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一吻定情同人(花开一世)》青子木,周天补课文案

[ 收藏此文章 ] [ 推荐给朋友 ] [ 灌溉营养液 ] [ 空投月石 ] 文章收藏 新增 取消 + 新增收…

[ 收藏此文章 ] [ 推荐给朋友 ] [ 灌溉营养液 ] [ 空投月石 ] 文章收藏 新增 取消

+ 新增收藏类别

章节 标题 内容提要 字数 点击 更新时间

1 楔子 楔子 “半夏,真的不能原谅吗?”四月的校园,是一年四季中最美…… 841 2014-04-16 17:15:32

2 第二章 第一章 作为一个生活在外企的28岁的老女人,在没有闹钟声的情况下…… 2345 2014-04-16 17:17:51

3 第三章 昨天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琴子就决定好好面对现在的生活,毕竟时间不…… 729 2014-04-20 16:22:59

4 第 4 章 第三章 “琴子,你没事吧!听说你生病了,没什么事吧!”刚进教室…… 1496 2014-04-22 18:24:42

5 第 5 章 第四章 琴子回头,叫上阿金,往回家的路走去。 “金酱,你想上大…… 1142 2014-05-07 22:35:04

6 第 6 章 第五章 入江直树回家的时候,琴子已经洗好手,换了衣服,正在厨房…… 816 2014-05-22 22:13:21

周天补课文案

7 第 7 章 第六章 琴子盯着照片中的可爱的小女孩有点无语。怎么看这些照片,…… 995 2014-07-16 18:52:17

8 第 8 章 第七章 下课的铃声响起,琴子提笔抄完老师留在黑板上的最后一点笔…… 1075 2014-07-17 13:35:53

9 第 9 章 第八章 晚上七点,华灯初上。整个东京都被笼罩在一片祥和安宁的…… 1163 2014-08-25 20:18:49

10 第 10 章 第九章 距离刚开始补课的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天,琴子看着在她面…… 1023 2014-09-24 22:06:12

11 第 11 章 第十章 自从琴子那天醒来看到入江直树盯着她看之后的几天的补课时…… 1155 2014-09-27 19:25:58

12 第 12 章 第十一章 跟着班长走到学校的后花园,琴子就看见站在那里的入江直…… 1175 2014-10-08 21:57:59

13 第 13 章 第十二章 虽然琴子同学在说出这句话的几分钟之后,就开始各种后悔…… 1011 2014-10-11 14:18:08

周天补课文案

14 第14章 第十三章琴子昨晚有点失眠,今早起的比较晚,发现琴子爸爸已经离开后,稍稍松了一口气。磨磨蹭蹭的吃完早饭,她抬起头,才发…… 1094 2015-02-16 10:19:30

15 第15章 第十四章“铃”下课铃声一响起,琴子就以光速冲出去,冲到厕所。入江直树站在楼梯口,看着眼前向风一样的女子。刚刚要开口的…… 1119 2015-02-16 10:20:23

16 第十五章 中期考过后,生活基本上上了正轨,除了琴子成绩的突然上升让高三年级的一干老师老师大跌眼镜。甚至F班的班主任还偷偷来问过她是…… 1035 2015-01-18 15:33:54

17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刚到学校,琴子就被阿金他们团团围住,她饶头仔细想了一下好像最近她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呀。 “琴子,学校要开运动会了…… 1040 2015-01-21 21:22:24

18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最近学校要举行运动会,我参加了,但是因为我已经一年没锻炼过了,对于很多技巧已经生疏了,所以不知道怎么练习。” …… 1371 2015-01-21 21:23:29

周天补课文案

19 第 19 章 第十八章 “阿姨”琴子缩回手,看着因为知道自己曝光之后自动出来的入江纪子。 “琴子呀,阿姨看你和哥哥很久都没下来,就上来…… 1344 2015-02-16 10:18:41

周天补课文案

20 第 20 章 开始一件自己并不是非常愿意做的事情无疑是非常困难的,虽然有原主的体质和朋友的帮助,琴子还是感觉有几分的力不从心。 “琴子,…… 3945 2017-04-06 19:41:56

21 第21章 在爸爸的店里决定好周天做饭的菜单,琴子回到家的时候有点晚,但却意外的见到入江直树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虽然手里拿着报纸…… 3662 2017-10-11 19:12:18

周天补课文案

22 第 22 章 当琴子准备好大部分菜的时候,。她和阿金默契的将准备好的菜端出去,摆在桌上,…… 3157 2017-12-06 10:25:29

23 第23章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琴子依然以总分第二排在入江直树之后。她推开F班的大门的时候,整个F班一下子鸦雀无声。 顶着同学们惊讶的目…… 3105 2017-12-12 20:33:09

24 第24章 她往左右看了看,找到了一个感觉不会有什么人会去玩的角落,慢慢划了过去。找好位置,她将身上的游泳圈取下来放在旁边,盯着不远处的…… 3100 2017-12-18 13:36:27

25 第25章 阿金转头看了琴子一眼,稍显迟疑,但又想到了什么,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就算她现在不喜欢我,只要我努力,总有一天她会答应我的。是…… 3052 2017-12-25 20:20:16

相关阅读:穿书后我收养了反派少年时

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9、第 19 章

学校里开始躁动不安了。()

马上就是十一假期,明明九月回学校, 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学生们却觉着自己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了, 恨不得化身猴子, 飞到十万八千里外。

这一节是英语课,钱意意的英语几乎没毛病,上英语课很轻松。埋着头在草稿本上写写画画。

十一放假就短短的三天,三天时间能干什么?

