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我在辅导机构当了半年“名师”,什么牛鬼蛇神都见过!!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老师,你别太较真。”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上海某辅导机构门前路过的行人。 面试分为笔试和试讲。笔试环节…

“老师,你别太较真。”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上海某辅导机构门前路过的行人。

面试分为笔试和试讲。笔试环节是做2篇高考阅读,试讲则是在刚才的笔试题中挑3道进行讲解,这对英语专业出身的我来说并不难。 “你最快什么时候能入职?我们可以给你就近分配校区。”试讲一结束,面试官当场就宣布我被录取了,职位是高中英语教师。 我有点错愕——当初投的是教师助理,教师资格证也是小学阶段的,怎么就成高中英语老师了?我委婉地提醒面试官,直接教高中,我可能胜任不了。 面试官却对我颇有信心:“没事,以你的程度可以的,教师证之后可以再考。实在不行,也可以先找几个小学生教起嘛。” 见我迟疑,她又以一种“你懂的”的口吻补充:“这不马上要高考了嘛,最近高中老师比较缺,而且教高中,课时费也多不是?” 我不好再推脱,稀里糊涂地入了坑。

机构所在的园区坐落着5、6家辅导机构。

上海某课后辅导机构的招生广告。

不巧我入职那天,江老师去了总部开会。下午就要上课了,我只好上网下载了一些教材,粗略翻了翻,心一横,打算现学现卖。 一进教室,人声鼎沸的景象再次让我傻了眼。这里跟我面试时去的总校完全不同——总校的教室是一个个独立的小单间,有玻璃隔断;这儿却密密匝匝地摆满了课桌,三面用挡板围起,“一对一”授课就在这里进行。

排列紧密的课桌。作者供图

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十几对师生在上课了,挡板完全不隔音,四面八方的讲课声交织在一起,我有种误入菜场的错觉。 一片嘈杂声中,我见到了小鹏,一个憨态可掬的小胖墩,沉默寡言,总是低着头,不敢和我有目光接触。 不出所料,第一节课就出师不利。无论我讲什么,小鹏一律点头;让他跟读单词他也照办,可一旦要他自己读写,他就把头一低,不理我了。我毫无办法,又急又气,批评了他几句也不见效,最后只能敷衍地带他跟读了几遍单词和课文,便草草结束了。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上海某园区内一家辅导机构。

课后,我找到江老师请教。见我一脸愁容,他轻描淡写地开导我:“没关系,你每节课把进度完成了就行,学生不愿背,你就跟班主任说,她会跟家长反映的。” 我又追问教材的事,他从办公桌的书堆儿里翻出一本卷了边儿的课外练习册,让我拿去复印。我看了眼封面,是针对牛津教材的辅导书,便告诉江老师:“孩子上的是私立学校,主要用的朗文教材,您这儿有吗?” 江老师笑笑说:“没事儿,用这个就行了。孩子基础又不好,做什么练习都差不多的。”

我自费买的参考书。作者供图

听他这么说,我静了声。 继续深入了解才得知,机构里的辅导书都是3、4年前采购的,不管来的是什么学校、什么层次的学生,一律都做这些习题;偶尔遇上程度好的,就用高个一到两个年级的辅导书应付。 而所谓“个性化定制方案”,其实就是问教过同年级的老师拿份现成的教案。因此,无论是尖子生还是后进生,在这学的并不会有什么区别。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办公室里陈列着好几排教辅书。作者供图

至于机构主打的 “名师一对一辅导”自然也是虚假宣传。 那天临近上课,课程顾问马老师突然从办公室门口探进头来,神秘兮兮把我叫了出去:“陈老师,先跟您说个事儿啊,一会儿学生就来了,如果家长问起,就说你是虹口区公办学校的老师,有3年教龄哈。” 我立刻明白过来,她是为了促成销售,跟家长说了瞎话。 “要是家长问起哪所学校怎么办?” “你放心,我们跟家长说过学校要保密的,他们也知道,现在公办学校的老师不能出去补课,不会乱问的。”马老师答得很笃定。

