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教育部:未来寒暑假安排由各校自主决定,复学后,非要周末补课!!老师借补课上

一场疫情,打乱一切。全球陷于停摆,高考延迟一月,奥运延期举行。 可怜读书娃:寒假作业还没做完,转眼暑假就到来!…

一场疫情,打乱一切。全球陷于停摆,高考延迟一月,奥运延期举行。

可怜读书娃:寒假作业还没做完,转眼暑假就到来!而且,面临着暑假被压缩的坚硬现实。

随着各省相继复学,一个牵动着千万家长和教师的话题,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复学后,周末要不要补课?暑假要不要压缩?

教育部:未来寒暑假安排由各校自主决定

老师借补课上

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假期延长,会不会对未来暑假和寒假造成影响, 由各校和各地根据学生学习和课程进行情况自主决定。

各高校要错层次错区域错时复课

王登峰: 高校复课要

①错层次,优先毕业年级和有科研任务研究生开学;

②错区域,目前开学的高校基本是本地生源先复课,低风险地区再陆续复课,高风险地区暂时不复课;

③错时复课,每个高校基本都安排在2周时间内完成不同年级不同地域的学生返校,高校开学需提供全方位防护。各高校开学时间由各省区市和各高校根据疫情形势研判和具体学生构成来确定, 教育部无统一要求。

先来看各省关于“补课”这个的通知:

江苏:双休改为单休

河南:小学不需要占用周末

3月31日,河南省教育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毛杰表示,返校复学后,原则上按照中学安排4周左右、小学安排3周左右时间开展教学衔接。由此占用的正常课程时间,可以通过调整周末或占用一定暑假时间进行弥补,小学不需要占用周末。

陕西:各校可周末调课、压缩暑假补齐课时

2月11日,陕西教育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省委教育工委委员、省教育厅副厅长赵昶葆表示, “各地各校后续可采取周末调课、压缩暑假时间等方式补齐总课时。”

四川:中小学可调整周末和暑假

2月,四川省曾下发通知明确:中小学因延迟开学耽误的教学时间,可通过调整周末和暑期等方式补齐。

广东:高校、中职学校可调减周末和暑假

2月,广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高等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教学工作的通知》称,在学生不返校、不见面的前提下,组织做好学生毕业设计(论文)指导工作,并尽量保障学生不在校期间访问学术期刊网和查询下载资料的需求。因推迟开学延误的教学时间,应主要通过调减周末时间、压缩暑期假期等方式进行补偿。

针对中小学,因延迟开学耽误的教学时间,可通过周末(周六或周日)1天时间调课、压缩暑期假期等方式补偿,保证总课时不减少。

山东:中小学可调减周末、压缩暑期

此前,山东也发通知,普通中小学因延迟开学耽误的教学内容,主要 通过调减周末时间、压缩暑期假期等方式来补偿,保证总教学时长不减少。

各地都将“倡导周末单休”“压缩暑假”当做调整政策,希望通过这样的调整,确保正常学习时间,确保教育教学质量。

目前为止,尚没有一个省份出台“不得利用双休日、不得占用节假日、不得压缩暑假”的大胆决策!

向双休日、暑假“借时间”来补课,在我看来,是一种典型的应试至上、刻舟求剑式的思维。作出这样的决策,可能忽略了以下事实:

其一,全国各地的孩子,事实上都已经“开学”。只不过这“学”,不是在学校上,而是在家里上,在社会这个大课堂里上。课本,就是“疫情”+“空中课堂”+老师所布置的各类学习资源。有的地方,甚至比往常更早“开学”——寒假没有结束,就开启了“停课不停学”。

近两月来,孩子们和父母、老师一起阅读“疫情”这本大书,经受着这突如其来的煎熬。他们从网络、电视以及各种媒体上获取信息、建构意义,学习随时都在发生。相信,庚子新年,孩子们所获得的人生体验和智慧,一点都不会比在学校里学到的少。难道,仅仅是“知识”的获得,才是学习吗?人生经验,很多时候比知识更宝贵。

其二,老师们也一直在“教学”。正月开始,大部分老师,都开启了“空中+地面”的工作模式:催交各种表格,统计各种数据,准备各种微课,批改各类作业,成为老师宅家生活新常态。人在家,心在校。不少老师,被逼成十八线网红主播。为了上好网课,一个个使出十八般武艺。真的,老师们的工作负担和压力,并不比在校轻。

这样的情况下,倘若复学后周末补课或压缩暑期,那么,上了近两个月的“空中课堂”算什么?打酱油?躲猫猫?逗你玩?教师工作时间怎么算?难不成全国统一给教师发放超工作量补贴?财政吃得消?

