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家里手机信号干扰无线话筒怎么办? 家里补课图片

原标题:家里手机信号干扰无线话筒怎么办? 王先生问:我是一名教师,开学以后可能会有学生要来家里补课,所以买了一…

原标题:家里手机信号干扰无线话筒怎么办?

王先生问:我是一名教师,开学以后可能会有学生要来家里补课,所以买了一个无线话筒,在试用时发现无线话筒总有刺耳声响,后来发现可能因为手机信号干扰我的无线话筒,这是什么原因,有什么解决办法?

记者宋雨实习生粟洁:记者咨询了西安交大的老师,根据介绍,我们平常使用的手机发出的信号是脉冲信号,脉冲信号是一种离散信号,形状多种多样,与普通模拟信号相比,波形之间在时间轴上不连续(波形与波形之间有明显的间隔),所占用的频带也比较宽。

当手机和无线话筒的空间距离比较近时,两个频率挨得太近信号间就很容易互相干扰,或者当局部空间里一方信号远远大于另一方信号时,信号弱的一方就容易受到影响,所以按照王先生所说的情况,应该是手机信号影响到无线话筒的信号,这种情况下,可在使用无线话筒的时候,先关掉手机或将手机放置在其他相对独立的空间内。

推荐阅读:为登上星光大道倾家荡产,被淘汰后她一怒之下曝光内幕,究竟发生了什么?

花了120万上了星光大道,120万对于普通家庭也是不少钱,对于贫困农村家庭可能会压得喘不上来气,而题目指的是一位“大山姑娘”崔苗。从她努力以来只有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石峁女孩》,其余都是自己翻唱的比较火的就是《东方红》。

“我感觉参加《星光大道》还是有很多好处,你看,我现在的出镜率就高多了”。

这是这位大山姑娘崔苗所说的。

对于凑钱借钱和负债,追梦的崔苗表示参加了不后悔,至少经历了一次,看来她是一位倔强的孩子。

而《星光大道》这个节目,为很多农村怀着梦想的人创造了一个舞台,捧红过很多草根歌手,比如朱之文,王二妮和草帽姐。

家里补课图片

而这个倔强的姑娘曾四次登上《星光大道》这个舞台,为了自己的明星梦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今天她是主人公。

农村朴实的姑娘,从她的言行中也看到了当初王二妮的身影,很多人把她比作“第二个王二妮“。

崔苗的家境

崔苗是个80后,出生在陕西,父母可所谓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农村家庭孩子肯定不止一个,她在家排行老四,对于追梦对于这种家庭真是雪上加霜。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从小就干农活,还照顾着弟弟,这就是她平常的生活,她的父亲发现她是个爱唱歌的孩子,平常地里干活的时候就唱,家里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会让崔苗唱歌,所以对于怀着梦想的崔苗她父亲都看在眼里,还是很支持的,未来支持她的学习,卖掉了家里的骡子。

对于崔苗学习机会真是难得,怀着梦学习了一段时间,有了些功底,为了不辜负父亲对她的希望,毕业后她开始了追梦之旅。

追梦之旅

2002年,她离开了自己的家,对于她没有学历没有家庭背景,只能是打工维持生活,她一边还怀着自己的梦想,她曾参加过唱歌比赛,得了冠军,她的梦想更坚定了,取得成绩后,她就更积极了,参加了各种比赛都有好成绩。

但是以上,让她追求更高,她报了补课班,直到她看见了《星光大道》这个节目,为了登上这个舞台,对于贫穷的家她欠下了大笔债。

崔苗从2007年开始,每天都在向《星光大道》投介绍信,但是始终没回应,她一边补课一边投递着,还有人曾因为看农村傻乎乎的她骗了她一些钱,这些钱不光是家里的积蓄,还有亲戚朋友借的。

而第一次有资格参加的崔苗,在海选中就被淘汰了,这时的她对于自己的梦死心了,回家了。

是谁帮了她一把

回到家后,家里的人感到很可惜,这时一位老师鼓励她,通过老师介绍认识了张胜宝他是文工团的主任,于是她登上了属于自己的舞台。

唱着陕北民歌,绽放自己的光芒,参赛期间她经历了失去母亲的痛苦,她为此有着更高的目标,可是她最后还是10进8落选了,没有取得冠军。

而她背后却有着大笔的债务,花了120万欠了40万借款。

虽然,和冠军失之交臂,但是回到家还是有些名气,也能接商演,一边挣钱,一边还钱还补贴家里。

究竟有什么内幕

她为了成名,为自己曾拉赞助,网络投票到处借钱拉票,当时曾取得月冠军,而为了拿到总冠军,她为自己花尽了心思,她自己万万没想到 到了最后赞助商撤资了她认为节目有黑幕内定好了,自己也花了不少钱,所以她不甘心,节目结束后她曝光了这件事为了取得同情,反而群众更烦她了。

