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从房屋中介辞职后,我成了985名师:你给孩子报的辅导班,可能藏着4大黑幕!!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原标题:从房屋中介辞职后,我成了985名师:你给孩子报的辅导班,可能藏着4大黑幕 在一个信息爆炸却多半无用的世…

原标题:从房屋中介辞职后,我成了985名师:你给孩子报的辅导班,可能藏着4大黑幕

在一个信息爆炸却多半无用的世界,

清晰的见解就成了一种力量!

转载自王耳朵先生微信号 ‍(ID:huangezishiba)

作者 王耳朵

01

最近在「网易新闻·看客inSight」上,看了一个辅导机构“名师”的自述。

他在一家补习学校教了半年书,见识了无数奇葩内幕。

每一件看下来,都让人汗颜。

这个老师名叫小马,上大学时,跟风考了教师资格证。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但因为不是师范专业,毕业后也没从事过教育行业,所以根本没有任何教学经验。

2017年,他偶然路过一家中小学辅导机构,见到门口的学生络绎不绝,于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投了简历。

没想到,还真收到了面试通知。

图片来源网络

随意的面试后,小马当场就被宣布录取了,职位是高中英语老师。

他有点懵:简历投的是助教,而且他的教师资格证只是小学的,怎么上来就教高中?

面试官却大咧咧地说:

“教师证可以再考嘛,你想想,马上高考了,高中生报名得多,课时费也多呀。”

小马稀里糊涂入了职,就这样成了高中老师。

更荒诞的事还在后面。

上班第一天,他带了个厚厚的笔记本准备来接受教学培训。

可刚办完入职手续,班主任直接分配了一个高三的学生给他,只字未提培训的事。

原来在这里,怎么教,全得靠老师自己摸索着来。

小马只能上网查了一些教材,匆忙翻了翻,就硬着头皮开始上课。

第一节课,出师不利,草草结束。

小马觉得自己经验不足,下了课就找英语组组长请教。

谁知组长轻描淡写地说:“没事,你上你的课,让班主任去跟家长反映孩子不配合就行了。”

他这才意识到,在辅导机构,教师更像一个运营,有基本的资质,能走个过场,开展课程就行了。

不时跟家长沟通沟通,有了问题就推到孩子身上,家长便会觉得,机构已经尽心尽力。

而授课的内容,更加可笑。

机构里仅有的一些辅导书,还都是三四年前买的。

不管来补习的是什么学校、什么水平的学生,一律用这些。

有的孩子在学校明明学的是朗文英语教材,来这儿,莫名其妙被辅导牛津英语教材。

老师们也毫不在意: “反正孩子基础差,学什么都一样。”

还有最无语的。

这个补习机构,主打的是“名师一对一辅导”,很多家长都是冲着这个“硬件优势”报名的。

但他们不知道,所谓“名师”,不过是上下嘴唇一碰就能捏造出来的头衔。

就连小马这个刚上岗没几天的新人,都被打造了一个“公办学校老师,3年教龄”的身份。

毕竟,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知道,公办学校老师是禁止在外开班的。

于是,没有家长会追问、质疑。

课程销售们也就放心大胆地编瞎话,促成报名。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图片来源网络

小马也是在上了一段时间班后,才知道身边的“名师团队”都是什么人。

有嫌银行工作太累,来随便赚点零花钱的富二代;

有从房屋中介转行过来,想混点经验自己开辅导机构的前销售;

有为了方便接送女儿上学,就近找了份工作的中年女人……

鱼龙混杂,而且全机构几十个老师,竟然只有小马和另一个老师有教师资格证。

但这根本不妨碍他们混得风生水起。

辅导机构的老师,拼的不是有多少教学成果,而是能拉来多少“业绩”。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这个业绩,就是让家长“扩课”,增加每周的课时数。

课时数越多,家长交的钱就越多。

所以,书教得好不好不重要,学生分数提没提升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和学生搞好关系。

上课嘻嘻哈哈,玩玩游戏聊聊天,就算家长抱怨课程内容太少,孩子也会极力反对换老师。

之后,再跟孩子做交易:只要回家劝家长加一节课,就少布置2次课后作业,甚至还能帮着完成1次学校作业。

想想看,孩子主动提出加课,家长还不爽快地交钱?

