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新民晚报数字报!!孩子补课越补越差还要补吗

“补课热”一直居高不下。原因之一是有不少家长认为,人家的孩子都在补课,我们家的孩子不补就输了。 正在筹拍的滑稽…

“补课热”一直居高不下。原因之一是有不少家长认为,人家的孩子都在补课,我们家的孩子不补就输了。

孩子补课越补越差还要补吗

正在筹拍的滑稽戏《放伊一马》写了一对夫妻,男的叫王成龙,开出租车,妻子徐为红,是超市收银员。她希望儿子王成要成为真正的一条龙,不要像他爸爸王成龙徒有虚名。可惜读初一的儿子期中考试成绩是“一片绿”:60、61、62。六六不大顺,妈妈要求儿子去补课:理由是“恶补底下出才子”。于是,王成每天放学后补两节课,三个月补课费付掉不少,却换来期终考试成绩“一片红”。爸爸想打退堂鼓。妈妈却说:“你要补,他要补,我还要补。人家在补,我不补,我就吃亏。”

有这种心理不止徐为红一个。成绩差的学生要补课,成绩好的学生要锦上添花;成绩上去了,补课不可放松;成绩不见效的,也要坚持补课。补课是正常的,不补课是反常的。放学赶场子听课是正常的,放学回家是反常的。从众心理左右了大多数家长。于是,起跑线上的学生越来越多,补习班的生意越来越兴隆。

恶补,只有一个恶果:学生负担不断加重,学生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少。王成每天到12点钟才能上床睡觉,白天上课常常瞌睡。请听王成的一段自述:“妈妈啊,我六点钟不到就起床。7点半前进学堂。进校不久要自修,昨天作业没做好,看见老师吓佬佬。一日要上九节课,老师前讲我后忘。吃过夜饭昏头昏脑。现在只想去睡觉,你又逼我去进第二课堂,到12点钟才能睡觉。”爸爸问他:“你最欢喜哪一门课?”儿子回答:“最喜欢的是一门课是下课。”爸爸又问:“生活中最开心的是啥事体?”儿子回答道:“最开心的事体是不上课。”

上课、做作业不应该是学习生活的全部。时间是一个常数。对一个中学生来说,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都要花时间。如果孩子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听课,赶场子补课,做题目做到12点钟,那是一种残酷的生活。孩子的成绩以剥夺睡眠时间来换取。高分的背后是一张张疲惫不堪的面孔和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他们无缘和大自然亲密接触,他们过的是不见阳光的生活,兴趣爱好全被剥夺,低头看手机成为唯一的生活调剂。

这个道理,有些家长口头上都懂,但是他们还是舍不得放弃补课,原因是担心别人的成绩上来,自己的孩子要输在起跑线上。家长把课堂当作一个赛场,把分数作为评定成绩优劣的唯一指标。人人想赢而不愿输,结果就把无辜的孩子绑上了一辆无奈的战车,推进了一场可怕的竞争之中。同学成为对手,学习为了分数。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绝大多数的补习是没有必要的。初中学高中课程、小学读初中课程、学龄前认字过百——这样的超前教学,在短期内快速提高成绩的同时,既违背了教育规律,也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那么,这场恶性竞争中的输家是谁呢?滑稽戏《放伊一马》里那个声称“白补也要补,不补白不补”的王成妈妈说,儿子最后不堪学校的重压、家长的逼迫、补课班的“留学”,选择了出走,骗子出笼,自己冠心病发作。经过各方的努力,王成回来了,妈妈后悔莫及,决定退出起跑线公司的补课。大家达成共识:放伊一马!因材施教,让孩子在阳光下自然地成长!

希望更多的父母亲都能想到这一点。

推荐阅读:补课!补课!因为南京孩子一半不能上高中?

“这个寒假,你家娃补课了吗?”南京中小学开学后,当记者这么问生活、工作中接触的人时,多数人的回答是“补了”,而且往往还要加上一句“不敢不补啊”!补课,是所有家长们心照不宣的话题,在升学考试的竞争压力之下,别说中小学生,就连幼儿园升小学之前都要报一个“幼小衔接班”补一补。一方面学校在“减负”,另一方面家长们在自觉自愿地“增负”,这种反差耐人寻味。

“不补课是对孩子不负责”

“补课这事吧,不是想不想补的问题,而是敢不敢不补的问题。这个寒假除了春节休息三天,我家孩子每天补课6到8小时”,面对记者的提问,史静快人快语。

她的儿子大海(化名)在南京一所名校读高二,正在准备这学期的小高考,所以寒假补了4门课。她说:“有多少孩子在补课我说不准,,而且一旦中断马上就会看出差距。大家都在补,谁不补谁落后,谁不补谁吃亏,不补课就是对孩子的未来不负责。这话有点刺耳,但多数家长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这就很说明问题。”

2月12日晚9点半,记者在山西路见到刚补完课的大海,他坐公交换地铁,大概花一个小时回家。

“这么晚为什么不让爸妈接你?”

孩子补课越补越差还要补吗

“因为每天只有路上的时间是我的啊,刷刷QQ群,玩几把跑酷游戏,每天就这点放松的时间。”

“补课累不累?”

