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中宁中学补课!“为留守儿童撑起一片天”

连片的玉米地深处,不时有清亮的读书声、欢笑声在飘荡,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大战场镇唐圈村田间,有一座农家小院,…

连片的玉米地深处,不时有清亮的读书声、欢笑声在飘荡,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大战场镇唐圈村田间,有一座农家小院,在学生放学后或节假日,小院里总是聚集着几十名儿童,大伙儿一起学习、玩耍、吃饭,其乐融融。

在唐圈村,村民们亲切地称小院为“爱心小院”。“爱心小院”里的“孩子王”叫李文军,是个普普通通的回族青年。李文军7岁时随家人从宁夏南部山区农村迁往中宁县。前些年,他常去外地打工。自2011年以来,李文军再也没有离开过唐圈村,“爱心小院”和村里的留守儿童成为他生活的全部。

由于生活所迫,李文军小学没有读完就辍学回家,十几岁时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种地、打工,干各种苦力活儿。成家后,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曾多年下煤矿做矿工。3个孩子渐渐长大,李文军自己再难,也都将孩子送进学校读书。“孩子是我的希望,希望下一辈好一些。”他说。

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只有老人和妻子看着3个孩子,每年冬天,李文军才能歇工回家。“二女儿成绩不好,又不愿和人交流,我很着急。”2011年冬天,从石嘴山煤矿打工回家,李文军发现在家上学的二女儿考试成绩很不理想,加上自卑不愿和人交流,状态很差。“娃娃学习不好,我放心不下。”那个寒假,李文军出钱请了一名邻村的研究生给孩子补课,这在唐圈村是“头一回”。以前,唐圈村很少有家长给孩子请家教。

“李文军请老师给娃娃补课了!”唐圈村是移民村,留守儿童比较多。听说有研究生来上课,村里很多留守儿童也想听课。“既然同样花一份钱,就让大家都来,我们只是提供场地。”李文军开门欢迎孩子们,为此他腾出了一大间房子,用来让孩子们学习。前来补课的孩子很多是留守儿童,家里无人照顾,每次吃饭时,李文军夫妇都准备好饭菜,让他们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吃。

在大战场中学读书的回族姑娘杨兴花,家里老人不识字,哥哥姐姐都成家或在外打工,在家没人辅导功课。3年前,她跟小伙伴们一起来到“爱心小院”,“一下学习有了劲头”。在小院,做作业、温习功课有人辅导,课余又有同伴一起玩耍,生活丰富了很多,杨兴花有了精气神,学习成绩也在不断提高,半年后学习成绩在班里提升了10多名。

办起辅导班后,李文军家的小院就成了村里留守儿童的乐园。平时一放学,家长不在家的孩子就会来到“爱心小院”,大家一起做作业、玩耍,直到天黑才回家。周末一大早,孩子们会不约而同来到李文军家,高年级的辅导低年级的,课余大伙儿一起嬉闹玩耍。李文军还从各处搜集一些学习资料,供孩子们学习使用。

这些年来,在唐圈村,来“爱心小院”的孩子越来越多,今年暑假,有60多名孩子在“爱心小院”学习,一些残疾儿童也来玩耍。由于要给孩子们准备伙食,李文军一家也一天比一天忙碌。

中宁中学补课

“让娃们吃一口,我心里更踏实。”在“爱心小院”,李文军和妻子马哈麦每天都给孩子们提供免费的午餐。这些年来,小院的伙食费用都是李文军自己承担,后来有爱心人士关注到“爱心小院”,提供了一些资助,即便如此,随着前来学习的孩子越来越多,李文军承担的伙食费用也在不断增加。

2011年以来,“爱心小院”的各种花销大多靠李文军种植几亩枸杞来维持。李文军说,正常年份,自己一年的收入为4万元左右,“爱心小院”的开支差不多得两万元。

近年来,李文军办“爱心小院”的事迹得到了社会关注,一些大学生志愿者来到唐圈村,主动承担起小院里留守儿童的功课辅导,每年寒暑假,从各大高校前来开展社会实践的大学生支教团常驻在小院里,整个假期都给孩子们辅导作业、补习功课。李文军再也不用为聘请老师的费用发愁。

来到“爱心小院”的留守儿童在不断增加,由于个人经济力量有限,一段时间里,“爱心小院”面临关门的窘境。值得庆幸的是,李文军的困难得到了团中宁县委、中卫爱心志愿者协会、中宁县义工协会等一批又一批爱心组织和人士的关注,他们为小院捐书捐物献爱心,更有不少爱心人士到小院做义工,爱心接力不断传递。

