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帮亲戚子女补课也算有偿家教?这个地方鼓励实名举报!!退休返聘老师能在外补课吗

日前,扬州江都区教育局下发了一份《关于治理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了如何区分有偿家教行为,并…

日前,扬州江都区教育局下发了一份《关于治理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了如何区分有偿家教行为,并鼓励实名举报。

以下行为均属有偿家教

江都区教育局明确,有偿家教是指在职教师在学校正常教育教学时间以外的,以学生为对象,以学科教学、辅导培训为内容(含音乐、美术、书法、体育等),以获取或变相获取经济利益为目的的行为。以下行为均认定或视同为有偿家教行为:

●组织学生在自己家中、租借场地或其它场所进行辅导补习等活动,并以各种名义收取费用或获取利益的。

●参与校外培训机构经营,到校外培训机构兼职任教并收取费用或获取利益的。有以上情形,但未收取费用或相关利益的,也视同有偿家教行为处置。

●利用职务之便,采取强制、诱导、要挟或暗示等手段,为他人或各种培训机构介绍生源、提供相关信息的。

●帮助亲戚朋友子女开展无偿补习辅导,但未向学校和区教育局报备无偿补课对象和人数的,或报备人数与实际情况不相符的,视同有偿家教行为处置。

●组织学生开展线上补习辅导,并以各种名义收取费用或获取利益的,或者依托网上课程培训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利益的。

●其它应当认定为从事有偿家教的行为。

据悉,此次专项治理突出全员覆盖。适用于江都全区教育系统各级各类学校在职教师(含退二线教师、退休返聘教师、病休教师),教育管理机构人员、教育教学研究人员。

如何区别帮亲戚朋友孩子无偿补课?

统一备案

不能超过5人

不得收费

现实生活中,谁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老师总有亲戚朋友,帮亲戚朋友孩子补习辅导,也属人之常情。如何将这种行为与有偿家教区别对待?

江都区教育局明确,实行无偿补课报备机制。

据悉,对于教师因特殊原因需要免费为亲戚朋友子女开展补习辅导的,学校每学期开学后半个月内完成在职教师无偿补课登记报备(统一向教育局党廉办备案),不得超过5人,不得收取任何费用,不得影响正常工作。

同时,对网上无偿补习辅导也同步实行报备制度。

鼓励实名举报

查实奖励1000元并保密

江都区教育局明确,实行实名举报奖励机制。江都区教育局官网开通举报窗口,学校门口向社会公开区教育局和各学校举报电话、举报邮箱,接受群众公开实名举报。

对查实确属于有偿家教的,每件奖励举报人员1000元,并严格执行保密制度 。实行学校自查自纠机制。各学校每学期随机抽取10%以上的家长组织座谈或电话回访,20%以上的学生进行问卷调查,了解教师有无从事有偿家教情况。每季度至少组织1-2次专项督查行动。

同时,实行有偿家教行为问责机制。对于疏于管理、问题多发、查纠不力、履职不严的学校,江都区教育局将启动问责程序,对年度被区教育局及上级部门查处3起以上有偿家教问题的,取消学校和校长当年评先评优资格。

“我们还将运用教育系统容错纠错机制,对于各学校在自查自纠、主动配合核查和共同核查中查实的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情况,实施容错纠错、减责免责,推动全体校长、纪检监察员在有偿家教专项治理中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守土担责。”相关负责人介绍。

有偿家教教师

将从严处理

江都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有偿家教坚持从严处理。

对于从事有偿家教的教师,一经查实,依据省教育厅文件精神,视情节轻重给予警告、记过、降低岗位等级或撤职、开除处分,并在全区通报批评,退还违规所得。

受处分教师年度师德考核不合格,扣发半年奖励性绩效工资,三年内不得参加各类评优评先、不得申报高一级职称、不得聘任高一级岗位。

除上述处理外,视情节轻重,调整工作岗位或在全区学校范围内和一定时间内重新安排岗位;获得特级教师、名教师等荣誉称号的,报请相关部门按批准权限取消其相应称号;影响恶劣的,按程序取消其教师资格,予以辞退(聘)开除。是中共党员的,移交派驻纪检监察组调查处理;涉及违法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我们的目标是,到年底前,全区教育系统师德师风建设实现两降一升,即:全区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现象明显下降,反映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投诉明显下降,人民群众对教育的满意度明显提升。”江都区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对于这份文件你怎么看?