“当然累,但我是受益者,又想学好又不想吃苦怎么可能呢?”

“开学之后会不会更累?”

“恰恰相反,学校的内容简单,上课反而是放松,放学才是艰苦的开始。”

史静告诉记者,家长群里流传着一个故事:去年寒假,一个名校尖子生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孩子的家长就在一所三甲医院的心脏科工作,知道孩子的情况,准备小高考结束后暑假再去手术,没想到悲剧发生了。“家长群里大家唏嘘不已,但是没有谁说不补课了,甚至说少上几节课的都没有。”

南京财经大学国贸学院针对全省100名中小学生的一项微调查显示, ,,整个寒假空闲时间在5天以上的只占10%。

家住河西的赵世成,女儿上小学四年级,这个寒假,他和几个学生家长一起请了一位老师给孩子们把下学期的数学先学一遍。“三年级之前,学习内容很简单,补不补关系不大,但是四年级一开始孩子考试成绩明显下滑,我打听了一下,原来多数孩子开学前都要把下学期内容先学一遍,这样上课就比较轻松,可以腾出时间、精力去学奥数、补英语”,他对记者说,“所以这个寒假我就和几个家长一起请了个老师,让孩子提前学了数学,至于英语,课外班学的比学校超前太多了,像书人的新课标英语,是初中水平。以前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现在大家都‘抢跑’,谁都‘怕孩子输在抢跑线上’。”

老师们对补课这件事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家长主动抓学习,帮老师分担了工作压力;另一方面,孩子们都提前学,课外学得深,削弱了老师在课堂上的作用,甚至扭曲了教育本身。南外高中语文老师、作家余一鸣直言:“学校老师的整体水平肯定要高于校外培训班,但是哪怕是南外的老师,有时也会怀疑自己正儿八经上课的意义,因为常常题目一出来,很多学生就说,我们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们早已做过N遍了。现在的好学生,往往不是老师教出来的,而是用金钱和时间堆出来的。”在他看来,教育的一项重要功能就是培养举一反三的能力,而不是检验学生的数据库有多大、记忆力有多强,校外培训增加了家长和学生的负担,但对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创造力有害无益,然而这种模式对小升初、中考、高考有帮助,那些培训机构的证书对于名校录取学生有参考价值,因此这些年来越来越火爆。

花去金钱,得到焦虑

校外培训是一个大产业,中国教育学会去年12月27日发布《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称,2016年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相当于江苏省年GDP的十分之一,而其中的绝大部分,来自中小学课外培训。

有这样一个段子:

孩子补课越补越差还要补吗

“这世界上哪件事让你大把花钱、叫苦不迭,却不得不花?答案是:课外辅导班。”

史静告诉记者,上高二以来,儿子大海每个月的补课费是6000元,寒假期间每天补课费是900元,贵的一节课一个半小时就要300元。“你算算我们一年要花多少钱?”她说,“就这样,有些课还要抢名额,学生基础差老师还不收。”

即使花钱补课,很多家长心里仍然发虚。去年夏天,田斌(化名)的儿子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进入南京一所名校的初中,可是成功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焦虑。田斌说:“上了初中考90分一下子变得特别难,从前是尖子生,现在就有落差,为了有个好排名就更得补课。就拿英语来说,六年级暑假报了个口译班花了1万多元,后来报了小托福的集训班,,但是效果都不好。寒假期间,我给他报了新东方的一对一,。但我心里的焦虑一点没缓解,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所以别人的成功经验你无法拷贝,各种培训班又特别多,孩子的学习时间以小时来计算,不可能让你从从容容地试错,一旦原来的办法不灵了,我就特别迷茫,不知道怎么做才对。”

“学霸”家庭很烦恼,普通孩子家庭就更受煎熬。在南京一家媒体工作的陈先生给记者传了一篇四年级儿子的作文习作《泳池爸爸和书桌爸爸》,里面写道:“如果不学习,跟爸爸在一起很快乐,尤其是我们俩一起去游泳时,他的目光里都是鼓励和欣赏。可是带我学习的时候,他就像换了个人,发起脾气来嘴巴像打枪,眼睛能喷火……”陈先生告诉记者,虽然也在外面补课,但儿子的成绩仍然在班级处于下游,全家人忧心忡忡,他也常常气急败坏:“要知道南京的孩子只有一半能考上高中,照目前的状态,我儿子很有可能进入被淘汰的那一半,连考大学的资格都没有。在学校减负的情况下,除了补课还有其他办法吗?”