她好像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三天可以躺在家里睡, 打游戏,吃零食, 看电影。

人生难得颓废时间, 不好好懒惰,就不是放假的学生了。

老师在台上讲, 她在台下随意涂鸦,打算等等多下两个游戏, 如果两个游戏不够, 那就下三个。

现在已经是周五了, 周一放十一的假,老张在班上通知,周六周天就要补课。

班上一下子怨声载道。

周天补课文案

其实大家心里也清楚,学校不可能连着放。要么周六周天加个周一,要么就是补课从周一放到周三。

连着五天假?

做梦吧。

“意意,你十一去哪里?”

下了课, 苏亚娜就从前排坐到任柯的身边,趴在钱意意桌子上问她。

钱意意沉吟:“大概率要宅在家。”

“哎,我也想,不过我爸妈要带我去哥哥上大学的城市玩。”苏亚娜也挺兴奋,“我以后也可能考到那个地方去。”

“我要去参加数学集训营。”任柯推了推眼镜,“机会难得,你要不要一起去?”

钱意意脑袋都摇圆了:“别,我不打算把所有的时间都奉献给数学。”

“我要在家里醉生梦死。”钱意意竖起手指笑眯眯道,“不好好躺三天,怎么能叫放假呢?”

苏亚娜羡慕:“在家睡觉好像也不错哦,我也想。”

苏亚娜热情推荐了几个游戏。

钱意意下载了几百m的游戏包,还有个1个g的游戏包,她再三确认:“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

她之前只玩过端游,手游的话很少接触。

“你相信我,这个游戏超好玩,很多人都在玩,”苏亚娜拍拍胸膛,“你要是不会的话我教你,我教会了你肯定就会超喜欢的。”

下课十分钟,钱意意凭借高速流量把游戏下载好了,进入新手教程一看,哦豁,这不是和她玩的端游很类似么?

钱意意熟悉了一下手机操作,大概知道了手游的操作模式,就进入游戏匹配,试探着玩了一局。

还行。

钱意意一局吃鸡,看着十三个人头数,满意地点了点头。

打发时间的游戏有了。

午休的时候,钱意意接到了来自钱母的电话。

她看见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备注就有些不舒服,午饭也没吃,直接去了没人的天台。

周天补课文案

“喂?”

“你的朋友圈,那个男朋友是真的?”

钱母开门见山。

钱意意趴在围栏上,眼神淡淡。

“自然是真的。”

她从那天和凉诀城约好后,每天保持至少有一条秀恩爱的朋友圈。

钱父钱母刚看见的时候很诧异,不确定到底什么情况,忍了一个星期,终于忍不住了,打电话来问。

“你那个男朋友是什么家庭?”

钱母的重点果然在这些上面。

周天补课文案

钱意意没有多少意外。

“普通出身。”

钱母的声音很明显有些失望。

放着好好的曹穹不交往,和一个在普通公立高中读书的普通学生交往,等于掐断了一条捷径。

“意意,你年纪小,最好考虑清楚和谁交往对自己最好。”

“我和你爸爸给你看中了姚家的公子……”

“不是还有姐姐么?”

钱意意声音含笑,但是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

“我不是您的亲女儿,以后对方迟早要知道,您若是让我和别人相亲订婚,人家到时候知道了,恐怕结亲不成倒是结仇了。”

“你不是亲生的,但是你爷爷你小叔宠你,和亲生的也没有什么两样了。”钱母还想劝,“听我说,和你男朋友分手,这周末不是放十一么,和姚家公子见个面。”

钱意意语气坚决:“抱歉,我很爱我男朋友,不打算在我有生之年和他分开。请您尊重我的选择。”

钱母又被拒绝,有些恼怒。

“你迟早会后悔的!没有一个强势的未婚夫家支持你,钱意意,你离开钱家就会发现你一无所有是个废物!”

钱意意嘴角下沉。

“您说完了吗,我该去吃饭了,再见。”

周天补课文案

挂了电话,钱意意保持不住礼貌了。

太糟心了。

钱意意开始在网上搜索。

已成年的男朋友可以是监护人吗?

搜完了,全部都表示监护人只能是父母。

钱意意趴在栏杆吹了会儿风,掰着手指头算自己的年纪,还有大半年。

大半年的时间,要怎么样才能让钱父钱母彻底放弃她这条路?

钱意意别的不怕,就怕爷爷也觉着,她需要找一个强有力的夫家,那少年时期的大佬真的是毫无竞争力。

怎么办?

肚子咕啦咕啦一阵响,钱意意叹气。

该去吃饭了。

真想着,鼻尖好像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一盒便当递到钱意意面前。

凉诀城手里拿着食堂外卖的便当盒,已经加热了,隔着一层绒布,塞给钱意意。

“吃吧。”

“你来了……”

钱意意受宠若惊,没想到大佬居然还能发现她没有去吃饭。

“你吃过了吗?”

凉诀城背靠着栏杆,手穴兜,他似乎在看远处,眼神有些空。

“嗯。”

现在距离饭点没多久,大佬真速度。

钱意意打开便当盒,发现凉诀城给她选的是食堂最贵的一款便当,三层装荤素搭配,还有排骨汤。

这么一大份钱意意是吃不完的,秉着不浪费的原则,钱意意顺口问了句:“还能吃的下吗?我好像吃不完,分成两份好嘛?”

