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家长心甘情愿给孩子报班 校外培训机构该怎么管

视觉中国供图 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减轻学生和家长负担,是今年教育部的重点工作,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为什么各种…

视觉中国供图

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减轻学生和家长负担,是今年教育部的重点工作,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为什么各种培训班屡禁不止?为什么孩子们的负担总是减不下来?整顿校外培训机构,不是一场“运动式”的行动,关涉教育结构的深层次改革。依赖社会各方面、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才能从消除社会根源着眼,逐步、稳妥、渐进地扭转“校外培训乱象”。

校外培训的洪流是怎样汇聚而成的

周秀平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一段时间以来,各级部门出台了系列严格规范校外培训的治理政策和行动,较好地遏制了占坑班、超时超难培训、培训机构携款跑路等难题。然而,由于相当数量的中小学生依然在参加校外培训,切实减轻学生学习负担、减轻家庭经济负担的治理目标并未完全实现。校外培训不规范、挤占大量课余时间,其重要原因在于未能充分实现家、校、社协同,特别是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协同。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校外培训屡禁不止,部分原因在于学校教育主阵地未能发挥好作用。资深教育家顾明远先生甚至惊呼:“培训机构正在代替学校”“不能任由培训机构‘绑架’学校。”学校教育作为教育主阵地,特别是知识教育主阵地功能有所弱化,从知识学习的时间、难度和环境营造上,向家庭教育和家长转嫁了太多压力。

一方面,学校教育的时间安排与家庭教育存在错位。下午3点半放学的政策设计,其初衷是让学生们获得充分的体育活动、自主学习和游戏的时间,而如果在职父母下午5点半下班,父母要接到孩子进行家庭教育,至少存在两个小时的时间空档。不少家庭为此不得不用“校外培训”来弥补。

另一方面,学校教育教学的难度和强度不适应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要求,特别是对学生的能力考察要求。随着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推进,传统考试对学生知识记忆、重复和再现的考察,逐步被理解、记忆和综合运用能力所取代,而这显然需要学生花更多时间和精力,掌握更有效的学习方法,也提出了更高的学习环境与基础设施要求。

比如,在运算知识的考察上,不再是简单的要求学生计算8+4=?的结果,而是通过情景来考察:“妈妈做了美味的蛋挞,小明吃掉了4个,还剩8个,请问妈妈一共做了多少个蛋挞?”不得不说,这样的考察形式契合数学思维和数学运用能力的学习要求,是教育观念转变、教学方法和水平的提升。这其中,读懂题目、能理解每一个词语,也是对家庭教育的考察。小学一年级的儿童可能不认识“蛋挞”和“剩”的含义,这需要教师或家长读题、加强课后阅读来解决。

此外,部分家庭的知识教育配合能力弱,家长学历不高或工作繁忙。他们不得不求助于校外培训,包括以“应试”导向为主的学科辅导培训。放下工作养不起孩子,拿起工作陪伴不了孩子,是不少城市家庭、留守儿童家庭的现实处境。一些家长即便努力兼顾子女的家庭教育,居家工作或把孩子带到工作场所看管,但因为子女没有独立的、安静的学习场所,面临明显的空间冲突。

就学校教育来说,部分教师特别是中青年教师的教学积极性不够。“不允许在职在编教师参与有偿补课”的政策立意是为了遏制“课堂不教课外教”乱象。然而,由于教师队伍年龄结构、职称结构不适应教育教学改革和教育质量提升需求,部分年长、高职称临退休教师缺乏改革教学方法的积极性,中青年教师奋战在教学一线,收入受制于职称,评优的指标和名额也稀缺,使得部分师德有缺的教师“课堂不教课外教”。

此外,难免有部分学生跟不上学校正常教学进度,产生了“补差”的市场需求。江苏省某大型学科培训机构负责人预测道,在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管理的政策背景下,未来的校外培训市场将是个体教师作坊式培训,即以住所为教学空间,针对差学生开展补课培训,与大型培训机构并存,而中小型、欠规范运营的培训机构愈加难以生存。

