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皓衣行》中楚晚宁造型曝光,罗云熙太仙了,蒙面纱是哪段剧情?

原标题:《皓衣行》中楚晚宁造型曝光,罗云熙太仙了,蒙面纱是哪段剧情? 继墨燃造型曝光后,《皓衣行》中的楚晚宁也…

原标题:《皓衣行》中楚晚宁造型曝光,罗云熙太仙了,蒙面纱是哪段剧情?

继墨燃造型曝光后,《皓衣行》中的楚晚宁也公布了,仙气十足!

前几天,陈飞宇饰演的墨燃造型曝光,这个黑衣小哥,真的超帅啊。虽然对陈飞宇了解不多,但是总体造型还是满意的,够年轻够帅,若是更霸气些会更好。

从路透中的图可以看出,墨燃现在一共是两套衣服。就是下图中,有一个超级豪华的黑衣,大家应该能猜出来,,踏仙君的造型。也就是那个没心没肺,整天嚎着没人爱我,师尊楚晚宁你要陪着我的傻二哈。

现在,又有罗云熙的楚晚宁的造型曝光了。话说,罗云熙的小鱼仙倌造型应该是经典了,就是因为小鱼仙倌的造型,所以很多人觉得罗云熙适合楚晚宁。也有部分粉丝担心,小鱼仙倌已经是巅峰了,再有同样的造型,会不会突破?若不突破,带给粉丝们的就不是惊艳,而是失望了。

现在罗云熙的楚晚宁造型公布了,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好了,真的太帅太仙太绝了。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男人了,真的感觉除了罗云熙没人能饰演出师尊的那种仙气了。

看完二哈太久了,剧情有点模糊。这个头戴纱巾的造型,忘记是哪段剧情了。记得《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中,踏仙君让楚晚宁做了楚妃后,却一直没有让楚晚宁露过面。就算踏仙君的皇后宋秋桐,只知道墨燃有个超级宠爱的楚妃,却从未见过楚妃的模样,更别提楚妃是谁了。

所以头戴斗笠纱巾的楚晚宁,是不是这段剧情呢?因为除了楚晚宁当楚妃的时候,平时玉衡长老都是大大方方见人的,根本没有头戴斗笠的必要。

公布的造型,应该是前世的剧情,毕竟《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一开始就是墨燃上一世踏仙君的剧情。《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确定要影视化后,就一直风波不断。只要是改编,演员们就一定有争议,粉丝们也一定有争吵。

但是粉丝们怎么不高兴,也阻止不了影视化的道路。既然阻止不了,那就盼望着制作组能够好好的改编。现在为止,影视化透露出的一切消息,你们还满意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555779墨燃晚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555779(墨燃晚宁)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主角是墨燃晚宁的小说叫《555779》。555779墨燃晚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曾几何时,前尘往事,都是他躺在死生之巅的巫山殿,已成孤家寡人的踏仙帝君,在漫长的令人无法***的黑暗里,死死抱着怀里的楚晚宁。

墨燃晚宁小说简介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黑暗中,楚晚宁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外面的锣鼓有点吵闹,墨燃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清。

可是下一刻,墨燃就闻到了更清晰的海棠花香,楚晚宁的手揽在了他背后,阻挡了他可能会猛然撞过去的空隙。

虽然不是拥抱,楚晚宁胳膊是虚空的,刻意避免着和墨燃的身体接触,只有衣料和墨燃相碰在一起,但是这个***,多少也有些亲密了。

“当心点,别再撞了。”声音沉沉的,像是溪水里浸泡的瓷器,有种古拙的端庄,不带仇恨去听的话,其实很出色。

555779墨燃晚宁小说全文阅读

这个真的不能怪墨燃禽兽,任谁在这样一个幽闭的空间,和一个跟自己上了无数次的人困在一起,甭管曾经的那些个□□关系是真心还是假意,是出于报复还是出于喜欢,闻到对方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总归是忍不住要心思荡漾一番的。