第三,老师、家长和学生,都经受了特别漫长的假期,大家几乎身心俱疲。而且,哪怕部分省份五月复学,大家肯定提心吊胆过日子,神经高度紧绷。这样的情况下,更需要双休日和暑假的适度舒缓、调节。弦绷紧了,会断。人亦是。

第四,更为重要的是,事实上,一个人漫长的一生,半个学期,哪怕一个学期不学教科书里的内容,对人的发展,影响是微乎其微的。过去五年制,难道教学质量比六年制差?未必!

第五,最为现实的问题是,暑假延至7月18日甚至更后开始,延长学习的时段,正值盛夏,把学生闷在教室,就像捂在蒸笼里,极易中暑。很多地方尚没有条件给学校配备空调。即便配齐,长时间在空调房里学习,也不利于身体。

老师借补课上

鉴于以上种种,各地出台(或将要出台)“利用双休日或者压缩暑假补课”的政策,我认为是考虑欠妥的。

个人以为,在目前的形势下,部分地区,除了继续上好“课中课堂”,各地最需要做的是,硬性规定:不推迟暑假,不用双休日补课,不打乱学期节奏,让家长、教师、孩子身心愉快地度过剩下的半个学期,方为上策。

这半个学期,当以调理身心、舒缓情绪、平稳过渡为主要任务。

具体来说,可以做这样的调整:

第一,以省或直辖市为行政单位,每个学科由省市教研室规定一到两个单元为本学期非教学和考试内容。比如:留最后一单元到下学期学,留下一个相对简单的单元,让学生利用暑假自学。

第二,复学后周末不补课,每天延长40分钟在校时间,这样,一周可多学习200分钟,用于追赶学习进度。

第三,大幅度减少或者干脆取消校园的各种节(这少这个学期)——阅读节、科技节、文化节、体育节等,以确保基本学习任务的完成。各类进校园、征文、庆祝、督查,更不要趁机一哄而上。让校园安静下来,让师生从容一些。

第四,复学后,要加强“空中课堂”与“地面课堂”衔接研究。尽量规避对“空中课堂”学过内容的炒冷饭,而是在简单复习的基础上,尽快切入新课(事实上,不少地方已经上了三个或者四个单元的内容)。根据不同学生,制定个性化辅导方案,尽量让大部分学生跟上趟。

第五,家有中考、高考生的家长,可能会担心孩子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赶不上别人。其实大可不必焦虑,机会是平等的,各省各地高考、中考,其实是相对各自为政的,尤其是高考,重点名校的升学率,其实是按省分配的,只要全省统一,家长就不用担心孩子“输在终点线上”。

总之,各级政府,要少一些应试至上的刻舟求剑思维,多一些特殊时期的人道关怀和弹性思维。在确保师生、家长身心健康的基础上,出台合理政策,让大家平稳地过好后疫情时期的半学期。

人生路漫漫,健康长相伴。唯有健康的身体,才有更好的未来。

各位家长,您的意见如何?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相关阅读:让女老师给你补补课 教师借补课猥亵女学生

-讲述

小平奶奶 很多女生把杨老师涂“花脸”

7月30日,记者来到了长丰县下塘镇陶新村,离6月18日学生集体围攻杨斌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记者来到村子里随意一问,居民们几乎都表示听说过杨老师的事。“早就在村里传开了。”

但令人奇怪的是,事关此事的家长们讳莫如深,面对记者的采访躲躲闪闪。记者几经努力,终于让几位家长和学生打开心扉。小平是六年级学生,父母平时在合肥打工,上学以来,她一直跟在奶奶身边。刚和小平奶奶见面,提到这件事,她直摆手,“莫问我,孩子爸爸妈妈处理的这事,他们在合肥。”不过聊了一段时间,她主动说起了关于杨老师的一些事情。

