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中

逼他跳下楼的不是父母,也不是同学,而是…………

“男孩子跳楼了!监控还找不到了,这一定是个校园霸凌事件!” “我觉得…有可能是谋杀!你想,为什么监控会拍不到?…

“男孩子跳楼了!监控还找不到了,这一定是个校园霸凌事件!”

“我觉得…有可能是谋杀!你想,为什么监控会拍不到?为什么学校要极力隐瞒?肯定有个大瓜!”小王和小葵两个八卦的女生,一到单位就开始对最近的热点进行讨论。

“不过我觉得搞不好孩子可能有心理问题哦。”我在旁边附和道。

“华老师,你就是职业病,看到啥都是心理问题。”小王同学笑我。

“哇!华老师,你不是柯南附体?警方通报来了,监控视频也曝光了,小林确实有抑郁症的可能!”小葵突然出声,并在小群里分享了新闻链接:

(央视网5月13日发布的通报)

“哎,你说为啥这么久,父母和老师都没有发现小林是个抑郁症呢?”小王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哈哈,这个情况,原来患过抑郁症的小葵最有发言权了。”我把问题抛给小葵。

“哎,其实抑郁那几年,我是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有抑郁症的,有的时候,和父母暴露一点点自己情绪的问题,都怕他们会说自己矫情,而且,他们根本不了解抑郁症是怎么回事,有的时候还会骂我就是懒。”小葵现在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当年抑郁的那些事儿了。

“哎,现在这个越来越内卷的时代,我们可能只记得“鸡娃”,越来越忽视孩子的心理健康。”小王感叹。

越来越严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

根据最新2020年发布的中国青少年心理健康水平及其影响因素的调研数据。,其中,。也就是说,目前初高中的4个学生里,里面就可能有一个存在心理健康问题。这个比例可以说非常高了,而这些学生里面,接受正规的心理治疗的比例不超过十分之一。

这些心理问题从高到低依次为:学习压力感、强迫、焦虑、情绪波动性、人际敏感、抑郁、偏执、适应不良。

可以说,学习压力仍然目前是影响初高中生心理健康的主要因素之一。并且,研究者发现,现在学习压力、焦虑、强迫三个因素对于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和1997年的调研结果并无明显差异。也就是说,2021年的初高中因为学业而感到的压力水平,和华老师读书那个年代并无区别。不过我们要知道,中国目前高中已经有80%的人可以去大学读书,而在华老师读书那个年代,本科率仅仅只有30%。

所以说,虽然从国家层面一直在强调给初高中生减负,各大学校也在拼命地扩招,而初高中生的学业压力和25年前相比没有任何减轻。

正如前两天一个家长和华老师说,现在孩子读大学必须要读985和211,至少也要是个双一流,要不然毕业就等于失业,然而一个高中生可以去211和985入学的比例只有不到7%,也就说在一个50人的班级里,至少要排到前4名才有希望。

正如北大储殷教授所讲“中国家长都在等着别人的家长给自己孩子减负后自己再给自己的孩子减负”。

不得不说,这种负担,导致了很多青少年被抑郁困扰,小林的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

隐匿的青少年抑郁症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一半的抑郁症患者发病年龄是从14岁开始,并且在全球范围内,抑郁症是青少年疾病和致残的主要原因之一。

青年抑郁症比成年抑郁症更加隐匿。即使在美国这种发达国家,也只有四分之一的青少年得到了正确的治疗,而这个比例在中国更低,大约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青少年抑郁得到正确治疗。

华老师相信,成都四十九中的小林在跳楼前,一定是有相关抑郁症状的,比如手腕上的割伤,QQ签名等等,而可惜的是,不论小林的父母还是四十九中的老师都没能及时发现。那么根据美国《父母救助抑郁症指南》上的描述,如果孩子出现以下症状,父母必须需要引起重视,并及时寻求专业医师帮助:

经常流眼泪或者频繁哭泣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学习成绩突然下降

与小伙伴的活动减少

难以集中精力

饮食和睡眠习惯的变化

出现自伤或者自杀的想法

对批评变得敏感

经常易怒

无法解释的躯体不适,比如没有生理原因的头痛和肚子痛

社会活动下降

与老师的关系变差

另外,华老师想说,抑郁症实施自杀前一定会有“预警症状”,及时发现这些预警症状非常重要,比如小林兜里发现的纸条一样,如果老师和家长及时的关注,很可能能避免此次灾难的发生。根据《父母救助抑郁症指南》的描述,自杀前的预警症状包括:

开始谈论自杀相关的玩笑

积极谈论死亡带来的益处(比如我死了父母也许就不用这么累了)

开始撰写关于死亡的语句或者诗歌

开始进行极危险的极限运动

开始赠送遗产并安排后事

开始向自己的好朋友和亲人进行告别

开始搜索和寻找自杀的方法和工具

如果自己的孩子或同学出现抑郁症,该怎么办?