何况墨燃本身就是个混账东西。

师昧是他的白月光,他是绝对不忍心碰,不愿意毁的。

他就光顾着毁楚晚宁,只有对着楚晚宁,他所有的张力、野性、骨子里的狂暴,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发泄出来。

前世,每次看到楚晚宁倔强清冷,生死不肯服输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快要沦丧成一头只知道饱饮鲜血的恶兽,要把这个猎物的喉管咬开,磨牙吮血,嚼烂骨肉。

他不心疼楚晚宁,他就可劲儿地毁人家。

毁到最后,身体都养成了习惯,只要闻到楚晚宁身上的香味儿,心中就起火,就痒,就想把这个人彻彻底底标记为自己的。

棺材里一时静谧,能听到墨燃略显焦躁的心跳声。

他知道楚晚宁的脸就在很近的地方,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这时候要是一口咬上去,楚晚宁也必然挣脱不了,但是……

还是算了吧。

墨燃往后靠了靠,和楚晚宁拉开距离。这实在是很不容易,因为棺材里着实没有多少空间了。

“不好意思啊师尊。”墨燃打着哈哈,装着孙子,“没想到这棺材会——晃!”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话音一落,棺材又是一斜。墨燃又咕噜噜地滚到了楚晚宁怀里。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楚晚宁:“…………”

墨燃再退,棺材再晃,如此反复数次。

“我他妈还不信邪了。”墨燃又往后靠。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金童玉女大概是在走个斜坡,棺材壁内滑不溜手的,没坚持太久,墨燃又无奈地滚到了楚晚宁面前。

“师尊……”咬着嘴唇,委屈兮兮。

这家伙本来长得就有些少年人的可爱,他存心要藏起自己的狼尾巴装狗崽子的话,其实装的还是很像的。

楚晚宁没吭声。

墨燃实在不是很想再滚来滚去,于是干脆放弃了挣扎:“我不是故意的。”

楚晚宁:“……”

墨燃小声说:“可是背上的伤口,撞得好疼……”

黑暗中,楚晚宁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外面的锣鼓有点吵闹,墨燃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清。

可是下一刻,墨燃就闻到了更清晰的海棠花香,楚晚宁的手揽在了他背后,阻挡了他可能会猛然撞过去的空隙。

虽然不是拥抱,楚晚宁胳膊是虚空的,刻意避免着和墨燃的身体接触,只有衣料和墨燃相碰在一起,但是这个***,多少也有些亲密了。

“当心点,别再撞了。”声音沉沉的,像是溪水里浸泡的瓷器,有种古拙的端庄,不带仇恨去听的话,其实很出色。

“……嗯。”

忽然就没有人再说话了。

墨燃此时仍是正在窜个子的少年,并非如同成年后的身高,所以他靠在楚晚宁怀里,额头刚刚好到楚晚宁的下巴。

这种感觉很熟悉,又很陌生。

熟悉的是身边躺着的这个人。

而陌生的是,却是这样的***。

曾几何时,前尘往事,都是他躺在死生之巅的巫山殿,已成孤家寡人的踏仙帝君,在漫长的令人无法***的黑暗里,死死抱着怀里的楚晚宁。

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比楚晚宁高了,力气也比师尊大,胳膊像是铁钳像是牢笼,锁着怀中这一点点残存的温暖,像抱着人世间最后一捧火。

他低下头亲着楚晚宁的墨色长发,然后又贪婪地附下脸,深埋到对方颈窝里,毫无怜惜地咬着,啃着。

“我恨你啊,楚晚宁。我恨死你了。”

嗓音里有一些沙哑。

“可是,我也只剩你了。”

一阵猛烈的猛撞打碎了墨燃的回忆,锣鼓声忽然停了,四野一片死寂。

“师尊……”

楚晚宁伸出手,点上他的嘴唇,沉声道:“别说话,我们到了。”

外面果然再没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四野一片死寂。

楚晚宁指尖燃起一丛淡金色的火光,往棺材壁上一划,划出一道细狭口子,刚好够两个人从口子看出去。

他们果然被抬到了彩蝶镇郊,那座供奉着鬼司仪的土庙前面已经停满了密密麻麻的合葬棺椁,空气中馥郁的百蝶花香也越来越浓重,透过孔隙飘进了棺材里。

墨燃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师尊,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香味,还有幻境里的香味,好像和陈公子棺材里那个味道有点不同?”