“个性化定制教学”的宣传标语

“名师”队伍的构成 从入职第一天起,我便卯着劲儿想把小鹏教好。 原本他在公办小学就读,成绩尚属中等水平,后来为了能直升国际学校初中,家里费了老大力气,才把他转到了一家私立小学。那是上海有名的“鸡血”学校,三年级的教材,能赶上普通学校五年级的难度。小鹏基础本来就不太扎实,每天奋战到凌晨也跟不上。 压力之下,他开始暴饮暴食,身体如同吹气球般胀了起来。成绩差加上体型问题,导致孩子在学校常常被欺负,久而久之便产生了厌学情绪,家长又实在无暇照顾,只能送来这里。

上海某辅导机构,准备上课的学生。

知道小鹏的情况后,我决定另辟蹊径,问他想不想减肥变回小帅哥;又在网上找了套适合儿童的减肥操,许诺只要背出单词,就教他一节。 “利诱”之下,小鹏很快就有了进步。 有了小鹏的 “成功案例”后,班主任和课程顾问都对我很满意,分校校长还在例会上表扬了我,但随即她又提醒道:“陈老师目前进展不错,记得趁这个时候,多让家长扩课(增加每周的课时数)啊。” 说着,她打开了一份表格,带大家回顾上周的课时率:“我们校区已经连续1个多月垫底了,请大家反思一下!我们的学生也不比其他校区少,课时率怎么就上不去呢?从这周起,我们要重点抓扩课和续课,不达标的老师要给我合理解释!”

我们开会的会议室。作者供图

会后,我忍不住向其他老师叫苦:“我们怎么还得干销售的活啊,家长也不傻,一节课这么贵,难道我们说加就加吗?” 身边的小吴老师却一脸无所谓:“指标完不成,大不了扣钱咯,这些钱还不够我吃一顿日料呢!” 小吴老师刚毕业不久,也教英语,原本家里给她安排了银行的工作,结果在柜台实习了半年,她嫌累,辞了。家人转而又让她去学校当老师,但小吴考了两次教师证都没过,干脆“曲线救国”——先来这儿混点教学经验,期间接着考证。

机构里的教师办公室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因为平时吊儿郎当,她的课是我们校区出了名的少,太差太笨的学生她坚决不教。班主任拿她没办法,只好安排她给幼升小的孩子上拼音学前课。结果小吴被家长投诉,说她教的拼写方法和幼儿园的不一样,还骂孩子蠢,气得家长要退钱。 自此之后,小吴带学生就更挑剔了,平均每天只上一节课,课时费少点也无所谓,反倒还乐得轻松——毕竟,新老师的底薪和课时费少得可怜,我入职的第一个月,工资也只有3000多。因此像小吴这样,没经验或没证书的老师都会把这里当跳板,一旦考取了证书,就会跳槽去公办学校或者更大的机构。

教师团建。作者供图

我们下班较晚,偶尔会约个夜宵。作者供图

虽然入职没比我早几个月,但秦老师适应得明显比我快,早早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后来,我才得知他是从链家(房屋中介)转行过来的,女朋友也在干培训,因此他也来试试水。 不过,从“中介小秦”摇身一变成“名师秦老师”,他爱穿衬衫的习惯依然没变,还时常给顾问马老师出主意,告诉她去哪些高档小区发传单好。

上海,某小区里的一对爷孙。

在我们分校20多个正职老师里,为数不多“靠点儿谱”的就是教语文的张老师了。来这之前,她曾在别的辅导机构干了很多年,年纪大,资历深,我们都得称一句“张姐”。 但因为课加得太猛,张姐被接连投诉过好几次,损失了不少课时费,为此没少在办公室发牢骚。 “妈的,这是拉不出屎怪地球没引力啊!也不看看自己儿子什么德行,给他加课是看得起他,没提高还赖我!” 张姐骂起架来中气十足,教学风格也颇为彪悍,平时在教室门口总能听见她劈头盖脸训人的声音,学生们都怕她。 之所以来我们机构,是因为张姐的女儿不久前刚升入附近的一所重点初中:“要不是因为接送我女儿方便,我才不待在这儿呢!”发完牢骚后,她转头交代秦老师:“那学生的数学是你教的吧?下次别给他好脸色啊!”