孩子乐得轻松,家长倍感“欣慰”,其间套路,只有老师知道。

这样的辅导机构,还特别乐意招收“问题学生”。

因为问题越大,家长越心急,期望值也会越低。

于是,不管老师教成什么样,只要不出大岔子,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

呆了半年后,小马再也忍受不了这个充满谎言的地方,辞了职。

他离开后听说,顶替他的是个从4s店转行来的大哥。

毫无经验和资质,但却备受学生欢迎,因为不用好好上课,每天都在侃车……

02

小马的“任教”经历,听起来无比魔幻。

但在这篇自述下面,留言纷纷说着:真实。

耳朵随即也查阅了很多资料和报道。

才知道,原来太多所谓“优质”的辅导机构,其实水深得你难以想象。

他们打着的是教育的旗号,做的却是套路满满的生意。

套路一:无证授课。

这是辅导机构行业内最普遍的现象。

「真实故事计划」曾采访一位前辅导机构教师王沈冰。

他入职期间,每年考教师资格证那天,整个校区都有2/3的老师请假去参加考试。

一个在这行混迹了多年的同事告诉他, 全国超过40万的校外培训机构将近800万教师,拥有证的不到25%。

乱象的背后,是机构的默许。

《百姓观察》的记者暗访过河南多家辅导班,负责人都表示,有没有证无所谓,只要能讲课就行。

就算遇上有家长提出要看证,机构也都能以各种理由拒绝。

要么说统一放在总部,要么说拿去年检了。

你以为你把孩子交给了老师,实际上你信任的人,根本连教书的资格都没有。

套路二:假冒名师。

据「新华社」报道,某教育机构官网上,师资简介十分“华丽”:

“超300人毕业于名牌大学”“国家公派研究生”……

但实际上,背后太多猫腻。

一位声称毕业于英国爱丁堡大学的教师简介中,教师资格证编号只有8位数。

还有一位说是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的教师简介里,证书编号只有13位数。

可要知道,正规的教师资格证编号全国统一是17位数。

谁也不知道这些所谓名师到底是什么学历,也根本无从细究他们的文凭。

有些机构更“精明”。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招生时,请来真的名师做幌子,吸引家长报名。

但真正到了上课,又全部换做实习教师。

毕竟,实习生比名师工资要低得多。

套路三:赚钱第一,授课其次。

你以为辅导机构服务的对象是孩子?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不,他们的客户,只是家长。

因为家长是最终掏钱的那一个。

每个辅导机构,都有完整的产业链:咨询师、教师、班主任。

其中咨询师、班主任实际上就是销售和售后,他们才是整个产业链中最重要的两环。

别的销售是卖东西,辅导机构的咨询师是卖课程,客户就是学生家长。

通过渠道搜集家长信息,打电话、约上门、谈签约,完成第一步。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之后,由班主任“热情”维护客户。

课后沟通,组织家长会,主动反馈孩子的进度和状态。

这些,行话叫做 “经营家长粉丝”。

“经营”得好了,家长认为老师尽职尽责,才会继续报班,继续交钱。

而本应是最重要角色的授课老师,只需要做到按部就班讲讲课,最好插科打诨,让学生有休息和娱乐。

学生不抵触,才会让家长继续报课。

套路四:花式收费。

比如,家长五六点下班,他们就故意4点放学,多出来的每小时就能加倍收钱;

有些机构推出“定制式”教学方案,价格昂贵,实际上只是拿现成教案授课,根本没有区别;

更有甚者,打出“分期付款”的广告,家长一不小心就“被网贷”。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作者@格十三 曾吐槽,有辅导班的老师,甚至号召全班同学,给未续费的孩子“加油鼓掌”,变相羞辱。

一层一层的套路下来,孩子收获无几,学到的内容还不如学校课堂多;

家长倾尽所有,一学期搭进去好几万的工资。

只有机构,赚得盆满钵满,享受着这场名叫“教育”的吸金盛宴。

03

太多辅导机构资质模糊不清,收费高得吓人,可即便如此,许多家长还是趋之若鹜。

新浪教育做过调查,发现全国接近90%的孩子都上过补习班。

教培行业,甚至成了新的“财富密码”,遍地开花。

河南安阳的“辅导班大楼”

而这些辅导班有多贵?