“……怎么说?”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墨燃对气息是比较敏锐的,他说道:“之前我们在北山,棺材被劈开的一瞬间飘出来的味道很好闻,没有任何让我不***的地方,应该就是百蝶香粉没错了。可是自从进了幻境之后,我总觉得那种味道虽然相似,可是却有一些细微的不同,不过一直也琢磨不出究竟有哪里不一样,不过现在……我想我大概知道了。”

楚晚宁侧过脸来看着他:“你不喜欢这个味道?”

墨燃贴着缝隙,依旧盯着外面,然后说:“嗯。我自幼不喜欢闻香火味。这里,还有幻境里的味道,根本不是百蝶花香,而是彩蝶镇的人,用来供拜鬼司仪时烧的特制高香。你看那里——”

楚晚宁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土庙前的陶土香炉里,果然燃着三支手臂粗的竖香,正幽幽朝风里递着甜腻的气味。

彩蝶镇的人擅长用百花制作各种香料,因此求神供佛用的香品也都是自己镇里制作,不向外处去买。由于使用的都是镇郊栽种的花种,调出来的味道,外行人闻起来其实差别并不会那么大。

楚晚宁沉思道:“莫非陈公子棺材里的香味,和幻境里的味道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他还不及把这个新发觉的细节捋清,土庙中忽然发出的刺眼红光就打断了他的思路。躲在棺材中的两个人齐齐看去,只见庙宇中光泽璀璨,映照着周围一片灿然。庙边上有一排铁架子,上面摆着许愿用的红莲灯,那些莲灯原本是熄灭的,却在此时一盏一盏地都亮了起来。

守在每个合葬棺旁的童男童女纷纷下跪,诵着:“司仪娘娘下凡,指点我等野鬼孤魂永脱苦难,得遇良人,同棺而卧,黄泉做伴。”

在一片诵宏声中,庙中那个鬼司仪浑身散出金色仙光,然后她垂下眼睑,慢慢牵动嘴角,飘然跃下供奉台。

动作相当俊逸,仪态万般优雅。

可惜身子是泥土做的,太重,姑娘家家的,砰的一声,硬生生在地上砸了个大坑。

墨燃:“噗。”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楚晚宁:“……”

鬼司仪似乎也对自己的根脚颇为不满,她盯着地上的大坑看了一会儿,才从坑里款步踱出,整理了一下衣冠。

她瞧上去是个妆容浓艳的女子,披红戴绿,颇为喜气。黑夜中,它转了转自己的脖颈,来到百人合葬棺前,夜风中充斥着尸群的腥臭味,她似乎心情好了些,缓缓张开双臂,“咯、咯”地笑了两声。

“尔等信奉于我,供奉于我,便能得遇良缘,完成生前未了的终身大事。”幼嫩的嗓音飘散在夜色里,那些鬼怪纷纷激动地磕起头来。

“司仪娘娘保佑——”

“请司仪娘娘赐婚——”

此起彼伏都是这样的恳求,鬼司仪似乎十分享受,慢慢穿梭在成排的合葬棺中,点着鲜红色朱漆的长指甲刮过棺材板,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墨燃好奇道:“师尊,我记得你说过,妖仙鬼,神魔人,各属六界,但这仙人不高居九天,怎么反倒和地下的鬼魂为伍?”

