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调查:校内“留一手” 校外“开小灶”

半月谈记者近期在多地采访发现,中小学在职教师有偿补课仍不同程度存在。参与其中的教师,或受利益驱使,或是对旺盛的…

半月谈记者近期在多地采访发现,中小学在职教师有偿补课仍不同程度存在。参与其中的教师,或受利益驱使,或是对旺盛的补课需求“盛情难却”,纷纷以付费家教、开补课班、在教育培训机构兼职等方式从事有偿补课。

签保密协议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忙

2015年6月,教育部印发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为六种行为划定“红线”。然而记者连日来采访发现,多地教育培训机构仍在招揽在职教师授课,并以此作为招生“金字招牌”,一些在职教师也私下兼职或打起“擦边球”。在一些地方,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

在北京市西二环附近的一间写字楼内,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学点宣传栏里,写着“西城、海淀在职教师专属授课平台”等内容。不过,所谓“名师”授课的照片却只有授课者的背影,记者询问是哪些学校的教师,招生人员神秘地说:“我们和老师签有保密协议,不能把老师的真实姓名透漏出去。我们会根据您孩子的学校、年级排名和补课目标,推荐优秀教师单独与您见面。”

无独有偶,陕西、湖南等地的一些教育培训机构也以在职教师任课为噱头招揽学生。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西安南郊教学点,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设有三类课程,授课者都是周边重点中学的在职教师。

“可以保证,我们的老师绝大多数都是省级示范高中在职教师。”在湖南湘潭的一家教育培训学校里,工作人员信誓旦旦表示。这位工作人员还说,这里之前有一个学生,就曾经发现补课老师正是他所在的省重点中学的班主任。还有一个补课学生碰到了自己的任课老师。而当记者提出想看看上课情况时,一位负责人以不便打扰学生上课为由婉拒。

多地学生家长透露,他们孩子所在的学校就有教师在外有偿补课。华北某高校附属中学一位学生家长说,女儿在培训机构补课时,授课教师正是该校一名年级组长,后者甚至还是该教育培训机构的代言人。

“如果家长要求由在职教师任课,家长是要和我们签保密协议的。我们会保证任课老师是名校教师,但学生不会知道教师的姓名和所供职的学校。”北京西便门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说,不久前,该机构一位在职教师向学生透露了个人信息,后因该学生成绩提升不明显,被学生家长举报至其供职的学校,最后受到了学校的处分。此后,他们更加注重保密,并采取跨区域授课的方式,以降低教师被学生和同行认出的风险。

记者调查发现,在禁令高压之下,跨区授课已经成为有偿补课的一种惯用形式。

在职教师在自己家补课

湖南湘钢第三子弟小学校长刘芳坦言,目前对公办教师在教育培训机构任课抓得很严,但一些教育培训机构“费尽心机”,想方设法对付各种规定。例如甲地的教育培训机构从乙地请老师,车接车送,“神不知鬼不觉”。

湘潭市一所中学校长说,在一些地方,少数高三学生家长会租用宾馆或培训机构场地,利用寒暑假,以孩子原本的班级为单位付费请任课老师补课。这种形式的补课,通常会要求学生签署自愿补课的协议,其实就是在打“擦边球”。

校内“留一手” 校外“开小灶”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应试和升学压力之下,一些家长和学生“吃小灶”诉求强烈,这让少数在职教师“被迫”踩踏红线参与有偿补课。

湖南一位小学英语教师刘老师告诉记者,自己没有在外代课,但学生家长却反反复复询问邀请,可不可以给孩子在校外补课。“还有家长提出,他们负责召集学生和租赁场地,我只要去上课就可以了。”在强烈的需求之下,便有个别教师禁不住诱惑,参与校外有偿补课。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个别教师在课堂上有所保留,将更多精力放在校外培训班,用这种方式迫使学生参与。陕西咸阳一所省级示范高中的英语教师说,当地就有个别教师为赚取高额补课费,课堂上留几分力,鼓励学生参与自己开办的补习班。

在职教师在自己家补课

一些地方也查处曝光了部分违规案例。2015年,湖南省一位小学教师李某,因违规补课被调离。据学生反映,李某从事课外补课期间,对班级内没有参与补课的学生,就会将其座位调至后排,而且课堂内外对这些学生态度冷淡。在学校期末考试中,李某还试图通过“透题”给补习学生的方式,提高这些学生的考试成绩。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一些学校在小升初、中考之外,还单独开设难度更高的分班考试或入学摸底考试。北京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六年级学生准备小升初考试没有意义,入学后的分班考试才是关键。他们开设有专门针对初中分班考试的辅导课程,保证一定是重点中学在职教师一对一为学生“点拨”。“你不提前准备,考上了初中也进不了尖子班。重点中学老师提前给你点拨点拨,怎么会没有帮助?”

