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小学生交不起补课费自杀 教师收补课费购房买车

上课铃响了,孩子们开始陆陆续续走进教室。 对安徽省阜南县第二小学(以下简称: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的学生们来说,…

上课铃响了,孩子们开始陆陆续续走进教室。

对安徽省阜南县第二小学(以下简称: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的学生们来说,12月1日这个星期四的下午,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

班主任郝老师正按照课程表,给他们上语文课。而明天,被教育局停课一个多月的姜老师,将准时出现在教室,教他们数学课。

唯一有些细微变化的是,姜老师回来了,但他们的两个同学———因补课费而服毒自杀未遂的周周和平平,已经转学到别处,再也不会走进这间教室。

自杀起因老师催要补课费

“如果我死了,就怪数学老师,请警察叔叔将她抓走。”

小学生交补课费

一个多月前,10月24日下午放学后,就在这间教室里,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的女生平平和周周,当着其他两个同学的面,服下剧毒农药敌敌畏。所幸抢救及时,并没有生命之虞。

喝农药之前,12岁的周周在黑板上写下了上述遗言。

据周周的父亲周家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导致他女儿喝农药的直接原因,是姜老师不断地催要补课费。当天下午上数学课时,姜老师又当着全班同学,问周周600元补课费什么时候交。

“老师的话语和眼神让我感觉到特别难堪。”事后,伤心的周周告诉父亲。

在新学期开学后,周周参加了姜老师在外面开办的补习班。

小学生交补课费

“本来是不想参加的,但新学期报名时,姜老师两次以孩子暑假作业没有完成为由不让报名。直到参加了她的补习班,第三次才报上名。”事后,周家亮才从老婆嘴里知道这一情况。

小学生交补课费

因家庭条件差,周周补课的事情,周周的母亲一直没有跟丈夫说。她当时的想法是,为了让老师能对孩子好一点,照顾一些,“就把补课费当送礼吧”。

临近期中考试,老师开始收补课费,平常就有些怕父亲的周周,不知道怎么向父亲开口说这件事。

10月24日这天,姜老师第三次追讨补课费,周周觉得很没面子,说不想活了,立即得到了好朋友平平的响应。

在平平这个13岁女孩的眼中,自己心情不好都是因姜老师造成的。姜老师爱在同学面前点名骂人,甚至拉到门外罚站,发怒时“眼睛瞪得大大的,很可怕”。

事发前,平平告诉过父亲王峰,姜老师一直对她不好,动不动就找茬儿,以作业没做好为由,挖苦奚落她。

最让两个孩子不能容忍的是,她们的座位一直被安排在后面,“连黑板上的字都看不清楚”。

平平事后告诉父亲,她曾被语文老师从教室后面的角落里调到中间位置,但因为没上姜老师的补课班,马上就被姜老师调回原来的座位。这样的事连续发生了两次,中间才相隔几节课。

这件事,让王峰一想起来就心痛。他认为,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才造成两个女孩心里堵得慌,压抑得“不想活了”,决定以死抗争。

因为补课费以死抗争,这并非第一起。同样的一幕,七年前在山西早已经上演。

2004年3月22日下午放学时,山西省大荔县高明镇中心小学班主任张小红,让学生第二天早上交英语补课费。

第二天,大部分学生都按要求交了10元补课费和1元电影费。学生苗苗没有交。放学时,张老师再次提到交钱的事,并声称再不交钱就不要来上学。

小学生交补课费

苗苗因未拿到规定应交的钱,害怕上课时让老师撵出去丢人,便在家中喝下“久效磷”农药。幸亏母亲发现及时,经医院抢救,终于死里逃生。

相对于这两起事件中的三位小学女生,河北省阳原县西关小学10岁的小男孩壮壮,却没有这么侥幸。

就在周周和平平服毒自杀的前一天,壮壮因为骑自行车去老师家补课,半路上和一辆三轮车相撞,被撞碎头部,当场死亡。

“无偿补课”结论滑稽

小学生交补课费

“姜老师没有向学生宣布收补课费,也没有说不收补课费。”

这句来自于阜南县教育局11月14日《调查报告》中的话,也是目前官方对这一事件所作的最后结论。

小学生交补课费

阜南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朱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事发当天,他代表教育局给阜南二小作出了三点指示:姜老师停课接受调查;学校垫付服毒学生住院费;为两个孩子请心理老师进行疏导。