“因为它管的是冥婚,主要吃的是鬼魂的供奉。”楚晚宁道,“鬼魂能让她功力大增,不然也不会短短百年就能修成仙身。有如此好处,她自是乐意与阴曹地府的‘朋友’为伍。”

鬼司仪绕着棺椁群走了一圈,又回到最前面,空寂稚嫩的嗓音又响了起来:“开一棺材,赐一姻缘。从左首起。”

随着它的命令,左边第一个棺材缓缓打开,金童玉女在旁边恭迎,里面的两具尸体摇摇晃晃地爬了出来,艳丽的火红吉服衬得死人脸庞愈发苍白,了无生气。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那对冥婚夫妻慢慢来到鬼司仪面前,跪了下来。

鬼司仪将手放在他们之间,说道:“吾以司仪名,赐尔死后姻,从此为夫妇,男女相配欢。”

墨燃翻白眼嘀咕:“不会作诗就不要作。好好一个誓婚词,怎么听着这么荒淫。”

楚晚宁冷冷道:“你心思龌龊。”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墨燃闭嘴了。

可没多久,鬼司仪就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不是墨燃龌龊,而是这主管冥婚的神仙才是真龌龊。

只见那对被赐了婚的尸首好像吞了药似的,明明已经是两个死鬼了,却忽然无比激动,嗷嗷叫着搂在一起,居然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开始当众双修。

楚晚宁:“………………”

墨燃:“………………”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吾以司仪名,赐尔天伦乐。阴阳可相合,生死又何妨!”

鬼司仪的喊声越来越尖锐,越来越高昂。而随着她的阴声厉叫,那两具尸体的动作也越来越浮夸。

墨燃都惊呆了:“……这……***……也行???”

555779墨燃晚宁小说免费阅读

这鬼司仪做什么司仪啊,该行卖药算了,别人的药顶多让萎靡不振的活人活蹦乱跳,这神仙倒好,小手挥一挥,死人都能龙精虎猛。真正的妙手回春啊!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他看得正津津有味,忽然楚晚宁伸手,捂住了墨燃的耳朵。

墨燃:“哎?”

楚晚宁神色极冷:“如此荒淫之术,莫要去看。”

“那也应该是捂眼睛啊,你堵我耳朵干嘛。”

楚晚宁面无表情:“勿视勿听,眼睛你自己闭。”

墨燃:“噗。师尊你真是……”也不看看自己那面红耳赤的模样,要闭眼睛也是你自己闭啊。

墨燃不禁有点发乐,楚晚宁这冰雪做的人,连个***图都不曾看过,这会儿瞧见近在咫尺的鱼水之欢,大概要活活给噎死了吧。

那对死人夫妻耳鬓厮磨,渐渐的两个人都有了活气,原本吭不出声音的僵死喉管里,居然也发出了类似活人的粗嘎声响。

楚晚宁显然是被恶心到了,猛然扭过脸去,不愿再看。

墨燃见之大乐,逗弄心起,坏笑着去掰他的下巴。

楚晚宁像是被刺到一般迅速往后躲开:“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呀。”墨燃甜腻腻的,带着些嘲讽和捉弄,打趣儿般上下瞧着他。

多大个人了,看这种东西居然还脸红……

哦不对,应该说是青红交加。挺好笑的。

“师尊你不是跟我们说过,动手前必须看清楚对方的能耐么?这鬼司仪的能耐,你好歹也看看清楚啊。”

“有何可看,不看。”

墨燃叹道:“怎地脸皮这么薄。”

楚晚宁怒道:“苟且龌龊,着实伤眼!”

“那只好我来看了。”墨燃说着,老实不客气地趴在那边,又对着外面瞧了起来,边瞧还边发出“啊”“哇”“厉害”“哎哟”之类的感叹。弄得楚晚宁无比狂暴,棺材板都要摁不住了。他低声怒喝:“你看就看,说什么话!”

墨燃无辜道:“我以为你想听。”

楚晚宁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扼住墨燃的脖子,咬牙切齿:“你再哼一声,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喂僵尸!”

