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神级补习班全文在线阅读-神级补习班(陆维羽段冥泽)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主角是陆维羽段冥泽的小说神级补习班全文在线阅读给大家安排上了,讲述了陆维羽摘掉围裙,准备出门。段冥泽二话不说,…

主角是陆维羽段冥泽的小说神级补习班全文在线阅读给大家安排上了,讲述了陆维羽摘掉围裙,准备出门。段冥泽二话不说,拎起外套,对着尚小八做了一个手势,小东西立刻会意,挺着圆滚滚地肚子跟上组织的步伐。

陆维羽段冥泽小说简介

陆维羽将手臂从段冥泽的手中抽出,先一步走了过去,满眼的愤怒和心***,他蹲下身子,询问白韵怎了样。得知伤她的竟然就是那天早晨碰到的那群女生,而且这次已经上升到了将她从台阶上面踢下来,陆维羽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白韵听到陆维羽要报警,立马惊恐的用带血的手阻拦,眼睛里面大颗大颗的泪水掉下来,“不能报警,不能报警……我不想让我妈知道,求您了……”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神级补习班全文免费阅读

面对陆维羽目光中的询问,段冥泽轻轻掠过,似暂时不准备给出答案,身上的动作却表达的更加明显。

段冥泽将陆维羽和白韵隔开,白韵看到靠近的段冥泽不由瑟缩了一下。

“你腿上的伤不重,我们先送你回家。”段冥泽道。

白韵没有迟疑地点头。白妈妈虽然去了外地,但是母女两个人越好晚上***前要视频确认安全的,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

·

白韵家住的地方离医院不远,小区是早年前的工厂家属楼,周围很多地方已经被开发,新式的高楼大厦包围下有些简陋的楼体显得格格不入,灰白色的墙体莫名带了一股阴森的气息。

白韵家住在三楼,她的脚不方便,段冥泽主动蹲下将人背了上去,他的脚步很快,陆维羽几次想要帮忙扶着点都连边都没***着。

上到三楼,白韵被段冥泽放下,手脚都还是僵的,三层楼梯的时间漫长到仿佛空气都凝固了。背着她的人像是不带一点温度,肢体间接触的时候,只给她一种彻骨的寒意。

白韵手上发抖,***出钥匙,把门打开了。

“陆……老师,你们进来坐一会么?”白韵讲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些闪躲,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她此时此刻甚至觉得,如果当初在运动场的时候陆老师身边有这个男人,她可能今天就不会向他们求助了。

陆维羽虽然有点担心白韵脚上有伤,不能照顾好自己,但是时间已经晚了,白韵又是一个女孩,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确实不宜久留。

“我们就不***了,你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可以联……”陆维羽的话没有说完,段冥泽已经先他一步走进了屋子。

陆维羽僵在当场,满脸的尴尬。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尚小八看自己的老师***了,也小尾巴一样跟了***,当他的小短腿迈进屋子的一瞬间,小眉毛就皱了起来,脖后逆鳞的部位传来隐隐的刺痛感。

“老师,这里有点怪怪的哦。”尚小八压低声音,***贴着段冥泽。

段冥泽不动声色地环顾四周,白韵的家中只是最为普通的老式楼房装修,没有什么特别,打扫的还算干净。

“你去护好陆校长。”段冥泽转动手上的戒指,微微侧头,向阳台一侧走了过去。

陆维羽这会也不得不跟着进了屋子,可是因为段冥泽的异常举动,让气氛变得莫名尴尬,白韵连说了两句陆老师请坐,陆维羽都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突然,阳台处刮起一阵劲风。

这风十分奇怪,不是自外而内,而是由屋内起刮向窗外,而且卷起了一点案牍香炉里面的香灰,诡异地画着圈。

“呵。”段冥泽冷笑一声,薄唇勾起寒意,似那风只是小儿过家家一般不入眼,只见他原本转动戒指的手微微成爪,甚至都没有动用戒指的力量,只轻轻施力,一团***色的烟雾自掌心而出,似一张大口,咆哮着冲向了那缕劲风。

