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大学生家教【阳光家教网】第1页!!五常金点补课班

天津师范大学 历史学 本科在读 高考成绩564,其中文综213,英语126,数学110语文115。本人工作认真…

天津师范大学 历史学 本科在读

高考成绩564,其中文综213,英语126,数学110语文115。本人工作认真,为人亲和,工作经验较为丰富。现就读于天津师范大学。在高中阶段,排名是从下到上的过程,可以说了解各个分数段学生学习状态和心理状态。有适合多种分数段的答题方式和讲课方式,高中接触过大学生家教,总结了一套教学经验。

推荐文章:中青报:囚徒困境中的补课冗余而无用

原标题:囚徒困境中的补课冗余而无用

在那些补课问题严重的地区,学生高中毕业升入大学以后,并没有显示出多少过人之处。补课只是学生参与的零和游戏,最多只能让学生提高答题能力,而不能增强智识水平。

随着民办中学选拔日子的临近,补课班疯狂火爆的话题又引发了关注。在浙江宁波,每个周末,培训学校内上百人的教室座无虚席,学生揉着眼睛听课,时不时打着哈欠;教室外,家长在休息室内百无聊赖,靠玩手机游戏或看电视剧打发时间。一些学生一个月的补课费在4000元以上,很有可能是家庭一半的收入。(《现代金报》11月22日)

大量中小学生在学校学习之外参加补课的现象,是中国教育界最典型的囚徒困境。家长们认为,如果不参加补课,学生就会在课业上落后,甚至被任课教师排斥、“穿小鞋”,所以不得不让孩子参加各式各样的课外补习班(很多就是由学校任课教师所开办的)。有教师痛心疾首地表示:许多中小学生并不是从学校里毕业的,而是从补习班里毕业的。或许这话有点夸张,却一针见血地点出了课外补习班对教育生态的恶劣影响。

在校园完成本职工作之外,教师通过额外出售自己的知识,获得额外的收益;家长因为不希望让自己的孩子在课业竞争中落后,购买教师额外出售的知识;而学生在这个经济过程中完全处于被支配的被动状态。

由于学校教育趋向于完成一种基础性、达标性的教学目标,教师对课堂教学所负有的责任是有限的。完成了课程大纲规定的教学目标,一个教师就尽到了基本义务。但是,家长和学生并不满足于此,他们必须面对更激烈的个体竞争,这就需要知识传授和教学时间的冗余。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教师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然而,教师职业去神圣化后,不过是现代专业分工的一种。要求教师付出更多,他们自然会要求额外报酬。

补课有悖于教育规律,这在教育界早有共识。在那些补课问题严重的地区,学生高中毕业升入大学以后,并没有显示出多少过人之处。补课只是学生参与的零和游戏,最多只能让学生提高答题能力,而不能增强智识水平。

为什么有的地方对补课控制得好呢?关键不在于处罚力度够不够,而在于学校有没有额外地提供教育资源。极端如封闭式管理的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河北衡水中学,学生不需要也没有多少时间参加校外补课。一个地方补课风气弱,只是额外的学校教育替代了课外补习班;而一个地方补课盛行,则说明当地学校教育相对薄弱。

“高考工厂”尽管屡屡遭舆论批评,但总有人为之辩护。这是因为“高考工厂”虽然违反教育规律,但保证了学生在同等教育条件下竞争。而在补课问题严重的地方,学习竞争不光成了勤奋和智力的竞争,还成了学生家庭财力的竞争。

补课盛行也表明了学生受教育途径的单一化。在学校教育之外,家长只能花钱让孩子补课,哪怕明知其低效。学习领域的不平衡更容易被人忽视。一些教育发达国家的学生在课堂外致力于学习某项体育技能、某种艺术,甚至参加大学先修课,他们的学习负担未必比中国同龄人轻。但是,自由而多样的教育让学习变得轻松,学生的学习充满自主意识,而没有重复和冗余的学习。

要让补课走出囚徒困境,首先要让公众意识到冗余的教育并不能培养健全的人。即便是从功利角度出发,补课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提高学生的竞争力,也是值得怀疑的。当然,否定补课不是否定学校之外的教育尝试。与其因为冗余的补课浪费时间,家长不如带领孩子走向更广阔的学习天地。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

推荐文章:韩国疯狂“补习班一条街”:家长通宵排队报班

2018年底热播的韩剧《天空之城》,因讲述“韩国上流家庭是如何砸钱请私教、将子女送进名牌大学”以及揭露韩国社会超乎想象的“私教”热而备受关注。2日,《韩国日报》在头版刊登专题报道,介绍补习班林立的韩国著名“私教”一条街大峙洞,并揭露韩国富裕家庭是如何通过补习班将子女送进名牌大学,进而实现“财富与地位的世代延续”。