自2014年以来,在团中宁县委的大力支持下,每年都有西部计划志愿者被派驻“爱心小院”。每到周末,志愿者们就从县城骑车来到唐圈村,为“爱心小院”的孩子们辅导功课,开设音乐、美术等课程。近年来,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福州大学等高校的支教大学生也在假期来到“爱心小院”,为孩子们辅导文化课。每次有支教教师来,李文军都会忙前忙后,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李文军的善举也在感染着身边的年轻人,邻近的大战场村30岁的年轻人王鑫就是其中一位。王鑫常年做快递生意,同时也在网上卖枸杞,这些年因为采购枸杞,一来二去和李文军相熟,了解了他干的事业后深受感动,随即加入了爱心团队,一有闲暇就会来到爱心小院,帮李文军忙里忙外。

“我们农村人做点事情不容易,这种好事能帮一把是一把。”王鑫说,最佩服李文军不计回报,倾其所有全心全意为留守孩子服务的精神境界。为了支援李文军的事业,王鑫将自己发送快递的面包车腾出来,专门用来为“爱心小院”采购食材、教学物资。

前不久,在团中宁县委的指导下,李文军的“爱心小院”在民政部门登记,“爱心小院”成为社会组织,可以参与和实施公益项目,接受更多的捐助和帮扶。同时,依托“爱心小院”,李文军也尝试对接各种爱心资源,帮扶村里的留守儿童家庭和孤残人家。

“爱心小院”的存在,让唐圈村每一个留守儿童有了去处,个个脸上洒满阳光,在李文军和同伴的努力下,爱心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流入这个田野深处的小院落。“虽然前行的路上还有很多困难,但选择了出发,就要不懈努力,为留守儿童撑起一片天。”李文军坚定地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马富春文并摄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9月11日 06 版)

相关文章:“为留守儿童撑起一片天”

原标题:“为留守儿童撑起一片天”

连片的玉米地深处,不时有清亮的读书声、欢笑声在飘荡,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大战场镇唐圈村田间,有一座农家小院,在学生放学后或节假日,小院里总是聚集着几十名儿童,大伙儿一起学习、玩耍、吃饭,其乐融融。

在唐圈村,村民们亲切地称小院为“爱心小院”。“爱心小院”里的“孩子王”叫李文军,是个普普通通的回族青年。李文军7岁时随家人从宁夏南部山区农村迁往中宁县。前些年,他常去外地打工。自2011年以来,李文军再也没有离开过唐圈村,“爱心小院”和村里的留守儿童成为他生活的全部。

由于生活所迫,李文军小学没有读完就辍学回家,十几岁时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种地、打工,干各种苦力活儿。成家后,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曾多年下煤矿做矿工。3个孩子渐渐长大,李文军自己再难,也都将孩子送进学校读书。“孩子是我的希望,希望下一辈好一些。”他说。

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只有老人和妻子看着3个孩子,每年冬天,李文军才能歇工回家。“二女儿成绩不好,又不愿和人交流,我很着急。”2011年冬天,从石嘴山煤矿打工回家,李文军发现在家上学的二女儿考试成绩很不理想,加上自卑不愿和人交流,状态很差。“娃娃学习不好,我放心不下。”那个寒假,李文军出钱请了一名邻村的研究生给孩子补课,这在唐圈村是“头一回”。以前,唐圈村很少有家长给孩子请家教。

“李文军请老师给娃娃补课了!”唐圈村是移民村,留守儿童比较多。听说有研究生来上课,村里很多留守儿童也想听课。“既然同样花一份钱,就让大家都来,我们只是提供场地。”李文军开门欢迎孩子们,为此他腾出了一大间房子,用来让孩子们学习。前来补课的孩子很多是留守儿童,家里无人照顾,每次吃饭时,李文军夫妇都准备好饭菜,让他们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吃。

在大战场中学读书的回族姑娘杨兴花,家里老人不识字,哥哥姐姐都成家或在外打工,在家没人辅导功课。3年前,她跟小伙伴们一起来到“爱心小院”,“一下学习有了劲头”。在小院,做作业、温习功课有人辅导,课余又有同伴一起玩耍,生活丰富了很多,杨兴花有了精气神,学习成绩也在不断提高,半年后学习成绩在班里提升了10多名。

办起辅导班后,李文军家的小院就成了村里留守儿童的乐园。平时一放学,家长不在家的孩子就会来到“爱心小院”,大家一起做作业、玩耍,直到天黑才回家。周末一大早,孩子们会不约而同来到李文军家,高年级的辅导低年级的,课余大伙儿一起嬉闹玩耍。李文军还从各处搜集一些学习资料,供孩子们学习使用。