推荐文章:有偿家教

有偿家教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有偿家教是指少数教师利用节假期休息时间对有补课或课外辅导需求的学生提供有偿服务的活动或行为。 家教成为有偿服务行为,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和讨论,特别是在职教师搞有偿家教引起的社会反响很大,主要是它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可能会使教育涂上功利化、商业化的色彩,可能使师生之间的教学关系蜕变为金钱关系。某些教师在获取个人利益的同时,会渐渐淡薄对本职工作的责任,渐渐失去师生互动中纯净的情感。

中文名 有偿家教 对 象 教师 时 间 节假期休息时间 涉及词语 有偿服务

目录 1 相关新闻 ▪ 禁止有偿家教 ▪ 学生自投罗网 2 存在的问题 ▪ 害苦家长 ▪ 补课费昂贵 ▪ 教师欲跳槽 3 抵制有偿家教 ▪ 严防办班补课 ▪ 形成约束力 ▪ 呼吁予以规范 ▪ 有条件开禁 4 师德讨论 5 网友见解 6 网络讨论

有偿家教 相关新闻 编辑

有偿家教 禁止有偿家教

(来源:新华网 2003-01-23 11:31:56 )

有偿家教 学生自投罗网

家长们的钱汩汩地流出去了,鼓起来的是老师们的钱包。据了解,池城的家教每次两小时的价格大约是20~30元,这在池州要抵得上一个打工者二三天的薪水。做家教的教师中多数人一次带3至5名学生,一些人甚至一次带十多个。一位知情者透露:池州城有不少老师买了新房或租借房子,为的就是“大批量的流水作业”,学生轮流换,一晚多达十来个,一个月下来,收入约三四千元,抵得上当地三四个工薪阶层者的工资收入。

招数:问题留在“小班”讲解有老师透露,池州城有偿家教之所以日益红火,与家长们望子成龙的心理有关,但除却家长方面的原因,家教市场的红火与少数教师的“引导”也不无关系。这些教师为了挣些外快,有的亲自向学生暗示要课外补习,有的与其他班级的授课老师互相帮忙拉生源,极少数教师故意把一些问题留到“小班”上讲解,甚至在给学生评定考试成绩时故意加点水分,好让家长和学生看到经过家教补习之后的“进步”。如此这般,学生们自然是投入“罗网”了。

( 安徽日报 魏振强 2004年4月9日16:32)

有偿家教 存在的问题 编辑

有偿家教 害苦家长

这些天,安徽省池州城区某中学初二学生张铭(化名)刚吃完饭,就匆匆背起书包往老师家跑。7时30分,包括张铭在内的6个同学都到齐了,老师开始给他们上课。

离中考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张铭所在的班大约有1/3的学生都要在晚间或周末时到老师家“加餐”。 班上的同学放学时往往都会相互问:“今晚你去补课吗?”