事发后,家长对老师收费补课问题进行了投诉。在把两个女孩送往医院紧急抢救之后的10多天内,教育局抽调监察室和安全办人员组成调查组,连续进行了两次调查。

11月7日,因安徽当地媒体对此次事件的报道中涉及到补课费,引起了阜南县委、县政府的高度关注。因此有了第三次调查。

据调查,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的学生大部分来自农村,成绩整体偏差,因考虑明年要上初中,应部分家长的要求,开学时姜老师便给全班98名学生家长都打了要求补课的电话。

自9月15日开始,到事发10月24日停办,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姜老师与班主任郝老师在阜南二小附近的粮油四部租房子,组织本班20多名学生,每周二至周五下午4:40到6:50进行补课。周三周五由姜老师补数学,周二周四由郝老师补语文。

补课是否属于有偿补课的问题,调查组未查实。

当这个调查结论一公布,其公正性立即遭到了两位学生家长的质疑。

首先是调查组人员的结构问题。虽然前后成立了三个调查组,进行了三次调查,但除了最后一次有一位县政府督查室领导参加外,整个调查组没有纪委和监察局等第三方人员参与,基本上都是教育局干部关起门来自查,等于老子查儿子,无公正可言。

其次,两名孩子和学生家长,是这次事件中最重要的证人,但直到调查结束,前后成立的三个调查组,竟然没有一个人找举报人、找这两名学生家长了解过相关问题。

就学生家长的质疑,朱亮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对这两名学生,调查组没有进行正面接触,主要是出于人道,怕她们再一次受到伤害,影响她们的正常生活和学习。至于两位学生家长,我个人当面和电话中,曾就此事和他们有过多次交流。”

朱亮认为,他们没有任何袒护姜老师的意思,但她不承认收费补课,学生家长手里又没有具体证据,调查组也没有办法。

说到证据,周家亮说,在阜南县城的大街小巷随便拉住一个学生家长问问,哪个不知道这些老师都是先上课,等学期结束时再交补课费。这样即使教育局检查时发现了,也是“无偿补课”。

“不可能不收费。这个老师要不傻,要不就是活雷锋。否则,她有必要自己花钱在外租房子开这个补课班吗?我们是不是要评她为劳模,供全社会学习?”

阜南县一位主要领导也认为无偿补课的结论“滑稽”。

密切关注此事的网友,甚至给教育局领导设计了这样的台词:“老师补课是无偿的,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

学生家长被“自愿”

“只要我问心无愧,随他们怎么讲。”

姜老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我办这个补课班,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的补课费。主要是学生家长自愿,怕孩子升不上初中。”

对家长“自愿”补课的这种说法,王峰认为“可笑”。因为家长如果不“自愿”,老师治学生的高招可太多了。

如通过故意批评、座位前排调后排、罚抄作业、新学期到校不让报到、免掉班干部、评不上三好生、体罚孩子,甚至停课,连续多次找学生谈话,请家长等这一系列“特殊照顾”。

即使有个别学生家长知道老师是以赚钱为目的办班补课,这样既剥夺了学生正常的休息和娱乐时间,又增加了自己的额外负担,但迫于望子成龙和相互攀比的心理压力,虽然苦不堪言,最后也不得不“自愿”了。

这次事件中的周周,姜老师就是多次以她暑假作业没有完成为由拒绝让她报名的。

对好坏不一来到补课班里的学生,老师美其名曰:“好的来提高,差的为补习,一般的是辅导。”

当然,也有少数家长,并不“自愿”要求老师给学生补课。

江西省南昌县富山乡,一位叫涂义民的农民因拒不交纳学校要求交的孩子双休日补课费,最后被校长带一帮人打伤。

虽然那位校长最后受到了处理,但并不影响广大老师要求学生家长“自愿”补课。

现在这种“被自愿”的事,落到了阜南县30来岁的出租车司机程师傅身上。

在送记者去周周家的路上,程师傅说,他女儿读小学二年级,从去年到今年,老婆已经向他唠叨了好几次,说班主任几次捎话让女儿去他家补课。收费标准为,中午管一餐饭,一学期2800元。

程师傅在县城跑出租,起早贪黑,一个月也就两千来块钱。让他闹心的不是女儿一学期的补课费要花去他一个多月的收入,而是怕像邻居家的孩子一样,补课费交了,还耽误了学习。

邻居的孩子在考初中前的最后一个学期,参加了主要任课老师在家里办的补课班。让家长欣喜的是,自参加补课后,孩子似乎一下子变聪明了,语文、数学成绩突飞猛进。

小学生交补课费

然而,让邻居纳闷儿的是,在小学升初中的考试中,孩子的成绩又一落千丈,回到了补课前的起点,语文、数学双双不及格。

经知情人士点拨,这位邻居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些老师为了对得起家长付出的不菲报酬,通常会把即将测验、考试的题目透露给学生或者一遍又一遍地辅导学生相同的题型,以造成一种‘孩子成绩上去了’的假象。”