这些年来,在唐圈村,来“爱心小院”的孩子越来越多,今年暑假,有60多名孩子在“爱心小院”学习,一些残疾儿童也来玩耍。由于要给孩子们准备伙食,李文军一家也一天比一天忙碌。

“让娃们吃一口,我心里更踏实。”在“爱心小院”,李文军和妻子马哈麦每天都给孩子们提供免费的午餐。这些年来,小院的伙食费用都是李文军自己承担,后来有爱心人士关注到“爱心小院”,提供了一些资助,即便如此,随着前来学习的孩子越来越多,李文军承担的伙食费用也在不断增加。

2011年以来,“爱心小院”的各种花销大多靠李文军种植几亩枸杞来维持。李文军说,正常年份,自己一年的收入为4万元左右,“爱心小院”的开支差不多得两万元。

近年来,李文军办“爱心小院”的事迹得到了社会关注,一些大学生志愿者来到唐圈村,主动承担起小院里留守儿童的功课辅导,每年寒暑假,从各大高校前来开展社会实践的大学生支教团常驻在小院里,整个假期都给孩子们辅导作业、补习功课。李文军再也不用为聘请老师的费用发愁。

来到“爱心小院”的留守儿童在不断增加,由于个人经济力量有限,一段时间里,“爱心小院”面临关门的窘境。值得庆幸的是,李文军的困难得到了团中宁县委、中卫爱心志愿者协会、中宁县义工协会等一批又一批爱心组织和人士的关注,他们为小院捐书捐物献爱心,更有不少爱心人士到小院做义工,爱心接力不断传递。

自2014年以来,在团中宁县委的大力支持下,每年都有西部计划志愿者被派驻“爱心小院”。每到周末,志愿者们就从县城骑车来到唐圈村,为“爱心小院”的孩子们辅导功课,开设音乐、美术等课程。近年来,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福州大学等高校的支教大学生也在假期来到“爱心小院”,为孩子们辅导文化课。每次有支教教师来,李文军都会忙前忙后,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李文军的善举也在感染着身边的年轻人,邻近的大战场村30岁的年轻人王鑫就是其中一位。王鑫常年做快递生意,同时也在网上卖枸杞,这些年因为采购枸杞,一来二去和李文军相熟,了解了他干的事业后深受感动,随即加入了爱心团队,一有闲暇就会来到爱心小院,帮李文军忙里忙外。

“我们农村人做点事情不容易,这种好事能帮一把是一把。”王鑫说,最佩服李文军不计回报,倾其所有全心全意为留守孩子服务的精神境界。为了支援李文军的事业,王鑫将自己发送快递的面包车腾出来,专门用来为“爱心小院”采购食材、教学物资。

前不久,在团中宁县委的指导下,李文军的“爱心小院”在民政部门登记,“爱心小院”成为社会组织,可以参与和实施公益项目,接受更多的捐助和帮扶。同时,依托“爱心小院”,李文军也尝试对接各种爱心资源,帮扶村里的留守儿童家庭和孤残人家。

“爱心小院”的存在,让唐圈村每一个留守儿童有了去处,个个脸上洒满阳光,在李文军和同伴的努力下,爱心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流入这个田野深处的小院落。“虽然前行的路上还有很多困难,但选择了出发,就要不懈努力,为留守儿童撑起一片天。”李文军坚定地说。(马富春文并摄)

(责编:熊守朋(实习生)、申宁)

相关文章:《鸣沙中学60年记》修订稿(48)鸣沙往事之六:怀念父亲鲍家奎

文/鲍霞

总要在失去以后,才会想到从头再来,总要在失去以后,才懂得拥有的可贵与美好,总要在失去以后,才知道后悔与珍惜。有些东西永远不会重来,留下的,只是一生的遗憾。

——题记

一直以来,总想给已逝的父亲写点什么,却因生活中种种不成文的理由而一拖再拖,久久未曾动笔。时至今日,当我终于提笔,父亲重重叠叠的样子纷至沓来,几乎要淹没了我,瞬间说不出的心酸跟愧疚。