校外培训屡禁不止,家长教育观念失之偏颇也是重要原因。比如,国家出台了关于发展体育、美育的系列政策文件,有的家庭就开始报跳绳班,一分钟跳120个,达到满分要求了还不满足,要求孩子一分钟跳到150个、160个、180个……一年级的孩子,钢琴考级三级甚至五级六级都不够,还要参加各类比赛……总之就是要“最厉害”“第一名”。更不要说是超前学、超难学,为此不惜投入上万元甚至数十万元以上的培训费。父母的期待压制了孩子的自我期许与愿望,攀比、从众等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汇成校外培训洪流。

学校教育、校外培训和家庭教育并非泾渭分明,而是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规范校外培训重在推进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协同,特别是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协同。毕竟,是否选择、如何选择校外培训,终究依赖于家长的“理性”选择。如何让其真正理性,需要学校教育归位,也需要家庭教育归位,各在其位,协力育人,才能真正实现多样化的素质教育,也才能真正建立起高质量的教育体系。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专职副研究员)

遏制校外培训泛滥需做好校内加法

陈志文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最近几年,中小学培训领域可谓快速崛起。2015年,好未来市值不足50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市值已达429亿美元。2016年,长期以出国留学考试辅导为主的新东方,占比第一的业务也变成了国内中小学培训。

与此同时,在线中小学培训成为投资的风口,一轮又一轮投资涌入,各种辅导班广告频繁在许多重要场合与媒体出现。据不完全统计,超过100亿元估值的校外辅导机构至少超过了8个。

培训机构的崛起,也产生了不少社会问题,引发了舆论热议。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复杂的,其中不乏相关培训机构过度市场化,焦虑营销、过度营销等原因。不过,在对校外培训机构加强治理力度的同时,也需要多反省学校教育存在的问题,对校内不适当的减负政策进行必要的调整,做好校内的加法,最大程度在校内满足多样化与更高质量的教育需求。

培训机构的收入是家长排队交钱“堆”上去的,不是谁命令的。之所以会有如此快速的发展,有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其“满足”了家长与孩子的教育需求。

各种调查都表明,在不少城市中,中小学生到校外辅导班上课的比例普遍较高,几乎成了“刚需”。这一现象说明校内教育出现了一些问题,这其中的核心,就是一刀切的减负政策导致“校内减下去,校外加出来”。

“三点半现象”就是其中的典型。我们希望孩子们学业负担轻一点,少一点,下午3点半全部放学。这样的规定,不仅不能满足一些更高、更多元教育追求的需要,也给家长带来了诸多不便,由于下午3点半时仍在上班,家里又无人接送照顾孩子,于是把孩子送到校外培训班成了主要选项之一。一位家长就曾无奈地说:上培训班总比去游戏厅强吧?

减负,是要减去不必要的、多余的负担,而不是都要减、都必须减。不加区别地减负,可能会产生更多问题。要认识到这一点,首先需要对负担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负担首先是一种心理感受:喜欢玩游戏,三天三夜也不会觉得是负担;不喜欢学习,10分钟都是负担。从绝对负担的角度来说,任何对自己有高期望值的人,负担都是重的,这不会因教育制度或者教育理念不同而不同。

美国著名记者爱德华·休姆斯曾经写过一本书《美国最好的中学是怎么炼成的》,书的第一章就记录了惠特尼中学一个高三女生有代表性的一天:喝4杯咖啡,睡4个小时,。而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女生对自己有非常高的期望和追求。我认识一些在美国最好中学就读的中学生,对他们而言,学习到后半夜再睡觉是家常便饭。但区别是,这些都是孩子们自觉自愿的,没有人逼他们。从绝对负担角度来讲,这些孩子的负担应该超过了大多数中国学生。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没有道理非要规定一些有更高追求的学生只能学多少、禁止多学。“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奋斗是吃苦耐劳,是自强不息。对于这部分学生,我们应该给的是鼓励,是多提供学习的机会,而不是一味减负。