凉诀城收回视线。

便当盒不大,起码对他来说小巧的过分了,在钱意意的手中却变成了一个大家伙。

也不知道她是真吃不完,还是想……

凉诀城没多想,钱意意已经去了一层下来,把便当分成了两份,筷子递给凉诀城,自己用勺子。

女孩的食量几乎是跟着喜好走的,钱意意的食量平时就是普通女生,半分便当刚好。

可能是刚刚和钱母打了个电话,钱母的话让人心里不舒服,食欲也跟着下降,半分便当都有些吃不下。

凉诀城手里的半份很快就解决了,钱意意不好意思让凉诀城帮她,只能拼命往嘴里塞。

钱意意的手被按住了。

“吃不下别硬撑。”

她勺子抖了抖,松开了手。

便当盒是凉诀城收拾的。

“心情不好?”

下楼的时候,凉诀城难得主动问话。

钱意意犹豫了下,没给他说钱母的事。

钱母的话太刻薄了,而且对于凉诀城来说和她的恋爱关系就是一个合约,合作关系罢了,银货两讫等毕业完事儿就行,没必要让他听钱母那些话。

“有一点点。”

周天补课文案

凉诀城:“不跟我说说?”

钱意意这次是真的有些吃惊了。

大佬对什么事情都不怎么上心,平时和她相处也没见他多关心过半句,今天怎么追问了?

周天补课文案

难道说,她心情不好到连大佬都看不下去了?

钱意意赶紧挤出了一个笑脸。

“没什么事,不用担心。”

钱意意还是没有告诉凉诀城。

这种事她出钱的金主来承担就是了,没必要把被迫拉入战局的凉诀城也弄进来不开心。

钱意意在前,她下楼梯时步伐轻巧,单马尾一甩一甩,很活力。

凉诀城垂眸,掩去眸中深思。

他到了食堂发现没有钱意意,听苏亚娜说她去天台打电话,凉诀城没有耽误买了一个便当就去找钱意意,没想到还没有跨过门,就听见了钱意意对电话另一端说的话。

女孩打电话时那两句话飘进他耳中,哪怕不知道对面的人是谁,他也能拼凑出来一个完整的事情。

电话另一端的人不许钱意意和他交往,要给她另外找相亲对象。

周天补课文案

然后钱意意说……

很爱他,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凉诀城心里盘算了下,十一三天假,他周末不来的话能有五天,五天时间再熬一熬,把之前的半成品再完善。

无论如何,他不能再让钱意意因为他受到羞辱了。

凉诀城目视着钱意意的背影。

周天补课文案

她值得最好的。

下午的课上了一半,钱意意一直在发呆。

家里大事都是钱父做主,那个姚家虽然不知道是谁家,但是能让钱母开口,肯定是能对钱父公司有益处的。

周天补课文案

钱父的意思,恐怕不是那么好推掉。

那么如果她还在家,八成要被人袭上门来。

坐以待毙?被抓去和一个不认识的公子哥相亲?

钱意意不打算再有过多的纠缠。

那么她这个十一肯定不能在家。

要出去。

出去的话……

钱意意心中一动。

她是不是可以把凉诀城也带走?

刚刚交往,只是在学校根本没有多少机会秀恩爱,她的朋友圈恩爱记录越来越单调了,或许也是因为这个,钱父钱母觉着她和凉诀城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玩。

那么她就要想个法子,找个机会充实丰富一下秀恩爱,让别人一看就知道,她和凉诀城死也分不开。

这样了如果钱父钱母还敢让她去相亲,钱意意就能去找爷爷哭了。

钱意意越想越觉着,就这么着!

钱意意在草稿本上写了好几个方案。

那么她把凉诀城带走,这期间的放假时间能做什么呢?

周天补课文案

身边的凉诀城没有睡觉,单手托腮盯着窗外的黄叶发呆。

钱意意把草稿本推过去。

上面写着一行秀气的字:凉同学,放假有什么安排?

周天补课文案

凉诀城看了一眼,抬笔。

没有。

钱意意颔首。没有就好,那么她就能安排了。

凉诀城收回视线,看钱意意在草稿本上继续涂涂画画。

问假期这个,她想干什么?

“凉同学,你周末来补习么?”钱意意压低了声音,“我去找张老师请假,不来了。”

凉诀城挺直了背。

钱意意肯定不是只告诉他一声,那么她的意思是……

“不来。”

周天补课文案

凉诀城本来就没有打算来补课。

钱意意满意了。既然如此,那她等下放学就好开口了。

下了课,钱意意去了老张办公室。

钱意意心中有打算,去了张老师的办公室,她理直气壮递了请假条,周六周天不来补课,这样连上十一,就有五天的休息时间。

钱意意的假条理由是,痛经。

这个年纪的女孩大多羞于说这种小病痛,私下里和女生说两句都少,还会害羞,如果不是十分严重,没有人会把这个病痛当回事,去给老师请假。

老师活了几十年,可不像中学生不以为然,女生的这些情况嘛,男人无法感同身受,起码知道怎么样才是对的。看见这个大大方方的假条,老张大手一挥,直接批准了。

拿着假条,钱意意拥有了五天的假期。

放学的时候,凉诀城先去车棚推车,钱意意和苏亚娜挽着手,任柯跟在两个人身后,手里还拿着单词本。

“我周一早上的动车,意意,咱们周天晚上可以聚一波撸串呀。”

苏亚娜兴致勃勃提议。

“现在不行了,”钱意意一脸春风得意,“我请到了两天假,出去玩了。”

“你不是说在家宅三天打游戏么?!”苏亚娜怀疑人生。

想了想,钱意意故作害羞捂着脸:“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有男朋友的人,当然要陪男朋友了。”