闹心归闹心,事到临头,程师傅也没有其他选择。他打算过完年赶紧把女儿送到班主任家补课,“这事再也不能拖了”。

其实,他也不敢拖。

教师的第二职业

教师靠补课捞外快,在阜南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当地一位退休的马老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每到寒暑假、星期天,甚至中午和晚上,随便去一个班主任或主课老师家,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结队补课的学生,初中生尤盛。

2007年前,当地还只是个别老师趁暑假偷偷补课,然后逐渐发展到在外租房办班,在家里办补课班,甚至投资几十万元,专门买上一套商品房当作补课基地。

小学生交补课费

结果就形成了目前这种局面:老师“下旨”,家长执行,学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教师把补课变成了心照不宣的“第二职业”。

比如姜老师办的这个补课班,20多名学生,人均收费600元,一学期收入12000元,不低于她每月2000元工资的总和。

就在此事发生前的上个月,实验中学高一的一位班主任在校外租房,规定学生每周六补课一天,每人每学期收300元,不去补课的,以晚自习为由收费200元。

按一个班有学生60名,补课与不补课的人数各占一半来计算,共收费15000元,平均下来远高于他的月工资。

阜南县一直是国家级贫困县,2009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仅2825元。

周家亮有两个孩子上学,女儿周周户口不在县城,托关系交了8000元借读费,已经耗干家底。一学期再交600元的补课费,对他这样靠种地为生的家庭,已有些力不从心。

而阜南二小3000多名学生里,有一半以上来自农村。有的家长为此不得不分期付款交补课费。

不过,在补课老师眼中,这点补课费并不高。相比南方一些发达城市,小学一个班主任老师,给五六名学生补上20节课,就有上万元的报酬,他们不过是收了点小钱。

但就是这点看似不起眼的小钱,短短几年间,让当地一些普通的中小学教师,拥有了两三套商品房,开上了私家车,身价百万元,一跃成为标准的中产阶层。

因为利益的驱动,补课不仅成为老师新的经济的增长点,而且已发展成为一种规模化的产业。

补课老师有时会借用别的学校教室为本校学生补课,或是以和社会力量联合办学为名给学生补课;再就是以学校教师被社会力量办学机构聘用为名招揽本校学生补课;也有的老师以提高学生学习成绩为由开各种新课补习班。

对这种补课致富,阜南二小的李校长说,并不完全是社会上所说的,都是老师为了捞钱。有一部分家长,想通过给老师补课费,占有更多的教育资源,客观上纵容了老师。

当地几位重点中小学校的老师就遇到过这种事,有些家长执意邀请他们补课,出于礼貌,他们不好拒绝,于是就“故意”抬高价钱,希望那些家长“知难而退”。

小学生交补课费

没想到,这样做的结果非但没有阻止家长们的补课热情,反而使得水涨船高,补课费越来越昂贵。

相关处罚过于仁慈

对多年来发生在眼皮底下的收费补课,难道教育主管部门毫不知情?

“老师在补课班上讲,只要媒体不曝光,他就不害怕。”马老师告诉记者,其实在每学期结束时,各学校校长都会打招呼让教师不要在校外办班补课,教育部门也出台了一系列举措来制止,可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不让媒体曝光,校长和教育部门是不会管的。

即便有人举报了,通常的处罚也就是取缔补课班,退回补课费,老师写检查,通报批评或记过,被开除的几乎没有。

这次姜老师事件,虽然遭遇省内外多家媒体报道,结果似乎也不例外。

11月21日下午,阜南县教育局在全县中小学校长大会上通报了对此事的处理结果:“给予姜老师记大过处分,给予李校长和班主任郝老师记过处分。”

得到这个消息,姜老师的态度是“能理解,无所谓”。

这种“一年(记过)或一年半(记大过)不参加评优评先,晋级提拔”的处罚措施,对老师的个人前途影响并不大,马老师告诉记者。

事发后一直要求开除姜老师的家长王峰,认为这种今天纸上记一下,明天就过去了的“记过”式处罚,过于仁慈,对补课老师根本起不到震慑警示作用,甚至是鼓励和纵容。

“如果不信,你问问阜南二小的领导,现在还有没有老师在校外收费补课?”