网上有家长算过一笔账:

某一线城市,语数外每门课程,报名费一万左右(包括寒暑班)。 加上购买学习资料,参加各类竞赛,以及其他兴趣班等费用,一年至少五六万。 如果要上一对一精品辅导班,就更贵。 300元一小时,一次两小时,上一节课比工薪阶层一天的工资都要高。

这位家长调侃,自从孩子上了补习班,消费水平以肉眼可见速度在降级:

“从兰蔻用回大宝,购物上某鱼,咖啡喝不起,蹭网就进肯德基。”

即便如此,她还为自己报的补习班“不够贵”而焦虑。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因为女儿有同学,一门奥数课都要去两个机构以上,还有些从幼儿园就开始上各种补习班,一年花费十来万的不在少数,有的补课费高达20万。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这真的不是个例。

微博上曾有位妈妈,晒出自家孩子的补习班费用,6岁以前就已花费27万元。

郑州一个妈妈,自己做着普通的工作,却舍得2个月花掉6万给孩子补课。

“只要她能提升,我在所不惜。”

一个6岁的女孩,父母卖房也要给她上辅导班,3年花了120万。

还有前两年,在朋友圈刷屏的文章《疯狂的黄庄》曾揭露:

北京有些“名师”,一节课3小时就收费8000元,一年收入几百万,根本不稀奇。

据2017年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

而74%的家庭年收入低于4万元,36%家庭低于1万元。

真实诠释了什么叫“再穷不能穷教育”。

可其中不少望子成龙的家长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穷的只是自己家庭的生活水平,和孩子本该享受的童年时光。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喂饱的,却是别人的口袋。

04

2016年,深圳晚报做了一项街头调查,采访家长,为什么要争先恐后地给孩子报班?

得到的大部分回答,竟有点荒谬:

“不知道该怎么教孩子,报个班比较安心。” “大家都报,我们家不报,心里有点慌。” “社会竞争这么激烈,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原来,许多家长报辅导班的目的,不是为了把薄弱的学科加强,而是一种焦虑的跟风 。

哪怕很多学校一再强调不要疯狂报班,先把课内知识学扎实,但是家长们你追我赶根本听不进去。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中国子女教育,正在陷进一轮声势浩大的剧场效应: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电影院里,如果前排的人都开始站起来看电影,后面的人害怕看不到屏幕,哪怕你本来只想舒舒服服的坐着,也不得不跟着站起来。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中国家长,都在争先恐后挤进这样一家电影院。

耳朵明白,人生的起跑线,是真实存在的。

但它不在于孩子参加了多少个补习班、学了多少门特长,更不是孩子掌握了多少个英文单词、做对了几道奥数题,而在于父母的能力、眼界、格局和资源。

说穿了,孩子的起跑线,其实是父母。

知乎上有个浏览量超过900万的热门话题:

孩子很平庸,非常失望,该如何调整积极面对?

有个高赞回答说: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如果你觉得孩子英文不好,就在日常与ta英文对话; 如果你觉得孩子文学不好,陪ta一起背古诗品味中华文字之美; 如果你觉得孩子地理不好,带ta去走走塞北江南,看看山河大川……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多少家长,不过是因为不满于自己的平庸,才不愿意接受孩子的普通。

于是卯足了劲拔苗助长,却忘了,想把孩子托举到更高的地方,首先应该是自己不断向高处走去。

唯有你足够优秀了,才能用你广阔的视野去帮助孩子少走弯路;

才能用你的资源去给孩子提供更多选择的机会;