当然这一切在陆维羽和白韵看来,就只是段冥泽对着空气胡乱比划了几下,就像是在绿布前敬业的中二演员。

尚小八却瞧得真切,他眼睁睁看着段冥泽的那团***雾,包裹住了缠绕香灰的风,狠厉地撕扯。只几秒钟,那团“风”就现了原形,重重摔在地上,竟然是一只足有一人多高的狐狸,只是看它的样子像是不良于行,四条腿着地的时候踉踉跄跄。

陆维羽看不到,心里面十分着急,他知道段冥泽这么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努力瞪大了眼睛往那边瞧,结果竟然真的叫他瞧见了一点异常,虽然只有极为模糊的边框,更像是水墨画氤氲出的边际。

“嗷——”赤红色的狐狸重重摔在地上,茶几上水杯里面的水都跟着晃动。

“发生什么了?!”白韵还以为是发生了地震,本就站立的不稳,趔趄了一下险些摔倒。

“这是你家里面供奉的?”段冥泽指着空无一物的地面,发现对方看不到以后,手掌中再次游出一抹暗色,铺陈开以后,地上的赤狐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白韵被吓得脸色煞白,想要叫,张着嘴巴却不能发出声音。

尚小八在一边鼓鼓嘴巴,“那个……我……我封了她的声带,要不然叫起来会招惹麻烦。”

陆维羽:“……”

段冥泽满意点头,然后抬抬下巴,示意小八解开要她说话。

尚小八两只胖胖的小手合在一起拍了一下。

白韵被掐着的声音立马就放了出来,只是她这次不敢再喊叫,只颤抖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只狐仙,可是你家供奉?”段冥泽重复问题,声音古井无波,冷的怕人。

白韵大脑渐渐从空白的状态缓和,“我……我……妈确实有供……供保家仙。”

段冥泽冷笑,“这可不是保家仙。”

他早已经看到了阳台供桌上面供奉的牌子,上面确确实实和一般的保家仙供奉形式相似,连着仙台上的字样都大同小异,可是这仙台上的“狐仙”却根本不是普通的保家仙,而是一只被断了仙筋,堕入幽冥的——狐魂。

按理来说,这种罪孽***重的狐魂已经被打入了九幽,是万万不可能重现人间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段冥泽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自己的对手是什么。

“唔啊——”地上的赤狐被段冥泽的法力束缚,竭力地挣扎,滚作一团,嘴角已经有血沫流出。

陆维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强叫自己镇定下来,还是控制不住地连连咽下唾沫。

“你可知罪?”段冥泽冷冷地凝视着地上翻滚的狐魂,声音不带一点温度。

“何……罪……之……有!”赤狐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依稀能够听出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狐魂本就是罪孽之身,被打入绝境,九幽不灭不得超生,如今又在人间作乱,竟然还敢问何罪之有?

段冥泽冷哼,厉声呵问:“这女孩的脸,可是你所伤?”白韵身上的伤确实为烈火灼伤,但是段冥泽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断定了绝非一般火焰,而是以妖火为芯燃之。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赤狐这会儿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瘫软在地上,眼睛缓缓张合,“……是我所伤。”

“什么?”白韵不由自主地捂住自己的脸,满眼的不可置信,原来她的伤根本就不是一场意外!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可是,这个保家仙当年被请回来的时候,那个帮忙请仙的人明明说白妈妈于这狐仙有恩,狐仙为报恩而来,定会保护家宅平安的。

“妈妈说,保家仙是……是保护我们的,呜呜……”白韵又气又急,要不是还畏惧着鬼神,就要冲上去撕扯那该死的狐狸了!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陆维羽皱眉,下意识往前面站了站,生怕白韵一时冲动真的冲上去。

