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_银河补习班(邓超、俞白眉联合执导电影)

目录 1 剧情简介 2 演职员表 ▪ 演员表 ▪ 职员表 3 角色介绍 4 音乐原声 5 幕后花絮 6 获奖记…

目录 1 剧情简介 2 演职员表 ▪ 演员表 ▪ 职员表 3 角色介绍 4 音乐原声 5 幕后花絮 6 获奖记录 7 幕后制作 ▪ 前期筹备 ▪ 拍摄过程 8 制作发行 9 影片评价

基本信息

中文名 银河补习班 外文名 Looking Up 类 型 剧情、家庭 出品公司 橙子映像、猫眼影业、青春光线 制片地区 中国内地 拍摄日期 2018年9月10日-2019年1月3日 拍摄地点 浙江兰溪、建德 导 演 邓超、俞白眉 编 剧 俞白眉 主 演 邓超、白宇、任素汐、王西、孙浠伦、李建义 片 长 147 分钟 上映时间 2019年7月18日 对白语言 汉语普通话 色 彩 彩色 imdb编码 tt10195210 出品时间 2018年 联合发行 腾讯影业 [3]

银河补习班 剧情简介 编辑

银河补习班 演职员表 编辑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银河补习班 演员表

邓超 饰 马皓文 备注 工程师,马飞爸爸 白宇 饰 成年马飞 备注 宇航员 任素汐 饰 馨予 备注 马皓文前妻 王西 饰 小高老师 备注 马飞中学老师 孙浠伦 饰 少年马飞 备注 中学生 李建义 饰 阎主任 备注 马飞中学教导主任 梁超 饰 孟叔叔 备注 马飞继父 邵兵 饰 顾星河 备注 宇航员 王戈 饰 吕大头 备注 马皓文徒弟 吴亚衡 饰 刘八两 备注 包工头

魏尊 饰 疯子 冯泽昂 饰 童年马飞 吴京 饰 潘万里 备注 特别出演 白志迪 饰 领导

银河补习班 职员表

出品人 钱瑞、郑志昊、吴京、徐天福、刘荣、李晓东、赵仁鹏、陈硕罡 制作人 康利、刘琼芳、吴燕、成丽、冷一 监制 俞白眉 导演 邓超、俞白眉 副导演(助理) 庄杰(现场执行导演) 编剧 俞白眉 摄影 汪大勇 配乐 洛内·巴尔菲、Steffen Thum、汉斯·季默 剪辑 Ballu Saluja 美术设计 马士棋 动作指导 罗义民 造型设计 郝艺 视觉特效 姜超 展开

银河补习班 角色介绍 编辑

马皓文 演员 邓超 马皓文一直在努力给自己孩子一个相对自由的教育环境,他对孩子的要求只有一个,“不要停止想”。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独立思考,去勇敢面对这个世界,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马飞 演员 白宇 马飞是马皓文和馨予的儿子,长大后实现梦想成为了一名航天员。马飞在升上太空前与父亲的分歧,让马皓文一度怀疑自己教育失败了。在太空遇到困难时,马飞再次想起了成长路上,父亲教他的每一步。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馨予 演员 任素汐 馨予是马飞的妈妈,马皓文的前妻,后改嫁给老孟。她性格表面火爆而内心坚忍,因为儿子的教育问题和马皓文产生争执,认为马皓文把儿子当成了他的实验品。

少年马飞 演员 孙浠伦 初一学生时期的少年马飞,因父亲马皓文的入狱而让他缺失了爸爸其陪伴成长的七年时光。因母亲忙于事业,对学习缺少兴趣和信心的马飞变得颇为叛逆。

小高老师 演员 王西 博喻学校的小高老师,面对马飞这个差点被学校开除的“问题学生”,身为代理班主任的她从未放弃自己的学生。她对闫主任“针对”差生马飞的态度颇为不满,总在尽力帮助马飞。

闫主任 演员 李建义 马飞学校的主任。学校里,成绩垫底的马飞一直是令阎主任头疼的学生,“煤球再怎么洗,永远变不成钻石”。面对不被老师看好的儿子马飞,父亲马皓文和教导主任阎主任立下赌约,一场教育博弈拉开帷幕。

老孟 演员 梁超 馨予和马皓文离婚后改嫁给了老孟,性格耿直的老孟成为了马飞的继父。虽然他常常听不懂马皓文在说什么,但却总能本能地认同马皓文,因为马飞的上学问题同样奔前忙后。 展开全部