当记者把王峰提出的这个问题,当面请教李校长时,他回答得很干脆:“我不能保证没有。”

“即使开除了姜老师,谁能保证,阜南就能彻底清除收费补课现象?”李校长认为,在目前法律尚未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仅靠某一地区或学校对老师从事收费补课作出限制和规范,的确有难度。要杜绝此风,必须由国家有关部门系统性地制定和出台具体法规条例,予以规范。

“我不想让此事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县委一位领导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刚开始,教育局的处理意见是将姜老师调离教师岗位。但看到她丈夫暑假刚出车祸,她自己又出了这个事,从挽救和教育的目的出发,我们不想一棍子把她打死。”

“不要再纠缠责任了,因为孩子毕竟没啥大事。”事发后,有人劝王峰。

与王峰不同,周家亮的态度更近乎息事宁人:“小孩子没事就完了。”

在宣布这个处理意见的当天上午,当周家亮和王峰与李校长签完“二小承担两个孩子全部住院费(15000多元),补助给每个孩子6000元的营养费,为她们请一个心理辅导教师,并安排到其他学校上学”的协议后,一走出阜南二小的大门,周家亮便拿出手机,删除掉所有与此事有过联系的记者和律师的电话号码。

作为家长,周家亮不想再提及这件事,怕一不小心伤害到已经转学到外校读书的女儿。

11月28日的下午,当《法治周末》记者在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周周和平平曾经读书的教室,问一个叫欣欣的同学:“如果下次遇到老师办补课班,你去还是不去?”

小学生交补课费

这个11岁的小女孩,在使劲眨了一下眼睛后,回答说:“应该会去,也应该不会去。一切听妈妈的!”

那么,妈妈听谁的呢?

小学生交补课费

作为学生家长,王峰现在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别说600元,10万元我都会掏。”

相关阅读:女教师违规补课被处理 喊冤称只收了食宿费

原标题:女教师违规补课被处理 喊冤称只收了食宿费

9月下旬,当儋州市那大镇第十一小学女教师陈芳莲接到儋州市教育局以违规补课为由,对其作出降低岗位等级、调离学校等处罚的处理决定时,感到非常不理解和难以接受。

据了解,第十一小学一直没有宿舍和食堂,学生人数又逐年增多,一些忙于事业的家长纷纷将孩子寄宿在老师家中。老师收取一定费用负责孩子食宿问题,顺便在学生做作业时给予辅导。10月20日,几位学生家长接受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并没有交过补课费,并担心没有老师的照看,孩子今后的食宿问题该如何解决。

对此,儋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已接到学生家长反映情况,并已启动重新调查程序。

小学生交补课费

女教师:收取食宿费,并未收补课费

20日上午,记者看到了陈芳莲手中拿到的儋州市教育局对她的处理决定,上面显示:经查实,陈芳莲曾于2015年4月参与补课被儋州市教育局查处,处分期间不思悔改又顶风违纪继续招收学生食宿和补课。那大镇第十一小学个别教师顶风补课,屡禁不止,多次被学生家长投诉,对此该校校长陈迎负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依据相关规定,2015年9月25日,经教育局党委会议研究决定,对陈芳莲作出:降低岗位等级,调离那大镇第十一小学,扣发其2015年下半年奖励性绩效工资,并在全市教育系统内通报批评的处罚,并对那大镇第十一小学校长陈迎进行诫勉谈话,并在全市教育系统内通报批评。

陈芳莲承认,她的确收了10个学生一学期每人4000元的费用,但这些费用是这些学生一学期在她家里的食宿费,作为老师,看到孩子作业中遇到问题,肯定会上前辅导,而并非教育局所认定的违规补课,因此认为教育局的处罚不公。

校长:学校无食宿条件导致学生在校外食宿

校长陈迎因为陈芳莲等教师补课也被教育局作出处理。陈迎告诉记者,第十一小学是原那大机械厂小学和那大糖厂学校于2010年合并成的一所完全小学,是一所农场与企业改制后合并的学校。由于历史原因,学校的办学条件很落后,学校一直没有学生宿舍和食堂。近年来,学生人数增多,学校只能告知学生家长自己解决住宿问题,或投靠亲戚朋友,如果亲戚朋友是教师也可以。

陈迎还介绍,学生在教师家食宿的现象已存在多年,且并非第十一小学独有,今年初教育局还曾对学生在校外食宿情况进行了检查和登记,所以他也认为这是教育部门的一种默认,但没想到教育局却认为这种现象属于违规补课,而且还作出了处罚。