逗也逗够了。楚晚宁这个人,不能把他逼得太急,急起来就是一顿天问伺候,于是墨燃收敛了,乖乖地趴在那边,盯着外面,也不吭声。

随着那对鬼怪行事到了临界处,那男尸吼了一声,浑身痉挛抽搐,两人身上忽然窜出一道青烟,鬼司仪张开嘴,贪婪地吸食着那股青烟,直到把最后一缕也吞进自己肚子里,这次饕足地擦了擦嘴角,眼底流露出精光。

看来那就是冥婚夫妻还给它的“功德”,会让它修为更增。

“哈哈,哈哈哈——”鬼司仪尝到了甘甜,愈发容光焕发,再开口时,刚刚飘渺虚无的嗓音也变得清晰起来,它高喊着,咆哮着,尖锐的嗓音像是要把这漫漫长夜扎穿,“起!起!尔等痴男怨女!吾赐尔等鱼水之恩!尔等供我以信奉之德!起!起!都起!”

墨燃心中咯噔一声:完了……

它这是要干什么?!

周围几百具棺材的同时颤抖,验证了墨燃的想法。这鬼司仪是要召唤所有合葬棺里的尸体进行她所指示之事,好一次吸收“功德”啊!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顾不得开玩笑了,墨燃直拽楚晚宁:“师尊!!!”

“又怎么了!”

“快!出去!师昧还和那个陈家的小媳妇儿困在一起呢!”墨燃都要急疯了,“我们快去救他!”

楚晚宁往外看了一眼,也没有想到那鬼司仪居然口味这么大,不一对一对来了,居然想搞个一口吞!

旁边棺材抖动声越来越剧烈,想来是每一对鬼怪配偶都开始受到感召,开始履行鬼司仪的指令。这个想法让楚晚宁噎了一下,脸色更加难看。偏偏这个时候,站在原处纵情长笑的鬼司仪忽然感到了什么,猛然扭过头来,一双黑得毫无焦点的眼睛,直直越过其他,落在了墨燃和楚晚宁的合葬棺上。

它虽然智力低下,却能感觉到,那具棺材里,没有它熟悉的暧昧气息。

没有信奉。

没有……

活人!!!

猛然弓起身子,尖叫着疾掠儿来,鬼司仪衣袍翻飞,一双血红利爪直戳棺身,生生刺穿厚实的棺木,直没棺体之中。

它这袭击太突然,墨燃来不及退后反抗,何况棺中空间极小,根本退无可退,眼见脑袋就要被这九阴白骨爪戳出五个窟窿,身子却忽然一坠——楚晚宁已经眼疾手快地将他护在怀里,自己挡在前面,鬼司仪的五根尖爪猛然戳进楚晚宁的肩膀!

深可触骨!

“……”

楚晚宁闷哼一声,竟也生生忍着,没有喊出来。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仍燃着消音咒,点在墨燃嘴唇上,堵住了墨燃本来要发出的声音。

鬼司仪的爪子在楚晚宁的血肉中一通狠抓。

它是泥巴脑子,判断死人活人只能靠声音。楚晚宁居然就真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声都不吭,血浆顺着他的肩膀汩汩流出,墨燃被他摁在怀中,看不到他伤势如何,但是能清晰地感受到楚晚宁在微微发抖……

活人……还是死人?活人不可能这样了还不出声。鬼司仪一时间也吃不准,利爪没在楚晚宁肩膀的血肉中,狠狠撕扯,掏抓。

楚晚宁痛得发颤,痉挛,冷汗湿透了衣衫。

可他还是死死咬着嘴唇,护着怀里的徒弟,像是真的成了死尸成了亡人,抵在棺材沿口,像铸死在棺壁的铁。

鬼司仪似乎终于确认了里面的不会是活着的人,它猛然把手抽了出来,鲜血横飞,甚至能听到手指从骨肉里面□□的粘腻声音,令人汗毛倒竖。

楚晚宁紧绷的身体像是骤然失去了力气,他松开墨燃,低低地喘着气。

棺材中流淌着浓郁的***味。

墨燃抬起头,借着孔洞里漏进的微光,可以看到楚晚宁低垂的睫毛,还有睫毛下面湿润的,却倔强无声的眼睛。

那双微微挑着的凤眼,迷离着痛楚,但更多的是狠戾和顽强,一片水汽弥漫……

墨燃想说话,楚晚宁摇了摇头,点在他唇上的消音咒没有去掉。过了一会儿,缓一口气,颤抖的指尖,在墨燃手背上写道:

结界已损,不可说话。

外面的鬼司仪歪着头,似乎不明白为什么里面明明不是活人,却没有听从它的指示,也感受不到任何的信仰供奉。

楚晚宁仰头从缝隙中看了它一眼,没有受伤的那只手金光笼起,一道流窜着火焰光泽的柳藤应召而出。

他握着天问,眯起眼睛。

下一刻,破棺而出!!!

棺身炸裂,楚晚宁闪电一般飞身而起,天问既准且快,猛然勒住鬼司仪的脖颈,鬼司仪发出一声刺耳的啸叫——

“汝乃何人!安敢如此!”

楚晚宁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滚!”

大红吉袍猎猎翻飞,如同云浪,他隐忍多时只为一击必中,当即单手发狠,天问绞杀!将那鬼司仪的脖子生生勒断!

一股浓重的红雾伴杂着异香,从断颈里喷薄而出。楚晚宁迅速后退,避开雾气,厉声道:“墨燃!千杀斩!”

墨燃早已待命,听到令下,扣中袖间的暗剑匣,灌入灵力,朝着正在摸索着自己头颅的那具残躯轰过去。

陶土躯体裂开,露出里面红光流窜的半透明本体。楚晚宁再扬天问,硬生生将那鬼司仪的仙身灵体勒了出来。那无头的仙身从身子里发出嘶喊:“凡人安敢!凡人安敢!——起来!起来!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原本没有五官的金童玉女忽然亮起一双血红的眼睛,几百只吱嘎尖叫着朝墨燃和楚晚宁扑过来。

地上的棺材也纷纷震碎,里面躺着的死尸挺起,也潮水般向两人涌来。

墨燃的目光在人群中疾速穿掠,去找师昧的身影。楚晚宁厉声道:“你在和那些僵尸深情凝视些什么!还不把他们都弄下去!”

他们两个和鬼司仪此刻已经打得飞站到了一具棺材上,那些行动迟缓的死尸慢慢地聚在他们身边,墨燃抬手点起驱魔符,四下投射,引爆炸裂。但是鬼怪太多了,一拨下去另一波很快就挨过来。

墨燃简直要疯:“这彩蝶镇死了这么多人?到底有多少冥婚的夫妻?!!”

楚晚宁怒道:“你看这鬼司仪的修为,自然夭折的青年男女哪有这么多!十有八九它还蛊惑了那些不曾婚配的人去***!打这边!”

墨燃又是一张驱魔符朝着楚晚宁示意的地方挥过去,炸开一片白骨死肉。

“这鬼司仪怎么不打死?”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寻常武器伤不到它。”

“那天问呢?”

楚晚宁怒极:“你没看到天问正索着它吗!这鬼司仪行动极快,我要是松开它,不等再抽,它恐怕已经逃走了!”

那些尸体越堆越多,墨燃一边驱,一边还要注意看人群中有没有师昧,免得误伤。一只金童扑过来狠狠咬了他的腿一口,他暗骂一声,一张驱魔符直接甩在金童脸上,再一脚把它踹到尸群中,轰然炸开。

楚晚宁道:“看到师昧和陈夫人了吗?”

墨燃在疯狂地找寻之后,忽然看到远处两个摇晃的身影,喜道:“看到了!”

楚晚宁给墨燃补课

“滚过去,把他们两个拉开!离这里远一点儿!”

“好!”墨燃应了,随即一怔,“你要做什么?”