银河补习班 音乐原声 编辑

银河补习班 幕后花絮 编辑

银河补习班 获奖记录 编辑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时间 奖项 具体奖项 获奖者 提名/获奖 2019年 2019微博电影之夜 微博最受期待剧情电影 《银河补习班》 [19] 获奖 第六届“文荣奖” 最佳编剧 俞白眉 [20] 获奖 第11届澳门国际电影节 最佳男主角奖 邓超 [21] 提名

银河补习班 幕后制作 编辑

银河补习班 前期筹备

银河补习班 拍摄过程

银河补习班 制作发行 编辑

宣传预告

宣传路演

银河补习班 影片评价 编辑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邓超拍出了一部真正的电影作品。不再有屎尿屁的低俗桥段,而是用一段段非常走心的剧情,去构建了一部充满诚意的作品。电影里保留了邓超和俞白眉擅长的喜剧成分,恰到好处的“抖包袱”,为观影过程中,带来了不少的笑声。同时,电影从一开始就合理的对剧情进行铺垫。

相关文章:拍《银河补习班》 邓超哭了100天

邓超联手俞白眉执导 讲述一对父子爱与成长的故事

邓超

俞白眉

“请相信,一个爸爸对儿子的爱。”这是邓超和俞白眉在联手执导的第三部导演作品《银河补习班》中最想表达的主题,这次他们去除了前两部电影中的恶搞,在《银河补习班》加入父子情和目前流行的航天元素,电影将于7月18日上映,而从目前的点映情况来看,邓超在导演方面的进步受到认可。14日晚影片首映,在谈及这部电影时,邓超说扮演的父亲马皓文有一种魔力,让自己演得极为投入,哭了100天,都“快哭瞎了”。

灵感来自现实生活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献给“爸爸”们的电影

《银河补习班》故事灵感便来源于邓超和俞白眉两位爸爸的现实生活,从男人到父亲的身份转变,对孩子的陪伴和教育,让他们有了很多的体会和思考,也倾注了自己最真挚细腻的情感。正如邓超在电影开机仪式上所说:“仅以此电影献给我们的父亲,送给我们的孩子。我想做一个父子的电影很久了,当爸爸的经历让我获得了很多能量。”他还说以前自己在买礼物、关心人方面不太擅长,常被身边的人吐槽,但“有了孩子之后这方面好像又升级了,还是会让你学习新的东西。”

邓超在片中饰演父亲马皓文,这是邓超首次在大银幕上挑战自导自演一位父亲。此前邓超塑造了多个经典形象,有桀骜不驯的纨绔子弟,也有阴冷筹谋的阴谋家,有商业精英也有幽默的小人物。但这样隐忍深情的父亲形象,则是第一次。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故事讲述爱与成长

拍摄时哭了100天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讲述了一对父子跨越漫长时光收获爱与成长的亲情故事,邓超从青年一直演到老年,年龄跨度很大,俞白眉说邓超的老年妆像自己的父亲,“邓超演这个角色好像准备了40年,我是他20年的好朋友,在片场我从来没觉得那是邓超。他只要一上老妆,我就非常受不了。”

邓超坦言角色马皓文本身有一种魔力,“演其他角色都是在体验,但马皓文不一样,他的魔力是每天都在我面前说,‘超,跟我走’。”邓超说从创作剧本开始,他就和俞白眉经常哭,“俞白眉给我看剧本的时候,大晚上看完我就在那哭。第二天打电话给他,我用‘马皓文’口吻给他念剧本,两个人又在电话里哭。如果说电影拍摄了120天,那就哭了100天,因为那20天是在拍动作戏。”

在邓超看来,马皓文已经不是一个虚构的人物,而是一个有生活气息的真正的父亲,“马皓文就在那儿,穿上衣服,一喊开始,就对了”。回看监视器时,邓超多次泪如雨下,“我现在流的泪水绝不是邓超的,就是电影中这个父亲的。”