才能用你的三观去引导孩子成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

一味砸钱,买不到孩子的好前程,不过是买了一份自我心里安慰。

正如有人说的: “最好的学区房,其实是你家的书房。”

决定你孩子未来的,是你自己。

共勉。

参考资料:

看客inSight:《我在辅导机构当了半年“名师”,什么牛鬼蛇神都见过》

家长觉得补习班贵怎么回答

真实故事计划:《教育培训乱象,被收割的中小学家长》

华商韬略:《孩子都去了补习班》

童伙:《疯狂的黄庄:超前教育“十字路口”》

百姓观察:《“无证教师”扎堆!记者暗访河南多家辅导班,曝光惊人内幕…》

澎湃新闻:《 培训机构包装出来的“名师”》

-END-

大家好,我是王耳朵,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关注【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

浏览更多文章

欢迎关注报刊文摘微信号

抽奖

看更多内容,请点亮下方 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如何开办一个辅导班

3241次浏览

暑假即将来临,有很多大学生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挣一些自己的生活费,但是很多企业和单位都不招兼职。所以,自己办一个辅导班就成了很好的选择,投入不会太大,而且收入还可以。但是要办一个暑假辅导班还是有一些必须知道的知识才能办好。

01

办好一个辅导班,地址选择很重要。最首选的地方就是学校附近,因为家长好找,而且做宣传的时候也很轻松。如果学校附近不好办的话,就找人们知道的地方,好找的地方,最好是比较安静的地方,这样家长也觉得环境可以,学生也可以避免浮躁。

02

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可以让人们很快的记住你的辅导班,而且要注意不能取什么学校,这样的话,如果你不是多正规的话,会有一些麻烦。取什么辅导班比较好,既简单又明了,而且这种是一个短暂性的辅导,一般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03

如果只是短暂性的辅导班,设施不是多重要,但有一点要注意,一定要保证设施的安全性。对于一个私立的辅导班来说,安全是非常重要的。短暂的辅导班,需要有桌椅,一块黑板就准备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就是宣传的问题了。

04

前期的宣传工作很重要,要让家长从众多辅导班中知道你这个辅导班,要有一定的宣传手段。发宣传单是最普通的宣传手法,设定询问点也是很好的一种手段,上一堂公开课,让家长了解你辅导班的上课方式是最好的。

05

你可以让家长自己带孩子去买教辅资料,也可以辅导班提供,最好是辅导班提供,这样可以让家长觉得你是给他们免去了资料费的。你可以选择性的给学生出一些题,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进步,让家长知道自己孩子的进步。也可以补习下一学期的新内容,为下一学期的学习打好基础。

06

家长对于自己的孩子补习班的选择其实没有多大概念,除非是真的很懂的家长。很多家长是听你回答他们的问题有没有道理,对于自己孩子如何辅导有没有准备,能不能针对自己孩子的问题给出好的辅导方案。所以,要办辅导班要注意充分把握家长的心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End

相关阅读:花21万元补数学考了59分 学生家长讨说法 机构:原本更差

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不少家长花钱让孩子上补课班。钱花了就有效果吗?近日,重庆市沙坪坝区一名学生家长因为花了21万元给上高三的孩子补数学,结果孩子数学只考了59分。家长气愤不过,竟直接找到培训机构讨要说法!

民警听双方讲述事情经过。沙坪坝区警方供图

“警察吗?有人闹事!对方一男两女,对我的人身安全造成了威胁,你们快点来……”4月20日15时许,沙坪坝三角碑某培训机构负责人拨打110报警称,培训机构来了三个闹事的人,希望民警前去维持正常教学秩序。沙坪坝区公安分局110快处队民警赶到培训机构,见到了报警的培训机构负责人以及“闹事”的一男两女。按照“闹事”男子杨先生的说法,他们不是闹事,而是讨说法。