据了解,池州城的几所公办学校都曾先后禁止过有偿家教,个别学校甚至制订了处罚有偿家教活动的严厉措施,但眼下在四所学校当中,暗自从事有偿家教的仍然大有人在。

有偿家教 补课费昂贵

张铭当晚补的是数学。第二天他还要去老师家里补英语和物理。整天像个陀螺似的张铭私下抱怨说:“真是烦透了,没有一点玩的时间。”

笔者和张铭的父亲算了一笔账:张铭每周要开三次“小灶”,按每次两个小时25元计算,他家每月需额外支出300多元。

张铭的父母都是机关的职员,因而300多元的支出还不是太大的问题。而陈妍(化名)家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她的母亲6年前与父亲分手了,她跟着母亲过,母亲在一家超市打工,每月只有400元的收入,父亲每月给她支付400元的生活费。好强的母亲不仅希望女儿能考上重点高中,更希望她能进名牌大学,所以,每月为给她补数学和英语,就要花200多元钱,约占家里总收入的1/4。

有偿家教 教师欲跳槽

有偿家教 抵制有偿家教 编辑

记者注意到,这份要求全校教师都签的承诺书上,重点有3条:“不在校内进行收费补课”、“不对自己的学生进行有偿家教”、“严禁成建制的办班补课”,每一条都直指中小学补课市场的热点问题,明确了学校教师不得从事“有偿家教”,不在外面兼课办班。

该校书记邢三多告诉记者,过去学校也一直强调在校教师的家教问题,但发现以发通知形式管理的约束力不够,所以这次学校用承诺书的形式为教师做“规矩”,可谓出了重拳。因为承诺书不仅要求每位教师都签上名字,同时明确了违反者将接受学校的纪律处理。“对那些被反映有问题,且经过查实的教师,若还未评定职称,在职称评定时学校将一票否决;若已经评上高级教师,将中止学校给予的相应职称待遇。”

有偿家教 严防办班补课

邢三多表示,学校出台严格的规范措施,目的就是不让承诺书成为一纸空文,正面教育加上制度的约束,可以保证教师在正常的课堂教学上投入更多精力。记者获悉,该校推出这份承诺书还有另一层深意,即为了保证学校招生时的公正性,特别严禁教师在学校“小升初”招生时搞“有偿家教”,语、数、外教师搭档在外办班补课的做法更是绝不允许。

“学校的‘小升初’招生一直很热门,因此过去免不了有学校教师在外补课,社会上也有些反映,所以学校抓一抓,也欢迎来自社会的监督。”邢三多表示,学校这次给教师上了“紧箍咒”,真正是要从源头上对不良家教问题予以制止。不过考虑到社会对名校教师家教需求的迫切之情,邢三多也表示,若是周围的亲戚朋友托过来的一两个学生,教师个别辅导一下也属正常。

有偿家教 形成约束力

退休返聘老师能在外补课吗

记者了解到,承诺书推出后,该校全体教师都在上面签了字,不过教师对该举措却有着不同的想法。

不少教师明确表示,不会去踩学校的红线,出台这样的措施会在无形中对自己产生约束作用,但也担忧这样的规定最终是否会流于形式。该校初中英语教师高老师表示,这次的措施力度大,希望能因此形成约束力,控制住教师“有偿家教”的势头。该校一位高三数学教师认为,该规定较难监管,但能起到警示作用。

另外,记者也听到了另一种声音。有个别教师觉得家教是自己收入来源的一部分,如果强制执行还不如换所学校。还有教师表示,为了做家教,近几年中不会考虑申报高级讲师职称。

有偿家教 呼吁予以规范

学校规范教师家教行为是一种师德建设,不过家长对家教的需求却又十分迫切。不少家长表示,在请家教时都会首选孩子的任课教师,而且在请家教已成一种普遍现象的情况下,很少有家长不给孩子请家教的,名校教师因此变得更加“吃香”。

如何解决这对矛盾?一些教育人士提出,对家教市场应该有一个规范,但从长远来看,这种规范不应该靠师德,毕竟师德是一个教师的操行,而是应该成立一个政府部门协调或民间管理的同业家教协会来规范家教市场,从制度上予以规范。

(来源: 新闻晨报 时间:2008年11月13日09:58 )