俞白眉也表示,这部戏容易看哭观众,很大原因跟邓超表演有关。

生活中的好爸爸

牺牲睡觉时间陪孩子

作为献给父亲的礼物,邓超对影片充满感情。影片路演的第一站他就选择从家乡江西南昌开始,邓超也特地提前赶到南昌,在路演当天上午到父亲灵前陪父亲喝酒。邓超在微博中写道:“我带着献给他的电影开始路演了,第一站就从老家南昌出发,我也会为你在观众席留个空座位,希望你喜欢,爱你爸爸。”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人缘不错的邓超新片上映,自然少不了好友捧场,吴京、朱亚文、李晨等纷纷为其打CALL,而在影片的上海首映式,孙俪还专程跟剧组请了假,带着儿子等等和女儿小花一起参加,一家四口首次集体公开亮相。

映后交流中,两个孩子为爸爸送上鲜花和甜吻,羞涩地表示电影“好看”,孙俪更评价说“电影真的很棒”,她表扬作为父亲的邓超有时候工作很忙,就牺牲睡觉的时间陪孩子玩。甚至会专程买机票来回飞,就为了回家一起吃顿饭,有时吃着吃着就睡着了,因为太累。

邓超也坦言请妻儿来看电影的初衷:“我一直想好好保护孩子,给他们一个稳定的童年,所以总是在躲。今天我得让他们知道爸爸是做什么的,我为我的工作骄傲,工作就是为了家庭,很希望得到家人的认可。”北京首映式上,邓超也邀请了母亲和姐姐来到现场。

不再走纯喜剧路线

观众反应令人意外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对于第三部导演作品为何不再像前两部那样纯走喜剧路线,邓超表示他们并不是刻意“深沉”,“这就跟裁缝做衣服、木工打柜子一样,不同时期会有不同体裁,老是做同一件事,那就变成‘流水线’了。可以说,《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是我们最重要的桥墩,没有它们就没有‘银河’。”

邓超坦言路演过程中,观众的反应令他有些意外,“有的人说自己跟爸爸打过架;有的人说马上要给爸爸打电话说我爱你;还有一个寄宿学校的主任说她就是片里的那个主任……”邓超感叹在看了影片后,很多观众就像开了闸一样,表达他们的家庭问题、教育问题。

电影片长147分钟,也是曾经让邓超和俞白眉纠结的地方,邓超说:“宣发团队说再剪20分钟有利排片票房等等,我们跟剪辑师沟通,他也是《摔跤吧爸爸》的剪辑师。他说可以再剪20分钟,但是反问我们‘希望票房高排片多?还是保留表达?’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就147分钟吧。”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满羿

相关文章:《银河补习班》: 脸谱化现实主义的弊病

文 | 陈璐

在猝不及防的国产片撤档期,作为幸存者的《银河补习班》并未能起到“救市”作用。

相比综艺《乐队的夏天》大火,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引得广泛关注,7月的电影院,连纳凉的好地方都不算。

《银河补习班》票房连续7天日冠,,淘票票、;另一面的豆瓣上,,刚刚及格。

影评人和影迷并非与大众对立,也没有唱衰邓超俞白眉组合的意思,纯粹实事求是――《银河补习班》塞了很多创作者要说的话,但故事杂乱无章,让人夸不出来。

如果因为看到邓超的真诚用力,看到影片对教育、腐败等问题苍白的批判,就说这部电影涵盖很大的信息量,说它良心,说它好,那我只能说,这种好评,就跟影片的故事情节一样塑料,缺乏细节,经不起推敲。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这一次,邓超终于不把观众当“智障”糊弄了,但观众该为此感恩戴德吗?创作者对作品认真负责,是职业道德,以此来做文章,真是贻笑大方。

不过看这个包容度,也就不难理解我国影视行业各种“垃圾”作品丛生的现状了。

去年暑期档上映的《我不是药神》,不仅让观众泪洒影院,也让大家看到影片干预现实生活的力量。

但一颗明星并不能掩盖我国商业现实主义电影的乏力表现。《银河补习班》剧本踩雷并非偶然,还有大量类似的影片,前赴后继犯着同样的错误。

纸片人设

大众电影核心在故事。

好故事的核心在人物。

如何让故事中的人物,变成一个丰富立体的、非脸谱化的、活生生的人,是个大难题。

《银河补习班》当然没有解决这个难题。

邓超饰演的马皓文一出场,就带着极爱孩子的超强属性呼应主题。但除了爱孩子之外,他还做了什么呢?