应试教育不变 有偿补课难停

校外补课让学生课业压力进一步加剧,苦不堪言,家长也因此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兰州市中学生小宋从初一开始就一直在校外上补课班,对此她苦水满腹。“没有休息、没有自由,只有补不完的课。”小宋说,天天都在无尽的校外补课班中辗转,身心俱疲,根本没有时间锻炼身体和培养业余爱好。

兰州一位高二学生的家长朱先生说,孩子上了四个科目的“一对一”补课班,一学期下来费用接近3万元,但不补又怕掉队,“咬着牙也得上”。

业内人士及专家表示,单纯以“分数”为指挥棒的学业考核标准,是校外补课需求旺盛的根本原因。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即便明令禁止在职教师参与有偿补课,也会由于监管不足、违规成本过低、市场需求大等原因,让禁令难以落实。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湘潭市第一中学校长唐新建等表示,唯考试成绩论的大环境不改变,补课需求就不会停止,有偿补课便难以杜绝。

对此,专家建议,一方面,应畅通多种举报渠道,加强行业监管和惩处力度,加大在职教师违规违纪成本;另一方面,强化对教育培训机构的准入和日常监督,严控其从学校招揽教师,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形成震慑。同时,各地也应该进一步落实保障教师待遇的各项政策,使教师成为有尊严的职业。(记者陈晨 赵琬微 袁汝婷 白丽萍 姜刚 毛振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相关阅读: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调查:校内“留一手” 校外“开小灶”

半月谈记者近期在多地采访发现,中小学在职教师有偿补课仍不同程度存在。参与其中的教师,或受利益驱使,或是对旺盛的补课需求“盛情难却”,纷纷以付费家教、开补课班、在教育培训机构兼职等方式从事有偿补课。

在职教师在自己家补课

签保密协议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忙

2015年6月,教育部印发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为六种行为划定“红线”。然而记者连日来采访发现,多地教育培训机构仍在招揽在职教师授课,并以此作为招生“金字招牌”,一些在职教师也私下兼职或打起“擦边球”。在一些地方,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

在北京市西二环附近的一间写字楼内,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学点宣传栏里,写着“西城、海淀在职教师专属授课平台”等内容。不过,所谓“名师”授课的照片却只有授课者的背影,记者询问是哪些学校的教师,招生人员神秘地说:“我们和老师签有保密协议,不能把老师的真实姓名透漏出去。我们会根据您孩子的学校、年级排名和补课目标,推荐优秀教师单独与您见面。”

无独有偶,陕西、湖南等地的一些教育培训机构也以在职教师任课为噱头招揽学生。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西安南郊教学点,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设有三类课程,授课者都是周边重点中学的在职教师。

“可以保证,我们的老师绝大多数都是省级示范高中在职教师。”在湖南湘潭的一家教育培训学校里,工作人员信誓旦旦表示。这位工作人员还说,这里之前有一个学生,就曾经发现补课老师正是他所在的省重点中学的班主任。还有一个补课学生碰到了自己的任课老师。而当记者提出想看看上课情况时,一位负责人以不便打扰学生上课为由婉拒。

多地学生家长透露,他们孩子所在的学校就有教师在外有偿补课。华北某高校附属中学一位学生家长说,女儿在培训机构补课时,授课教师正是该校一名年级组长,后者甚至还是该教育培训机构的代言人。

“如果家长要求由在职教师任课,家长是要和我们签保密协议的。我们会保证任课老师是名校教师,但学生不会知道教师的姓名和所供职的学校。”北京西便门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说,不久前,该机构一位在职教师向学生透露了个人信息,后因该学生成绩提升不明显,被学生家长举报至其供职的学校,最后受到了学校的处分。此后,他们更加注重保密,并采取跨区域授课的方式,以降低教师被学生和同行认出的风险。

记者调查发现,在禁令高压之下,跨区授课已经成为有偿补课的一种惯用形式。

湖南湘钢第三子弟小学校长刘芳坦言,目前对公办教师在教育培训机构任课抓得很严,但一些教育培训机构“费尽心机”,想方设法对付各种规定。例如甲地的教育培训机构从乙地请老师,车接车送,“神不知鬼不觉”。

湘潭市一所中学校长说,在一些地方,少数高三学生家长会租用宾馆或培训机构场地,利用寒暑假,以孩子原本的班级为单位付费请任课老师补课。这种形式的补课,通常会要求学生签署自愿补课的协议,其实就是在打“擦边球”。

校内“留一手” 校外“开小灶”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应试和升学压力之下,一些家长和学生“吃小灶”诉求强烈,这让少数在职教师“被迫”踩踏红线参与有偿补课。

湖南一位小学英语教师刘老师告诉记者,自己没有在外代课,但学生家长却反反复复询问邀请,可不可以给孩子在校外补课。“还有家长提出,他们负责召集学生和租赁场地,我只要去上课就可以了。”在强烈的需求之下,便有个别教师禁不住诱惑,参与校外有偿补课。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个别教师在课堂上有所保留,将更多精力放在校外培训班,用这种方式迫使学生参与。陕西咸阳一所省级示范高中的英语教师说,当地就有个别教师为赚取高额补课费,课堂上留几分力,鼓励学生参与自己开办的补习班。

一些地方也查处曝光了部分违规案例。2015年,湖南省一位小学教师李某,因违规补课被调离。据学生反映,李某从事课外补课期间,对班级内没有参与补课的学生,就会将其座位调至后排,而且课堂内外对这些学生态度冷淡。在学校期末考试中,李某还试图通过“透题”给补习学生的方式,提高这些学生的考试成绩。

在职教师在自己家补课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一些学校在小升初、中考之外,还单独开设难度更高的分班考试或入学摸底考试。北京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六年级学生准备小升初考试没有意义,入学后的分班考试才是关键。他们开设有专门针对初中分班考试的辅导课程,保证一定是重点中学在职教师一对一为学生“点拨”。“你不提前准备,考上了初中也进不了尖子班。重点中学老师提前给你点拨点拨,怎么会没有帮助?”