有偿家教 有条件开禁

根据规定,从事有偿家教的在职教师必须征得所在学校的同意,向所在学校提交书面报告;从事有偿家教的在职教师不得影响本职工作,不得违反学校的各项规章制度;从事有偿家教的在职教师必须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对自己任聘学校的学生应恪尽职责;从事有偿家教的在职教师应把主要精力投入本职工作,在保证本职工作完成的情况下,限于利用双休日、节假日从事有偿家教,同时要对学生家教期间的环境、条件及安全提供必要的保证。此外,从教育公正的要求出发,规定从事有偿家教的在职教师,不得参加国家、省、市、区(县)各级学科性考试、竞赛命题及担任评委。各级各类学校的领导一律不得从事有偿家教。对一味以挣钱为目的有偿家教活动要作出相应的处理,情节严重的应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来源: 人民网 记者王琦 通讯员施教 2003-02-11 13:21:01)

有偿家教 师德讨论 编辑

最近关注到汉网论坛上有一个热点话题,下面仅将相关讨论稍微整理一下,请广大教师、家长参与发表自己的见解。

有偿家教 网友见解 编辑

WANG(网友):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岂有父收子学费的道理!

超时劳动应有报酬

教师的超时劳动应该获得报酬,社会不应该只要求教师无私奉献。教师也是人哪!

学生成绩不好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在家长主动要求的前提下,教师在课余时间提供教学服务,应该和其它行业一样得到相应的报酬。人们把教师看作是神圣的职业,但事实上教师也只是社会分工的一种。一、给一个初中生的家长造成的不堪重负应由谁来承担 “老师搞家教,每次2小时,收费30元,一期收450元。还自称是要自愿去。结果全班无一例外的都去了。因为老师说得很清楚这个课的内容是学校上课内容的连续,孩子不去上,就意味着学习内容上会有缺陷。谁敢让孩子掉队,拿孩子的成绩下赌注?”

“向学校反映,不起作用。向区教育局反映也石沉大海”

“为什么一个普通老百姓为了让子女上个好一点的学校就必须忍受这样的层层盘剥?”

有偿家教 网络讨论 编辑

文章标题:教师为何不能有偿家教?

(1)如今业余时间捞外快极为正常,没人批评,也无人严禁。怎么唯独教师在业余时间利用自己的知识、经验帮助一些孩子提高成绩收取点微薄的费用,就成为师德败坏、教育腐败的典型案例?

(2)只是想利用自己有限的知识为社会为学生服点务,从中得到应有的微薄报酬,一举两得,何谓不许!

(3)普通教师搞点“有偿家教”与“师德”无关,以前搞无偿家教是美德,如今搞有偿家教并非缺德,仍然是为学生服务。不能一概厉行禁止,一律格杀勿论。

(4)家教是学校教育教学的有力补充,我们理所当然的应该积极引导。而不是横加指责甚至强加禁止,让教师背黑锅。

推荐文章:91岁乡村退休教师仍为孩子补课

很多年后,有人替叶连平算过一笔账。如果收取补课费,凭他教过上千名学生,他已经是一名百万富翁了。

但这位现年91岁的退休教师,住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的卜陈村,房子只有一间半,是那种昏暗的旧平房。过去18年里,这里是他的家,也是他的教室。

退休返聘老师能在外补课吗

2000年起,叶连平每天辅导村里的孩子课后学习,后来还利用周末开办英语补习班。英语是这些孩子共同的短板。有人因为英语成绩太差影响升学。

直到现在,他还是能碰到那些写不明白一个英语简单句子的初中生。一个学生把26个英文字母写得像是用胶水粘在了一起,本子上几乎很难找出写对的单词。他指着作业本,无奈地说:“你看看!你看看!”