这个即将上场的亚运会火炬手心可真大,为给孩子用足球做地球仪,差点误了时间。跟班小弟前来提醒,马皓文一言不合上手就揍。

我们明白,主创团队想用这样的“小小瑕疵”来丰满人物形象。但马皓文并未因此可爱。

影片处处充满刻意爱孩子的痕迹,情节做作,让人怀疑这样的父亲是否真的存在于世界上。马皓文一反中国式严父形象,爱他,夸他,给他讲大道理,满足他的愿望。简直是小说里的超级英雄化身,没有父亲形象的温度。

按照这个设定,马皓文有现实中郑渊洁的才华财力地位还好(郑渊洁的孩子不想上学,他给儿子办了退学让孩子快乐成长),那么我们把这个故事当童话看,挺好。

可马皓文是谁?作为工程师,建造的大桥在亚运会当日塌了,为了给单位背锅,一声不吭去蹲了7年号子。

监狱里马皓文被狱友使绊子,监狱外马飞受同龄人霸凌,可真是一对亲父子。

马飞被小朋友欺负是因为父亲成了市里的“罪人”,逻辑尚可;监狱里的人欺负马皓文是什么动机呢?没有任何铺垫。仿佛只是为了平行蒙太奇,呼应同个时空的相似悲剧。

人物动机不明,所有事情只有结果,没有细节化的过程,就变成空喊口号,强行煽情。

难父难子时隔多年相见,一个是穷得吃不起路边店一碗面的失意中年人,一个是不学无术看《笑傲江湖》成为教导主任眼中钉的小少年。

两个人你追我赶在马路上瞎跑,以为是在上演什么偶像肥皂言情剧么?

这厢父子“爱恨纠葛”未罢,那厢教导主任大恶魔又来摧残祖国小花朵。

诚然我国教育制度有许多值得诟病之处,学校也有数不清的老师唯成绩论,但哪个教导主任闲到搬着小板凳专门抓某个学生迟到,为开除某个学生专门改他的试卷?

电影要通过强冲突不断增加戏剧性无可厚非,但打着现实主义的幌子,说着不着现实边际的事情,当我们没接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吗?

再说马飞的学渣逆袭之路,没见刻苦用功,就算是真天才,只靠感受大自然,怕也不能经过一两次考试,从班里倒数变成全级前十吧?

电影路演中,编剧俞白眉说,学渣逆袭是他的真实经历。然真实经历在苍白影片面前,并没多大说服力。

这里不是质疑俞白眉逆袭成功的真实性,而是放置电影之中,只给观众呈现结果,过程中具体操作寥寥几笔带过,没有扎实细节,难让人信服。

毕竟马飞从头到尾也没表现出什么天才潜质。光靠他爸的几句慷慨陈词,学习成绩就突飞猛进。编剧导演这是要气死天下认真苦读的孩子们吗?

电影自带造梦属性,在故事里,实现现实生活中不可完成之梦想,遇到现实生活中的小概率事件,或者纯粹天马行空,都可以。最终能让人获得共鸣的,不是影片中的那个时空,而是不同时空中,人身上的共性。

这种共性,或许是人物身上的弱点,或许是成长过程中的相似经历,或者是观众将自身缺憾寄托到故事中,通过完满结局,获得的心理满足。

电影与现实相反,再重要的结果,都只不过是结尾处给观众的一个交代,如何把过程中的故事做到环环相扣,让结果来得更加合理,是重点。

凡人历尽符合逻辑的磨难,成为更好的人,是商业电影惯用的套路,但让一个毫无特质的人躺赢,就算是电影造梦,造的怕也是白日梦吧?

直白而空洞的纸片人设,哪里来的说服力呢?又何谈代入感?

“塑料”现实

除了人设让人诟病之外,电影中的怀旧氛围,也让人尴尬。

俞白眉说,比起《阿甘正传》中的40多首怀旧金曲,《银河补习班》的9首已经很克制了。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用老歌没毛病,毕竟时代旋律自带当年的味道,恰到好处的使用能为电影增加韵味。

贾樟柯的《山河故人》让《珍重》翻红,《夏洛特烦恼》也用了《一剪梅》等多首老歌,这些音乐的融入,不仅为电影增色,且让音乐时隔多年再次传唱。

随着情节水到渠成流出的音乐,往往对表达情绪有1+1>2的效果。但一言不合就放时代金曲,恐怕会喧宾夺主吧?

《银河补习班》中邓超出狱时响起的《当年情》,跟《英雄本色》中的《当年情》是一回事吗?

