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考研押题班揭秘:最贵达20万,保障协议是套路,补习班押题

2017年底,一起考研数学疑似“漏题”事件,将考研培训机构“神押题”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培训机构推出的天价押题…

2017年底,一起考研数学疑似“漏题”事件,将考研培训机构“神押题”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培训机构推出的天价押题班,是“忽悠”还是另有内幕?“神押题”靠的是教师的多年经验还是特殊身份?“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调查。

“天价”考研培训高达20万元,“不过退费”“保障协议”均是“套路”

记者调查发现,以“神押题”为噱头的各类考研“天价班”在多地火爆。

在重庆,某考研辅导机构承诺与考生签署“保障协议”的培训产品中,最便宜的“会计硕士全科钻石彩虹卡”18800元,最贵的“学硕、经济专硕、临床医学综合全科至尊彩虹卡”128000元起;在江西,中公教育涵盖初试到复试的全程协议班,;在北京,配备有辅导员的VIP一对一服务“天价班”,费用通常在10万元至20万元之间。

记者发现,这些声称“效果极佳”,愿意签“保障协议”,保证“不通过退款”的“天价班”,实际上多是“忽悠”。

以押题“高命中率”作噱头、博眼球。“很多培训机构通过晒押题成绩单来吸引生源,其实有很多猫腻。”一位江西考研公共课辅导教师孟教授说,不少押题其实只是内容挨到了一点边,就单方面宣告成功。甚至,还有些机构还根据后来发布的考试题,偷偷修改之前留在网上的押题材料。

在命题信息保密工作日趋严格的当下,“除了一些师资实力极强的大机构,很多押题班其实只有宣传意义了。”多年经营法学类考研专业课培训机构的高某说。

不少向学员承诺“必过”的天价班,通常都会签订所谓“保障协议”。重庆一培训机构经营者杜某告诉记者,“保障协议”其实并无保障,往往只是对于考不过的学生退还部分学费。如,,学员未通过考试仅能得到退款1万元。

业内人士透露,以20个学生的高价培训班为例,只要有一两个人考试通过培训班就能赚回成本,其后每过一个人都是净挣,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押题班”真的有“内部渠道”吗?

补习班押题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考研培训机构声称,“我们的老师有内部资料”,“我们的老师多年参与考研出题”,“我们有内部渠道了解信息”等。培训机构真的有所谓“内部渠道”吗?

据了解,教育部明文规定:高校内部任何部门和工作人员不得举办或参与举办考研辅导活动。考试大纲编写人员、命题人员不得公开其参与命题、考试工作的身份或以考试及命题参与者的身份从事教学、学术及各种社会活动,不参加任何形式的有关研究生招生考试的补习和辅导活动,不以任何形式透露试题的内容、命题工作情况和从事有关考试内容方面的任何咨询。

目前,活跃在考研培训一线的“押题老师”,多是供职于培训机构的教学经验丰富的专职培训老师,或是一些并无命题经验、供职于高校的兼职教师。“理论上说,参与出题的老师现在是不敢也不会到押题班去讲题的。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违规要坐牢的。”一位前些年曾参与高校考研出题的青年高校教师告诉记者。

据了解,考研出题人需签署极为严格的保密协议。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补习班押题

“高校老师不太可能为赚几个钱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且,目前的考研出题方式有根本性变化,即便是出题人想漏题也非常困难。”孟教授说。

据介绍,在以前“开会命题”的时代,研究生考试是各校老师齐聚一处共同出题。虽然也有保密措施,但难免信息泄露。“不一定是原题,但有人了收钱,把命题的方向或者相关材料漏出去,得到的人研究一下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押题当然准。”

“但是现在行不通了。研究生考试出题不再‘开会命题’,出题人不见面,各出一部分,信息互相不通,有关部门最终找极少数的人拼题,责任明确,出口很小。”孟教授说。

还有哪些环节有可能漏题?