家长:没时间照顾孩子便放在老师家照看

得知陈芳莲因违规补课被教育局处理后,学生家长们也纷纷感到不理解,并担心孩子今后的食宿问题该如何解决。

小学生交补课费

家住那大镇美扶村委会的覃艳琼告诉记者,她在一家美发店工作,每天早上就出门,晚上有时候很晚才回家,甚至在店里过夜,其丈夫也长期在外打工,夫妻俩都顾不上照顾孩子,因此将孩子放在教师家中照看,并交了一些费用。“能住在老师家里,我们家长也比较放心,有时间还能给孩子辅导下功课,应该算是很正常吧,不知道教育局为什么要处罚老师。”覃艳琼说。

除了这位家长外,记者还看到其他几位家长所写的书面证明或情况说明,均表示仅交了食宿费,并非是补课费。

教育局:教师以食宿费为由收费实为补课

20日,儋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上半年在接到举报后,教育部门发现陈芳莲违规补课,至于陈芳莲所谓的没有收补课费,只收了食宿费一说,该负责人表示是陈芳莲偷换概念,以食宿费为由收费实为补课收费。

不过,该负责人表示,由于学生家长出面为陈芳莲作证没有收补课费,陈芳莲本人也对处理决定提出异议,根据相关规定,教育局已启动重新调查程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高三补课1个月要交700元住宿费?

原标题:高三补课1个月要交700元住宿费?

东南网7月29日讯(海峡都市报记者 梁政 林深圳 文/图) “老师通知我们补习一个月,要交700元住宿费,原先我们一年住宿费才900元!”昨天,漳州立人学校高三毕业班学生陆续进校报到,准备开始为期一个月的补习,多名学生认为,学校通知交的700元住宿费偏贵,纷纷拨打海都热线通反映此事。

漳州立人学校缴费通知

昨天下午,海都记者随机采访了10名该校来报到的准高三学生,他们均称,学校通知所交的费用,是700元的住宿费和800元的伙食费。到昨天下午6点,部分准高三年学生已经交了该费用。

而该校刘校长称,学校拟向学生预收的1500元,主要包含了餐费和教辅材料等费用,并无向学生收取住宿费。

昨天下午4点多,漳州市物价局检查分局刘副局长已到立人学校调查了解。

走访:

学生称被告知高三补习要收1500元

漳州立人学校高三年级共有18个班,学生总数在1000人左右。

昨天下午3点半左右,海都记者到立人学校走访,发现许多高三新生从漳华路边下车,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陆续进校报到。海都记者随机采访了10名学生,这些学生都表示,在暑假放假前,所在班级老师都口头通知了暑假要补习一个月一事,总费用是1500元,其中伙食费800元,住宿费700元。

“我刚到学校,还没去交钱,但觉得这个费用有点贵,”一名不愿具名的男同学说,去年,他一年的住宿费才交了900元,这一次补习一个月,竟然要交700元的住宿费,这让他难以接受。

“老师可能不清楚,学校发的通知,没有具体收费项目。”漳州立人学校校长刘金忠昨称,学校通知高三学生补习要交的1500元,主要包含了餐费和教辅材料等费用,但不含住宿费。而补习期间要定几套教辅材料,补课时间多长,这些都还没确定。因此,此次补课学生的餐费等费用,无法提前向学生告知,“这些是预收款,多还少补,具体收费情况事后会向学生详细说明。”刘校长表示,将会把此次补课具体收费情况向市教育局和物价局报备。

教育局:

各学校不允许有偿补课

昨天上午,漳州市教育局监察室相关工作人员赖垂青称,2015年7月5日,教育部出台《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划出6条“红线”,包括严禁中小学校组织、要求学生参加有偿补课;严禁中小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联合进行有偿补课等,对于在课堂上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课上不讲课后讲并收取补课费的现象将重点查办。但是,根据《教育部等五部门关于2015年规范教育收费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中规定,“对于确需补课的高中毕业班级,应以答疑、辅导等形式进行,不得违规向学生收取费用,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明确程序、严格标准、规范操作”。

赖垂青介绍,各中小学校不得对学生进行有偿补课。否则,学生可以拨打漳州市教育局投诉电话0596-2063942进行投诉。但漳州立人学校的收费中,并没有针对补课进行收费,所以不在教育部门的管理范围之内。

物价局:

如暑假补课,学生无需再交住宿费

昨天,海都记者从漳州市物价局收费科获悉,2011年5月份,经市物价局批准,漳州立人学校学生公寓住宿费收费标准为每人900元/学年(8人间),该标准一直沿用至今。根据2013年出台的《福建省民办教育收费管理实施细则》及《福建省高等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公寓收费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学生公寓住宿费按学年收取,学生假期居住在学校公寓内的,学校不得另行收费。如果暑期补课,学校向学生额外收取住宿费,属违规收费。

昨天下午4点多,漳州市物价局检查分局刘副局长已到立人学校调查了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4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