崔苗的现状

而她遇见了自己志同道合的另一半,都对音乐有着喜爱,她随后也结婚了,虽然她没有很大的名气,生活在了个小城市里,但是如今日子也不差。

家里补课图片

造星背后还有多少“负债明星”

现今,有着很多娱乐明星选秀节目,快乐男声,快乐女声,中国好声音,明日之子。

家里补课图片

有很多花钱买冠军的传闻和报道,也有很多人为了争抢一掷千金,比如张美娜80万元运作《快乐女声》和负债百万的崔苗。

中国好声音也曾被曝出好多黑内幕,每个省都有赛区海选,据调查可以花钱拉票,用钱买人气,一票两块钱,可见必定会有追梦执着年轻人肯花钱入选。

专业人士对《星光大道》崔苗现象的看法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专业人士赵阳武曾发布过自己的观点大概意思是,崔苗这种肯花钱追梦的现象,现在综艺中很常见,而现在凭借综艺火起来的就是快餐文化,火的一时就会消失,但是肯定还是有发光的优点,真正想在演艺圈震住,不应该凭借钱来说话,应该真正学习艺术提升自己。

而网络评论员李季平曾也说过这件事他曾发文问到过:《星光大道》还是“百姓舞台”吗?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星光大道》不就异化为利用央视垄断资源而形成的造星名利场了吗?

本着农民的舞台,却有着造星的内幕,亲友拉票竞争的形式,没有考虑到百姓的承受能力,也是有一定责任,本应该宣扬农民简朴的风格,如今,成了这样有着让百姓消费的意向。

崔苗追求梦没有错误,至少自己没有后悔过,但是不要有了甜头后,忘了自己本身条件,毕竟近几年黑幕没少曝出,而现今的崔苗名声几乎没有了,只火一时。

努力的背后付出了很多,还了债,曾经年轻为梦倔强过,至少自己没有遗憾。真正想面向大众的舞台也许真的像赵阳武那样所说的,应该真正去追求于艺术,而不是花钱买人气,只有有真正的能力,舞台才会面向你,崔苗为了登上大舞台没少花心思,最终冠军擦肩而过,自己为了梦想还了巨款。

曾经,也有新闻爆出崔苗沦落为饭店服务员,一边四处商演主场还钱,最后也还是变成了普通人。

你认为她花着农民里眼中巨资参加了一次落选冠军的节目在你眼中值不值得呢?

推荐阅读: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补课费已成为家庭沉重开支

资料图:浙江农林大学大三学生李海明,在该校东湖校区B3222学生寝室里为班级的部分男生补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穷限制了想象力!家里没个上学的,根本不知道补课有多贵!

“家里没个上学的,根本不知道现在补课有多贵!”“听说补课花了这么多钱,别人都不相信,不理解。”不少家长谈到补课费就开始激动。半月谈记者在多地采访发现,校外补课,不仅加重了中小学生的校外课业负担,更成为不少家庭日渐沉重的经济负担。

现今网上有句流行语,“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把它用在补课费上,可谓恰当。然而动辄数千、数万元的补课费用,依然阻挡不了家长们对补课的需求和热情。如何为学生减负,为家庭减负?期待政府、社会、家庭等共同发力。

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

“现在补课费用越来越高,家长很无奈,既觉得难以承受,又感觉不得不接受。”上海市人大代表马瑜说,“很多补课都是超前学,‘早学几年、多学几遍’。”

在上海地方两会上,和马瑜有类似感受的代表委员不在少数。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在建议中写到:“每个孩子每月课外补习、培训等费用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甚至十几万,这对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怎么承受得了?”