据记者调查了解到,近几年,虽然命题方式在变化,保密制度在强化,但研究生考试中的一些环节依然存在泄题漏洞。

2012年和2016年,都曾有社会影响较大的漏题泄题案件发生,并进入司法程序。从公开信息看,泄漏题源头并非是命题人。“试卷的印刷环节、运输环节,特别是在向基层地方运输保管时,泄漏题可能性最大。”孟教授告诉记者,曾有试卷地方运输保管人收受培训机构贿赂,私拆试卷因而获罪的先例。

补习班押题

不过,记者发现,与公共课相比,由各个高校自主命题的专业考试,是目前考研泄题风险较高的环节。

高某向记者透露,英语、政治、数学等考研公共课的命题信息与人员保密制度,通常由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统一制定,保密工作也由其统一监督实施。而各招生单位的专业课,由于科目众多,命题信息和命题人的保密工作由各高校、科研机构等招生单位自己落实把握,因此,保密措施力度比起公共课明显偏弱。一些考研专业课培训机构,通常会针对性地选择某些高校的特定专业,不遗余力地编织人脉网、情报网,使考研专业课漏题风险大大增加。

记者询问北京名牌高校考研专业课漏题“行情”时,高某告诉记者,漏一次题拿到的钱,一般至少相当于在商业培训机构上一整年课的收入。

多名专家建议,对于一些考研机构承诺无法兑现、进行虚假宣传等触及法律红线的问题,应当按照广告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查处。同时,对于考研专业课漏题风险,应该进一步强化各招生单位的保密措施实施力度与责任倒查机制。此外,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应尽快建立考研培训机构“黑名单”制度,引导学生理性报班。

推荐文章:考研培训天价押题班:保障协议是套路

2017年底,一起考研数学疑似“漏题”事件,将考研培训机构“神押题”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培训机构推出的天价押题班,是“忽悠”还是另有内幕?“神押题”靠的是教师的多年经验还是特殊身份?“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调查。

“天价”考研培训高达20万元,“不过退费”“保障协议”均是“套路”

记者调查发现,以“神押题”为噱头的各类考研“天价班”在多地火爆。

在重庆,某考研辅导机构承诺与考生签署“保障协议”的培训产品中,最便宜的“会计硕士全科钻石彩虹卡”18800元,最贵的“学硕、经济专硕、临床医学综合全科至尊彩虹卡”128000元起;在江西,中公教育涵盖初试到复试的全程协议班,;在北京,配备有辅导员的VIP一对一服务“天价班”,费用通常在10万元至20万元之间。

记者发现,这些声称“效果极佳”,愿意签“保障协议”,保证“不通过退款”的“天价班”,实际上多是“忽悠”。

以押题“高命中率”作噱头、博眼球。“很多培训机构通过晒押题成绩单来吸引生源,其实有很多猫腻。”一位江西考研公共课辅导教师孟教授说,不少押题其实只是内容挨到了一点边,就单方面宣告成功。甚至,还有些机构还根据后来发布的考试题,偷偷修改之前留在网上的押题材料。

在命题信息保密工作日趋严格的当下,“除了一些师资实力极强的大机构,很多押题班其实只有宣传意义了。”多年经营法学类考研专业课培训机构的高某说。

不少向学员承诺“必过”的天价班,通常都会签订所谓“保障协议”。重庆一培训机构经营者杜某告诉记者,“保障协议”其实并无保障,往往只是对于考不过的学生退还部分学费。如,,学员未通过考试仅能得到退款1万元。

业内人士透露,以20个学生的高价培训班为例,只要有一两个人考试通过培训班就能赚回成本,其后每过一个人都是净挣,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押题班”真的有“内部渠道”吗?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考研培训机构声称,“我们的老师有内部资料”,“我们的老师多年参与考研出题”,“我们有内部渠道了解信息”等。培训机构真的有所谓“内部渠道”吗?