某辅导机构门前,“一切为了孩子”的宣传标语。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被送来的“问题学生”,我们照单全收 正当我为了扩课的事伤脑筋时,转机来了。 一天,顾问马老师把我们几个叫去开“家长沟通会”,我知道,这是有大单了——叫上几科老师一起沟通,意味着家长要购买全科的课程,这样一来,一学期的学费少说也要10万以上。 我们到时,会议室里已坐着一个身穿校服的初中男生。他一刻不停地四处张望,频率之高几乎让人头晕。一旁陪着的是他的母亲,见我们进来便连忙起身,催促儿子说:“快,辰辰,叫老师好!” 辰辰的视线从我们身上快速略过,小声嘟囔道:“啊呀随意啦!”

园区外,一则“提升儿童专注力”的广告。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据他妈妈说,辰辰患有轻度躁郁症,休学已经快1年了。来这里是想补上之前落下的课程,希望辰辰下学期可以重返学校。 “没事儿的辰辰妈妈!”马老师一边宽慰对方,一边示意大家落座,接着开始挨个儿介绍起来—— 语文和数学老师自然都是“教学经验丰富、常年带毕业班的名校教师”,而我则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现在在双语学校带重点班”,教学理念很西化,“特别适合辰辰这样不习惯应试教育的孩子”。 我暗自汗颜,这句话里只有我的姓是真的。但想到这段时间以来,确实没有家长找我求证过,也就违心地默认了。 整个沟通会上,辰辰显得十分焦躁,无论问什么,他都只回三个字:“随意啦!”考虑到辰辰情况特殊,班主任特地腾出一个小教室,好让我们单独上课。

辅导机构外,带孩子上课的妈妈。

给辰辰上课绝对是个体力活。1小时的课,他连10分钟都坐不住,不是在教室里打转,就是把书包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扔。上到第三堂课,我决定用教小鹏的办法先找出他的痛点—— “辰辰,你平时都有哪些爱好啊?” “踢球。” “那不错啊,都跟谁踢呢?” “以前跟我妈,现在没人踢了。” “为什么呢?” “她现在天天出去打工,没空理我。” “那你好好补上功课,就能回学校跟同学踢啦。” 不料辰辰越说越没耐心:“切,他们又踢不过我……哎呀,随意啦!” 话音刚落,他竟毫无征兆地窜向门边,速度奇快,眨眼就跑出了门外。我大惊,急忙追了出去,绕了几层楼梯后,竟看不见他的影子了。走廊里的老师告诉我,他已经乘电梯下去了。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上海,某辅导机构园区的走廊。

我慌了神,急得眼泪要掉下来——这个园区临近马路,门口又没有保安,要是他出了意外,谁都担待不起。正当我赶去门口堵他时,班主任来电话了,说他自己跑回教室了。 后来的几堂课也差不多。面对辰辰,几个老师都如临大敌,就连“快乐教育”专家秦老师也收敛了笑容。每当上数学课时,走廊里总是回荡着秦老师夹了粗话的喝骂声,偶尔还能听到辰辰的哭声……

机构附近的公交站,一名等车的学生。作者供图

那段时间,辰辰的课让我心力交瘁。回想入职几个月以来,我几乎没接到过成绩好的学生,起初我怀疑是运气问题,后来才明白,“一对一”价格不菲,1小时收费200~500元不等,每次课至少3小时。课程顾问会劝家长每周上2到3次课,这样下来,一学期的费用少则2万,多则7、8万——除非家境特别好,否则但凡在其他地方补习有效果,家长都不会选择如此昂贵的机构。 因此,不少学生都是家长无奈之下才送来的,“问题学生”的比例自然就高。

机构举办的家长宣讲会。作者供图

小鹏就是例子。原以为他进了名校就能高枕无忧,结果小鹏的妈妈却为此懊悔不已:“花了十几万转学,倒把孩子搞成了这样!”学校老师总劝她全职在家辅导孩子,说班里成绩好的基本都这样。但想到每年学费昂贵,自己就根本不敢辞职。 “陈老师,我们家鹏鹏就全靠你啦,你该打打该骂骂,我一句话没有!”每每听她这么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上海某辅导机构门前,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作者供图