这些孩子学习英语具有天然的劣势——村里越来越多人选择外出打工,很多孩子由祖辈照看,而祖父母们有的连汉字都不认识。

一块木板“拿墨汁一涂”就是黑板

叶连平的课堂原本是他发挥余热的一种方式。他最初招揽孩子们到自己家里写作业。他用一块木板“拿墨汁一涂”,挂在门上,就是黑板。教具也是自制的。早年还经常停电,每到此时他们不得不挪到院子里。

自1978年年底成为一名教师以来,40年间他目睹曾经服务过的学校流失了7名英语教师。他辅导过的一个女生,最夸张时3年里经历了3位英语教师。由于早些年曾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美国驻华使馆待过,叶连平练就一口流利的英语。在他看来,英语科目补课是当务之急。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至2013年,,流失率达30%。

教师“下不来”“留不住”“教不好”,成为乡村教育中的难题。叶连平用他那种因讲惯了课而抑扬顿挫的语调说:“好的老师不来,有本事的老师留不住。”

2012年9月9日,叶连平正在上课。视觉中国供图

1991年退休后,叶连平就像块“补丁”一样,在乡村教育体系这个显眼的缺口上代课。周边学校哪位老师生病了、临产了,他便随时前去代课,短则几天,长则3年。

1995年,叶老师到距家近60里地的县办中学代课。那个原本几乎“垮台”的班级,硬是被叶连平在下班后跑了整整45天,把旷课的28个学生一个个拉回教室。毕业那年,这个班级的中考成绩优于平行班级。不过,叶连平因为久未归家,致家中失窃,谢绝了那所中学的挽留。

虽然他自称“没有我太阳照样转”,但是至少对于他的村庄来说,“叶连平”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名字。

因拆迁或是打工彻底告别村庄的人越来越多。叶连平任教过的卜陈学校,学生规模已经从鼎盛时期的超过千人,到现在的九个年级都是单班制,总计200名多人。

还留在村上的孩子,就连一名小学五年级女生都在为自己的未来焦虑。这个女孩为转走的小伙伴所描述的学校吸引着,不喜欢放了学就往县城家里跑的老师。只有叶老师会风雨无阻地在村里等着她。

叶连平不收费、教得好的名声慢慢传开,学生人满为患。每到学校放学,他家里那些高矮不一的桌子和板凳上挤满了孩子。人最多的时候,为了去一趟厕所,孩子们戏称“要翻两座喜马拉雅山”。

2010年,乌江镇政府出资将叶连平家对面的两间仓库改造成教室和图书室。企业家捐赠了60套桌椅。孩子们上课的环境才改善了许多。

7年前,这里还挂上了“留守未成年人之家”的牌子。当初的两个英语班,也发展成从扫盲班到高级班的4个班级。暑期有多所高校组织志愿者支教,今年参加暑期班的孩子达到165名。平时也有70多人在这里补习。生源不仅有本村的学生,还有的来自周边村镇,连县城的孩子都有人慕名而来。

他的钱变成了手风琴和小树苗,可他连一元钱的瓶装水都不舍得买

叶连平没有子女,除去和妻子基本的吃饭开销,他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学生身上。买教材、买练习本、打印试卷,都是由他出资。遇到特别困难的学生时,他经常拿出自己的钱,并四处化缘,帮这个娃娃买一辆电动车,帮那个娃娃筹一笔学费。

退休返聘老师能在外补课吗

对他而言,每个月3000多元的退休工资足以维持生计。他身上经常穿着十几年前的已经磨破洞的上衣,打了补丁的裤子,只要整洁,他不觉得有什么难堪。他为了省钱会骑车去几里地之外买菜,到南京去买书时,甚至连1元钱的瓶装水他都没舍得买。

但为了孩子,他可以每年花几千元自费包车,带孩子们前往南京、合肥,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雨花台、科技馆,还带他们到和县西梁山烈士陵园扫墓,了解历史,增长见识。