省政协委员、资深教育记者戚若予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些年补课像浓厚的乌云,笼罩在每个孩子家长头上,而且这朵云正变得越来越沉重。”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教育作为一种公共服务,品种单一,选拔标准只有考试成绩,同时优质教育资源太少,大家必须去拼抢,结果就是大家挤到一条独木桥上,大家找到的惟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补课。”

孩子补课越补越差还要补吗

他认为,从这个意义来看,单纯批评补课没有意义,因为高考这根指挥棒指挥着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孩子以及他们的家长,补课是他们能找到的惟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尤其是在江苏这个教育大省,家长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培养孩子。“这个办法就像马克思批判资本家时说的那样:延长劳动时间,提高劳动强度。诚然,一个人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都应该努力、拼搏;诚然,优质资源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是紧缺的;诚然,外国的孩子要发展特长也要在学校外报班学习,但是家长们以及教育部门都明白,中国孩子补课已经畸形了。”

培训机构是什么角色

培训机构一方面被舆论所诟病,认为它们为应试教育推波助澜,增加家长和学生的负担;一方面被家长所追捧,品牌培训机构更是门庭若市,名额难求。

“你以为培训班是掏钱就能进的吗?拿学而思来说,报名前要考试,达不到分数线就不能报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刘小燕说,“去年暑假我带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去报名,在考场门口一看,里面坐了20来个孩子,有一个孩子拿着做完的卷子出来,就有一个孩子拿着要做的卷子走进去,我当时特别感慨,这些孩子们就要成为应试教育这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了。”

书人是南京培训市场上的老品牌,它甚至为其它培训机构拉动了市场,例如新概念英语的考试培训,很多小机构都在做,但是要报名则必须去书人。学而思到南京仅仅5年,其官方APP显示,它在南京已经有20多个培训点。

对于培训机构,视角不同评价也会不同。学而思的一位老师匿名接受采访时透露,南京市在该机构接受培训的中小学生超过5万人。“很多家长跟我交流时都说醒悟得晚了——以前总觉得要让孩子快乐成长,但是很快现实就让他们明白,培养一个优秀的孩子和快乐成长很难兼得。”这位老师说,“我一直记得一位爸爸跟我讲,他老家在苏北一个县城,他中考和高考都是县里状元,南大毕业。他说,自己以前总觉得学校教得太简单,如果当时有这样的培训机构,他的人生就会有不同的高度。他说这话时的那种遗憾,我永远都忘不了。我是做培训的,家长送孩子来,就是让我们帮学生提高成绩,高考时多一分就意味着超过上千人,所以家长们对我说谢谢的时候,我真的不认为那仅仅是客套话。”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戚若予认为教育机构承担着不太光彩的角色:“中国教育有三大怪,一是妈妈QQ群,里面全是培训、做题、考试,妈妈进去,疯子出来;二是家长委员会,学校不给补课,家委会来组织;三是培训机构,他们在为中国教育做行业标准,名校选择学生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学生能拿出多少证书来,五星学员比四星学员强,获过奖的比没获奖的强。舆论沸腾的时候,政府部门说奥数证书不得作为录取标准,但在招生时,里面夹着奥数证书老师真的能视而不见?政府说义务教育阶段平时不许排名,录取不许考试,学校不方便做的事,培训机构来做。”

当了黑手还是背了黑锅?培训机构的几张面孔着实让人一言难尽。

推荐阅读:中小学生补课现象越来越严重的原因分析(中小学生补课现状)

近段时间来,社会上把补课现象炒的越来越热。为什么?中小学生补课现象越来越严重。

第一,学校不准补,校外拼命补。

孩子补课越补越差还要补吗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层层发文,严厉禁止学校补课,严禁教师校外有偿补课。各种校外培训机构看准了这一商机。大肆宣传,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极力鼓吹提分教育,上线教育。家长急了,于是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培训学校。

第二,学生不想补,家长压着补。

好多孩子因缺乏学习兴趣,缺乏学习动力,缺少学习方法。硬着头皮苦读书,死读书。在学校就累的够呛,哪里还有兴趣去校外补课。可家长输不起,害怕孩子考不上重点,考不上大学。想千方设百计的说服孩子。补课,补课,再补课。

第三,优生不用补,差生逼着补。

好学生,因对学习有浓厚的兴趣,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有良好的学习习惯,成绩一般都比较好。根本不用补课。真正去补课的都是那些偏科的学生,不爱学习的学生,学习习惯差的学生。可父母不能看着孩子这样差下去。唯一途径,补课提分。可没想到好多学习成绩差的学生越补越差。

究其原因:

第一,学校输不起。

在升学下指标,招生靠升学,评价看升学,奖金看升学。学校敢不要成绩吗?学校敢不要排名吗?学校敢不要社会声誉吗?

第二,家长输不起。

现在的家庭大多都是独生子女,独苗一个。父母含辛茹苦养育子女,就希望孩子能够读好书,以后能够出人头地,体面生活。要是考不上重点,考不上大学,那怎么办?父母那个急呀!所以把一切精力都看准分数,天天瞄准孩子读书,提分。读书,补课。

第三,学生输不起。

学生自己也知道,如果学习成绩差,考不上大学,自己将失去学习的机会,将找不到好的工作。再差也想拼一拼,再差也想搏一回。硬着头皮,逼着自己去补课去提分。

总之啊,考考考是老师的法宝,分分分是学生的命根。追根到底,迫使学生补课的幕后推手,还是学生的评价机制,是考试制度,录取制度所带来的弊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得从机制体制入手。我们企盼新的考试制度,新的评价机制,让孩子快乐的健康的成长。”救救孩子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39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