然而,课程顾问还就喜欢招这样的“问题学生”。因为问题越大,家长越心急,期望值也越低。 因此,就算是智力或精神有轻度障碍的学生,我们也照单全收。

“老师,你别太较真” 被辰辰的“密室逃脱”折腾了几个礼拜后,我向马老师直言:以我的能力教不了辰辰,这儿也不适合他,应该建议家长带他去做心理辅导。 马老师觉得我小题大做了:“辰辰很聪明的,你耐心一点,肯定能教好。”后来见我一再坚持,她才说出实情:“辰辰妈特别较真,一定要看过任课老师的教师证才放心。咱们校区的英语老师,就你和江老师有教师证。不是我们想为难你,但江老师的课实在是排满了。” 我哭笑不得,原来5个英语老师里,就2个有证的。

教师办公室一角。作者供图

眼看沟通无果,我索性找到校长请辞。校长同意了,但条件是要做到暑假结束,毕竟那是培训机构最忙的时候。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除了英语之外,我还教过小学语文、高中历史,若不是严词拒绝,我还险些教了数学。 小陆是我的最后一个学生。从高二起,他就在这里全科补习,因为之前的英语老师怀孕待产,他的英语课自然就交给了我。 据班主任介绍,小陆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境优渥,平时工作忙,无暇照顾孩子,小陆很快迷上了游戏,之后慢慢发展成逃课、厌学,成绩常年垫底。 那天开课40分钟后,小陆才背着挎包,晃晃悠悠地进了教室,一见我便礼貌地问好:“老师,刚刚迟到的时间不用补回来,你准时下课就行!”就性格而言,小陆称得上是阳光男孩,可一旦打开书本,就开始嬉皮笑脸起来,甚至还让我跟其他几科老师学学,别太较真:“陈老师,你别每次都准备这么多东西了,还不如跟语文老师一样放点片子看看,人家生物老师还跟我一起打游戏嘞!”

小陆一见教辅书就头疼。作者供图

临近期末的一次课上,他照例姗姗来迟,这回一坐下,竟还开口问我借钱。 “老师你能支付宝转我100吗?我给你现金。我们开班会,我要在淘宝买东西。” 话毕,他爽快地打开淘宝给我看购物车,里面的确是一些装饰品和零食,见我犹豫,又殷勤地保证:“老师,你就帮个忙吧,你把钱转我,我这节课就认真听怎么样?这次作业也保证完成!”

购物车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作者供图

几番讨价还价之下,小陆答应以“认真听三节课”作为交易。结果当晚,我又收到他发来的qq消息:“老师在不在?能不能再转我100,钱不够。” 见他变本加厉,我不由地担心起来,给他弹了个语音,却没人接。 第二天回机构一打听,我才知道他用同样的套路向所有老师都借了钱,加起来有500块了,只好联系他妈妈说明情况。 小陆的妈妈告诉我,小陆沉迷游戏充值,家里人都不往他手机里放钱。为了充值,他便索性想出这个办法,钱不够时甚至会从父母的包里拿。

我辞职后,小陆还在qq上联系过我一次。作者供图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那个周末,小陆没来上课。再次见到他时,他和几位老师一起坐在马老师的办公室里,看起来瘦了一圈,脸上也没了笑意。 听说这些天他逃课越发频繁,学校老师管不了,马老师便建议他把学校的课停了,全天到我们这来补习,还承诺单独给配一名班主任,重点监督他。 自那以后,小陆每天10点由妈妈送来,课间就在老师办公室待着,晚上6点再由家里阿姨接回去。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园区门口停满了接送学生的车。作者供图

那段时间,我的排课渐渐少了,闲时就在办公室里和小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小陆喜欢历史,说一直想去西安、日本转转,还想去埃及看金字塔,但他爸妈从没带他出去玩过。 “那你努力一把,高考考个好成绩,你老妈肯定会带你出去的。”我见缝插针做思想教育。 “不用,等我毕业了就去打工,自己挣钱出去。” “你要是去国外旅游,还是要学好英语呀。” “没事儿,我下个有道词典就行了哈哈哈……”