第二,需要承认一个现实:受国情和文化影响,中国家长普遍对子女教育非常重视,对孩子的未来发展也抱有较高期许。这一特点,不完全受教育制度影响。比如,在纽约,伴随华人移民的增多,以当地中考与美国“高考”为核心的辅导班也开始大幅增长,而且主要开设在一些华裔聚居区。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客观来讲,这一特殊文化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困扰,比如容易造成教育功利化等问题,但从积极的角度看,重视教育也是一个良好的文化传统,而且这一追求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因此,对于一些自身有更高期望的家长与孩子,没有必要、也不可能把负担减下来。一刀切减负的结果,只能是这边减下去,那边加出来。

第三,还需要认识到,每个学生的情况和需求不同,因材施教是教育的基本规律。在减负的过程中,需要筑底,即降低不合理的、过高的基本要求,但不应封顶,否则只能把有更高追求的孩子挤到校外,也不利于国家拔尖人才的培养。

美国公立学校要求普遍较低,甚至会出现较多不及格、不能毕业的现象。但同时,美国的中学里也有“天才班”,也有覆盖全美的“大学先修课程”(AP)。大学先修课程在中学开设,目的就是给学有余力的中学生提供更多学习机会。因材施教是最基本的教育规律,对超纲学、超纲教等严格设限、一刀切的规定,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多样化学习需求。

因此,需要调整校园减负一刀切的做法,让校内教育最大程度满足不同的教育追求。如此,才能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把课外的需求降下来,才能从根本上遏制课外辅导班泛滥的现象。

(作者系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没上过奥数班,我不认为和同龄人有差距

李希希

很多孩子的童年都有关于上课外班的回忆吧,我的童年也不例外。从兴趣类的绘画、合唱、舞蹈、朗诵、钢琴、围棋,再到技能类的轮滑、游泳、羽毛球……我上过各式各样的课外班,它们持续的时间从几个月到一两年或四五年不等。

这些种类丰富的课外班,为我的童年添加了一抹别样的色彩,更对我的成长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通过少年宫短暂的合唱课,我爱上了歌唱,并拥有了迄今长达10年的校合唱团的经历,音乐成了我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小学持续4年的围棋课,不仅是我周末放松身心、广交“棋友”的场所,更是让黑白棋子在我的思维中碰撞出火花,锻炼提升了我的思维能力。作为小小志愿者,周末在中国科技馆服务的两年也是一份快乐的回忆。

对我来说,童年时上的这些课外班,从来都不是枯燥乏味的课程,每一个兴趣班都是我真心喜欢且受益匪浅的。

上初中以后,这些兴趣类的课外班便减少了许多,校内课程的学习成为更重要的部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课余时间,都是被语数英等课程充斥着。也许家长从小对我的学习,采用的就是基本不干涉的模式,更多强调和培养我的自学能力,我也从来没有上过奥数班。

升入初中后因需要而尝试上过的数学、物理课外班也从没有超过半年的,不论是大班教学或一对一的课程,我都不认为它们的效果比我自学的效果强。比起出校门后换个地方听老师灌输知识,被动地在书本上奋笔疾书,我更喜欢在自己的一隅之地里,徜徉在无人打扰的环境中,享受冥思苦想后成功解题的快感,当总结好专属于我的个性化学习技巧后,还会收获无尽的满足感。

或许课外班的老师有更多样化的技巧,但在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有什么知识是不能在网络上筛选后得到的呢?例如我曾在B站上看过某位老师分享的教学视频,进而巩固了三角函数的知识;疫情期间通过电视补充学习了英语语法……这些视频既可以随时使用进度条调整进度,反复观看,也可以“二倍速”浏览,节省更多的时间。这样的学习方式可谓是质量与效率兼得。

要说在上学后我坚持时间最长的课外班,那就是英语了。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周末时间的一部分一定会留给英语,毕竟语言学习是长期的过程。