2012年起,,连同当地政府和社会力量捐资,设立了一笔奖学金,迄今受益者超过百人。

他当年四处代课领到的报酬,都被他捐给了那些曾短暂服务过的学校,这些钱有的变成了手风琴,有的变成了校园里的小树苗。

并非所有人都领他的情。有人骂他是“老甩拐”,当地话里“老二百五”的意思。还有的老师曾嫌他“抢生意”。

和县县委宣传部电教中心主任王小四曾用很长时间拍摄叶连平的纪录片。几年前,他不经意间拍摄到一个场面:五六百米开外,正在教室外玩耍的小学生,隔很远看到了叶连平。小孩子们一股脑儿都跑了过来,“叶老师”“叶老师”的呼唤声此起彼伏。而叶连平只是连声答应着,摸摸这个的头,提醒那个擦擦鼻涕,笑眯眯地又把孩子们赶回了教室去。摄像机后面的王小四觉得很神奇,是什么能让这么多孩子对只是代过几堂课的老人家产生如此的亲切感?

2018年9月23日,叶连平在辅导学生。 胡宁/摄

年纪越大,叶连平就越着急。每周一一大早,他就急着批改起周末刚刚留下的作业。几年前做颅脑手术,术后4天他就急着出院。他的那辆老自行车,都被他称为“风火轮”。中秋节去拜访他的学生一拨儿接一拨儿,他也是跟他们聊几句,不留吃不留喝,紧赶慢赶继续改作业备课。

而叶连平认为自己的着急、用心,很大程度上开始于一分“遗憾”。少年时期的使馆生活,教会了他英语,让他见到了司徒雷登等大人物。但是,正是这段经历,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让他陷于百口莫辩的境地中。1955年到1978年,他的人生耽误过23年。

对他来说,上学是再珍贵不过的事。曾经因为“困难到连饭都吃不上”,叶连平从上海南苏中学辍学。当时他的老师哭着送班上这名优秀学生离开。

如果不是1978年村里原本的老师考上大学,偶然间出现了空缺,也许叶连平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成为教师。

在叶连平心中,教师这份工作的美是“什么工作都比不上的”。“带我到阎王爷面前,下辈子还当教师,我还没过足瘾。”

他身上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急切,无法忘记当猪倌、种地、做工的那20多年。“怎么干也弥补不了了。”叶连平苍老的声音轻轻一顿,说。

等到退休那天,接到退休通知的叶连平趴在桌子上哭了一场。

他把遗憾和珍惜也倾注在学生身上。由于叶连平家距离学校很近,多年来,因家中无人照顾或是住得太远,很多学生都曾在他家借住过。一位已经上大专的女孩曾断断续续借住过三年。她来往于学校和家的电动车是请叶连平帮忙托人买的。不止是她,很多学生生病时,都曾接受过叶老师骑车送来的药。

如今已在县城重点高中就读的女生萍萍成绩一直很好,有一次生病忘了向补习班请假,叶连平还严厉批评了她。

叶连平的教育方式在一些学生身上留下了深刻印记。萍萍还记得,自己从前最开心的就是叶老师带他们去合肥的那3天。那时她没怎么出过远门,更不知道村外的世界是怎样的。那时候,她第一次吃了酒店的自助餐,第一次看机器人踢足球,第一次看到奇怪的钢筋床。她到现在还记得,手碰上去感觉还疼疼的。她突然意识到,原来“外面的世界很大”。

萍萍的父母从她一岁起就长年累月在外打工。萍萍跟有腿疾的奶奶一起生活。那时,她时常感到孤独。叶连平成了她最大的安慰。每次放学,她最喜欢跟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教室看叶老师备课。周末到了,萍萍最爱的不是在家看电视,而是到图书室去,看上一整天书。农村家庭大都没什么藏书,那间图书室的书几乎都被村里的孩子翻烂了。

对于萍萍这样的孩子来说,香港这个繁华都市原本是一个遥远而未知的概念。但是经过香港大学学生来支教的暑假,她一直记得那个穿着水粉色半袖衫、牛仔短裤的漂亮姐姐。她带着萍萍他们看英文电影,唱歌,玩词语接龙。看到这位小老师时,萍萍第一次告诉自己,我想要去大城市发展。