“妖魔伤人,视为霍乱,你又怎敢言无罪?”段冥泽手指上的戒指倏忽之间变成了手杖,带着锐利如刀刃的风挥向地上的赤狐。

赤狐此刻已经无力躲闪,只能绝望地合上双眼,那双极为好看好似湖泊的眼中,凝结出一团任人怎样都融不化的哀伤。

所以,一切都结束了,他在血风尸海中爬出了九幽,却还是在这里毁于一旦……

赤狐阖上了眼睛,可那致命的一击,却迟迟没有落下。

几秒钟的时间,漫长到像是几个世纪,赤狐再次睁开眼睛,便见男人正居高临下地凝视着自己,睥睨众生的眸中***邃无波,似看透了众生,又疑惑于众生。

“给你一次辩解的机会。”段冥泽收敛法力,手杖的压迫感褪去,屋内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顺畅了许多,陆维羽在尚小八的保护下还好,白韵差点一口气倒不上来昏厥过去。

赤狐震惊地看着段冥泽,□□着,双目通红,它试图从地上站起来,没有成功,只能跪趴在那,开口:“是……刀劳鬼。”

果然,这符合了段冥泽心中的猜测,“继续。”

“白韵顽皮,学校组织野游的时候和几个同学招惹到了刀劳鬼。她命格特殊,被刀劳鬼喷出的毒气所伤,那伤在她体内潜伏数日,待我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而且……我的仙筋已经被断,我没有办法帮她拔出毒气,当时情况太过***急,所以我就用妖火为灯芯点了她床头的台灯,引着那火,烧了她。”赤狐一口气把话说完,立刻便是一阵□□,喉咙间咕噜咕噜的发出难耐的声音。

段冥泽一直桎梏在他身上的力道卸下来,赤狐眼中的痛楚顿时消减了大半。

刀劳鬼,一种民间鬼怪,多生活在荒山野外,传闻会在阴雨天气出现,口中能够射出毒气似箭,被击中的人会有各种不同的反应,亦或是没有反应,但是少则半日多则数日就会毒发身亡。而除了功力***厚之人拔出毒气之外,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以火烧之,则可驱除毒气,留存***命。

听完了尚小八的讲解,陆维羽才算明白了,地上的“保家仙”赤狐并没有任何伤害白韵的意图,反而是他情急之下的出,保下了白韵一命,虽然这样做毁掉了白韵地容貌。

“它这样做,也算是一个合格的保家仙了吧。”陆维羽小心翼翼走到段冥泽的身边,心里面对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赤狐生了几分同情。

段冥泽不为所动,依然是冷声道:“此事,可以作罢。但是你自九幽逃出,这件事天下修法之人,遇到都不可能坐视不理,你也有辩解之词么?”

赤狐眼中本已经恢复的光亮立刻又暗淡了下去,它没有动,连微弱的□□都快要看不见了。

“师父,九幽之下的罪神,真的都是十恶不赦么?”尚小八突然有些好奇,早年间在西海,他就听父***提起过九幽,大家都说那里是天底下最绝望的***渊,被囚禁在那里的人都是犯下滔天大罪的神仙,仙筋被断,轮回被堵,永生永世沉沦***暗。

段冥泽握着手杖的手微微收***,面上却不动声色,“是。”

“那他就是个大坏人啦!我……我把它抓去冥界吧!让阎王把它丢回到九幽去!”尚小八义愤填膺。

陆维羽却觉得,段冥泽在说出“是”这个字的时候,语气中有一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悲哀和痛楚,那是一种强者面对***渊时的执念,可又掺杂着道不破的茫然。

“既然他救了白韵,不如就暂时给他一点时间吧。”陆维羽开口,心里面却知道,他并不是为了赤狐在求情。

“唔……”尚小八见陆维羽提出和自己相左的意见,想要反驳,又忍住了,他虽然平时傻傻的,但还是体悟出了自己的师父更加重视陆陆。

段冥泽果然在陆维羽开口以后,目光稍稍柔和了下来,周身的戾气缓缓褪去,手杖也变回了戒指重新戴回手上。对已经吓傻在原地的白韵道:“以后家里就不用再供奉保家仙了,你家的仙,我们就带走了。”

