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小舍得》蒋欣举报老师办课外班:老师课外办班,家长哭还是笑?

《小舍得》里,蒋欣扮演的田语岚,有个学霸儿子子悠,数学从没低于过90分。但一次测试中,子悠只考了86分,最后两…

《小舍得》里,蒋欣扮演的田语岚,有个学霸儿子子悠,数学从没低于过90分。但一次测试中,子悠只考了86分,最后两道大题都不会做。

以子悠的水平,如果他不会做,班里其他人更做不上来。蒋欣却发现,班里有不少孩子都做对了,这是有违常理的。

蒋欣锲而不舍地调查,终于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数学钟老师办了校外补习班,作对这两道大题的孩子都参加了补习班。子悠没有参加,考得才不理想。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

蒋欣发动家长联名上书,举报了钟老师违规办校外补习班。钟老师被开除了,本该是大快人心,蒋欣却悲催地发现,钟老师和子悠的班主任是情侣关系。

故事还在继续。现实中,也有老师在校外办课外班的,家长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家长态度1:反对在校老师校外办补习班

《小舍得》里蒋欣的举动,对老师校外补课的行为是旗帜鲜明地反对,这是现实中很多家长的态度。

对这些家长来说,他们主张的是教育公平。老师办收费的补习班,很可能为了生源,在课堂上藏着掖着,把真材实料都留到收费的补习班去讲。

这种行为确实有悖教师这个身份,这也是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禁止在校教师举办课外补习班的原因。

老师开办补习班,招收本班的学生,是存在利益冲突的。但换个角度,如果老师招收的是其学生,是不是就不用回避了呢?老师可不可以利用业务时间做个副业?

家长态度2:高价找在校名师补课

有的家长旗帜鲜明地反对老师校外补习,有的家长大张旗鼓搜罗名校教师,攒班给孩子补课。

积极攒班的家长,孩子大多是学霸,他们找的名师大多是出自海淀、西城名校的一线教师,有些机构也”秘密“提供一线名师的补习服务。

北京晚报报道,有培训机构提供一对一或一对二名师补课,老师都是来自示范校甚至“六小强”。每节课一个小时,费用至少500元,每次至少两节课,语文、数学等主科老师,费用还要再高。

从补习效果上看,经验丰富的名校教师一对一补习,是不是听起来就觉得赚到了?这样的小班课都不用大张旗鼓地宣传,靠家长口口相传,补习名额都要抢。

不一样的家长,一样的教育焦虑

蒋欣反对老师办校外班,是不希望孩子在学校接受的是”保留“的教育。家长高价找在校老师补课,是希望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成绩越来越好。

关于补习班培训班,总是能引起家长的共鸣,不让孩子上个课外班,似乎就对不起家长的身份,家长也难逃焦虑。

别人都学,我家也得学。幼儿园要学点小学知识,不然一年级跟不上;四年级可以学初中知识了,为初中减减负;初一就得做高中数学题了,万一数学竞赛能获奖呢……

课后补习班追着孩子往前跑,加速跑,最终目的是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这是检验孩子18年教育成果的指标。

孩子考上清北,教育就是成功的。孩子考了个没名大学,当初怎么就没有多报点补习班呢?孩子没考上大学,人生索然无味,以后也别提教育这两个字了,因为不配。

这样的目标,真的没问题吗?

孩子是人,不是考试机器

用高考的成败,衡量教育是否正确,本身就是一种讽刺。

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说,好的教育,应该是培养终生运动者、责任担当者、问题解决者和优雅生活者,给孩子们健全而优秀的人格,赢得未来的幸福,造福国家社会。”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

孩子是需要分数的,因为没有分数,孩子就过不了今天的高考。但如果孩子只有分数,也赢不了未来的大考。孩子不是考试机器,从出生到18岁,他接受的教育不应该只为高考。

我们的教育体系,还有很多待完善的地方,普通高中教育和大学教育录取的名额限制,也让孩子们的竞争空前激烈。

孩子们面临的竞争,是可以用录取率,用名次衡量出来的,家长的教育焦虑却是深不见底没有尽头的。

我们焦虑,生怕因为自己的闪失影响孩子的前途。就像《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里焦虑的蔡汉伟妈妈,她生怕哪一步错了影响孩子的前途。蔡汉伟出的每个小问题,她都反应过度,最终让蔡汉伟成为学校的“名人”,彻底失去学习动力自暴自弃。