后脚推着单车来的凉诀城抿着唇,沉默不语。

他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好羡慕你哦,我也想要个男朋友。”苏亚娜一脸羡慕,“别的不说,只要能教我学习,一起考到q市就好了。”

“我可以教你学习,”任柯接过话,“但是我不想做你男朋友。”

苏亚娜皮笑肉不笑:“我谢谢你哦,我也不想找一个书呆子男朋友。”

“学习好不是书呆子,”任柯认真反驳,“凉同学学习也好。他不是书呆子。”

苏亚娜没法继续了。

都把凉大佬拉出来了,她还能说什么,只能气呼呼扭头不搭理任柯了。

钱意意习惯性要坐凉诀城山地车的前杠,被他拉住。

“坐这里。”

本来狂霸酷炫的山地车后面,装了一个座位。

粉色的,上面印着小兔子。

钱意意眼睛一亮,二话不说跳上去。

周天补课文案

前杠坐着真不舒服,没有后座来的好!

凉同学真是太贴心!太善解人意了!

“谢谢你,凉同学。”

钱意意笑眯眯地。

“扶好。”

凉诀城坐上座位,吩咐钱意意。

扶?

钱意意侧坐着,最顺手的动作就是搂着前面人的腰。

凉诀城的腰……

红黑相间的校服宽松,把男孩的腰身藏着。

钱意意伸手抓住了凉诀城的校服。

凉诀城脚一蹬,载着钱意意熟门熟路回到她家。

这样不太好,已经连续在钱意意家住了三天了。

那个从未谋面的阿姨已经快把客房准备的十八禁了,每次进屋凉诀城都要深吸一口气,无论发现什么都能不尴尬。

周天补课文案

“凉同学,你过来呀,我们先说一件正经事。”

钱意意拍拍沙发,摆出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模样。

凉诀城猜测和她在天台上的那个电话有关。

他抬了抬下巴。

钱意意笑眯眯问:“我们有五天的假期哦,凉同学,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我们可以用这五天的时间好好出去玩一通。哪里都行哦。”

上午的时候钱意意才在和苏亚娜说,要宅在家里打游戏,一个电话就让她改变了态度,她是想躲人?

“你去,我不去。”

他走不开。

这么多年他很少会离开本市,妈妈那里需要人,家里还有个妹妹。作为全家唯一能依靠的男子汉,凉诀城身上的担子重,让他不能随心所欲。

周天补课文案

钱意意立即想到了凉妈妈和凉小妹。

“凉同学,阿姨可以出院么?”

凉诀城抿着唇,面色不太好。

“……理论上可以,但是不行。”

凉妈妈不单单是身体器官损伤,还因为这十多年来的遭遇让她心里遭受打击,偶尔会有精神失常的情况。

周天补课文案

家里只有一个十四岁的妹妹,凉妈妈回家的话,他更担心娘俩的安全。

“那这样,明天我们去医院陪你妈妈,后天我们带你妹妹去玩,大后天我们俩再出去玩,周二就回来,耽误一天时间怎么样?”

钱意意把五天长假拆开了。周六周天所有的学校都在补课,只要那个姚家公子还是学生,就没有时间出来相亲。周一是十一,她到时候带着凉诀城去外市,就能避开了。

周天补课文案

同时还能兼顾凉家娘俩,只离开一天,在周边两个小时内路程的城市假装旅游,给凉诀城减少压力。

凉诀城沉默了会儿。

“为什么要和我出去?”

钱意意振振有词:“我们好久没有秀恩爱了,外出旅游秀恩爱是我们的工作。”

提到工作,凉诀城默认了外出这件事。

十一放假,凉诀城不放假。明明是周五,书桌上堆了几本全新的练习本,都是凉诀城整理的题。

钱意意一边畅想着自己考出满分试卷,一边咬紧牙关做题。

她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自己的十一假期,可能都无法摆脱作业。

第二天,钱意意换了一身长袖连衣裙,打扮的漂漂亮亮,准备出门的时候,凉诀城单手拎着一个包。

烟粉色的,挂着一个小兔子。

“走吧。”

凉诀城换了鞋在门口等钱意意。

周天补课文案

“不是,等等……”钱意意有些懵,“我们去医院陪你妈妈说说话,为什么要拿书包?!”

放假为什么要拿书包?!

凉诀城丝毫没有放假还压榨人的自觉,淡定说道:“我陪妈说话时,你写卷子,三张,写完我检查。”

周天补课文案

钱意意欲哭无泪。

大佬不能做老师,他做老师的话,每天都要被学生暗杀的!

凉诀城却满意了。

如果不给她准备一点题,凉诀城还真怕她在妈妈面前说走了嘴。

要是让自己的妈妈知道他mai身了,还不知道又多着急。

那就只能让金主看起来不像金主,更像一个听话乖巧的女朋友。

反正,这也是她想要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25红包继续~

微博岁岁千千

本文参加了约会活动,小宝贝请多多投营养液支持一下,会加更哒~

周天补课文案

然后今晚要上夹子了,千字收益会影响夹子排名,所以明天的更新会晚一点,大概在晚上有双连更哦。

小宝贝们,可以多多收藏作者专栏啊,收藏有惊喜~作收满一千五加更万字,营养液满一千五也加更哦~

预收文《她的保护神[重生]》【待改名】

文案:

鹿茜茜重生回到十七岁,第一件事就是离家出走。

与上辈子一样,她遇上了那个桀骜不羁的少年。

与上辈子不同,她没有在少年直勾勾的目光中躲避,而是鼓足了勇气站在他的身前。

“不怕我了?”少年弹着烟灰,看似云淡风轻,谁也不知道他攥紧的拳头有多用力。

“不怕了。”甜软的少女声音鼓足了勇气,轻颤颤地。

封曜看着眼前小白兔似的少女,那颗心脏疯狂跳动:“过来。”

鹿茜茜小心翼翼蹭过去:“你说过会保护我,对吗?”