今年暑假,外来的大学生志愿者教孩子们做面具,小孩子三五成群地戴着做好的面具回家,成为村里的一道风景。

我的积极性是因为我时间太少了,我什么时候倒下还不知道

有一次,叶连平收拾教室时发现了一个本子,上面画了一幅画,被爱心、太阳和小花填满。孩子在画里写着:“爸爸妈妈,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地)陪倍(陪)我!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地)抱抱我!陪陪我,夸夸我,亲亲我,抱抱我。爸爸妈妈最爱我,但我不明白,爱是什么?”叶连平把这张图保留了下来,等到上面的领导来卜陈村的时候,他便让这些领导看看,感受一下留守的孩子心里期待着什么。

退休返聘老师能在外补课吗

“德智体美劳”,在叶连平看来,当下学校教育对“智”的重视远超过对“德”的重视。今年,他还自掏腰包印了2000张新版《中小学生守则》,分发给附近的学校。对他而言,他最担忧的是留守未成年人在家里被溺爱,“爱超支了,该减减肥了。”

这种溺爱的现象让这位老人担忧。有的留守儿童家境虽不好,但是爷爷奶奶会想尽办法满足他们的需要。有个孩子每天必须跟爷爷要5元去买零食,“不给5元我就不念书”。有的孩子要喝水,奶奶倒在杯子里递过去之前还要帮他吹两下。还有的孩子顶撞爷爷奶奶。叶连平在教室看到类似的现象,马上会提醒。“爷爷奶奶十个有九个不识字,唯一的办法就是有求必应当‘观音菩萨’,导致这些孩子个性傲、犟,给正常的启蒙教育带来不少的麻烦。”

叶连平从小事开始要求这些孩子。比如进门和出门的时候,必须跟老师问好、告别。他要求孩子们回家也要这样对待爷爷奶奶。孩子容易被手机、电脑吸引,叶连平有一天发现一个上周刚写过检查的孩子不在教室抄黑板上的单词,却去后院摆弄电脑,发了大脾气,说什么都让孩子的奶奶把他带回家。

退休返聘老师能在外补课吗

但是更多的时候,这里还是只有叶连平一个人。只要不是周末,教室白天大都空荡荡的,不时传出他的叹气声。批改作业需要整整两天,有时看着满眼的红叉叉,他皱着眉头,嘴里发出没有听众的批评。4个班级的作业本整整齐齐地摆在墙边的长桌上。他一笔一笔地誊着学生的成绩,然后把排名贴到墙上。

在一次脑溢血和今年的一次自行车与电动车相撞事故之后,时间终于显示了它的威力。叶连平的衰老比从前明显得多。他的耳朵能听清的句子越来越少,他的“风火轮”也慢了下来,他终于像一个老人那样行动了。

前一阵子,新电脑刚搬到“留守未成年人之家”时,一个矮小的小学生问他能不能玩电脑。他听不清。小男孩连吼了三遍,叶连平才听清个大概,回复说:“我不会弄那个玩意儿!”但当发现孩子总是黏在电脑边上,叶连平又赶紧找人,想把这些电脑搬走。

他如今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接班人”问题。卜陈学校校长居平树曾跟退休教师征求过意见,也与有关部门探讨过接班人问题,但是大家都还没有答案。“这么多年,叶老师全身心义务投入,还倒贴钱,他的高度太高了。别人很怕接过来做不到他这样。”

“我的积极性是因为我时间太少了,我什么时候倒下还不知道。”在村里正办丧事的一个日子里,91岁的叶连平和着窗外的鞭炮声,对记者解释:“今早出殡的老头儿,一家几个子孙都是我学生。84岁死了。”

(原标题为《91岁乡村退休教师仍为孩子补课:颅脑手术后4天就急着出院》刊载于《中国青年报》2018年10月31日10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8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