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补课老师提前透露考题_关于研究生入学考试临时封闭教五楼和主楼一楼的通知

各学院、各部门: 研究生入学考试将使用教五楼、教学主楼一楼,届时需要对教五楼和教学主楼实行临时封闭管理,严禁考…

各学院、各部门:

研究生入学考试将使用教五楼、教学主楼一楼,届时需要对教五楼和教学主楼实行临时封闭管理,严禁考试无关人员进入楼内。

封闭开始时间:12月25号(星期五)下午16:00

封闭结束时间:12月28日(星期日)下午14:30

考试时间:12月26日全天、12月27日全天 、12月28日上午(教五楼7、8、9楼考试)

①25日下午在教五楼和教学主楼一楼有课程的老师请注意离场时间;

②25日晚上、26日全天、27日全天在教五楼和教学主楼一楼有课的,或是28日上午教五楼7、8、9楼有课的请暂停一次课,顺延一周(28日上午在教学主楼、教五楼1~6楼有课的不受影响)。

③若任课老师在自行安排教室上课,则请任课老师提前通知好学生(包括进修生)。如任课老师需要补课借用教室,请联系培养科,电话:025-85427767。谢谢配合!

研究生院培养科

2020年12月24日

相关文章:黄硕: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攸关师德师风

黄硕: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攸关师德师风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孟安明认为,中小学教育的基地是学校,但各种有偿补课班层出不穷,学生疲于应付、睡眠不足、体质不达标;家长苦不堪言,经济负担重。教育的家庭成本节节上升,影响到全社会生育意愿。(2021年3月9日 北京日报客户端)

中小学教师利用业余时间“加班”,给学生有偿补课,老师的收入是增加了,但对学生来说,增加了学业负担。我国中小学的教学大纲从专业角度把教学进度、难易程度等安排得适合各年级学生的学业情况,任课教师按照大纲的规划及节奏开展教学,可以满足学生的课业需求。

据媒体报道,有偿补课基本上呈现两种形式:教师在家给学生补课以及在校外培训机构补课。地点虽然不同,但是性质是一样的。在休息时间,有些学生私下来老师这边“吃小灶”,“弯道超车”现象的出现对其他没有额外补课的学生来说,容易在心里产生疑虑甚至困惑,是不是也要加入到补课的行列呢?!这无疑会对平日的正常教学构成一定影响。

让家长和孩子或许多想的是,在老师那补课的同学会不会提前得到小测验或考试的相关信息,包括侧重点、范围等课堂上老师可能不方便跟学生“透露”的部分,牵涉到教师是否“一碗水端平”的师德水准。进行额外有偿补课的同学成绩更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随着此类情况的持续,构成一种心理暗示:没有老师的私下补课,成绩有可能达不到预期。长此以往,或在学生、家长、任课教师之间形成助推私下有偿补课的循环。

坚持教育的初衷,从平常细节做起。教育的社会属性表明,教育事业具备公共性等特征。如果教师看到讲台下的潜在利益,把挣私钱纳入到收入范围内,自然给对待学生厚此薄彼现象的发生创造条件。简言之,损害的是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

家长往往抱持希望自己家孩子成绩能更好的心态,促使其在得知别人家的孩子“吃小灶”后进行评估:自己的孩子要不要跟进,也额外花时间、花钱补课。教师有偿补课所得到的费用给家庭支出添加成本,增大家长养孩子的负担。结果清楚地摆在大家面前,出钱的一方是家长,直接得利的一方是任课教师,占用的是学生的休息时间。补课时间是额外的,休息时间减少了,有的学生睡眠不足、体质不达标跟补课不能说没有关系。

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攸关师德师风,私下有偿补课不光是钱的事,社会各界主要关注的还是师德师风。有道德属于做人的本分,更会影响教师职业行为。教师职业道德建设是关乎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在职业培训中,需加大教师在师德师风方面的教育与引导,在教育界促成守行规的行业共识。

补课老师提前透露考题

“禁止在职中小学老师有偿补课”有章可循。教育部在2015年印发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其中包含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师德师风建设、切实减轻学生学业负担等举措。

补课老师提前透露考题

孟安明委员在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到“禁止在职中小学老师有偿补课”,是对有关规定的呼应,希望引起各方注意。在有章可循的背景下,期待未来继续有所作为,激浊扬清,为中国教育事业迈上一个又一个新台阶接续努力。

相关文章: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调查:校内“留一手” 校外“开小灶”

半月谈记者近期在多地采访发现,中小学在职教师有偿补课仍不同程度存在。参与其中的教师,或受利益驱使,或是对旺盛的补课需求“盛情难却”,纷纷以付费家教、开补课班、在教育培训机构兼职等方式从事有偿补课。

签保密协议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忙

2015年6月,教育部印发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为六种行为划定“红线”。然而记者连日来采访发现,多地教育培训机构仍在招揽在职教师授课,并以此作为招生“金字招牌”,一些在职教师也私下兼职或打起“擦边球”。在一些地方,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

在北京市西二环附近的一间写字楼内,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学点宣传栏里,写着“西城、海淀在职教师专属授课平台”等内容。不过,所谓“名师”授课的照片却只有授课者的背影,记者询问是哪些学校的教师,招生人员神秘地说:“我们和老师签有保密协议,不能把老师的真实姓名透漏出去。我们会根据您孩子的学校、年级排名和补课目标,推荐优秀教师单独与您见面。”