其实,华老师认为,发现自己周围同学或者自己的孩子有可能存在抑郁症,最好的方法就是立刻马上寻求专业精神心理医生的帮助,没有之一。

如果老师发现学生可能有抑郁症,应该迅速通知孩子家长,带孩子去进行专业的治疗。如果自己周围同学出现了抑郁症,最好的方法也是在陪伴他的同时,让他去进行相关的治疗。

不过,在和抑郁症交流和沟通中,可能有些同学或者家长会手足无措,那么华老师有一些小Tips给到您们:

,少批评。

关于这个问题,很多孩子父母做得不够好。比如经常会给孩子说,你不用想这么多,你就好好学习就好……其实这样说话会导致孩子不再愿意和父母进行交流,很多时候,孩子只是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那么其实不说话或者简单的附和就是最好的支持。

比如在对疾病治疗的这件事情上,很多青少年会非常抵触,这个时候千万不要认为放弃治疗是正确的方案,周围人要告诉他这个事情很重要是为了他好,持续的去说服他。

抑郁症并非他们本身的意愿,不要让他们试图去摆脱抑郁的苦恼,虽然有的时候他们的担心或者想法让周围人感到搞笑,也不要去否定他们的主观感受,毕竟没有患过抑郁症,永远不知道那有多么痛苦。

,少批评。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很多家长和老师觉得自己不是专业的心理治疗师或者医生,面对一个抑郁症的孩子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进行交流,其实大可不必,抑郁症患者有正常人的思维能力和智商,该和他聊什么就聊什么。只要别犯前面提到的几条错误就好。

最后,华老师想说,孩子的抑郁,不一定是家长的错,更不一定是孩子的错,抑郁症和高血压糖尿病一样,都是一种脑器质性疾病,不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应该正确的认识抑郁症,这样才不会出现第二个小林的悲剧发生!

参考文献:

[1]陈丹,权治行,艾梦瑶,宗春山,[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20,28(09):1402-1409.

[2] Kessler RC, et al. Lifetime prevalence and age-of-onset distributions of mental disorders in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World Mental Health Survey Initiative. World Psychiatry 2007; 6: 168–76

[3]Help Guide:Parent’s Guide to Teen Depression

[4] Mojtabai R,etal. Pediatrics. 2016;138(6):e20161878.

推荐阅读:衢州心理医生

衢州心理医生,衢州哪里有心理医生,杭州绿岛心理咨询中心提供婚姻情感问题咨詢,厌学/叛逆/沉迷网络等青少年问题咨询,以及抑郁症/强迫症/恐惧症等心理障碍治疗服务,咨询求助或了解详情,请访问杭州绿岛心理咨询网站(网址在帖子上方)。

下面,衢州心理医生为大家介绍青少年儿童抑郁症,希望能引起家长和老师的重视。一些家长以为,抑郁症只是现代社会中大人们易患的疾病,自己的孩子还是个学生,怎么也得了这种病呢?其实抑郁症不分年长年幼,这些年更趋向低龄化,在大、中、小学生中都较为多见,而且又各有特征,与非病理情绪行为具有相似性,往往令人难以分辨。家长、老师及非专业人员,如果发现孩子有下列情况,并持续了一定时间(3个月以上),脑子里就该多一个问号:他们是否患了抑郁症?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一、儿童抑郁症。主要见于小学生,年龄范围在7~12岁之间。诱发因素有:在学校受到某些小挫折和委屈,听见父母吵架,有的女生发病在月经初潮阶段。

特殊表现:

(1)情绪悲伤。变得经常哭泣,产生一些奇怪的念头,如“妈妈不要我了”,“老师不喜欢我了”,“没选上班干部”,“没得到小红花”,“我以前做过某某错事”等,有时会突然说出“活着有什么意思,死了算了”这种不着边际、令人费解的话来。

(2)行为退缩。较长时间不去上学,对学校有种说不清理由的回避。无论家长怎样做工作,孩子就是举步维艰。有的孩子也为耽误了课程着急,答应明一定去上学,但到时还是不能去。