回过头看,我仍会怀念那段和学生们斗智斗勇的时光,但也庆幸自己离开了那个充满谎言的地方——听说我离职后,小陆的英语老师换成了一位刚从4s店转行来的大哥,二人一拍即合,在教室里整天侃车,干扰了别的学生,最后被家长投诉了。

相关文章:暑假名师补课能赚四五万 被查说是家教

大暑节气,天气很热,同样很热的就是暑期里的“有偿补课”。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态度是明确的:教育部日前出台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明确中小学有偿补课六条禁令……

现实却是尴尬的:从中学到小学直至幼儿园,大批学生涌进补习的课堂,“补课”依然是不少机构和老师的生财之道。一个暑假,一些“名师”“挣个四五万元不在话下”……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老师 有人查就说是免费家教

“有偿补课”的坏处和主管部门的态度毋庸置疑,清清楚楚。

“有偿补课加剧了应试教育的不良竞争。”教育部教师工作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有些教师为了追求名利,本末倒置,把在学校的本职工作当副业,将有偿补课当主业,影响教育教学质量,败坏校风校纪。极少数教师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课上不讲课下讲,校内不讲校外讲’的方式,强迫所教学生参加有偿补课,败坏师德。”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问题是,面对国家相关部门划出的条条“红线”、发出的道道“禁令”,有偿补课真的降温了吗?

记者采访发现:部分教师“赚外快”的方式只是“更隐蔽”了。

上海市某示范性高中的一名物理教师告诉记者,学生到老师家补课是“公开的秘密”,暑期是家教旺季,尤其是高二升高三的学生。每次10多个学生上两个小时,一个暑假挣个四五万元不在话下。“万一有人查就让学生统一好口径,说是免费的家教就行”。

家长[微博] 别人都补你不补就落后

越来越多的家长发现,一些所谓“名师”的家教业务极有市场,甚至找熟人托关系才能挤进“小课堂”,有的学校甚至将其视为打造学校教学口碑的途径之一。

互联网上,只要搜索“暑期补课”一词,立刻就会涌现各类补习班课程,其中不乏一线教师的“小课堂”。一位从教20多年、在北京东城区一重点中学教授物理的“郝老师”告诉记者,他已在校外授课五六年了,主要是寒暑假和周末,一节课250元。

“现在教委下发了文件,不让在外面带课,我一般不在本区教课,怕万一被查出来很麻烦。我是一对一上门授课,主要是帮孩子提分数”。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北京家长李女士这个暑假给上高一的女儿报了英语、物理等好几个补习班。“我们家长也不想补课,花那么多钱,孩子也累,但没办法,别人都开小灶,你不补就落后”“学校老师比校外老师更了解孩子和教学,肯定要让他们给突击一下,在短期内提高成绩”。

还有一个原因让家长们“不补不放心”。李女士称,有的老师在学校上课时生硬、不耐心,但外面讲课特别热情,像“换了一个人”,有的重点内容也是校内不讲校外讲,目的是博个好口碑能多带学生多赚钱。“一些老师的心思在外面,如果不报课外班,万一错过了重点内容,那对孩子成绩不利”。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机构 有渠道有名师押中考[微博]题

一边是禁令,一边却是如火如荼的招生。

“30天提高50分”“期末考飙分”等各种培训班广告充斥着网络,幼小衔接、小升初、初升高、中考高考[微博]冲刺等提分班五花八门,收费项目和套餐均按小时计价,“重点校在职一线教师亲授”的广告比比皆是。

小学老师能给高中补课

七月的一个周末,上海一家星级宾馆内,一家培训机构就举办了一场“市重点高中招生咨询会”,宣传标语里写着“揭秘自主招生”。现场一个约200人的报告厅挤满了家长和学生,“名校教师”们依次分析了几所重点高中最新的自主招生形势,现场还举行了模拟笔试与公开课。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名校教师”均来自上海多所重点高中,还有了解招生情况的教职人员和区级教研专家,“咨询会就是招生宣讲会,专家就是培训班的老师”。