现在高三的我回想起成长的时光,更多是在课外书与旅途中度过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从不认为我在学习上与那些从小上遍奥数、作文等学习班的同学有多大差距,反而我感谢父母给予我一个丰富多彩的童年,让我能不断拓宽知识面,领略祖国无数大好河山。“向内行走,向外认知”便是如此吧。

(作者系北京市海淀区高三学生)

家长为什么心甘情愿送孩子去培训班

土土绒

对家长们来说,校外培训可以说是一个又爱又恨的存在。因为有了校外培训,家长们的钱包不断地“瘦身”,孩子们则一个个成了“吞金兽”。作为一名“打工人”家长,我对此是深有感触。

但是,家长们为什么心甘情愿地把挣的那点钱送进校外培训机构?要说完全是非理性,也不是事实。如今一些商业机构以牟利为目的,利用种种手段制造教育焦虑,怂恿、诱导家长们拼命报班。以至于这几年来,超前教育、过度教育现象在一些地方蔚然成风,这让家长、孩子都苦不堪言,对教育有害无益。

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假如一刀切地禁止校外培训,也不现实。因为校外培训自有其优势。作为一名“佛系”家长,我自认为对孩子的教育并没有太大的执念。不过,通过不多的几次报班经历,我也感觉到相对于校内教育来说,校外教育确实有吸引我的地方。

校外培训最大的特点,当然是种类繁多,应有尽有。许多在校内无法开设的课程,比如各种乐器的学习,小众运动如马术、滑雪、击剑等,在培训市场上都能找到踪影。虽然很多学校都有特色教育项目,但是义务教育不可能面面俱到,校外培训机构则填补了这片空白。可以说,校外教育给家长们提供了更多选择,也给孩子们提供了更多人生选项。

当然,除了这些大家都可以看到的现象之外,对于我这样的学生家长来说,体验更深刻的,还是校外培训的个性化和针对性。不久前我的孩子偶然报了某个兴趣班,此后,兴趣班老师每个星期都会给我打一次电话,详细讲述孩子在班上的学习情况,问我有什么疑问,对孩子在兴趣班的学习还有什么意见。当时我很震惊,不管是我自己的学习经历,还是孩子的在校学习经历,都没有过这么高频次沟通的“待遇”。这种有针对性的教育模式更尊重孩子的个性特点,更注重孩子的感受,显然满足了很多家长的需求。而学校教育更注重公平和普惠,在个性化方面自然无法苛求。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此外,校外培训还可以更有趣味性。学校教育有一定的学习目标,在当前教育环境下,应试教育仍然是主要内容。但是,我周围就有一些孩子在校外学习做饭、排练戏剧、做科学小实验,既能学到一定的知识,又忙得不亦乐乎。这就是兴趣导向的学习,让孩子在课余时间去学他感兴趣的内容,有什么不好呢?所以,也不用一提起校外培训,就想象孩子们苦大仇深的表情,他们也可能兴高采烈。

相对于学校来说,校外机构和老师有更大的动力去改进方法,吸引学生。技术的进步也在推动教育不断更新升级。我第一次陪孩子上网课的时候,就深深地感叹,现在的培训机构真是有办法,不断地和孩子互动,不失时机地推出一些小奖励,不但把孩子牢牢地吸引在屏幕前,还让孩子学得开心。

当然了,作为一名家长,我也有私心。毕竟工作那么忙,下班后也未必能完全把时间留给孩子。那么,孩子放学后的时间怎么安排?校外机构就成了家长们的好帮手了。让课外班来代行部分家庭教育的职责,或许不是最完美的,但也是很多家庭的现实选择。

总而言之,只要规范发展,合理利用,校外培训就能为教育助力。对于家长来说,关键还是自己先要摆正心态。

首先,不要被过度焦虑的情绪所裹挟,把对孩子的期待值“调整”到合理区间,也不要盲目听信培训机构的宣传,以为报了某个班就能让孩子突飞猛进。以一颗平常心去接纳孩子,选择校外培训,就能与其和平共处。

其次,要了解孩子的特点,在做好家庭教育的基础上为孩子选择校外培训。虽然很多家长工作繁忙,能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有限,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教育机构能代替家长。一些人给孩子报满课外班,或许潜意识中会觉得这是在弥补自己无法陪伴孩子的遗憾。只是,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无可比拟,在花钱报班之前,或许家长们都应该扪心自问:我足够了解孩子了吗?这真的是孩子的需要吗?