楚晚宁怒道:“我另一只胳膊抬不起来,召唤不了别的武器,只能靠天问。等会儿我一把鬼司仪放开,就要毁掉这整一片地方,你不想死的话就趁早滚开!”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555779墨燃晚宁小说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推荐文章:《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杀青!墨燃晚宁剧照虽养眼,粉丝却不买账

有没有觉得现在这种类型的题材真的非常火啊!不管是ip小说,还是动漫,还是网剧貌似都非常吃香。《魔道祖师》《天官赐福》《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每一部动漫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收视率。那么有心人肯定会乘胜追击《陈情令》《镇魂》也是有口皆碑,《天官赐福》网剧正准备蠢蠢欲动,《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已经先行一步悄悄拍了网剧更名《皓衣行》,并且已经杀青准备定档了!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杀青主演海报养眼

很多网友都是反对的,因为他们觉得耽改真的很差劲,把真正的灵魂都改了。已经没有原汁原味了!《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今年4月底备案横店开机,9月底就完成了拍摄。话说这剧是悄悄拍摄的,因为期间都没有什么宣传,只是杀青后才放出了主演的海报。

楚晚宁墨燃师徒演员选角到位

从剧照看,罗云熙的师尊楚晚宁真的很养眼,一身白衣的他真的是仙气飘飘啊!网友都感叹这个选角好,罗云熙很适合楚晚宁这个角色。徒弟墨燃由陈飞宇饰演,陈飞宇也不算新人了,他那种气质也很适合叛逆的墨燃。这份师徒情,也就是网友所喊的燃晚cp就剧照来看大家还是很满意的。

网友依然不买账因为耽改感情变质

但是人物剧照满意归满意,但是网友依然是失望不买账的。为什么?看过原著的朋友都知道这个双男主的题材是动漫和网剧都不敢涉足的,一旦按照原著来编排,怕是过审都过不了。《陈情令》《镇魂》是最好的例子,cp情深活生生的变成了兄弟情。这也就是网友抵制耽改的原因,因为哪怕网剧排的再好都已经是变了味的了。

墨燃楚晚宁两人的纠葛太虐心赚眼泪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是很火的ip小说,很多人都入了坑,刚开始以为是一篇沙雕文,然后慢慢的发现自己被虐成了狗,无数次的泪湿了衣衫。很多网友都表示看了一遍原著根本没有勇气去嗑第二遍,因为根本从悲伤里缓不过来。《天官赐福》《魔道祖师》跟《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比起来真的是甜爽文了。

网友无法接受墨燃楚晚宁两世互虐轮回换回兄弟情

一向心高气傲的墨燃看不起像猫咪一样柔弱的师尊,但是经过两世轮回,墨燃楚晚宁两人不断的陷入误会,怨恨的纠葛中。恨透了师尊的墨燃第二世才发现原来师尊一直在默默的保护自己,而自己却一次次的误会伤害他。最后心甘情愿的做猫咪师尊的听话二哈。如果拍成网剧,两人这么虐心的两世轮回,网友这么多的悲伤和眼泪最后居然换回的是他们的兄弟情,原著粉怕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吧。

耽改网剧《皓衣行》无法逃脱兄弟情的命运

但是没办法,《皓衣行》已经杀青,一切只能成定局,燃晚cp的结局就像《魔道祖师》里的忘羡cp,《天官赐福》里的花怜cp,《镇魂》里的澜巍cp一样。只要是拍成动漫和网剧活生生的就变成了兄弟情,不信我们就拭目以待,现在热播的《穿书自救指南》冰妹和师尊一样会是这种结局。因为为了过审,生存,捞钱才是王道,尊重原著这一项是可以适当牺牲的。很多平台都反对这种题材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反对耽改的原因,但是我想说再多人反对都是无用的,原著作者也是想赚钱的,出版方也是唯利是图的!虽然大家都是骂骂咧咧反对原著拍动漫网剧,但是我们所有的反对都是微不足道的。既然《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已经网剧杀青,我们也只有期待两位主演不要虚有其表,演活我们的墨燃晚宁。这样至少可以像《陈情令》《镇魂》一样主演有了cp感,不能呈现的东西就给我们自行脑补吧。

文/糖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2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