无独有偶,陕西、湖南等地的一些教育培训机构也以在职教师任课为噱头招揽学生。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西安南郊教学点,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设有三类课程,授课者都是周边重点中学的在职教师。

“可以保证,我们的老师绝大多数都是省级示范高中在职教师。”在湖南湘潭的一家教育培训学校里,工作人员信誓旦旦表示。这位工作人员还说,这里之前有一个学生,就曾经发现补课老师正是他所在的省重点中学的班主任。还有一个补课学生碰到了自己的任课老师。而当记者提出想看看上课情况时,一位负责人以不便打扰学生上课为由婉拒。

多地学生家长透露,他们孩子所在的学校就有教师在外有偿补课。华北某高校附属中学一位学生家长说,女儿在培训机构补课时,授课教师正是该校一名年级组长,后者甚至还是该教育培训机构的代言人。

补课老师提前透露考题

“如果家长要求由在职教师任课,家长是要和我们签保密协议的。我们会保证任课老师是名校教师,但学生不会知道教师的姓名和所供职的学校。”北京西便门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说,不久前,该机构一位在职教师向学生透露了个人信息,后因该学生成绩提升不明显,被学生家长举报至其供职的学校,最后受到了学校的处分。此后,他们更加注重保密,并采取跨区域授课的方式,以降低教师被学生和同行认出的风险。

记者调查发现,在禁令高压之下,跨区授课已经成为有偿补课的一种惯用形式。

湖南湘钢第三子弟小学校长刘芳坦言,目前对公办教师在教育培训机构任课抓得很严,但一些教育培训机构“费尽心机”,想方设法对付各种规定。例如甲地的教育培训机构从乙地请老师,车接车送,“神不知鬼不觉”。

湘潭市一所中学校长说,在一些地方,少数高三学生家长会租用宾馆或培训机构场地,利用寒暑假,以孩子原本的班级为单位付费请任课老师补课。这种形式的补课,通常会要求学生签署自愿补课的协议,其实就是在打“擦边球”。

校内“留一手” 校外“开小灶”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应试和升学压力之下,一些家长和学生“吃小灶”诉求强烈,这让少数在职教师“被迫”踩踏红线参与有偿补课。

湖南一位小学英语教师刘老师告诉记者,自己没有在外代课,但学生家长却反反复复询问邀请,可不可以给孩子在校外补课。“还有家长提出,他们负责召集学生和租赁场地,我只要去上课就可以了。”在强烈的需求之下,便有个别教师禁不住诱惑,参与校外有偿补课。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个别教师在课堂上有所保留,将更多精力放在校外培训班,用这种方式迫使学生参与。陕西咸阳一所省级示范高中的英语教师说,当地就有个别教师为赚取高额补课费,课堂上留几分力,鼓励学生参与自己开办的补习班。

一些地方也查处曝光了部分违规案例。2015年,湖南省一位小学教师李某,因违规补课被调离。据学生反映,李某从事课外补课期间,对班级内没有参与补课的学生,就会将其座位调至后排,而且课堂内外对这些学生态度冷淡。在学校期末考试中,李某还试图通过“透题”给补习学生的方式,提高这些学生的考试成绩。

补课老师提前透露考题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一些学校在小升初、中考之外,还单独开设难度更高的分班考试或入学摸底考试。北京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六年级学生准备小升初考试没有意义,入学后的分班考试才是关键。他们开设有专门针对初中分班考试的辅导课程,保证一定是重点中学在职教师一对一为学生“点拨”。“你不提前准备,考上了初中也进不了尖子班。重点中学老师提前给你点拨点拨,怎么会没有帮助?”

应试教育不变 有偿补课难停

校外补课让学生课业压力进一步加剧,苦不堪言,家长也因此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兰州市中学生小宋从初一开始就一直在校外上补课班,对此她苦水满腹。“没有休息、没有自由,只有补不完的课。”小宋说,天天都在无尽的校外补课班中辗转,身心俱疲,根本没有时间锻炼身体和培养业余爱好。

兰州一位高二学生的家长朱先生说,孩子上了四个科目的“一对一”补课班,一学期下来费用接近3万元,但不补又怕掉队,“咬着牙也得上”。

业内人士及专家表示,单纯以“分数”为指挥棒的学业考核标准,是校外补课需求旺盛的根本原因。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即便明令禁止在职教师参与有偿补课,也会由于监管不足、违规成本过低、市场需求大等原因,让禁令难以落实。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湘潭市第一中学校长唐新建等表示,唯考试成绩论的大环境不改变,补课需求就不会停止,有偿补课便难以杜绝。

对此,专家建议,一方面,应畅通多种举报渠道,加强行业监管和惩处力度,加大在职教师违规违纪成本;另一方面,强化对教育培训机构的准入和日常监督,严控其从学校招揽教师,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形成震慑。同时,各地也应该进一步落实保障教师待遇的各项政策,使教师成为有尊严的职业。(记者陈晨 赵琬微 袁汝婷 白丽萍 姜刚 毛振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