平息良久,一点一滴的从记忆中搜寻父亲生前的一些小片段,拼凑成笔下凌乱的文字,愿父亲泉下有知,能够安息。

父亲1938年出生于天津市河西区的一个普通家庭。1956年,年仅18岁的父亲响应下乡支援大西北的号召,怀着建设祖国、勇于奉献的一腔热血,带着青春的热情,满眼的好奇,告别了父母,背井离乡,只身一人从大城市来到了贫穷落后的宁夏支教。离开了父母家人,离开了便利的都市、繁华的城镇,离开了从小生长学习的环境,父亲越走越远,最终停留在对他来说过于闭塞的鸣沙。父亲有欣喜,这才是需要我建设的地方,也有忐忑,这地方居然没有电灯,方言也听不懂,全部得睡硬硬的土炕……。惊讶很快变成了大大小小的困难。

我难以想象当年的父亲是怎么克服那些困难,怎么适应当初那个落后的鸣沙的。记忆里,年轻的父亲总是兴致勃勃,只是会多次提到1956年,他刚到宁夏时的一些细节。

父亲坐火车来到中宁时,发现整个宁夏人都只会种地,马路简陋,住房低矮,瞬间觉得天津那些竖着大烟囱的工厂,大大小小的商店,按着喇叭的汽车,挤挤挨挨的建筑,车水马龙的街道,像两个世界。父亲在鸣沙驻扎后举目无亲,投靠无门,紧接着就是挨饿的那几年,父亲得不到额外的食物,人人都在挨饿!他无法像当地人一样,能得到亲友的援助;也无法像农民一样,从土地里刨出可以充饥的东西。就在父亲饿到精神即将崩溃时,他的一个学生娃,瞒着大人从家里背来一些窝窝头和没熟的果子给父亲吃。时间一久,这些学生的家长们都知道了这个支边老师的情况,朴实善良的鸣沙人虽然口粮不够,但还是断续的送来一些救济父亲。为了答谢鸣沙人的救命之恩,父亲买来纸和笔教他们学习文化,逐步展开了父亲真正的支边支教生涯。

我想这一段艰难而充满传奇色彩的日子,一定根植了一些东西在父亲那里,塑造了后来的父亲,也影响了父亲一生大大小小的决定。

父亲几十年的支教生涯,恰逢中宁县教育教学资源极度匮乏的时代。不管去哪个学校,父亲教的总是最难管理、最差的班,放学后,他常会把一些差生留在办公室一个一个的补课。父亲先后在曹桥小学、恩和小学、朱台小学、鸣沙小学、鸣沙中学教过美术、体育、地理、语文等学科。

父亲的字写得好,周末常义务写宣传标语,部队门口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公社大门前的‘‘为人民服务’’;鸣沙粮库墙上的“宁流千滴汗,不坏一粒粮”;“深挖洞,广积粮”等等,均出自父亲之手。同时,在教学之余,父亲义务承担了鸣沙中学试卷跟复习资料的印刷工作。

中宁中学补课

七十年代农村教学条件是落后的,当时没有复印机打印机。蜡纸、钢板和铁笔,加上父亲的一双手,就是鸣沙中学的“复印机”,可以保证整个学校学生的复习试卷和资料。

我依然记得父亲操作蜡纸复印的程序。先是仔细地将印有统一大小和粗细线条格子的八开蜡纸在桌面上铺开,然后用一枚铁笔认真进行刻写,最后把蜡纸铺到经过特殊加工、双面刻有细密对角斜纹的钢版上,进行印刷。父亲印刷的动作曼妙轻柔,像伺候一件艺术品。难以想象那些整齐娟秀的仿宋体,是用一只只铁笔,力道均匀,字字规矩刻写出来的。刻字久了,笔尖不再锋利,就旋下来,更换一枚笔尖。麻烦的是,寒冬蜡纸容易变脆,刻重了蜡纸会被划破,刻轻了又印不出来;酷暑脸和手要出汗,汗珠会滴在蜡纸上模糊已刻好的字迹,手指缝出汗后手中铁笔会打滑、字形走样,又得重来。每一次的蜡纸刻版,父亲都要在完成后耐心地校对几次,确认无误后再刻下一张。鸣沙中学很多年的每一次考试、复习的试卷,都是父亲这样一笔一画、不分春夏秋冬雕琢出来的。

当年还在鸣沙小学读书的我们,住在鸣沙中学父亲的宿舍里。父亲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得从鸣沙二队的家里赶到宿舍,一边为我们熬粥,一边裹着笨重的棉大衣,一丝不苟,手执铁笔,运用自如,把没刻完的资料继续刻完。那时的我常常在沙沙的刻字声中入睡,父亲温馨的背影高大而温暖,记忆里夜夜如此,已经成了固定的生活方式,一直到后来才明白,刻蜡版是父亲正常带班、上课之外的工作,只能靠熬夜来完成。睡眼朦胧的我闻着淡淡的粥香从梦中醒来,便看到地上一张张排列整齐刻好的蜡纸,像是一排排列队待阅的士兵。