破解校外培训难题,需要教育结构的深层改革

孤心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最近,与“校外培训”有关的话题,又在教育主管部门的整顿性政策下热了起来。从教20余年,每每谈及这个话题,我们这些身在校园的教育工作者都不免感到有些矛盾。长期以来,只要涉及课堂教育的改良改革,校外培训的影响都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校外培训独立于教学计划乃至教学大纲之外,对课堂教育而言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校外培训毕竟是由学生与家长的需求催生的,课堂教育决不能对其视而不见。如何让课堂教育更好地满足学生需求,同时改变使校外培训过度泛滥的土壤,是我们必须关心的问题。

其实,校外培训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以应试为导向,针对考试主科展开的校外培训;第二种与第三种,则分别是兴趣特长类的校外培训和素质拓展类的校外培训。毋庸置疑,令社会各界尤其是教师和家长群体深感焦虑,以至于成为社会矛盾焦点的,从来都是第一种校外培训。以应试为导向的校外培训之所以空前繁荣,又与课堂教育的现状离不开关系。

在我国,中小学教育固然有着丰富、全面的教育目标,但是,学生与家长最看重的,始终是最后的“出口”,也就是选拔性的升学考试。于校外教育而言,不论是“培强”还是“补弱”,其实质目的都是让学生在升学考试中取得更理想的成绩。在课堂教育中,教师当然也希望学生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除了少数一流名校,大多数学校的师资配置,都不足以让教师充分兼顾每一个学生的学习进度与个人特点。在动辄四五十人的大班教学体系下,许多教师仅是依照大纲完成教学任务就已十分疲惫,因此往往只能照本宣科,按照全班能力的平均值把控教学进度,连因材施教都很难做到,更不要说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动力。在这种情况下,校外培训自然成为学生和家长为课堂教育填补不足的第一选择。

与此同时,一个舆论平时说得不多,但在教育界已然不容忽视的问题,也应引起充分的重视——那就是确实有一部分教师,在主动为校外培训推波助澜。长期以来,尽管有关部门三令五申,禁止在校教师在外开设补习班,但是,不论是在中学还是小学,都有一些教师想方设法突破限制,从事校外培训工作。有些教师会在课堂上“藏私”,让学生不得不参与补习,还有一些教师会互相介绍生源。从学校管理者的角度出发,此类现象当然是师德师风失范的表现,但是,更进一步追问这些教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也不难理解,这与教师群体明显低于其劳动负担的待遇密切相关。