转而,段冥泽又回身对匍匐在地上的赤狐道:“你仙筋已断,但是赤狐一族的凝练世间一切草木的本领却不随仙筋而断,想必也是你能逃出九幽的原因。这……倒是个好事情。”说着,抬头对陆维羽轻轻一笑,那面色柔和的像三月的***,仿佛上一秒的那个狠厉角色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陆维羽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段冥泽这是在给学校招工?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段冥泽轻轻点头,像是猜中了他在想什么。

陆维羽立刻了露出了笑容。

既然是自己人了,自然要表现的友好一些,陆维羽赶***上前想要关心一下赤狐。

结果,他才上前了一步,就被一阵强光闪得后退,不得不抬起手臂遮挡。

再看,地上的赤狐已经从本体化成了人形。

只见原本赤狐匍匐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红色长袍的男人,墨发如雪,铺了满地,似陡然绽开的彼岸花。男人肤色苍白的看不到一点血色,五官***刻而美好,睫毛鸦羽一般,带着狐族特有的魅惑,又偏偏生了一双清纯至极的眼睛不带一丝杂质。

陆维羽一时之间看呆了……

神级补习班在线阅读全文

“好、好、好……”陆维羽那个美字还没有说出口,段冥泽便已经一步上前,将在狐族也算是***级美人的赤狐挡在了身后,些许的身高差让陆维羽眼前一***,美人瞬间就不见了,只剩下满屏段冥泽的***脸。

“咳咳……”陆维羽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子,失态失态,但是这也不能怪他,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他本就是个颜控,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一时鬼迷心窍就收留了段冥泽……

“你凝***形有灵力的外泄,恐会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段冥泽这句话虽然夹杂了私心,但也实属事实。

赤狐摇晃着站起来,身形纤细,抬眸□□间都是盈盈的美感,不经意间就□□了心弦。

“好。”赤狐对着段冥泽点点头,又是一道光亮闪过,红衣美人不见了踪影,赤狐的本体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身形较上次要小了许多,可以被人抱在怀中的大小。

陆维羽看着美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面上难免失落,且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小变化都落入了旁边人的眼中。

·

赤狐本名程玥璧,原是九州山海处的一只灵狐,千年道行,后因犯下逆天大不敬之罪,被斩断仙筋,贬入九幽。

九幽之处烈焰冰海,不生不死之魂在那里饱受折磨,永无止境。

程玥璧在逃出来之前,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在那永无天日的***渊之中煎熬了多少年,世界已经变了,和他记忆中差的好远,故人也不知了踪影。

他仙筋被断,灵力受制,又是戴罪之身,初来人界险些被恶毒的法师猎捕。那日他命悬一线,被白韵地母***相救。

“白韵的母***随身佩带的一条项链上面的吊坠,是一块已经上千年的玉石,其上有灵,我被追捕的时候情急之下附身其上,才算躲过了一劫。”程玥璧在桌子上蜷成一团,红色的皮毛丝绸一样光滑,那双眼睛亮的惊人。

陆维羽听得心惊胆战,忙问:“那后来呢,那个法师有再找你麻烦么?”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程玥璧摇头,“而后我隐身于玉石之中,一直在没有遇到他。但是栖身玉石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我便托梦于她,令她以为我只是寻常的狐仙,因缘前来保她家宅平安,希望可以凭借人间香火来疗伤。起初她不以为然,但是同一个梦境多了,她便去寻了一位出马仙,而后帮我立堂口供奉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陆维羽点头,原来是这样,“其实说来,你也确实尽到了一个保家仙的职责,救了白韵。”

“其实白韵的事,说来蹊跷,刀劳鬼一般出现在荒野山谷无人烟处,可是白韵她们去的地方虽然相对较为偏远,但是也只是在城郊,按理说是不应该遇到的。”程玥璧说出了一只缠绕在自己心头的疑惑。