(3)抑郁躯体化。孩子变得体弱多病,经常诉说头痛、胸闷、腹痛,不愿进食等,做检查没发现什么问题,按躯体疾病治疗或吃些补养品也不管用。

二、少年抑郁症。见于初中学生,年龄范围在12~16岁之间。诱发因素有:自尊心受挫,家庭教育方式不良,父母离异,痴迷上网等。

特殊表现:

(1)过分自责。当一两次考试成绩下降,别人超过自己时,就持续郁郁寡欢,脑子钻进“自己很差,以后周围的人会瞧不起我”的牛角尖中,任凭家人怎样劝说,始终不能从痛苦中摆脱出来。

(2)情绪偏激。经常发脾气,见什么都烦。吃喝拉撒睡等生活节奏变得缓慢和杂乱无章,无论家长指出的对否,总是以对抗的姿态加以反驳。

(3)心理闭锁。变得孤僻,无言无语,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与家人谈话交流,其内心想些什么,为何这样,说也说不清楚。

(4)节食减肥。开始注意自己的身体,原本体重正常却偏要减肥,每日三餐小心谨慎,斤斤计较,当减得面黄肌瘦、无法学习时也不思悔改,抑郁与厌食形成恶性循环。

三、青年抑郁症。高中生和大学生中来诊较多,年龄范围在17~23岁之间。高中生抑郁症的诱发因素有:高度紧张的学习气氛,睡眠不足,单调枯燥的生活方式等。

特殊表现:

(1)学习障碍。记忆力下降,反应迟钝,注意力不集中,脑子老走神,有时一片空白。平时会的知识,有时觉得什么都不会了,大考成绩比平时测验差得多,随着情绪越来越悲观,学习成绩滑落越大。

(2)过分猜疑。脑子里经常想着同学在模仿自己,背地在议论或谩骂自己,他们的举动是在向自己挑衅等。认为自己的眼神不正常,不敢抬头见人,说话低声下气,甚至认为自己或家人被监控。

(3)躯体感觉异常。把正常的生理状态当成病态,每天大部分精力用在想“病”的严重性上。如反复说自己鼻子呼吸有声音,嗓子里有东西,肚子老是跳,脚脖子凸出一块。到医院反复检查,无论医生怎样解释,他们坚持己见,含泪不停诉说这些痛苦。

四、大学生抑郁症。主要为在校的大学生和研究生,主要诱发因素有:大学环境不适应,人际关系矛盾,家庭贫困,就业压力,失恋等。

特殊表现:

(1)精神萎靡。到大学后感到与想像的不一致,认为所学的东西将来也没什么用。一个人整天沉默不语,独来独往,集体活动不沾边,经常回宿舍躺在床上似睡非睡。害怕考试不过关,出现一门或几门课程不及格。

(2)休学退学。休退学理由反常,说不清楚为什么,反正不想念了。

(3)自杀行为。大学生抑郁症自杀率较高,事先不易被发现。自杀方式以跳楼居多,其次是服安眠药、割腕。自杀不成功者经救助后仍有反复自杀意念或行为。

此外,儿童及青少年抑郁症还有这样的特点:

其一,有的学生发病有原因,有的学生并没有,当消除了诱发因素,他们的病情并不能随之好转。

其二,学生抑郁症易与强迫、焦虑、厌食症共病,也可有精神病性症状,但主要临床症状是抑郁,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抗抑郁治疗会同时治愈其他并发症。

其三,学生抑郁症大都被家长和老师误认为思想品德问题,长期反复做思想工作不见效,病情反而加重。

衢州心理医生–杭州绿岛心理咨询中心,为心理健康保驾护航!

推荐阅读:那么乖的孩子,怎么就抑郁了

负面情绪不是没有,只是他们倾向于选择压抑不提。沉默的背后,可能是亲子、师生关系中存在沟通障碍。

——————————

“妈妈对不起,这是我的决定”“为什么我干什么都不行”……近些年,多起青少年自杀事件引发社会关注,而一些孩子为世界留下的最后的只言片语,折射出他们鲜为人知的内心苦痛与纠葛。

《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少年也识愁滋味”,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已成为他们成长路途中的重要考验。

平日乖巧、懂事、听话的孩子,怎么会突然想不开?成绩棒、特长多、人缘好,这些外在“光环”为何不足以成为支撑其快乐生活的理由?在最后一根稻草降临之前,一切压力的堆叠是否真的毫无踪迹可寻?扫除他们的心灵尘埃,也许还要从走进他们的内心入手。