补习班似战场

“大峙洞补习班已不仅仅是公共教育的补充和辅助手段,进入本世纪以来,它已然变成撼动公共教育根基的庞然怪物”,《韩国日报》在文章开头如是说。在韩国,位于首尔江南区的大峙洞以“韩国最高端补习班一条街”著称,街区内各种名目的补习班多达1057家,占江南区所有补习班数量的近一半,每年创造约20万亿韩元的补习班市场经济。报道称,大峙洞一年四季都热火朝天,每天都有大量学生进出各大补习班。在这儿随便找一个学生问,他们都会回答:“开学期间至少要上四五个补习班,放了假就更多。”每晚10点补习班下课时,大峙洞街区便被前来接孩子的家长围堵得水泄不通。据韩国教育部统计,2018年韩国学生人均补习费用刷新历史纪录,其中初中生的人均费用首次超过了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6元),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属于最高水平。

在大峙洞上补习班的学生,都会把其他学生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因为但凡能在这儿上补习班的学生,大多是平时成绩不错并且以进入名牌大学为目标的“潜力股”。因此,学生之间都保持高度警惕性,不会轻易告诉同学任何有关自己学习情况或私教方面的信息。韩国著名的私立高中淑明女子高中,就盛传一个潜规则:每次拿到大峙洞补习班发放的试卷后,学生们都会第一时间把试卷上头的补习班名称撕掉,以免被学校的其他同学窥探到自己上哪家补习班。

五常金点补课班

此外,大峙洞的补习班,可不是每个人想上就能上的。每逢报名季节,家长们都需要通宵排队拿号,即使拿到了号,若子女未能通过补习班的入学考试,也等于“白辛苦一场”。进入补习班后,孩子们会根据成绩排名被分为多个不同等级的小班。但这个小班并不是一成不变,补习班会定期举行小考,并根据新的成绩重新分班。为了进入高级班,学生们必须以“你死我活”的战斗心态拼命学习。

“超前”“押题”是秘诀

在韩国社会,家长们普遍认为只要能考上“特殊目的高中”(外国语高中、科技高中、国际高中等,简称为“特目高”),等于“一只脚已踏入名牌大学”。因此,为了让孩子考上“特目高”,不少韩国父母从小学开始便让孩子上各种补习班,而他们的“不二选择”就是大峙洞补习班,因为这里的补习班强项之一就是“超前学习”:让孩子提前学完下学期甚至高年级的教材内容,而后通过反复做试卷来巩固所学内容。大峙洞补习班的孩子们与其他同龄孩子相比,不仅抢跑成功,而且一直处于领跑状态。在这般“超前学习”的调教之下,韩国不乏出现小学生考托福、中学生解大学考题的现象。2014年,韩国政府已经立法禁止了小初高的校内超前学习,于是对超前学习的需求就转移到了校外补习市场。大峙洞补习班的另一强项是命中率很高的“押题”能力。无论是高考,还是平时各大高中的期中、期末考试(韩国名牌大学招生中仅二成是通过高考录取,其余八成则根据学生高中阶段成绩、社会实践经历等综合表现录取),大峙洞补习班的老师们都能发挥超高的“押题”能力。

“穷孩子”难考名牌大学

如此声名远扬的大峙洞补习班,收费当然不菲,甚至像《天空之城》里的剧情一样——“请大峙洞补习班的明星老师一对一进行辅导的费用或高达数十亿韩元,足以买一处高档房产”,但韩国富裕家庭家长对此则认为“只要子女考上名牌大学,再贵也值得”。这也导致韩国社会出现“越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进入名牌大学的比例越高”的现象。2016年度统计显示,首尔大学、延世大学、高丽大学、成均馆大学、汉阳大学等位于首尔的名牌大学在校生中,(18%),()。

《韩国日报》称,在韩国社会,“唯学历至上”的意识仍根深蒂固,这也是韩国富裕阶层拼命送子女上补习班、让子女考上名牌大学,进而保障自己的财富与社会地位顺利延续至下一代的原因。光州大学教育学系教授朴南基(音)表示,目前韩国的社会现状是,只有名校毕业生才能找到好工作,考上什么样的大学,将直接决定一个人未来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而事实证明,投资越大,“回报”也越高,由此形成“越是富家子弟,进入名牌大学的比例越高”的循环模式,进而出现“财富与社会阶层的固化,已发展成为学历固化”的现象。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媛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2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