记者探访一家全国连锁的培训机构教学点发现,授课教师中除个别是大学生外,几乎都是周边中小学的在职教师。一位正进行小班授课的教师告诉记者,他刚从教3年,在附近一公办初中教数学,课余时间来这里兼职。

据了解,这类培训机构的各区域教学点几乎都位于学校周边,每个教学点都成立了专门的“教研组”,其中不乏泄题通道,平时小考试题不保密,很容易被个别老师或学校负责人拿来牟利。一知名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介绍课程时就保证,有渠道押对一些学校期中考或月考的题,并表示“跟学校有长期合作”。

那么,一些号称“名师授课”的培训班授课的是否真是“名师”?真能“快速提分”?

业内人士透露,确实有部分中学教研组长、学科带头人或特级教师等替培训班站台,但许多情况下,名师只是挂个名或开学作个讲座,主力师资还是年轻教师为主,有的补课效果并不明显。

家长朱先生上学期给高一的女儿报了一个培训班,3门课一学期总花费近10万元。期中考试和月考一度看到希望,孩子班级排名急速拉升,但期末考试又被“打回原形”。

专家 根源在于考试选拔制度

据教育部要求,各地教育部门要将在职教师是否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作为年度考核、职务评审、岗位聘用、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实行“一票否决制”,并接受社会监督。然而,在升学率仍是学校命脉、分数仍是升学的硬杠杆下,家长的需求、校方的默许都使得有偿补课难以根除。

一些家长希望学校能出台奖励机制,激发教师的积极性,让其专心于学校教学。同时,也希望能打破长期以来“唯分数”的考试选拔标准,不要过于看重分数,让学校、老师、家长和孩子都“不需那么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认为,有偿补课难禁的原因一是参与教师众多,导致“法不责众”;二是教师收入不高,学生补课需求旺盛,彼此合拍,学校又不愿为难自己的教职工。

教育部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吴遵民分析,现在考试越来越难,不靠校外补课,学生难以在考试中脱颖而出,而没有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落后;另一方面也跟部分地区教师待遇低有关。

吴遵民认为,一味地禁和堵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有偿补课的根源在于考试选拔制度。“我们要考虑如何全面考查学生素质,这样学生就不会为了一张考卷而拼,补课就会降温;如果老师待遇提高了,课堂上就会全心全意教学生,学生也就不会去校外补课了――这些问题不解决,禁和堵的收效甚微”。

据新华社

相关文章:高中孩子成绩不好不愿意补课怎么办

推荐答案

高中教师些许意见

首先,基础。为什么先谈基础,因为提问者先说“成绩不好”,其实现在考试,特别是高考越来越注重基础,并且任何拔高题也是建立在基础知识之上。关键是从基础入手,更容易,比起和孩子较真补不补课,不如家长提前做了了解,孩子哪些学科基础薄弱,然后再考虑补哪里,怎么补的问题。而且每个学科细化都有自己的章节结构,孩子哪个地方脱节了,薄弱了,都需要了解清楚,否则即便孩子愿意补课,可能从头到尾,眉毛胡子一把抓,会的不愿意重复听,不会的又畏难不愿意攻克。那就得不偿失。

其次,前途。这里举个例子,直播期间我班有个成绩不好的学生,家长都放弃了,手机电脑都给摔了,控制玩游戏,也不让上课了。结果开学后这孩子主动找老师问问题,背课文,而且惊奇发现写的一手好字,上课反应积极。后来从家长那里了解,这孩子有如此大变化原因是,哥哥劝导他,他听,而且哥哥给他讲懂了现在学习才是有前途的资本。讲的多好,过来人讲前途,而且不能有代沟。

最后,自律。

疫情阶段,最需自律。停学不停课,我们在一线会发现,好学生终究还是好学生,为什么,因为优秀的背后就是好习惯,包括自律能力等一切好的学习能力。所以孩子成绩不好,不愿补课,最后支你一招,先培养一个好习惯,好习惯养成也就两周时间,比如每天早晨起来读书半小时,坚持下来,他自己会发现自己会有变化,这个好变化就叫发展,就叫进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5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