封曜笑了。

“……对。”

老子拿命保护你一辈子好不好?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周天补课文案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棠羡 19瓶;统统都是柠檬汁 15瓶;木瑾花开 10瓶;盐 6瓶;羊羊怎么那么可爱、张总助的小迷妹、花默默 2瓶;铁马冰河入梦来 1瓶;

周天补课文案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相关阅读:《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铃九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

收藏此章节 ] [举报] 举报色情有害 举报刷数据 举报伪更 其他 文章收藏 新增 取消

+ 新增收藏类别 Chapter 1 正值盛夏,日火烧空,流金铄石。

上一届的高考志愿刚填报完不久,嘉明中学已匆匆忙忙地把新高三和新初三召到学校,开始暑期补课。

周二早晨十点,第二节课刚下。沈悦之看着一黑板数字公式,只觉得原本就热的天气仿佛变得更加令人无法忍受。

“学校的空调线路还坏了!我要融化了啊啊啊啊……”

想想自己才过了十来天的暑假,沈悦之不觉悲从中来,趴倒在桌。补课第一周,连手机都没带,想想刚刚度过的漫漫长夜,真是愈发绝望。

她和隔了一条走廊的曲璐璐吐槽:“昨天晚上真是,我翻到两点才睡着,宿舍闷得要命,睡醒一身汗。”

曲璐璐看她一眼:“你住三楼是吧?我住六楼啊!屋子里压根儿没法待。”

沈悦之:“唉。”

周天补课文案

曲璐璐:“只好光膀子跑去水房冲凉。”

沈悦之:“……”

她咬牙:“不是说男寝那边要严查吗,怎么没把你逮住记过!”

曲璐璐笑嘻嘻地:“冷静冷静,下次夜深人静楼管阿姨睡了你也可以去试试。”

沈悦之:“你!走!”

她扯着T恤的领子,尽量让自己放平心态,顺带默念一百次“心静自然凉”。

过往的每一个夏天,她都是待在自家的武馆里看场。每逢只有自家师兄弟在的场合,老爹压根儿不让开空调,美名其曰要磨炼徒弟们的心性。

沈悦之只好努力凑到对外招生的收费班里,缩在角落享受冷风带来的凉爽惬意。

十次有九次会被老爹逮住,运气好了只用做三十个蹲起,运气不好就要被罚跑五千米。

……这么一想,坐教室里蒸桑拿好像也不是不能忍,起码有个盼头。

沈悦之暗暗盘算,待会儿中午下课一定要快点冲回宿舍,拿上洗漱用品和要换的衣服就去澡堂,动作快点儿还能赶去食堂吃个午饭。

等等,去趟食堂岂不是又一身汗?!

沈悦之颇为纠结。

周天补课文案

这会儿说是补课,可课程量及课时安排都已经和正式的学期一般无二。一天八节主课四节晚自习,从周一上到周五,连周六都有七节课。

第七节课下午四点半下,然后放学,休周天一天,但得赶在礼拜天六点半前回学校上自习。

沈悦之:心痛到窒息。

算了,先补个觉。

第三节课是她们班主任带的英语,老师是个温柔的老阿姨,在离上课还有两分钟时踏进教室,看着睡倒一片的学生,清一清嗓子:“刚开学两天你们怎么已经成了这样,赶紧打起精神——这是咱们班的新同学,从江大附中转来的。来,做个自我介绍?”

沈悦之不知道被哪个字戳中,大脑清醒了一瞬。她心里咯噔一下,完了,睡不着了。

她不甘不愿地继续趴了十秒钟,终于放弃地抬头,一眼看见站在班主任身边的女生。

那个转校生没穿嘉明校服,或许是还没拿到。此刻上身是件画眉棕的中袖衬衫,衬衫上花纹让沈悦之瞬间想起老爹从藏区带回来的披巾,满满都是复古优雅的民族风。下身则是条颜色亮一些的牛仔短裤,沈悦之想了半天,没想出那种咖色中掺一点橘色的颜色学名是什么。

正好站在走廊尽头,又白又细的两条长腿被她顺便收入眼中。

曲璐璐在她旁边感叹:“真好看。”

沈悦之眨了下眼睛,彻底坐直身子。她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从桌兜的一堆书中翻出英语笔记本,视线则一直定格在那女生身上。

皮肤很白,和第一排坐的男生比起来,白到有些晃眼。

这是沈悦之的第一印象。接下来,她从对方小巧的鼻尖看到同样玲珑的耳珠,再将视线移回转校生红润的唇,和清澈明亮的杏眼。

真好看啊。

片刻后,沈悦之也这样想到。

阳光从窗外撒进教室,照着转校生的面孔。

对方浓密的睫毛被打上一点金色,此刻微微颤动着,像是乌鸦的雏羽。

她在班主任鼓励的眼神中开口,嗓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我叫谢青阳。”

一边说,一边将身体侧过一些,从讲台上拿了一根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写:谢——青——阳。

笔印很深,字体清隽。

写完后,她将粉笔放回原位,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轻轻蹭了蹭,蹭落一点粉笔灰。紧接着,又恢复了之前的站位,蓬松的马尾在脑后轻轻晃动。

面朝六十来个陌生同学,谢青阳唇角弯起一个浅浅的、礼节性的弧度:“接下来的一年,希望和大家相处愉快。”

说着,低下头,鞠了个二十度的浅躬。

周天补课文案

全班安静,偶尔有些窃窃私语。

周天补课文案

班主任罗老师已经笑开,似乎是对新学生很喜欢。

她在教室里看了一圈:“你就坐那里吧,”指了下第五排靠边的位置,“再前面的位子都没空了。”顿了顿,嗓音温和地补充,“接下来每次月考咱们都会重新排座位。”

谢青阳“嗯”了声:“谢谢老师。”

罗老师拍拍她的肩:“快去坐下吧,上课啦。”

就这样,沈悦之多了个同桌。

她想起班主任刚刚说的话,怀疑自己听错:“同桌,老师刚刚是不是说你是从江大附中转来的?”