据了解,教育部明文规定:高校内部任何部门和工作人员不得举办或参与举办考研辅导活动。考试大纲编写人员、命题人员不得公开其参与命题、考试工作的身份或以考试及命题参与者的身份从事教学、学术及各种社会活动,不参加任何形式的有关研究生招生考试的补习和辅导活动,不以任何形式透露试题的内容、命题工作情况和从事有关考试内容方面的任何咨询。

目前,活跃在考研培训一线的“押题老师”,多是供职于培训机构的教学经验丰富的专职培训老师,或是一些并无命题经验、供职于高校的兼职教师。“理论上说,参与出题的老师现在是不敢也不会到押题班去讲题的。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违规要坐牢的。”一位前些年曾参与高校考研出题的青年高校教师告诉记者。

据了解,考研出题人需签署极为严格的保密协议。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高校老师不太可能为赚几个钱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且,目前的考研出题方式有根本性变化,即便是出题人想漏题也非常困难。”孟教授说。

据介绍,在以前“开会命题”的时代,研究生考试是各校老师齐聚一处共同出题。虽然也有保密措施,但难免信息泄露。“不一定是原题,但有人了收钱,把命题的方向或者相关材料漏出去,得到的人研究一下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押题当然准。”

“但是现在行不通了。研究生考试出题不再‘开会命题’,出题人不见面,各出一部分,信息互相不通,有关部门最终找极少数的人拼题,责任明确,出口很小。”孟教授说。

还有哪些环节有可能漏题?

据记者调查了解到,近几年,虽然命题方式在变化,保密制度在强化,但研究生考试中的一些环节依然存在泄题漏洞。

2012年和2016年,都曾有社会影响较大的漏题泄题案件发生,并进入司法程序。从公开信息看,泄漏题源头并非是命题人。“试卷的印刷环节、运输环节,特别是在向基层地方运输保管时,泄漏题可能性最大。”孟教授告诉记者,曾有试卷地方运输保管人收受培训机构贿赂,私拆试卷因而获罪的先例。

不过,记者发现,与公共课相比,由各个高校自主命题的专业考试,是目前考研泄题风险较高的环节。

高某向记者透露,英语、政治、数学等考研公共课的命题信息与人员保密制度,通常由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统一制定,保密工作也由其统一监督实施。而各招生单位的专业课,由于科目众多,命题信息和命题人的保密工作由各高校、科研机构等招生单位自己落实把握,因此,保密措施力度比起公共课明显偏弱。一些考研专业课培训机构,通常会针对性地选择某些高校的特定专业,不遗余力地编织人脉网、情报网,使考研专业课漏题风险大大增加。

记者询问北京名牌高校考研专业课漏题“行情”时,高某告诉记者,漏一次题拿到的钱,一般至少相当于在商业培训机构上一整年课的收入。

多名专家建议,对于一些考研机构承诺无法兑现、进行虚假宣传等触及法律红线的问题,应当按照广告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查处。同时,对于考研专业课漏题风险,应该进一步强化各招生单位的保密措施实施力度与责任倒查机制。此外,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应尽快建立考研培训机构“黑名单”制度,引导学生理性报班。

推荐文章:韩国疯狂“补习班一条街”:家长通宵排队报班

原标题:韩国疯狂“补习班一条街”:家长通宵排队报班、学生你死我活竞争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媛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2018年底热播的韩剧《天空之城》,因讲述“韩国上流家庭是如何砸钱请私教、将子女送进名牌大学”以及揭露韩国社会超乎想象的“私教”热而备受关注。2日,《韩国日报》在头版刊登专题报道,介绍补习班林立的韩国著名“私教”一条街大峙洞,并揭露韩国富裕家庭是如何通过补习班将子女送进名牌大学,进而实现“财富与地位的世代延续”。