孩子的生命是父母给的,但父母不能因此就包办孩子的人生。就像《小舍得》里宋佳饰演的南俪说,“孩子不是流水作业上的产品,是活生生的人”。

在关注孩子成绩,给孩子选补习班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倾听孩子的心声,给孩子适当的自由为自己做主,让孩子在能力范围内,决定自己的人生。

相关文章:湖南92岁退休老教师免费办补习班22年,被称“太爷爷”

原标题:湖南92岁退休老教师免费办补习班22年,被称“太爷爷”

在湖南益阳市安化县雾寒村地,有一位92岁的退休老教师,他叫唐上君。这里地处偏远山区,成年人大多外出打工,村里的师资力量薄弱。1997年,退休十年后的唐老师回到村里,开始义务给家乡的学生补课。这个免费“补习班”,他一办就是22年。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

“书楼”里的免费补习班 培育出多个大学生

每个周末,从山边的木头房子里,都会传出解答问题的声音。

木头房子有个好听的名字——“书楼”,围坐在这里学习的有村里的留守儿童,也有初中、高中的学生。教书的人就是唐上君,孩子们称呼他“唐爷爷”“唐太爷爷”。

夏志伟是当地初中二年级的学生,父母都在外地务工,家中的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平时对他疏于管教,他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着急的父母把他送到“书楼”来补习功课,效果很明显。

湖南益阳市安化县雾寒村学生 夏志伟:

他教会我们学习,还有做人、做事。我的成绩从后面几名进入到前面十几名。

除了像夏志伟这样自己来补习功课的,唐上君还主动上门去找学生,唐旭芬就是其中一个。去年,严重偏科的唐旭芬本想放弃高考,唐上君知道情况后,主动找到她,给她补习数学。

湖南益阳市安化县雾寒村学生 唐旭芬:

唐爷爷特意到我家里来说,要我带着数学书找他,一道题目一道题目跟我讲。

一段时间后,唐旭芬重拾信心,参加高考并顺利考上了大学。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1年到现在,雾寒村有50人考上大学,其中一本13人,二本21人,专科16人,这些学生无一例外都在“书楼”学习过。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

要教从小学到高中的每个学科 他“活到老、学到老”

村里的学生年龄参差不齐,要补习的科目也是各不相同,可老师只有一个人,好在唐上君本身退休前就是个“十项全能”,教过好几个学科。退休后的他,为了能更好地教孩子,阁楼里的教材和辅导资料涵盖了从小学到高中的每个学科。

“活到老、学到老”,这话对唐上军而言绝不只是说说而已。为了更好的教学生,已经92岁高龄的他,现在每天都还在不断地学习。

1950年,唐上君毕业于湖南省立第五中学,次年开始任教。教学生涯中,他先后教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地理等课程。

湖南益阳市安化县退休教师 唐上君:

我就边教边学,学懂了再教。首先要学懂,只有爱学的老师才能培养爱学的学生。

如今辅导学生,唐上君依然坚持他的教学标准。每次他都认真备课,反复思考怎样才能提升孩子们的学习兴趣,让自己的辅导更有质量。

唐上君有很多自己的宝贝,化学元素周期表小卡片、地理拼图、语文音标卡片。他回忆起当年任教时,由于条件简陋,大部分教具都得自己动手制作,制作的教具还获过奖。

由于教材不断更新,唐上君给孩子们辅导时经常遇到自己搞不懂的新问题。为此,他专门托自己的外孙买了一台智能手机,学会了通过网络和孩子们一起查找解题方法。

现在,唐上君大部分时间都坐在“书楼”里备课学习。孩子们的教材不断更新,他脑子里的知识也在增长。

湖南益阳市安化县退休教师 唐上君:

教儿童一杯水,要有一桶水,现在我还知道了,不仅要有一桶水,而且要有一桶活水。水要活,不活是没有作用的。所以要不断地学习,现在知识很难,不学习不行。

唐上君老师不为名,不为利

只为学生,为教育

而他活到老学到老的劲头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

也让人感叹

人到七十已经不是古来稀

70岁之后的人生该怎么过

唐上君的选择给我们做了一个榜样 来源:央视新闻

相关文章:许陈品:逼死美女作家的狼师补习班,我也去上过

关键字: 台湾 台湾补习界 补习产业 林奕含 美女作家自杀 狼师补习班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许陈品】

如果不是26岁美女作家林奕含的自杀,台湾补习界的黑暗恐怕还将继续掩藏下去。

事情要回到八九年前,一位补习班狼师诱奸二八年华的林奕含,使她从此罹患忧郁症,即使后来接受心理咨询与治疗、继续升学,也找到人生的伴侣步入婚姻殿堂,却始终难以挥别昨日的梦靥。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

并非巧合的是,林奕含自杀前,她人生的第一本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刚刚出版不久,这本小说所描述的,正是一位13岁少女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性侵最终发疯的故事。

林奕含自杀引发台湾社会各界展开猎巫般的人肉搜索,媒体也给予了连篇累牍的报道,扒出犯罪嫌疑人的各种信息。在新闻猎奇的背后,我们更应该看到,其实这个看似普通的社会案件,却真实反映出台湾的严重问题:补习班产业与升学制度的关系。

根据台湾教育主管部门委托调查统计显示,截至今年1月,全台湾现有18492间补习班,是全台便利商店(约1万间),与20年前比更是成长了12倍,在台北甚至有一条著名的补习街。而主打升学的文理补习班,更有11045间之多,若加上外语补习班,更是占到补习班总数的84%。而“资策会”曾在2013年估计,台湾补教产业年产值约1500亿新台币(约合344亿人民币)。三年多时间过去,补习班数量比当年增加2000间,产值可能再攀新高。

从补习班的空间分布情况来说,全台有75%的补习班集中在台中市、新北市、台北市、高雄市、台南市和桃园市,恰好就是台湾目前的六大直辖市。而这六都,刚好占了全台70%的人口数。连江县是台湾地区唯一没有补习班的县市,代表教育资源城乡差异严重。

可见补习班的设立,与人口密集程度与繁荣程度有正向关系;人口越多,学生的数量越多,升学的需求量大,补习班的供给也越多。在补习班招收对象上,则是以小学生为大宗,占了将近整体的半数();收国高中生的补习班总数(主要针对升高中和升大学)。

至于为何会造就这么多补习班,作为过来人,笔者倒可以讲讲自己的亲身经历。

笔者从小学到高中都在台北市求学,因升初中时是按照户籍所属学区升入公立学校,没有经过考试,所以“小升初”这个阶段笔者很轻易就完成升学。进入初中之后,方听闻学校排课是排到第七节,加上一节名为课后辅导的第八节,往后就不允许学校再排课;在周末假日和国定假日,也严禁各级公立学校给学生补课,一经查获,对学校和老师都给予重罚和惩处,再加上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稽查方面平时抓得严,确实是从源头上减少了学生的学习时数。

去专科学校当老师副业办补课班

按理说,学生的学习时数被控制在一定量以内,学习负担应该会减轻,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学校放学之后,有些老师会“鼓励”同学到自己开设的补习班补课,甚至与学校成绩挂勾,要是不去,在学校拿不到高分不说,也别想有好脸色看,加上家长求好心切,学生只能被迫下了课之后继续去上课。

还有的老师会在学校“藏一手”,在学校打混摸鱼,教学省略许多内容、只教“简配版”,把补习班当主业、把学校当作副业,“鼓励”学生到补习班上课才能“解锁完整版”,这种运用师生不对等的权力关系,造就个人财富的累积,实在有违“为人师表”。笔者在求学阶段也曾遇过上述不肖教师,在学校里学习效果不好,于是也被逼着去了补习班。

然而在补习班里,我也看到了另一番光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4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