新同桌正在从书包中拿东西。水杯,笔袋,装帧精致的本子……她将本子翻到新的一页,口中答道:“是。”

沈悦之心痒似猫挠,很想问一句,为什么江大附中的人会转到嘉明。

江城是华国的四个直辖市之一,人口数量众多。自然而然的,学校也多,光是大学就有十数所,仅次于帝都。

而在这十数所大学中,排名最高的,就是以城市名命名的江城大学。在国内Top2尚有争论的情况下,江大一直稳居第三,可见其学术实力。

背靠大树的江大附中因此成为众多学生家长的心头朱砂,每年附中考入江大的学生占了半数,另有为数不少的人考上Top2。江湖传说,哪怕在那里一个年级千八百人里吊车尾,都不愁上一本。

而嘉明呢?

沈悦之看着台上挥洒汗水的老师,对今天复习的语法两眼一抹黑。

也不能说嘉明不好,至少这儿每年都有那么百八十个考上Top3的。

可与走素质教育路线的江大附中截然相反,嘉明是以军事化管理闻名江城。来这儿的学生主要分为三类,首先是中考成绩拔尖,考入附中也绰绰有余,但家境一般,被嘉明给出的丰厚奖学金吸引。然后是中考成绩一般偏上,正常录取。最后则是沈悦之这种,成绩不堪入目,被家长托关系塞钱弄进来。

而沈悦之的情况又有点不同。她成绩差是差,但从小到大参加过许多叫得上名的武术比赛,得了无数奖项,早早拿到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高考成绩只要稍微看得过眼,就不愁没学上。

只不过老头子总有点儿望女成凤的心态,觉得把武术当兴趣爱好是好,闺女能继承自家武馆也不错,但最好还是考个好点儿的学校,毕竟他又没打算把闺女往体育这条路上培养。

大约是入学的时候钱收多了,又满口答应那些有钱的关系户,一定会将他们孩子与“好学生”放在一起,好让孩子们近朱者赤。接下来两年,学校都没有按考试排名分班的意思,连文理分班都是把成绩好的和差的打乱在一起,尽力维持一个平衡。

家长有的满意有的不满意,学生倒是不太在乎,反正他们内部早就分出很多小团体,平时基本只跟自己圈子里的人说话。一个大班有六十来个人不假,上课的气氛却像是三个小班被硬凑到一起,最前面的学生安静听课,中间的偶尔摸鱼,最后几排的偶尔听两句。

优等生抱团垄断所有科目排名前几,中游的人则像模像样地组成“反垄断联盟”,试图打入年级前二十,每天吃饭都要抓紧时间多背两个单词。再有就是几个班尖子间心照不宣的竞争,他们排名稍微掉下一点,就要回去挑灯夜读。

老师对这种事喜闻乐见,甚至多有鼓励,只偶尔关怀一下熬夜太过的人,谆谆教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晚上多睡会儿,白天才有精神继续学。”

另一边,有差生的地方就有江湖,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出于某些“道义”,他们倒是不回去骚扰“读书人”,只是内部打来打去。

这据说是嘉明的传统之一,沈悦之高一入学时就被科普。按说以她的成绩来算,她也该被卷入这样的“斗争”中。偏偏那群校园混混瞧不上她,觉得女生就是亟待分配的资源,正好沈悦之的脸长得不错。

沈悦之:……

她觉得这种事没意思透了,再说,又不是打不过。

高一的第一个月,沈悦之打遍嘉明同年级,没遇到一个敌手。第二个月,高二的混子服服帖帖地管她叫老大。第三个月……

她家老头子被叫到学校谈话,教导主任十分不解,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养出这么一个女儿。

直到老头子在学校出现,一身雄壮的肌肉震惊全场。

沈启阳一巴掌拍在女儿头上,把她摁下去和老师道歉,面上笑呵呵的:“我家这丫头在家里野惯了,老师想怎么管就怎么管。”

旁边几个被抓住和沈悦之打架的高三生目瞪口呆,想象一下那巴掌拍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感觉,莫名就觉得,好像也是时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周天补课文案

从此,嘉明差生圈赢来了长达两年的和平时期。

周天补课文案

沈悦之:“打什么架,不如打球。”

十一点出头,下课铃响,嘉明一姐脑力不支地倒在桌子上。

曲璐璐充满求知欲地把自己的凳子拖过来,隔着昏迷不醒的沈悦之和谢青阳搭话:“我叫曲璐璐,王字旁一个马路的路,以后可以来问你题吗?”停了停,他习惯性解释:“这名字是有点儿像女生,不过毕竟是爹妈起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咋想的。”

谢青阳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琥珀色的瞳仁好像是一汪平静的、盛满美酒的湖泊。

曲璐璐被她看得莫名不好意思起来。他犹豫一下,有意再挑起一个话题,干脆把沈悦之没问出的问题问出口:“不过你为什么转学啊,在江大附中不是更好吗。”