段冥泽一直在旁边听着,一言不发,也不知道是不想搭理程玥璧,还是真的在思考什么。

“好了,先不想这么多了。你饿不饿,我煮点夜宵大家填填肚子吧。”陆维羽心里面这会给程玥璧的定位,已经是一个被欺压了成百上千年的小可怜,自然这个颜控暂时忽略了被“欺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既然是小可怜就要处处照顾一下。

程玥璧自打在白韵家里面落脚,就一直在辟谷的状态,除了香火不进俗物,不过既然是陆维羽开口了,他也不好拒绝。

结果陆维羽乐颠颠准备去弄夜宵的时候,段冥泽连声招呼都不打,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维羽抓着围裙的手顿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心里面有那么一瞬间像是被小火花燎了一下,不那么***,可又说不出具体的感觉。

尚小八左右为难,既想跟着师父回去,又贪恋夜宵,最后一番天人斗争,还是留在了厨房,和程玥璧一起坐在桌子上面眼巴言望地等着开饭。

·

程玥璧。

这个名字,段冥泽没有什么印象,九幽虽大,存于世间虽久,但是被羁押的各路神佛但凡大罪,无有他不知晓的。

赤狐程玥璧,从未出现在他的案牍之上,而且逃出后也并未惊动冥界,或许就只是一个小人物。

不过无论如何,留他下来,都算是一步险棋。

半个小时后。

陆维羽煮好了夜宵,清汤蔬菜面里面加了速冻虾仁清香扑鼻,外加一份酸奶水果拌做甜点。

尚小八恶龙扑食,结果被陆维羽一把拦住,“去叫你师父。”

小八的眼睛还死死盯着面条,咕噜咽了下口水,然后乖乖的:“哦,小八这……就去。”然后一步三回头地去敲段冥泽的房门。

敲门声响起,段冥泽手上戒指的光亮渐渐隐去,门外传来小八的声音,急迫又热忱地邀请师父一同去吃夜宵。

段冥泽没有动。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尚小八失望而归,两只小手纠缠在一起,“陆陆,师父说他不饿。”

陆维羽已经帮程玥璧弄好了它的那份食物,还贴心地放了餐巾在它的身前,防止汤汤水水溅到皮毛上。

“不饿?”陆维羽忍不住皱起眉头,认识他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听他说这两个字,平时不都是抱着吃穷他的信念第一时间奋斗在饭桌上么,今天这是怎么了?“他不饿就算了,我们来吃。”陆维羽招呼小八,帮他弄好面条,小菜。

小八蹬蹬跑过去,爬上椅子,抱着自己的面条吃起来,很快就把自己的师父抛到九霄云外了。

另一边程玥璧虽然是狐狸的形态,但是吃相却十分的优雅,仿佛世界贵公子一样,一举一动都透着温雅气质。

陆维羽夹起一口面条,送到了嘴边,停了下来,重复了两次,不知道怎么心里面有点空落落的。最后索***放下手里面的筷子,起身。

“陆陆,去干嘛?”小八嘴角还挂着面条,口齿不清地问。

陆维羽顿了一下,道:“我……你吃自己的就好了,再多说话下次夜宵没你的份。”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唔!”小八赶***闭上嘴巴,专心咀嚼自己嘴巴里面的食物,一心一意埋头苦吃,再也不敢多管闲事。

陆维羽看两只都没有注意自己了,这才走到厨台,用早就准备好的碗盛了锅里面留出来的面。

走到段冥泽的房门前,陆维羽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脑子是坏掉了。

这饭桶终于有一天不吃夜宵给自己省粮食了,他怎么还上赶子来投喂?难道就只是因为他回房间之前情绪有小小的异常?那也不至于叫自己如此记挂着吧,越想,越觉得这个事情既纠结又复杂,可是以前的自己明明不是这样的。

敲门,陆维羽打断脑子里面的胡思乱想,并且决定,里面要是说一个不字,他立马就把面端回去投喂给那只胃容量西海那么大的蜃龙。

结果他的手一碰到门上,门就应声开了,门里面站着的人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他不会是一只站在门里面看着自己吧?这家伙难道有透视眼?

