孟繁华认为,应尝试建立有效的协同监管机制,将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学生、家长、教育培训机构等利益相关者都纳入对有偿补课的监督管理辐射范围内。“这不仅需要持续治理的力度,更需要治理机制和模式的契合度,否则达不到标本兼治的作用”。(记者魏梦佳、潘旭)

推荐阅读:有的教师补课“够买一台轿车了”

近期,长春市教育局通报多起在校教师有偿补课事件,引起广泛关注。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教育主管部门一再禁止在校教师有偿补课,但部分培训机构和在校教师仍顶风而上,有的教师补一假期课的违规收入“够买一台轿车了”。

违规有偿补课“花样百出”

长春市教育局近期通报了7名有偿补课的在职教师,涵盖小学、初中、高中各阶段,包括吉林大学附属中学、东北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的教师。这些教师均在校外培训机构上课,被查处后受到警告、记过、降级、扣薪等处罚。

长春市教育局副局长董妍介绍,为减轻学生负担,近期教育局成立了治理工作专班,排查全市有偿补课行为,对重点区域、学校、对象进行全天候督查。

“死看死守半个多月,查空了一半的辅导班。”专班负责人周立刚介绍,在长春火炬大厦、瀚森综合大厦、汇华大厦、梅隆大厦等重点区域进行了集中检查。

工作专班在调查一家培训机构时,遭遇多名家长拦门。执法人员进入班级后,发现上课的女教师对黑板上的知识并不了解,而在教室最后一排,坐着一名自称“旁听家长”的人。在要求对其拍照取证时,该“家长”几次试图逃跑。反复询问后发现,他是长春市某附属学校教师,在高二模拟考试前,“走穴”讲课,一节课2000元。

被查出后,该教师受到行政记过、三年内不得晋升职称、取消年终奖、调离班主任岗位等处罚。

不少补课地点深藏民居,取证困难。记者跟随工作人员暗访地下补课班来到长春明珠小区时发现,补课机构都不挂招牌,卷帘门低垂,摄像头密布。学生进入后大门紧闭,工作人员一再敲门也无人应答。执法人员要长时间蹲守,或者假扮成家长才能进入相关区域。

家长谎称“无偿补课”也是专班在检查中遭遇的新难题。让检查人员无奈的是,一些家长非但不配合检查,还谎称教师补课是无偿行为,也不配合提供收费证据,学生对此也是三缄其口,取证难度较大。

有家长主动组织在校教师补课,有的教师一小时收费超过2500元

记者调查发现,有偿补课的背后,一方面是家长“望子成龙”的迫切需求,一些培训机构针对家长心理进行“名师炒作”;另一方面,校外补课收入高于在校薪酬,一些教师顶风而上。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在长春市一所重点高中,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个理科班,其中四分之一的学生在校外补课。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长春市发布的2019年基础教育质量监测评估结果年度报告显示,高二阶段有五成以上的学生每周参加1至5个课外班。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一位高中物理教师认为,学生到外面补课有很多原因,并不完全是由于老师课内不讲。有一部分确实是因为课上没听懂,需要课后补;有一部分学生是觉得课上“吃不饱”,也去课外补。“班上不管成绩好的还是成绩差的,几乎都在外边上培训班”。

据了解,在长春等地的“补课市场”上,一对一辅导高中生,非在职教师一般为每小时200元,在职教师可以达到每小时700元至1000元。

一位长期组织在校教师补课的家长给记者算了笔账:组织一个补课班,初中教师一小时收入约有1500元,高中教师有的超过2500元。每逢寒暑假,许多学生每天的课程多达6节,有的教师一个假期收入10万元到20万元,“够买一台轿车了”。

尽管价高,但一些家长还是主动组织在校教师补课。这位家长道出了普遍心态:“找任课老师补课,一方面他们了解学生情况,能够更紧密结合课程;另一方面也相当于变相给老师红包,让老师在学校能对孩子多些关照。”

有业内人士认为,严禁在校教师有偿补课却遭遇顶风而上,是部分教师错误师德观念的体现,一些违规补课的教师认为,“义务教育辛辛苦苦,校外补课发财致富”“校外补课也是劳动所得、凭知识赚钱”“补课被抓是倒霉,不去补课是无能”……

双管齐下:紧盯培训机构、加强师德建设

在近期专项治理中,长春市教育局规范了校外培训机构的办学行为,严禁其聘用在职教师,一经查出一律吊销办学许可证,并公布了一批培训机构“白名单”。

据了解,长春市教育局还将进一步规范培训机构的办学行为,使其不得再以在校教师为卖点,不得为有偿补课提供平台。

教育专家建议,为防止有偿补课现象回潮,教育主管部门应进一步加大对培训机构办学行为的规范力度,推进治理常态化、规范化。

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林丹认为,“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教育主管部门应研究建立师德修养评价标准,创新和完善师德培养长效机制,建立教师职前、入职、职内的师德教育一体化体系,帮助教师树立正确的职业观念。

教师一个月补课赚了

长春二实验中学校长李国荣说,学校既要与教师签署“师德承诺书”,发现教师有偿补课的苗头及时纠正,也要监督教师的教学质量,经常听课评课,加强教学测评,发现教师有课上不讲的情况及时谈话,并把教师的绩效工资向教学一线倾斜,激励教师的教学热情。