“以前总听到孩子喊老师‘杨老色’,我还批评她,不能这么没礼貌,哪晓得后来出了这样个事。”小平奶奶说,今年5月份,孩子的妈妈回家,当时在电视看到新闻,报道的是一位老师猥亵幼童,当时就问小平,在学校有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小平默不作声,摇摇头。

结果过了一个月(6月18日),她到学校接小平时,看到一群小学生拿着棍子、砖头要打杨老师,“我上去一问,学生纷纷讲,老师上课对女生动手动脚,还给他们看黄色录像。我都听傻了,不过想想无风不起浪,以前就听人讲到过。”

在小平家客厅,记者看到一幅长丰县陶新小学6年级毕业照,照片上孩子们天真烂漫地笑着,只是杨老师脸上被小平用红色钢笔涂成了花脸。小平奶奶说:“这个班上很多女生都是这么做的,孩子们恨他。”

小平自述 “老师掏手机给我看黄色录像”

记者表示希望能和小平对话。奶奶脸色立刻变得紧张:“孩子不在家,跟她妈妈去了合肥市。”没有办法,记者起身正准备离开,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女孩,正是照片上的小平。“谎言”被戳穿,奶奶只好安排记者坐下。

小平说,班上同学最不想上的就是数学课,因为往往一堂课会拖很久,而且总对女生动手动脚。“上课的时候,他喜欢摸女生上面……”小平说,班上18个女生,很多都遭到过杨老师这种“待遇”。

小平还说,老师喜欢给成绩差的孩子补课,借改作业的名义,把学生叫到他在学校的寝室里。“我同座经常被叫到老师寝室,有一次她跟我说,老师给她看手机里面的电影,里面都是黄色录像。还摸她……”

起初小平也不相信,直到有一天,班上同学在教室里排练舞蹈,而后杨老师让小平到他寝室里去一下。“他掏手机给我看……我看了一眼就跑了。”小平红着脸说。

“为什么不跟家里人说呢?”记者问,小平紧紧握着手里的杯子,顿了顿说:“老师跟我说,让我不要跟家长讲……”一旁的奶奶忍不住插嘴:“别看孩子小,也知道这是个丑事啊!”

小玲爸爸 “说要免费补课,其实……”

从小平口中,记者得知和小平同班的小玲深得杨老师“器重”,经常被拉到办公室单独补课。7月30日15时,记者来到小玲家,得知记者来意,小玲爷爷表情凝重,“这件事我得跟孩子父母商量一下。”17时,记者接到小玲父亲顾先生的电话,他表示愿意接受采访。

顾先生常年在外打工,他表示此前小玲从没有跟自己提起这种事,但有些情况让他察觉到了蹊跷。今年腊月,他和爱人带着小玲到亲戚家吃饭,路上接到杨老师打来的电话,“他讲孩子数学差,寒假想给孩子补补课。”老师给孩子免费补课,琢磨着这是件好事,于是顾先生让爱人把孩子送到学校里。

老师借补课上

“当时杨老师一个人在学校,我女儿中午送过去的,到了下午,我爱人去学校接孩子,学校门锁着,怎么喊里面都没人答应。”顾先生告诉记者,从学校出来后,小玲一直默不作声,而且总是在跟他讲,以后不想上数学课了。

6月24日,当顾先生听别的家长谈论到杨老师的所作所为,立即回家质问女儿。“她哭着跟我讲,老师上课对她动手动脚,还给她看黄色录像……腊月那次补课,杨老师只是打着幌子,锁上校门,在寝室里……”说话间,顾先生红了眼眶,“我们家和杨老师关系很好,一起吃饭是常事,他怎么能对我女儿做出这种事?”