“年轻时不理解为什么孩子要花这么多钱,自从补课后才明白。”儿子就读高一的胡女士告诉半月谈记者,“一对三补数学或英语两个半小时至少1000元,大课200多元,每个月都要上万的补课费。”她戏言,一开始在陪孩子补课间隙还去咖啡馆坐坐,后来变成连杯奶茶也舍不得喝。“我和孩子爸爸都精简了自己的开销,全力以赴供孩子。”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相比以传统升学为目标的补课,以出国留学等为目标的补课费用更是惊人。“送孩子赴美上高中,她花了数百万”,一张网络流传的由“Steve妈妈”提供的图表显示,仅孩子出国前参加英语培训(一对一外教辅导)一项的费用就高达85万元,还不算培养冰球等所谓与国际接轨的爱好的花费。

教育机构教师特别是“名师”水涨船高的收入,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培训机构的丰厚利润。诸葛学堂发布的一则“征婚!大语文老师!年收入155-240万!高!富!帅”的帖子显示,这位老师税后年薪超过百万元,还不包括任何期权、股权及奖金等,令人瞠目。

华中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范先佐说,虽然存在地域、城市差异,但是“补习家教费用”在家庭开支中的份额攀升已非常普遍、值得关注。民进上海市委今年的一份提案显示,通过对部分上海中小学家长的问卷调查,。

有盲目有无奈,门门要补价格不菲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除了数学、英语撑起补课大梁,如今的补课门类丰富多样,几乎每门功课都有庞大的补课群体,积少成多,在分割孩子空暇时间的同时,更为家庭经济负担层层加码。

沈阳的张女士最近给小学五年级的女儿报了一个国学班。,一次性交清,每周两个半小时,如果因自身原因缺课费用不退。张女士说,现在“国学热”,这个班在沈阳小有名气,尽管费用昂贵,家长还是趋之若鹜,托了人,还得通过入门考试才报上了名。除了国学,周末、假期的补课内容还包括奥数、英语、声乐、美术、羽毛球……每年各种补课费用约6万元。

根据沈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7年统计,2016年沈阳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67444元,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仅补课费就相当于当地一个成人的年收入。

张女士说:“这个课也不是非学不可,但是现在高考中传统文化比重增加,还是学得越多越好,孩子从小就要努力,家长也要尽量给孩子创造条件,精力、经济都得跟上。”

北京的王女士告诉半月谈记者,她的孩子5岁开始学舞蹈,每个学期15次左右的大课5000元,寒暑假集训也得四五千元;而重头是小课,各种表演、艺术节前学好一支新舞,哪怕是请最普通的教“一对一”,也得私教十几个小时、花上几万块钱。

当被问到为何不在少年宫或学校学时,王女士表示:“学校的音乐美术等艺术类课程孩子都不喜欢,而学校舞蹈队训练难度低、强度小,可能从安全角度考虑,基本功连下腰都不练,还经常碰到老师开会等原因停训,很多孩子去是因为放学没人接送,把舞蹈队当‘托管班’。至于少年宫,一是不好报名,二来又远,所以根本没法考虑。”

标本兼治,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

2018年,教育部将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联合监管机制,促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规范有序发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指出,要针对人民群众关心的问题精准施策,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等突出问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课外补习正在“绑架”学校教育。“课外补习在国外称之为‘影子教育’,如影随形跟在学校教育后面,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弥补学校教育的不足,尤其是为后进学生提供课外辅导,就是所谓‘补差’的功能。但是在中国,其功能普遍成为‘培优’,越是学习好的人上的补习班越多。”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中考、高考指挥棒,依然是补课热的最主要动力。“考啥学啥呗。”有家长表示,“谁真心愿意花大价钱出去补课啊?”“现在是水涨船高,你不补就肯定落后。”马瑜说,在中考、高考自主招生录取比例可观的现状下,家长们普遍希望为孩子争取“裸考”之外更多的一次机会,拼竞赛、拼难度,这是补习费用越来越高的重要原因。

同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蔡建国一直关注并反对过度补课现象:“整个教育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家长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送给了培训机构。”要打破这个怪圈,学校的教学质量是关键,教育部门一方面要严厉查处老师上课不认真,考试超出大纲等现象,另一方面要通过设立标准、执法检查等,规范培训机构的办学。

家里补课图片

采访中,也有不少家长表示,虽然补课费用高昂,但校外培训机构无论从师资力量、课程研发、沟通服务等各方面来看,确实弥补了校内教育的不足。我国的教育现状是高中老师水平最高,初中老师又强于小学老师。但是,家长却越来越重视给孩子“打基础”,而校外机构中不乏大把名校毕业、海归回国的高素质教师,这也是家长对校外机构趋之若鹜的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范先佐认为,补课费用日高,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优质的教育资源不仅稀缺,而且资源分配需要更加公平。“问题表现为家庭教育开支剧增,实际指向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应该更公平,高质量教育资源的获取应该更便利、成本更低廉。”(来源:《半月谈》2018年第4期,原标题:《补课有多贵?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半月谈记者:仇逸 王莹 廖君 郑天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2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