应试教育不变 有偿补课难停

校外补课让学生课业压力进一步加剧,苦不堪言,家长也因此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兰州市中学生小宋从初一开始就一直在校外上补课班,对此她苦水满腹。“没有休息、没有自由,只有补不完的课。”小宋说,天天都在无尽的校外补课班中辗转,身心俱疲,根本没有时间锻炼身体和培养业余爱好。

兰州一位高二学生的家长朱先生说,孩子上了四个科目的“一对一”补课班,一学期下来费用接近3万元,但不补又怕掉队,“咬着牙也得上”。

业内人士及专家表示,单纯以“分数”为指挥棒的学业考核标准,是校外补课需求旺盛的根本原因。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即便明令禁止在职教师参与有偿补课,也会由于监管不足、违规成本过低、市场需求大等原因,让禁令难以落实。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湘潭市第一中学校长唐新建等表示,唯考试成绩论的大环境不改变,补课需求就不会停止,有偿补课便难以杜绝。

对此,专家建议,一方面,应畅通多种举报渠道,加强行业监管和惩处力度,加大在职教师违规违纪成本;另一方面,强化对教育培训机构的准入和日常监督,严控其从学校招揽教师,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形成震慑。同时,各地也应该进一步落实保障教师待遇的各项政策,使教师成为有尊严的职业。(记者陈晨 赵琬微 袁汝婷 白丽萍 姜刚 毛振华)

相关阅读:严禁在职教师有偿补课,教师亲属可以办培训班?注意这5点就行

从2015年6月29日,教育部印发《关于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从那时起,在职教师补课,就成了不能触碰的禁区。那些抱有侥幸心理、顶风补课的老师受到查处,网上一查一大片。这条高压线,教师不能碰!

在职教师不能有偿补课,那么老师的亲属,比如男教师的妻子,女教师的丈夫,可不可以补课呢?老师的亲属开补习班,是可以的,因为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法规规定老师的亲属不能开补习班。法无禁止,当然可以。但是,一定要注意以下几点:

1、不能用共同居住的居室作为培训班教室

这不是说房子不合格,而是有瓜桃李下之嫌。如果老师住在家里,亲属开培训班就不能在自己的家里开班。因为住在一起,老师是否参与了补课,这是说不清楚的。老师的亲属开补习班,要另择地方,跟老师进行了有效的切割,这才可以。这会增加一些成本,比如租房费用等,但是,你不这样做,就做不下去,一定会有人举报,到那时候,培训班开不了,老师被人还要受处分,满盘全输。

2、老师亲属开补习班一定要符合规范要求

老师亲属开补课班,跟其他人开补习班,除了跟老师切割清楚以外,别的没有什么区别。办班所需具备的条件,都必须具备,比如说,要办理办学许可证,要办理营业执照,做到证照齐。聘用的老师要有资质,补课计划、补课内容、教师名册要向教育部门报备。要不提前教学,不强化应试,所留作业要符合教育部门的要求。

非老师亲属办班可能还能侥幸,老师的亲属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因为一旦开班,人们就会把培训班跟老师联系起来,不知有多少人盯着你。要做就要做规范,让别人找不到毛病,抓不到把柄。

3、老师亲属开补习班招生必须是市场行为

老师因为有这个身份地位,在社会上什么也不是,但是,只要亲属办班,就有人想做文章,特别是招生这一块,一定要注意。要通过市场化招生,不能利用老师的身份地位来招生,否则就是违规行为,老师就收到有关部门的查处。

4、老师亲属开的补习班,老师不能“协助”

这一点其实第一条里已经说到,这里说的是遇到一些特殊情况,亲属让老师暂时看管一下,或者帮忙上一课,批改一次作业等等。虽然是临时的,但一定要记住,临时也不行,为了不给人以口舌,就不要让老师到补习班去帮助管理学生、上课、批改作业等,凡是有这些行为的,都会被视作补课行为。

5、特别提醒:老师亲属开补课班,要比一般人做得更好

就是说,别人可以有点不到位,但是老师亲属办班,必须到位,要更规范。这是因为,作为老师家属开办补习班,会受到有些人的“特别关注”,有一点点问题,很快就有人拿出来做文章。不可大意,别人盯着的不是老师的亲属,而是老师,这一点,家属一定要清楚,要做得更好。

以上就是关于老师的亲属是否可以开办补课班的观点,欢迎大家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写下留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5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