谢青阳拢了下自己耳侧的发丝,神态从容:“我家里人这一年比较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被打脸了)

……(其实还好)

周天补课文案

《天光》已开,是青梅青梅的将军x公主(→女皇)的故事,具体文案是↓↓↓

========

总角之年,纪琳琅随母入宫,见到皇后身侧粉雕玉琢的六公主。

那以后的二十年里,她是六公主的玩伴青梅,是替父出征的女将军,是立下赫赫军功的战神,更是聂家王朝第一位女皇的裙下之臣。

——“臣愿以万里山河为聘,娶陛下为妻。”

王朝末年,风雨飘摇。父兄接连为奸人所害,刚刚及笄的六公主作为聂家皇室最后一人,被匆匆推上龙椅。

边疆烽烟起,朝堂无人信。也只有当年的小青梅,能为她上阵杀敌。

========

wap地址:

PC地址:

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瞅一眼嘿=v= 正值盛夏,日火烧空,流金铄石。上一届的高考志愿刚填报完不久,嘉明中学已匆匆忙忙地把新高三和新初三召到学校,开始暑期补课。周二早晨十点,第二节课刚下。沈悦之看着一黑板数字公式,只觉得原本就热的天气仿佛变得更加令人无法忍受。“学校的空调线路还坏了!我要融化了啊啊啊啊……”想想自己才过了十来天的暑假,沈悦之不觉悲从中来,趴倒在桌。补课第一周,连手机都没带,想想刚刚度过的漫漫长夜,真是愈发绝望。她和隔了一条走廊的曲璐璐吐槽:“昨天晚上真是,我翻到两点才睡着,宿舍闷得要命,睡醒一身汗。”曲璐璐看她一眼:“你住三楼是吧?我住六楼啊!屋子里压根儿没法待。”沈悦之:“唉。”曲璐璐:“只好光膀子跑去水房冲凉。”沈悦之:“……”她咬牙:“不是说男寝那边要严查吗,怎么没把你逮住记过!”曲璐璐笑嘻嘻地:“冷静冷静,下次夜深人静楼管阿姨睡了你也可以去试试。”沈悦之:“你!走!”她扯着T恤的领子,尽量让自己放平心态,顺带默念一百次“心静自然凉”。过往的每一个夏天,她都是待在自家的武馆里看场。每逢只有自家师兄弟在的场合,老爹压根儿不让开空调,美名其曰要磨炼徒弟们的心性。沈悦之只好努力凑到对外招生的收费班里,缩在角落享受冷风带来的凉爽惬意。十次有九次会被老爹逮住,运气好了只用做三十个蹲起,运气不好就要被罚跑五千米。……这么一想,坐教室里蒸桑拿好像也不是不能忍,起码有个盼头。沈悦之暗暗盘算,待会儿中午下课一定要快点冲回宿舍,拿上洗漱用品和要换的衣服就去澡堂,动作快点儿还能赶去食堂吃个午饭。等等,去趟食堂岂不是又一身汗?!沈悦之颇为纠结。这会儿说是补课,可课程量及课时安排都已经和正式的学期一般无二。一天八节主课四节晚自习,从周一上到周五,连周六都有七节课。第七节课下午四点半下,然后放学,休周天一天,但得赶在礼拜天六点半前回学校上自习。沈悦之:心痛到窒息。算了,先补个觉。第三节课是她们班主任带的英语,老师是个温柔的老阿姨,在离上课还有两分钟时踏进教室,看着睡倒一片的学生,清一清嗓子:“刚开学两天你们怎么已经成了这样,赶紧打起精神——这是咱们班的新同学,从江大附中转来的。来,做个自我介绍?”沈悦之不知道被哪个字戳中,大脑清醒了一瞬。她心里咯噔一下,完了,睡不着了。她不甘不愿地继续趴了十秒钟,终于放弃地抬头,一眼看见站在班主任身边的女生。那个转校生没穿嘉明校服,或许是还没拿到。此刻上身是件画眉棕的中袖衬衫,衬衫上花纹让沈悦之瞬间想起老爹从藏区带回来的披巾,满满都是复古优雅的民族风。下身则是条颜色亮一些的牛仔短裤,沈悦之想了半天,没想出那种咖色中掺一点橘色的颜色学名是什么。正好站在走廊尽头,又白又细的两条长腿被她顺便收入眼中。曲璐璐在她旁边感叹:“真好看。”沈悦之眨了下眼睛,彻底坐直身子。她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从桌兜的一堆书中翻出英语笔记本,视线则一直定格在那女生身上。皮肤很白,和第一排坐的男生比起来,白到有些晃眼。这是沈悦之的第一印象。接下来,她从对方小巧的鼻尖看到同样玲珑的耳珠,再将视线移回转校生红润的唇,和清澈明亮的杏眼。真好看啊。片刻后,沈悦之也这样想到。阳光从窗外撒进教室,照着转校生的面孔。对方浓密的睫毛被打上一点金色,此刻微微颤动着,像是乌鸦的雏羽。她在班主任鼓励的眼神中开口,嗓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我叫谢青阳。”一边说,一边将身体侧过一些,从讲台上拿了一根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写:谢——青——阳。笔印很深,字体清隽。写完后,她将粉笔放回原位,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轻轻蹭了蹭,蹭落一点粉笔灰。紧接着,又恢复了之前的站位,蓬松的马尾在脑后轻轻晃动。面朝六十来个陌生同学,谢青阳唇角弯起一个浅浅的、礼节性的弧度:“接下来的一年,希望和大家相处愉快。”说着,低下头,鞠了个二十度的浅躬。全班安静,偶尔有些窃窃私语。班主任罗老师已经笑开,似乎是对新学生很喜欢。她在教室里看了一圈:“你就坐那里吧,”指了下第五排靠边的位置,“再前面的位子都没空了。”顿了顿,嗓音温和地补充,“接下来每次月考咱们都会重新排座位。”谢青阳“嗯”了声:“谢谢老师。”