“乖孩子”的内心B面

“我情何以堪呐!”当得知上初三的女儿被诊断为重度抑郁时,一位妈妈一边对心理咨询师泪流不止,一边发出了这样的慨叹。她从怀孕起就阅读大量有关育儿的书籍,女儿也从小就听话、乖巧,可突如其来的“重度抑郁”四个大字,一下子将此前的认知颠覆了,自己所谓的“科学育儿”理念也似乎成为反讽。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这位妈妈的反应并非个例,对于孩子的抑郁状态甚至自杀选择,很多家长的第一反应是诧异和不解:明明是在家里听父母话,善于自我管理,在学校表现优异的“乖孩子”,怎么就突然抑郁了呢?

曾经向青少年心理专家、天津耀华中学心理老师张丽珊倾诉过的一个孩子,道出了“乖孩子”们的内心B面:从小我就被各种要求,要谦让弟弟妹妹,承担着父母的期望,当好老师的小助手,成为全班同学的榜样。有情绪时,我就告诉自己要忍耐。“我想到要活着,就得忍耐,直到哪一天我不再贪恋人生……”时至今天,张丽珊还记得对这个孩子最直观的印象——一脸凄苦。

“鸡娃”风潮下的学业压力、网络和校园暴力、青春期的敏感多思、矛盾重重的亲子关系……事实上,青少年的内心世界并非总是无忧无虑与岁月静好,任何一件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能成为诱发心理危机的导火索,遗传和环境等不同层面的压力叠加,也会使抑郁情绪一步步潜滋暗长。

“乖孩子”的真实独白告诉我们:负面情绪不是没有,只是他们倾向于选择压抑不提。沉默的背后,可能是亲子、师生关系中存在沟通障碍。据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报道,经常潜伏在年轻人“约死群”中的徐世海就提到,不止一个年轻人对他说过,日常烦恼几乎没有出口。一个18岁的男生告诉他,自己很少向人袒露心迹,父母觉得他衣食无忧,认定他无病呻吟,老师也常责备他。这些都使他自我怀疑,越来越敏感。“他们压抑太久了”,徐世海说,“就像一个汽油桶,早已积满了油,就差一个火星把它引爆。”

社会责任的过度绑定,也可能使真实情绪的表达变得艰难:一些“乖孩子”之所以不愿言说痛苦,恰恰是过于懂礼貌,太为他人着想,总担心倾诉痛苦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有的孩子认为,那些好的表现不是因为自己希望如此,而是为了取悦成年人;还有的人认为,自己的“不满”想法是错误的,内心充满自责……某种程度上,“懂事”只是压抑不满后的虚幻表象。

然而,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陈祉妍看来,阻断求助渠道后,人会变得很脆弱,产生心理危机的风险也会增大。对青少年而言,压抑负面情绪,全部由自我消化,很容易掉入过于绝对、非黑即白的思维路径中,甚至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也一并包揽过来。比如,有的孩子会认为父母经常吵架全是自己的责任,或者希望用努力学习来“换取”家庭和谐。“都是我不好”,成为使不少青少年一步步陷入心理危机的典型认知误区。

心灵蒙尘,一切真的那么突如其来?

当孩子直言“活着没什么意思”时,你是不是会习惯性地顾左右而言他?在孩子多次要求转学、认为自己“什么都做不成”时,你会不会只用一句“别想那么多”敷衍而过?

事实上,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危机绝非一日之寒,从负面情绪的产生,到导致抑郁状态,再到自杀念头的萌生,在每一个阶段,他们都会有一些值得被关注的反常表现。换言之,一切其实并没有那么“突如其来”。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对中国自杀问题研究长达数十年的专家费立鹏指出,90%的自杀者都提前表露出比较明显的征兆。“看看孩子的胳膊去吧。”从事心理咨询28年的张丽珊认为,青少年在自杀之前往往会有一些迹象,比如找各种理由不去上学、郁郁寡欢、食量锐减,以及把手指、胳膊抠到流血等自残行为。因此,家长和学校应善于捕捉类似信号,而不是对此视而不见。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此外,“真正要自杀的人是不会说出来的”也是一种常见的认知误区。《日常生活心理健康50问》指出,人们往往更愿意相信一个表露自杀想法的人并不是“当真的”,而这种有意无意的乐观和忽视,可能阻碍我们及时帮助那些深藏痛苦、想要自杀的人。