怀旧是张好牌,好牌滥用,就成烂牌。

看得出《银河补习班》是个野心很大的片子,跨越30年历程,从一个孩子的成长中,想反映整个国家的共同记忆。

1990年8月7日,15岁的藏族姑娘达瓦央宗在海拔4000多米的念青唐古拉山脚下,用太阳能取火器采集到第十一届亚运会圣火火种。历时一个月的“亚运之光”火炬接力,遍及中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行程18万多公里,。

设计院的马皓文是传递圣火的其中一人。

7岁的马飞懵懵懂懂中为亚运会排练节目,肢体不协调遭到老师嘲笑。他的火炬手爸爸当众一手拿着火炬,一手抱起了他。完成了父子俩人生最初的高光时刻。并开始长达7年的漫长分别。

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举全国之力申办的综合性运动会,1990年的金秋和那首《亚洲雄风》成为那个年代的形象代言。

1998年,14岁的问题少年马飞与父亲团聚,两人请假去旅行。途中遇到了特大洪灾“世纪洪魔”。

据报道,那是继1931年和1954年两次洪水后,20世纪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之一;嫩江、松花江洪水是150年来最严重的全流域特大洪水。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农田受灾面积2229万公顷(),成灾面积1378万公顷(),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

片中马飞被洪水冲走,救援人员决定放弃时,听到父亲大喊“要一直思考”,于是拆了水下的门板当成船,顺利自救。

时代观照是有了,但效果如何呢?

创作者让主人公经历所有大事件,并在所有事情中都当主角,一会儿在说以成绩为导向的非人教育,一会儿又说体制内的腐败,一会儿还说洪灾面前“保持思考从而自救”,什么都想讲,面面俱到的结果是,故事乏味。

看似现实的故事背后,是巨大的逻辑漏洞。创作者没有从人性出发分析突发灾难来临时,人的本能反应,也没有考量当时的社会情况。

基于空想,把现今的一些观念,想当然地置换了时空。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我们按照故事发生的时间往前推,1990年的马飞7岁,那么他出生在1983年。80后的父母应该是五六十年代的人。他们从一个物质精神均贫瘠的年代走来,多数人没有受过教育,少数受过教育的人,最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珍惜受教育机会才是主要导向。

这种情况下,旧时代的知识分子马皓文,在狱中与世隔绝好几年,出来第一天就与应试教育宣战。哪怕今时今日应试教育真的让家长孩子都苦不堪言,但放在1998年,这个反常的父亲,您在监狱中提前窥见了未来吗?

1998年还没有学区房这一说,如今寸土寸金的北京,当年的地产商请明星参加活动,一言不合就送东二环房子一套(朴树的真实故事),因为房子还没开始值钱嘛。义务教育在之后8年才普及,那时的学校哪有这么重视教育?重视到变态。

编剧导演让衡水中学模式提前十多年出现,批判性建立在想象之上,总是差了口气。

如果想要批判教育,何不让故事发生年代更贴近现今,显得更加真实呢?

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没做好。

更可笑的是,这个看似反对应试教育,提倡素质教育的父亲,最终还是以成绩为导向。自己看不惯学校老师只看成绩的嘴脸,偏偏又和学校打赌,让儿子的成绩一学期内考入全级前十,以此证明自己的儿子是个天才。

这么说,天才与否的最终判定标准,还是成绩。

那么这种抗争的意义是什么呢?

不让孩子做课本之外的习题,就是素质教育了吗?把“一直想”三个字刻在家里,就是素质教育了吗?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如果真的反感应试教育,把孩子带回家教啊,何必害怕被这种唯成绩论的学校退学呢?

不否认,《银河补习班》承载了很多对教育、对生活的美好想象,但也只是想象罢了。

现实主义,并不代表大事件之中的强参与者的抗争故事。

上世纪四十年代,意大利的新现实主义电影《偷自行车的人》,讲的也是落魄的父子俩,故事也发生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二战中。那对父子的动人之处,反而在于他们的平凡,在于不完美,在于随波逐流,在于人性与理性的抗争,甚至在于人性最终的降落。

拔高立意有很多种做法,反映社会现实不一定要情绪饱满参与评判。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编导们如果不让很多固有观念先入为主,以观念导出故事,使本来反映真实生活的故事,失去真实的质感,电影也不会这么难看。