陆维羽的脸上不受控制的一阵红一阵白,“给你的面,要是不吃的话……”

“刚好饿了。”段冥泽突然开口,笑意陡然就绽开了,大概是离得太近,陆维羽被这一笑晃了神,从白皙的脖颈往上,整张脸都染了淡淡的红色。

“我……我……你慢慢吃。”陆维羽把面推到段冥泽的手里,落荒而逃。

之后,陆校长躺在床上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着,可即便是在梦里,眼前脑海都还是段冥泽那张明晃晃的笑容。

像是,在哪里见过。

·

转天,星期六。

来试学作文的第一批学生按时到了教室。

算上用来***数充场子的尚小八一共是5个,好歹是把第一排给坐满了,陆维羽微微欣慰。

四个孩子跟来了六个家长,或一脸严肃或满怀期待的坐在后排。

试听公开课一般都会允许家长在教室的后面一同试听,陆维羽公开课的经验很丰富,以前甚至代表所在机构入校区讲课经验交流过,所以这种小场面对他不构成任何的压力。

课程正式开始之前,陆维羽先和小朋友们简单的交流互相介绍了一下,初步掌握他们的状况。

两男两女,两个女孩相对乖巧,都是三年级的小朋友,作文和阅读的基础还不错。

另外两个小男孩,一个很聪明,说话时候也积极活跃,但是开讲以后就会发现,他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是会离题千里不能切中要害,也就是说他学东西太浮了,纵使聪明,如果不改正这个毛病,成绩也很难有质的飞越,尤其是高年段以后。

最后一个小男孩,就是明显的“差生”,对来上作文课有些排斥,叫起来读东西的时候也经常跳字落字,已经四年级了很多常见字还是不能掌握。

一节课下来,效果还不错,五个孩子四个都写出了小片段,尚小八洋洋洒洒写了800多字,陆维羽一看眼睛都花了,也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字体。

另外几个小朋友把作文拿给父母看,都得到了夸奖。

两个女孩的家长当场就决定的试读两个月,把学费交了,另外一个虽然没有当场交费,但是很热情地加上了陆维羽的微信,而且主动地说下次来上课要把***戚家的小孩子也带过来。

只剩下了最后的小男孩——石头。

陆维羽是有意把他的家长留在最后交流的。

一节课下来,石头的本子上只有五行不到的字,写得也是东一笔西一句,完全就是想到哪写哪,全都是大白话。

和石头一起来的是他的妈妈,女人妆容精致,鼻子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举止也颇为优雅。

“陆老师,今天真的是麻烦你了。”

陆维羽笑道:“客气了。”

“那陆老师您看,石头的情况……这孩子的语文是我们家里面的一个大难题,他很聪明,数学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可是就是这语文怎么也提升不上去。”女人眼中浮现出苦涩。

陆维羽再次打量面前的家长,其实一个孩子的行为或者是特点,乃至是他的学习成绩都是家长日常教育的一种折射,是家长本身的一种折射。

陆维羽问:“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和我说一说,您平时在家都是怎么督促孩子语文方面的学习的?”

女人立刻开口,像是急于倾诉又像是倒苦水似地道:“我觉得我和他爸爸都对孩子的文学素养很重视了!平时学校里面要求的那些课外书目我们一本都不落的往回买,中外名著,文学故事已经有满满一书架。而且我也听了很多老师的建议,没事陪着他一起看书,看完了让他给我讲,可是就是收效甚微。”

陆维羽静静听女人讲完,笑着问了一个问题,“您有没有问过石头,他喜欢读吗?”