而比起在问题逐步恶化后才加以重视,人们更应将对孩子的关注前移,及时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我太笨了”“我能成功完全是走狗屎运”“我的人缘永远都不会好了”……陈祉妍认为,当孩子表现出对自我的严重低估和对未来的悲观时,其实就有抑郁的风险。此时,学校和家长就应有所警惕,必要时带领孩子寻求专业的帮助。

“这是好人还是坏人?”正如不少孩子在看电视剧时都会发出这句“灵魂拷问”,由于青少年的认知能力有限,对于事物的认知可能有简单化、绝对化的倾向,容易使未成年人陷入负面情绪的漩涡。

在陈祉妍看来,辩证思维的缺失,往往是由于成长环境给予的引导和刺激不够。在日常教育中,应引导孩子从利弊等不同方面客观、全面认识问题。她特别指出,“谦虚不等于抹杀事实”。比如,考试很成功,当然要感谢老师的教育和家长的督促,但孩子要意识到:这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认真准备、冷静答题。如果明明取得了好成绩,却认为这完全靠运气,自己其实没什么能力,则显然是一种对自我价值的过度低估。

如何帮助孩子走出困境

许多缺乏自信、抑郁不安的孩子,背后都有爱把“港湾”变为“战场”的家长。电影《伯德小姐》中,女主角的妈妈便是“不好好说话”的典型:孩子说想去更有文化的地方,妈妈便怼“我怎么会养了你这个自命高雅的人”;孩子希望申请美国东海岸的大学,妈妈则嘲讽“那儿的学校反正你也考不进,你连驾照都考不过”。只是不同于影片中女主角最终选择跳车以示反抗,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乖孩子”只会在内心失去对大人的信任,继而默默关闭沟通的大门。

“如果解决孩子的问题需要10次心理咨询的话,很多时候,家长要来7次。”张丽珊在她的《青春期不迷茫——写给男孩女孩的心灵成长书》中说,改善青少年抑郁状态,家长是宝贵的情感资源,如果家庭能够提供足够的温暖与支撑,便能帮助孩子抵御不少外在的刺激与压力。但张丽珊发现,不少家长不愿改变自己有问题的价值观、情绪管理和沟通模式,使孩子迟迟难以与家长重建信任,甚至会给问题的解决“拖后腿”。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有一次,一个孩子因为抑郁而无法专注于学习,张丽珊告诉孩子的妈妈:“你们家孩子不是懒,是生病了,折合成肢体疾病,如同粉碎性骨折,所以现在千万不要逼他。”可是这位家长一回家后便唉声叹气,哭着对孩子说“你已经把我折磨得生不如死了”“求求你了,好好念书吧”。这样做,只会给孩子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

高中生抑郁了家长应该怎么做心里辅导

张丽珊建议,在与孩子的沟通中,家长和老师要懂得察言观色,说话时注意观察孩子的表情反应。如果发现了明显的情绪变化,就要引导孩子把情绪表达出来,而不是动不动就全面批驳、否定孩子的观点和感受。陈祉妍也认为,“家长要学会适度地存而不论”,要相信孩子会慢慢成长、成熟起来,不必急于对其进行评价或引导。

近些年,国家对青少年心理问题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也有越来越多中小学校开设心理咨询室和普及课程。2020年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并确立了到2022年,公众对抑郁症防治知识的知晓率达到80%,学生对防治知识知晓率达到85%等工作目标。

陈祉妍分析,引导学生参观学校心理健康中心,开设心理健康课程,开展抑郁症相关公益讲座等,不仅可以教会孩子必要的心理知识,还在于它能让学生对心理咨询老师产生亲近感和信赖感,降低对外求助的门槛。不过,目前不少学校还存在师资有限、课时不足、个人隐私保护等问题。

对于学校心理咨询的作用,张丽珊打了一个比方——“分诊台”。她认为,学校的心理咨询室更多地是起到指引和分流的作用,比如提醒家长和老师要关注孩子的心理状态,告诉家长孩子需要去医院接受专业治疗等。

“我的好朋友得了抑郁症,我该怎么帮助他?”现实中,不少心理咨询师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由于青少年心智尚未成熟,应对此类问题的能力有限,还可能受到抑郁情绪的感染,青少年互助可能存在较大风险。因此,陈祉妍提醒,遇到这种情况时,要通过日常科普和宣传,告诉青少年:自己最应该做的,是鼓励朋友去求助专业人员或老师。 (任冠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0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