面对选拔性升学考试这个硬性的“指挥棒”,学生想要跃过“龙门”,必然要获取足够的助力。如果他们无法在课堂教育中获得需要的东西,求助于校外培训就成了必然的选择。一方面,在应试这件事上,校外培训已经成了相当一部分学生不可或缺的学习工具,乃至于一部分教师都将其视为课堂教育的有益补充;另一方面,校外培训对学生课余时间与精力的侵占,又反过来严重影响了他们在课堂上自主学习的积极性,损害了课堂教育的质量,形成了一种内在的悖论。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面对这种悖论,仅仅满足于用行政指令限制校外培训,恐怕很难取得预期中的效果。只要课堂教育的现状与学生和家长的需求没有发生改变,简单地限制、打击校外培训,只会让同类现象转入地下,变得更难监管。在这件事上,单纯的“治标”没有意义,如果不能从校园一端入手,解决课堂教育这边的问题,校外培训注定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要让课堂教育与校外培训之间既相克、又相生的“悖论”消失,首先必须解决的就是师资问题。当下,且不论师资资源是否在整体上充足,各校之间师资力量分布不均,已是极其明显的问题。对此,有关部门至少应在公立教育体系中大力推进师资力量的平均分配,通过促进教师流动、鼓励名校建设分校、与一般学校合作等方式,让教师的工作能力与压力分布得更加均匀,从而为更多学生享受相对个性化的教育提供可能。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也应在条件允许的合理范围之内,尽可能提高教师待遇,只有让教师能够在课堂教育的本职工作中得到合理的回报,才能防止部分教师和校外培训机构缔结“利益共同体”,从内部侵蚀课堂教育。有了更合理的师资分配和教师待遇,学校自然能更顺畅地开展课堂改革,让课堂教育朝着更加个性化、更能鼓励学生自主学习,提高其学习效率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处于“出口”一端的选拔性升学考试,也应加快改革步调,进而从根本上消解“教育军备竞赛”给学生和家长带来的焦虑。有了这些“治本”之策,再加上法制化的政策监管,校外培训的难题届时自然会得到解决。

需要补充的是,作为教师,我并不主张彻底取消应试类校外培训。不论大环境如何改变,总有一些学生和家长会有课堂教育无法满足的特殊需求。我们所希望的,是让校外教育不再成为普遍性的焦虑来源,而要做到这一点,依赖的必然不是“运动式”的对校外培训的打击,而是对整个教育结构的深层改革。

(作者系资深中学教育工作者)

相关阅读:花费万元给孩子报班“补”情商?是刚需还是焦虑?

新华社南京5月18日电 题:花费万元给孩子报班“补”情商?是刚需还是焦虑?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赵久龙 刘智强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火爆南京家长圈的高价情商培训班,引发广泛关注。有网友提出质疑,也有一些家长表示课程确有效果。培训班号称0到15岁的孩子都能学,有的课程花费达数万元,仍挡不住家长的热情。

情商真能“补”?情商课怎么上?教师是否有资质?“中国网事”记者进行了调查。

情商训练师内部培训上岗

“孩子有些调皮,在幼儿园和其他小朋友打闹的时候,下手不知轻重。”轩轩的妈妈李女士一度有些焦虑。半年前,她把轩轩送到南京市江宁区一家儿童情商培训机构。“一年124个课时,打完折的费用是17800多元。”李女士说。

轩轩所报的课程每周学习两课时共90分钟,其中70分钟为儿童训练课,20分钟是父母课。“主要是帮助孩子认识、管理情绪,如愤怒、恐惧等,也教我们家长如何与孩子相处。孩子还是有变化的,打闹的情况少多了。不过也有不少家长说没效果,要求退款。”李女士说。

轩轩报的这家情商培训机构,宣称已有17年运营经验,0到15岁的孩子都能学,在南京有4家学习中心,全国达180多家。走进这家机构位于南京市建邺区的“儿童情商乐园万达店”,可见“学情商,大未来”等宣传海报,上面写着情绪管理、社会交往、挫折抵抗、问题解决、自信心、同理心、责任心等方面培训内容。

记者在这家培训机构墙上看到“童子军战友招募令”“全勤明星墙”等标识,在费用列表上可以看到,25个月至30个月大的儿童对应情商培训标语为“社交万人迷”。“周五晚上和周末白天开课,欢迎家长带孩子来体验,现在报名送暑期一个月托班。”接待人员说。

在“大众点评”APP上检索情商培训,可以看到南京有多家不同品牌的培训机构。上述位于建邺的店推出了多款团购套餐,“单次情商体验课”宣称价值576元,包含情商测评,团购价仅1元。“这主要是‘引流’,实际报班价格少的也要数千元,多的高达3万多元。”了解内情的一位孩子家长吴先生说。

记者看到,多家机构在店内、网上推出“高级情商训练师”“资深情商训练师”等师资介绍。记者电话咨询一家机构的客服,她坦言:“教师资质是公司定的,经过三轮严格培训才能上岗,公司核发证书后就可以带班了。”