“扭转家长错误的补课观念也是一个重要方面。”董妍认为,学生补课前应该先给家长“补课”,让家长改变盲从心态,培养正确的教育观。

(原题为《有的补一假期课“够买一台轿车了” 教师有偿补课该咋治理?》)

推荐阅读:教师跨市补课周末来成都赚外快 1年可挣7万元

成都 身份 周五晚上来到成都后,他们是有偿补课的家教 生活 住在25元/晚的招待所、租只有床的房子 收入 在这里,一节课可以赚数百元,补课年收入可达7万元 上成都去 3个老师买好硬座票周五就出发 跟教务处求情:周五别排我课 10月12日,星期五。 下午,老唐在学校没有课,这是他特意说情让教务处排的,在网上订一张到成都的火车票,休息一下,就可以出发了。老唐通常订下午5点过的,硬座,不足50元钱,一个多小时到成都后,吃晚饭还不算太晚。 同行的还有老李、老刘,3人年龄相仿,来自同一个县城的两所高中。老刘最近只有3个补课的学生,培训机构给的价是一课时(2个小时)150元,意味着老刘周末两天只能挣450元钱。但这一趟的车费、生活费、房租就要花去100多,剩下的,用他的话说,只够“稀饭钱”了。 老刘抱怨,培训机构太抠了。他是教高中物理的,一般来说,“一对一”培训机构收取的费用在2个小时400元左右。而培训机构只给老师支付100多元。更糟糕的是,培训机构雇用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一课时仅需八九十元钱,“只有年轻人弄不下来时,机构才会想到我们”。 跟老唐一样,老刘老李都是中教高级老师。在他们所在的县,近5000名老师中,拥有中教高级职称的不足100人。 去成都补课自称晚节不保 老唐的日子好过些,早在2006年,老唐就开始周末在成都补课了,那时,听说周围有部分老师周末到成都补课,老唐在妻子的鼓动下,尝试着在网上报名。后来,公司给老唐打了电话,报酬是一课时120元钱。老唐说,一开始还是挺苦涩的,毕竟周末是国家赋予的休息时间,20余年来,三尺讲台是老唐唯一的舞台,他在那里带领学生纵横难点重点考点,没想到的是,为了“孔方兄”,居然“晚节不保”。但一个月下来,当拿到2000多元的收入,兴奋感很快占据了上风。后来,有家长找到了老唐,老唐于是开始做“私活”。老唐现在有五六个学生,平均一课时300元,一个周末,老唐就可以赚到1500元。 走出火车站,坐半小时公交,就到了租房子的地方,房租一月600元,3个老师合租的,简单得只有床,这也是老唐他们所需求的,房子平常只有周五周六来住两晚,其余时候都空着。 住招待所 25元/晚4个老师挤一间 客人80%都是候鸟教师 就在老唐上火车的时候,在川东的一个城市,30岁的李杰正急着往火车站赶。 李杰在乡镇教书,乡镇距离火车站还有15公里,他得乘面包车赶每晚8点的那班火车。跟老唐不一样,李杰教的是初中数学。2002年,在成都一所师范院校读书期间,李杰就在外兼职家教。2006年毕业后,李杰并没有中断在成都的家教,于是,周内在学校上课,周末到成都补课,成为李杰的生活方式。 作为外地老师,成都市政策的严格与否,仿佛就是他家教的晴雨表。2009~2010年学年,是李杰学生最多的时候,也正是成都市教育局严令禁止在职老师有偿家教的时候―――彼时,外地老师成了培训机构的香饽饽。但后来,培训机构逐渐培养自己的专职老师,外地老师慢慢被边缘化。 李杰说,在成都家教市场,最受欢迎的是物理化学老师,其次是数学英语,最后才是语文。从年级来讲,高中老师最受欢迎,其次是初中、小学。他所补的初中数学,家长给的是一课时200元左右。 晚上9点多,李杰径直乘车到市中心的一家招待所,这家招待所的年龄比李杰还大,4层楼高的房子,40个房间,周末的时候,客人80%以上都是外地来成都的补课老师。 这个招待所,距离外面的大门,至少有500米远,中间穿过一个停车场和几栋居民楼,直走左转再右拐,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很难发现这个地方。 虽然房子旧,但还算卫生,有热水,电视,一般4个老师住一间,每人一晚25元。遇到少数夫妻俩一起补课的,就开一个标间。 夜里谈论哪个家长大方 在这里,老师们来自同一个方向,大多都认识。彼此之间开点玩笑,分享一下趣闻逸事。哪个家长比较大方,学生比较好玩,常常成为他们的话题。 上周五晚上,直到10点40分,还有4个外地来的老师赶到这里。据招待所的负责人透露,有时,最迟凌晨1点多,还有姗姗来迟的老师。最多时,这里住了八九十名补课老师,他们大多是招待所的常客,招待所的员工能叫出他们的名字。白天,没课的老师,就回到招待所里休息。 晚上12点钟,在同房间其他老师的呼噜声中,李杰翻了几次身,慢慢入睡了。 前一页 [4] [5] 下一页 [1] [2] [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185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