罗老师拍拍她的肩:“快去坐下吧,上课啦。”就这样,沈悦之多了个同桌。她想起班主任刚刚说的话,怀疑自己听错:“同桌,老师刚刚是不是说你是从江大附中转来的?”新同桌正在从书包中拿东西。水杯,笔袋,装帧精致的本子……她将本子翻到新的一页,口中答道:“是。”沈悦之心痒似猫挠,很想问一句,为什么江大附中的人会转到嘉明。江城是华国的四个直辖市之一,人口数量众多。自然而然的,学校也多,光是大学就有十数所,仅次于帝都。而在这十数所大学中,排名最高的,就是以城市名命名的江城大学。在国内Top2尚有争论的情况下,江大一直稳居第三,可见其学术实力。背靠大树的江大附中因此成为众多学生家长的心头朱砂,每年附中考入江大的学生占了半数,另有为数不少的人考上Top2。江湖传说,哪怕在那里一个年级千八百人里吊车尾,都不愁上一本。而嘉明呢?沈悦之看着台上挥洒汗水的老师,对今天复习的语法两眼一抹黑。也不能说嘉明不好,至少这儿每年都有那么百八十个考上Top3的。可与走素质教育路线的江大附中截然相反,嘉明是以军事化管理闻名江城。来这儿的学生主要分为三类,首先是中考成绩拔尖,考入附中也绰绰有余,但家境一般,被嘉明给出的丰厚奖学金吸引。然后是中考成绩一般偏上,正常录取。最后则是沈悦之这种,成绩不堪入目,被家长托关系塞钱弄进来。而沈悦之的情况又有点不同。她成绩差是差,但从小到大参加过许多叫得上名的武术比赛,得了无数奖项,早早拿到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高考成绩只要稍微看得过眼,就不愁没学上。只不过老头子总有点儿望女成凤的心态,觉得把武术当兴趣爱好是好,闺女能继承自家武馆也不错,但最好还是考个好点儿的学校,毕竟他又没打算把闺女往体育这条路上培养。大约是入学的时候钱收多了,又满口答应那些有钱的关系户,一定会将他们孩子与“好学生”放在一起,好让孩子们近朱者赤。接下来两年,学校都没有按考试排名分班的意思,连文理分班都是把成绩好的和差的打乱在一起,尽力维持一个平衡。家长有的满意有的不满意,学生倒是不太在乎,反正他们内部早就分出很多小团体,平时基本只跟自己圈子里的人说话。一个大班有六十来个人不假,上课的气氛却像是三个小班被硬凑到一起,最前面的学生安静听课,中间的偶尔摸鱼,最后几排的偶尔听两句。优等生抱团垄断所有科目排名前几,中游的人则像模像样地组成“反垄断联盟”,试图打入年级前二十,每天吃饭都要抓紧时间多背两个单词。再有就是几个班尖子间心照不宣的竞争,他们排名稍微掉下一点,就要回去挑灯夜读。老师对这种事喜闻乐见,甚至多有鼓励,只偶尔关怀一下熬夜太过的人,谆谆教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晚上多睡会儿,白天才有精神继续学。”另一边,有差生的地方就有江湖,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出于某些“道义”,他们倒是不回去骚扰“读书人”,只是内部打来打去。这据说是嘉明的传统之一,沈悦之高一入学时就被科普。按说以她的成绩来算,她也该被卷入这样的“斗争”中。偏偏那群校园混混瞧不上她,觉得女生就是亟待分配的资源,正好沈悦之的脸长得不错。沈悦之:……她觉得这种事没意思透了,再说,又不是打不过。高一的第一个月,沈悦之打遍嘉明同年级,没遇到一个敌手。第二个月,高二的混子服服帖帖地管她叫老大。第三个月……她家老头子被叫到学校谈话,教导主任十分不解,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养出这么一个女儿。直到老头子在学校出现,一身雄壮的肌肉震惊全场。沈启阳一巴掌拍在女儿头上,把她摁下去和老师道歉,面上笑呵呵的:“我家这丫头在家里野惯了,老师想怎么管就怎么管。”旁边几个被抓住和沈悦之打架的高三生目瞪口呆,想象一下那巴掌拍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感觉,莫名就觉得,好像也是时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从此,嘉明差生圈赢来了长达两年的和平时期。沈悦之:“打什么架,不如打球。”十一点出头,下课铃响,嘉明一姐脑力不支地倒在桌子上。曲璐璐充满求知欲地把自己的凳子拖过来,隔着昏迷不醒的沈悦之和谢青阳搭话:“我叫曲璐璐,王字旁一个马路的路,以后可以来问你题吗?”停了停,他习惯性解释:“这名字是有点儿像女生,不过毕竟是爹妈起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咋想的。”谢青阳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琥珀色的瞳仁好像是一汪平静的、盛满美酒的湖泊。曲璐璐被她看得莫名不好意思起来。他犹豫一下,有意再挑起一个话题,干脆把沈悦之没问出的问题问出口:“不过你为什么转学啊,在江大附中不是更好吗。”谢青阳拢了下自己耳侧的发丝,神态从容:“我家里人这一年比较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28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