很多网友唱衰 也有家长呼吁理性看待

“美其名曰培养人精,实际上是收爹妈‘智商税’。”“全都是套路,孩子的钱太好赚。”“情商确实能‘补’,但那个学校叫‘社会’。”……很多网友发帖质疑情商培训班。

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孩子家长,他们认为,不能把本该由家长承担的教育责任丢给培训机构。“以前没听过情商培训,心里很怀疑。其实,父母的陪伴才是最好的情商培养。与其送孩子去培训情商,不如家长先负起责任来。”南京一位“娃爸”说。

也有一些家长表示,孩子上了情商培训班之后,确有好的变化。“行业的确鱼龙混杂,之前我们报过一家情商培训班,感觉就是骗钱的,果断退了款。现在换了一家,20多节课学下来,孩子更懂事了,甚至反向‘教育’我要控制脾气。”南京市民史先生说。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嘴像抹了蜜一样,还挺会来事儿。”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孩子学完情商培训课后,成了全家人的“开心果”。

在史先生看来,情绪管理是门大学问,不少家长也没有做好,遑论孩子。“咱们不少家长也有知识盲区,一些机构确实能帮助孩子,只要他们合法合规经营,控制好价格,真心为孩子好,还是应该理性看待。”

警惕“概念化”营销 父母才是最好的老师

情商通常是指情绪商数(Emotional Quotient),简称“EQ”,主要包括自我意识、控制情绪、自我激励、认知他人情绪和处理相互关系等。业内人士认为,情商培训效果如何,暂无法下定论,但社会上一些培训机构存在“概念化”激进营销之嫌。

贵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心理学教授刘郁表示,情商是一个人心理很重要的组成部分,随着人的成长,它的重要性甚至超过智商。“如今家长很看重孩子教育,宁可自己省吃俭用也想让孩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种对孩子教育的关注、对孩子的爱是可以理解的。”她说。

在刘郁看来,市场上情商培训班的理念及培训模式多移植于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内容与方式有别于我国传统的授课,“卖点”也契合部分家长需求,有一定吸引力。“但孩子特点不一,培训效果也会因人而异。孩子的成长、发展还受家庭、学校、同伴、社会等因素影响,情商培训不一定对每个孩子都能起作用。”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南京师范大学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认为,培养孩子情商的职责主要要落到家庭教育上。“父母的言传身教是最好的榜样,情商教育贵在家庭和社会。应该说,少部分特殊的孩子,比如有情绪障碍的,确实需要专业指导,真正需要上情商培训课的孩子不多。”

“如果在违背孩子意愿、耽误正规学业教育、增加家庭财务负担的前提下参加这类培训班,就没有必要了。”刘郁表示,家长要保持清醒头脑,不过度焦虑,不随波逐流,警惕“概念化”营销。“其实父母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父母的情绪管理、有效陪伴很重要。”

给孩子报高价补习班

此外,受访专家建议,此类情商培训机构应由专业部门进行评估,多部门会商加强行业监管。

相关阅读:儿童认知学家为啥不给自家娃报班?你以为的兴趣班,正在“榨干”孩子的兴趣

看点当下,被育儿焦虑裹挟的家长们正不停地为孩子们报名兴趣班,好让他们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脱引而出。家长们花费大量精力,所做的补课安排真能起到作用么?本文作者是清华THBI儿童认知研究中心的Stella Christie教授,作为一位发展认知心理学家,Stella表示:过多的补习正在压垮孩子,只有懂得“留白”孩子才能更好地发展。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果壳 (ID:Guokr42) 文丨Stella 译|游识猷 编丨Travis 我儿子3岁了。不久前,他和他的两个朋友未未和飞飞约好去野生动物园玩一天。儿子很高兴,由于疫情,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朋友们了。 那天他出游回来,兴奋地说着和未未一起的好玩事情。我问,“飞飞呢?” “飞飞最后没来。”他说。后来我发现,飞飞之所以没能来,是因为他有门网课要上。 一个3岁小孩不能和他的朋友出去玩一天,因为他要上网课! 我的第一反应是:飞飞真可怜!我相信他更喜欢和朋友们一起玩,而不是去上网课。 我的第二个反应是: 为什么?为什么飞飞的父母认为对他而言,参加在线课程比和朋友一起玩更好?作为一个发展心理学家和母亲,我真的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感兴趣。