老师借补课上

-应对

学生

写信给校长,校长不让告诉家长

小平告诉记者,班上女生曾向校方反映“杨老色”行径,希望学校能制止杨斌,但校方对此却不管不问。

“我们恨他,也怕他。”期末考试之前,班上同学私下讨论,如何整一整“杨老色”。“反正大家马上毕业,以后再也不用怕他了。”孩子们首先想到的是“正规渠道”:直接向校长举报。

写信的就是小平,随后班上同学在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信的大概内容是:“杨老师近2、3年时间,上课对班上女生有不轨行为,经常动手动脚。借着补课的名义给女生看手机里的黄色录像……觉得杨斌不配当老师。”

信由同学转交到了校长陶禹手上,并不像他们期待的学校对杨斌进行处理,反而校长将几个写信的女学生叫到了办公室。小平说,校长严肃地告诉他们:“不讲才是好孩子,不告诉家长才是好孩子。”

“正规渠道”走不通,同学们很不解气,有男生提议,毕业之前,一定要给“杨老色”一点颜色。于是,文章前面描述的场景出现了,6月18日,全班学生聚集在陶新小学门口,有的男生拿着木棍,有的女生拿着砖头。可等到“杨老色”骑着摩托车从学校出来时,学生们犯了憷。“干什么?”“杨老色”大声一喊,同学们一哄而散。

相关阅读:“两会热评”系列⑬丨补一假期课可买一台车,有偿补课为何“有禁不绝”?

红星新闻 2021-03-10 17:09

如果有偿补课的逻辑基础没有发生改变,即使是治理手段再严厉,最多就是销声匿迹一阵子之后死灰复燃,或会导致治理的努力前功尽弃。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生命学院教授孟安明建议禁止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禁止校外培训机构和个人开展中小学大纲规定的必修基础课程(如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的有偿教育服务。

这不是一个新话题,教育部早在2015年就印发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此前,“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教育主管部门一再禁止在校教师有偿补课,但部分培训机构和在校教师仍顶风而上,有的教师补一假期课的违规收入“够买一台轿车了”。

孟安明认为,中小学教育的基地是学校,但各种有偿补课班层出不穷,学生疲于应付、睡眠不足、体质不达标;家长苦不堪言,经济负担重。教育的家庭成本节节上升,影响到全社会生育意愿。

↑ 资料图,图据IC photo。

应该说,这样的建议看到了现状的严重性,要对此现状进行认真地治理。但如果有偿补课的逻辑基础没有发生改变,即使是治理手段再严厉,最多就是销声匿迹一阵子之后死灰复燃,或会导致治理的努力前功尽弃。

有编制的教师由财政供养,这意味着他们拿着公共财政的钱,为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提供教育公共服务,这种服务相当于政府向他们进行采购,专门用于保障中小学生能够享受无差别的公共教育服务。同时,这又属于义务教育阶段,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裕,孩子们受教育既是权利也是义务。

所以,在职教师作为公共教育的供给侧,必须确保公平公正,这既是道德要求,更是一种职业伦理和公共纪律。收受报酬开展有偿补课,是对公共教师职业资格的一种背叛,毋庸置疑是错误的行为。这种行为破坏了公共教育的公平性,在职教师接受报酬补课之后,在私人课堂上“开小灶”,这等于食堂师傅把公共食堂的饭菜端自己家饭店去卖,不仅不公平,还涉嫌借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不义之财。

老师借补课上

公共教育要确保公平,政府在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要提供惠及全民的教育体系。作为公共教育的提供者,在职教师应当通过制度设计绝对隔离于教育市场之外。他们由政府买单,确保其全身心投入到公共教育服务之中。近年来,许多地方都承诺教师工资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但实际上还有一些地方并没有做到,这就使得政府的制度设计在执行层缺少了现实的物质基础和道义,不乏有些老师出于经济压力的需求而走上了有偿补课的道路。所以,确保公共教育的公平性,杜绝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现象,除了不断加强的制度铁笼,还要提供足够的物质基础作为制度有效性的保证。

学生到校外机构进行补课,有其自身逻辑。治理必然是在确保公平的前提下努力实现效率优化,教育同样如此。我们的目标应当是在保证公共教育的公平性同时,做到公共教育与满足个性化教育需求的教育市场并行不悖。优质教育的个性化需求是没有止境的,不能完全由公办教育来满足。即使在教育公平能够实现的前提下,社会上也会对优质有庞大的需求。学有余力之外的兴趣拓展,查漏补缺强化学习效果、巩固学习成果等都会给教育市场带来强劲的需求,不能因为存在“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的不良现象,就彻底否定校外培训机构的真实需求。

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公共教育要保证的公平性与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市场化教育之间,就存在这样的矛盾。要解决这样的矛盾,必须厘清其逻辑关系。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李晓鹏

编辑 赵瑜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19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