父亲能书擅画,后来常年执教美术,鸣沙中学一届一届的毕业生,几乎都是父亲的学生。从小习惯了各种装裱字画,油漆家具,春联请帖都是父亲自己动手,幼小的我以为天下的父亲都是这样的,一直到长大后才发现自己的父亲是不一样的,是可以如此自豪可以夸耀的。

当然,我这个秀才一样的父亲,却又是个体育老师,是国家二级篮球裁判员。我至今还记得在学校篮球比赛时,父亲挂着哨子,步伐矫健,裁判动作标准优美,前额稍长的头发随着敏捷的转头动作飘动着,大而帅气的眼睛扫视全场,专注而威风,以至于有好些同学甚至喜欢模仿父亲的裁判动作。父亲不担当裁判,自己也是运动员,曾担任篮球队长,经常组队代表学校、中宁县参加区级比赛,尤其是他的三分球百发百中,令人惊叹,成了当地教师队伍的明星和楷模。那时的父亲是多么帅气而年轻啊!

如果说父亲开始对鸣沙的适应靠的是新鲜跟热情,靠的是一颗奉献大西北的心,那么,随着父亲得到鸣沙人的照顾,随着自己年年岁岁全力的付出,这份感情已经彼此交融。后来,随着物质条件越来越好,曾经的热血口号烟消云散后,父亲依然在鸣中执教,先后拒绝了大大小小其他市区或优越条件的聘请,也不曾返回天津。当年在天津的奶奶牵挂父亲,有一次托关系将父亲的工作调到离天津市不远的塘沽,手续都已办好,却被父亲拒绝。父亲过世的这一年多,我时常想,父亲当年拒绝返津,选择了继续在校工作几十年,靠的是什么呢?退休后,继续在宁夏度过了他的晚年时光,再也没能返回天津,他又会怀着怎样的心情呢?我不得而知。

父亲退休后,不幸接连遭受多种疾病的困扰。先是帕金森综合征,这种慢性病会让人的手脚摇摆不听使唤,原来腿部健壮有力、昂首阔步的父亲,渐渐地肌肉开始萎缩,不得不使用轮椅代步,又逐渐恶化到手部……。原本温文尔雅的父亲,因为疾病的长期折磨导致性情大变,时而大发脾气,时而无奈感叹,常选择一个人独处,不愿说一句话。我常远远地望着父亲,无法猜度他的内心,亦觉无可奈何。现在想来,或者我可以安静地坐在父亲的旁边,更多的陪伴着他,如果他愿意说什么,我都听着……。父亲晚年由于肌肉萎缩缺乏运动,身体素质一落千丈,肺大泡、脑梗塞、白内障接踵而至,让我们姐弟和母亲以至整个家庭猝不及防、雪上加霜。每当看到他那毫无血色、独自抽搐的身体都会让我们暗暗哽咽。来看望父亲的领导、同事和邻居忍不住落泪,父亲却祥和地用手比划着,安慰大家别哭。父亲最终没有给我们留下一句话,就那样静默地走了。

后来,我时常会去那个熟悉的地方,清风吹过,鸣沙中学依旧书声朗朗,然而却再也见不到父亲的身影。

“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神气,说上一句话也惊天动地;小时候,我以为你很有力,你总喜欢把我们高高举起。长大后,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才知道那块黑板,写下的是真理,擦去的是功利;才知道那个讲台,举起的是别人,奉献的是自己。”每次听到宋祖英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父亲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总是会潸然泪下。或者,我现在明白了您一生默默无闻,在宁夏一呆就是一辈子,究竟是为了什么。

时光冉冉,岁月悠悠,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已有一年多了。时间冲淡了许多东西,却冲不淡我对父亲深深的怀念之情。尤其在夜深人静,思念之情更加强烈。我多么想再看一眼久违的父亲,多么想再和父亲呆上片刻,哪怕用我一段生命时光去交换,我也情愿。人世间最大的哀痛莫过于失去至亲,我现在才深深读懂这句话的含义,只是一切已太迟。

亲爱的父亲,您在天国还好吗?希望那儿没有病痛的折磨!希望那儿有已逝亲人的陪伴!希望您一切安好!还有、还有希望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到我梦里走走……

特别羡慕父亲还健在的人,还有机会善待自己的父亲,珍惜有父亲陪伴的日子。你我皆凡人过客,千百年后终将全部湮灭!也许,在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里,彼此拥有,已足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2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