在和其他家长谈过后,我意识到,飞飞的事并不是孤例,而是代表了一种大趋势:我们这些家长,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努力为我们的孩子安排补习课程。 我的下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花费这么多精力、金钱,去为孩子安排额外的课程? 身为父母,在为孩子决定什么要优先做、什么不能做或者不必做时,我们其实是基于某些目标与信念。然而,这些目标和信念是否真正对孩子有帮助,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都是为了孩子好? 扪心自问,假如我现在要决定:是让孩子上一个预定好了的网课,还是让孩子和朋友出去玩一整天? 选择前者的理由之一,很可能是金钱和成本——我已经为那门课付了钱,所以孩子最好去上课。 这是个很充分的理由。但估计很多家长不会同意,他们会反驳说,坚持让孩子上课而不是去玩,不是因为心疼钱,而是为了孩子好。 “为孩子好”是个常见理由。我从家长那里得到的答案里,最多的就是“为了孩子好”——主要是孩子可以学习到新知识、新技能、并练习集中注意力。 但我想从科学和实践的角度来重新审视这个回答。到底什么才是对孩子最好的?去上很多课程,真能带来最好的学习效果吗?“上很多课”这件事,会不会也有缺点或是代价? 1. 如何获得知识? 当我们为孩子报名课程时,无论是英语课、音乐课、体育课还是计算机课,我们都是在希望孩子能获得某种特定的技能或知识——比如编写计算机软件或弹钢琴。 但在考虑对孩子的培养时,千万不要忘了一些通用的“软技能”,比如自我时间管理,和他人合作等。 事实上,教育学研究显示,各方面表现最好的小学生,是在学龄前就掌握了诸多通用软技能的小学生,而不是那些追求某些特定技能的小学生。

通用软技能带来的优势是长期存在的,不但延续到小学毕业,而且与长大后的成功也密切相关。统计学告诉我们,要培养学龄前儿童,相比具体科目的特定技能,培养通用技能是更好的选择。 通用技能到底是什么?就是那些帮助我们在这个复杂世界里生存并茁壮成长的技能。它们包括: 知道如何吐出樱桃核,以免吞下去噎住; 调节自己的欲望和情绪,比如克制自己不去抢别人的冰淇淋; 以及日常的社交技巧,比如与朋友分享玩具… … 如果你认为这只是小事,可以想想成年人在工作中,与上级下级打交道,与同事分享信息和资源,真的容易吗? 举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例子。 有一次,我在北京的一家大商场购物,那里有一块地方可以让孩子们自由地画画。突然,一个小男孩打了一个小女孩,因为女孩把他之前画的画擦掉了——男孩不明白,画板是公共资源,每个人都可以用。 女孩哭了,她的妈妈非常生气,开始对男孩大喊大叫。男孩也哭了。男孩的妈妈虽然告诉男孩应该道歉,但也不能接受别人对她儿子大喊大叫。两个家长激烈争吵,两个孩子大声哭泣。 我不想评判那个男孩。在我看来,那个男孩很显然不是个“坏”。他只是不明白“游戏规则”:有些东西是要分享的。 为什么他不能理解呢?很可能是因为他很少有机会和别人一起分享和玩耍。 父母很容易忘记,许多生活事件提供了重要且有用的学习机会,尤其对学龄前儿童而言。和妈妈一起去超市,让孩子明白生肉需要煮熟才能吃,或者妈妈必须付钱才能买东西。 从这些生活经验中,孩子们建立起一个关于世界的模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6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