小说推荐

完了完了,小编已经沉浸在神级补习班(陆维羽段冥泽)完整章节全文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推荐文章:身边的幸福

身边的幸福海报

在富贵街经营棋牌室的潘娇娇,与在隔壁开画室的青年画家杨青不打不相识。无论是年龄还是家庭背景,二人均相差甚远,在刚开始接触时矛盾重重。但在不断的摩擦中,两人慢慢相互了解,杨青渐渐爱上了善良无私、魅力独具的潘娇娇,而潘娇娇也被杨青的才华所折服,更被他的真情所感动。然而潘娇娇却因为顾及年龄、孩子、“情敌”等种种现实问题与杨青的关系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推荐文章:沈阳1在职教师寒假乱收费、违规补课被查处

目前正值寒假,市教育局正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2月8日,记者获悉, 寒假专项整治行动开展以来,市区两级教育行政部门组成39个检查组,进行交叉检查,累计出动358人次对学校、办学机构以及群众举报地点进行不间断排查,取得阶段性成果。目前,已查实1所学校乱收费、11名在职教师违规补课等问题,取缔黑班1个。各有关区、县(市)教育行政部门视情节轻重对违规教师依纪依规进行了相应处理。为充分发挥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经市教育局党组研究,现将学校乱收费、在职教师违规补课、社会人员乱办班等问题查处情况通报如下:

1。浑南区第六小学四名教师乱收费。

浑南区第六小学三年级学年组组长兼三年五班班主任王某、四年级学年组组长兼四年二班班主任佡某某、五年级学年组组长兼五年二班班主任尚某某、六年级学年组组长兼六年四班班主任王某,在2017年寒假前夕向本班学生推荐写字练习册等教辅材料。浑南区教育局决定给予王某等四位教师诫勉谈话、取消两年内各级各类评优评先资格的处分。

2。沈阳市第二十中学两名教师违规补课。

沈阳市第二十中学高一年级十六班教师于某、宋某某于1月23日组织学生在铁西区北二路鑫丰又一城8号楼2单元302室违规补课。和平区教育局责令立即停止补课行为,决定给予于某、宋某某行政记过、年度考核不得确定为合格及以上等次、取消三年内各级各类评优评先资格和晋升职称资格、全区通报批评并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作检讨的处分。

3。沈阳市崇文中学(民办)一名教师违规补课。

沈阳市崇文中学初二年级四班班主任孙某某于1月18日在名为“赫斯丁教育”的社会办学机构违规补课。学校报铁西区教育局批准,决定给予孙某某记过、取消一年内评优评先资格的处分。铁西区教育局约谈崇文中学校长姚某。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4。沈阳市高明实验学校一名教师违规补课。

沈阳市高明实验学校五年三班班主任施某某组织部分学生违规补课。学校报铁西区教育局批准,决定给予施某某警告、取消一年内评优评先资格的处分。

5。沈阳市第六十九中学一名教师违规补课。

法库补课班摔伤人

沈阳市第六十九中学初三年级化学老师荆某某在苏家屯区金桔二路一门市房内组织学生违规补课。苏家屯区教育局决定给予荆某某行政记过、取消三年内各级各类评优评先资格的处分。

6。沈阳市第一七五中学一名教师违规补课。

沈阳市第一七五中学七年七班班主任王某某在名为“博大教育培训中心”的社会办学机构违规补课。苏家屯区教育局鉴于王某某积极配合调查,认错态度较好,决定给予王某某全区通报批评的处分。

7。法库县三面船镇中心小学一名教师违规补课。

法库县三面船镇中心小学四年级英语教师刘某某1月20日在三面船镇政府家属楼2单元302室组织学生违规补课。法库县教育局决定给予刘某某行政记大过、调离教学一线岗位三年、取消三年内各级各类评优评先及职称评聘资格的处分,给予学校取消两年内评优评先资格、全区通报批评的处分。

8。皇姑区存在乱办班问题。

皇姑区紫庭园小区1号楼4单元2楼1号住宅内存在由两名社会人员开办的名为“北斗教育”的违规补课班。皇姑区教育局1月23日对此下发停办通告,责令立即停止办学行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0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