杨先生介绍,他的孩子高三,想突击一下数学成绩,经人介绍,认识了开办教育机构的同乡。杨先生陆续缴纳21万元数学补课费,将小孩交给对方补习。杨先生原以为孩子在重金投入补习后,成绩会有质的飞跃,至少可以考到100多分。万万没想到,孩子在摸底考试后,只考出了59分。杨先生气愤不已,觉得被骗,于是联合家人找到培训机构讨要说法。

当着民警的面,培训机构负责人解释,杨先生的孩子在补习前数学只能考20多分,补习之后现在能考到59分,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家长不仅不认可培训机构的工作,还语言辱骂威胁,“欺人太甚”。

听完双方讲述,民警一方面告诉家长,不应该把孩子的成绩全盘寄托在重金补习上,也不应该对补习效果报有太高的期望,如果认为收费不合理,可以向教委等相关部门投诉。另一方面,民警建议培训机构负责人将收费标准、学生上课签到记录等向家长出示,证明自己没有偷工减料。最终,双方承诺一定冷静处理纠纷,友好协商后续事宜。

民警提醒,孩子教育是大事,父母责任重大,不可忽视,但也不能简单地将重视程度与花多少钱对等。如果遇到不满意的培训机构,应通过合法途径解决。文/记者 张勇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相关报道:

花21万培训费考59分值不值?

21万,59分,这两个数字联系起近日的一桩奇闻:重庆市某高三学生家长花了21万给孩子培训数学,结果最近一次摸底考试只考到59分,因此上门争论,但培训机构则认为学生的基础只有20多分,59分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双方的争执最后引致警察上门调解。

21万补数学贵不贵呢?说贵也贵:一线城市的顶级私立学校一年学费也不过20多万。说贵也不贵:据说有些“名师”的一对一课收费可以达到几千元一次,那么21万也就是几十次课而已。

问题是,如果培训机构提供的是标准化的课程,家长对结果应更容易接受,甚至确有可能认为“是很大的进步”。但若机构大力宣传“名师”,甚至作出某些过高的承诺,就难免让家长有较高的预期,从而更容易失望甚至不满。

这起纠纷双方如何分担责任,需要通过行政或法律途径去解决,还要看更多的细节:例如当初的合同如何规定,机构有怎样的承诺等等。比如,机构是否会在签约前说明“59分就是成功”?

不管怎么样,这一新闻反映出一个问题:培训行业应该如何有序发展?

这让人联想起近日流传的“某医生揭露癌症治疗内幕”。虽然真实情况还有待有关部门调查,但医疗收费引发的矛盾确有存在。医疗和教育这两个领域有某些相似之处:都有很强的专业性,面对的主体(病人或学生)又有很大的差异性;被认为具有公共性甚至公益性,但在现实中又可能成为昂贵的“产业”。

但想象一下,假设有病人花了21万甚至更多仍然治不好病,是否一定会觉得被欺骗呢?应该说,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更小一点。这其中一个原因是:医疗服务大部分情况下是比较“制式”或者“项目式”的,患者的质疑主要是针对“项目”是否必要,而非结果。但作为消费者的家长可能更关注结果

回到“21万”,双方判断“值不值”的标准并不一样:机构主张的是相对变化,家长要求的却是绝对成绩——甚至不一定是成绩,而是最后的升学:20分和59分固然差异数倍,最后却可能对应同样的录取结果。

那么,有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去衡量“值不值”?教育服务无法如商品一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似乎应该像医疗业一样标准化。但如果客户追求的还是结果而非过程,机构也可能仍以此为“卖点”。

当然,正如警察说的:家长不应追求“结果导向”,以为钱够多就能变成成绩。但培训机构也应反思,是否有意迎合甚至助长了这种倾向?媒体也曾披露,某些平台广告重复使用职业演员“扮演名师”,宣扬所谓教学效果,这些不仅如同某饮料的“零糖”一样构成误导,也暗中灌输了“名师无所不能”的观念。

关于校外培训机构,有愈来愈多的争议。其实培训本身并无原罪,也无法消除。但培训行业的发展不应陷入恶性竞争,更不能脱离教育本身是围绕人的成长变化展开这一最基本情景,否则就会形成一种社会骗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2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