先入为主的批判

《银河补习班》在批判,大家都知道。也有不少人说,这真是个敢说的电影,不仅抨击填鸭式的教育制度,还抨击政府部门的腐败无能,还反映社会中的人情冷暖。

是的,这些《银河补习班》都做了。但是做得不好。

它像个不成熟的学生作业,里面涵盖了太多泛泛而谈的空大理念,却没有足够的故事做骨架,撑起自己的意义架构。

商业电影,首要的是讲一个好故事,把一个好故事讲好。

前者,邓超俞白眉做到了,从题材角度,不论是父子亲情,还是教育问题,都能是很好的故事母题。后者,他们做得一塌糊涂。

意义本身是什么?在没有事情支撑之下,所有意义都是空想空谈。要批判,得现有批判的具体对象,然后有一说一,针对性行文,才算站住了。

好比影评人说《银河补习班》不够好,若没看过电影,凭空臆测,那不是扯淡吗?

邓超念书的年代和现在相差甚远,他的孩子们才刚刚到学龄,对于中国“残酷”的教育制度,往往是听其恐怖,而不知其真有多恐怖。

有做理想型父亲的想法无可厚非,真正成这种理想型父亲,需要的不止是所谓的理解和爱,还要有承担一切后果的勇气。

郑渊洁让只有小学文凭的儿子衣食无忧健康快乐,长大以后继承家业。这么做的背后,是财力物力的到位,思想上的“不强求”。

放置现实,想必天下父母都不愿孩子受苦,希望孩子在成绩之外人格健康发展,最好多才多艺,完美无瑕。但有几个人能不在乎世俗比较,有几个人能有郑渊洁这等“魄力”呢?

去骂,去拆解,是很容易很简单的事情。每个人都能做。

但是,对于大家都能诟病的教育制度,对于千军万马独木桥的高考,又有几个人真的做了点改变和贡献呢?

一边痛骂教育,指手画脚,一边转头要求自己的孩子用功读书――这是现实。

比起一味地无畏抗争,反感它又不得不接受它,似乎批判性更强。

戏剧的冲突不只是强烈的哭笑,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幸福引来的强烈反差,还该有细微之处的无可奈何。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平淡之中的细节是真实生活,真实比虚构有力量。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2018年末上映的《狗十三》讲中国式父女关系,从一个孩子的青春为原点,反映出成长的残酷和中年人生活的一地鸡毛,获得一致认可。

故事里的小姑娘也是叛逆少女,成绩优异,但这只是成长中的一部分,曹保平没有把这些特质扩大化,所有元素都为表现生活这一主旨服务。40岁的中年男人带着孩子风光应酬之后,坐在车里压抑得哭泣。

父亲形象的垮塌,是对生活无可奈何的服输,这反而让整个电影充满人情味儿。七情六欲不是浮于表面的口号,不是“哈哈哈”和“哇哇哇”。

那些隐忍的暗流涌动,才是活生生的人样。

《我不是药神》中,徐峥完成凡人向“药神”的转化,并不因为他从一开始就高风亮节。那些符合逻辑的瑕疵,人本能受钱的诱惑去做事情时,意外感受到一部分弱者对自己的需要,从而找到人生价值,一次次的事件叠加,才让最终舍身为人这件事,合情合理。

观众看后,深感电影之真实。因为主人公之贪婪,是人之共性,主人公之善心,也是人之共性。

现实从来不是臆想。

邓超银河补习班说电影

《银河补习班》是邓超和俞白眉一起合作的第三部电影。相比之前的《分手大师》、《恶棍天使》确实有所进步。但这并不够。

演而优则导在娱乐圈中广泛存在,但希望转行当导演的演员们好好打磨自己的实力,不要为了赚钱,失了好不容易维护起来的羽毛。

电影中不断出现“一直想”三个字,那么也希望,邓超俞白眉能够考量生活,脚踏实地,想清楚为什么《银河补习班》如此用心,却只能从题材上吸引大众,讲不出让业内认可的故事。想清楚豆瓣评分和猫眼、淘票票评分相差巨大的原因。

题材好,内容空,是我国现阶段不少电影存在的问题,与《银河补习班》相似,《失孤》等同样从现实出发,看得出团队的用心、电影的社会责任心,但乏力的故事,让影片播出后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大众评分平台的高分,说明了观众对创作团队初心的肯定,这是对影片题材、观照现实的认可。

作为创作者,得对自己要求高一点。好评是继续下一部作品的信心,差评促使下一步作品进步。

早日告别脸谱化,故事情节配得起演员演技,影片票房配得上综合口碑,才算是成功的作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3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