补习班似战场

补习班押题

“大峙洞补习班已不仅仅是公共教育的补充和辅助手段,进入本世纪以来,它已然变成撼动公共教育根基的庞然怪物”,《韩国日报》在文章开头如是说。在韩国,位于首尔江南区的大峙洞以“韩国最高端补习班一条街”著称,街区内各种名目的补习班多达1057家,占江南区所有补习班数量的近一半,每年创造约20万亿韩元的补习班市场经济。报道称,大峙洞一年四季都热火朝天,每天都有大量学生进出各大补习班。在这儿随便找一个学生问,他们都会回答:“开学期间至少要上四五个补习班,放了假就更多。”每晚10点补习班下课时,大峙洞街区便被前来接孩子的家长围堵得水泄不通。据韩国教育部统计,2018年韩国学生人均补习费用刷新历史纪录,其中初中生的人均费用首次超过了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6元),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属于最高水平。

在大峙洞上补习班的学生,都会把其他学生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因为但凡能在这儿上补习班的学生,大多是平时成绩不错并且以进入名牌大学为目标的“潜力股”。因此,学生之间都保持高度警惕性,不会轻易告诉同学任何有关自己学习情况或私教方面的信息。韩国著名的私立高中淑明女子高中,就盛传一个潜规则:每次拿到大峙洞补习班发放的试卷后,学生们都会第一时间把试卷上头的补习班名称撕掉,以免被学校的其他同学窥探到自己上哪家补习班。

此外,大峙洞的补习班,可不是每个人想上就能上的。每逢报名季节,家长们都需要通宵排队拿号,即使拿到了号,若子女未能通过补习班的入学考试,也等于“白辛苦一场”。进入补习班后,孩子们会根据成绩排名被分为多个不同等级的小班。但这个小班并不是一成不变,补习班会定期举行小考,并根据新的成绩重新分班。为了进入高级班,学生们必须以“你死我活”的战斗心态拼命学习。

“超前”“押题”是秘诀

在韩国社会,家长们普遍认为只要能考上“特殊目的高中”(外国语高中、科技高中、国际高中等,简称为“特目高”),等于“一只脚已踏入名牌大学”。因此,为了让孩子考上“特目高”,不少韩国父母从小学开始便让孩子上各种补习班,而他们的“不二选择”就是大峙洞补习班,因为这里的补习班强项之一就是“超前学习”:让孩子提前学完下学期甚至高年级的教材内容,而后通过反复做试卷来巩固所学内容。大峙洞补习班的孩子们与其他同龄孩子相比,不仅抢跑成功,而且一直处于领跑状态。在这般“超前学习”的调教之下,韩国不乏出现小学生考托福、中学生解大学考题的现象。2014年,韩国政府已经立法禁止了小初高的校内超前学习,于是对超前学习的需求就转移到了校外补习市场。大峙洞补习班的另一强项是命中率很高的“押题”能力。无论是高考,还是平时各大高中的期中、期末考试(韩国名牌大学招生中仅二成是通过高考录取,其余八成则根据学生高中阶段成绩、社会实践经历等综合表现录取),大峙洞补习班的老师们都能发挥超高的“押题”能力。

“穷孩子”难考名牌大学

如此声名远扬的大峙洞补习班,收费当然不菲,甚至像《天空之城》里的剧情一样——“请大峙洞补习班的明星老师一对一进行辅导的费用或高达数十亿韩元,足以买一处高档房产”,但韩国富裕家庭家长对此则认为“只要子女考上名牌大学,再贵也值得”。这也导致韩国社会出现“越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进入名牌大学的比例越高”的现象。2016年度统计显示,首尔大学、延世大学、高丽大学、成均馆大学、汉阳大学等位于首尔的名牌大学在校生中,(18%),()。

《韩国日报》称,在韩国社会,“唯学历至上”的意识仍根深蒂固,这也是韩国富裕阶层拼命送子女上补习班、让子女考上名牌大学,进而保障自己的财富与社会地位顺利延续至下一代的原因。光州大学教育学系教授朴南基(音)表示,目前韩国的社会现状是,只有名校毕业生才能找到好工作,考上什么样的大学,将直接决定一个人未来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而事实证明,投资越大,“回报”也越高,由此形成“越是富家子弟,进入名牌大学的比例越高”的循环模式,进而出现“财富与社会阶层的固化,已发展成为学历固化”的现象。

实习编辑:李璇 责任编辑:赵润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