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初中

辅导员兼职做什么】_昆明初中生晚上作业辅导

收藏 职位薪资:100-150(天) 经验:在校/应届 学历:本科 1、做好学生全程管理,建立校区与学生、家长…

收藏

职位薪资:100-150(天) 经验:在校/应届 学历:本科

1、做好学生全程管理,建立校区与学生、家长、教师之间的良好关系起到核心组带、桥梁的作用; 2、负责学员单词记忆方法讲解和单词记忆巩固;辅导学员课后练习和训练;学习过程中的课时关键节点管理、协助教务对任课老师及上课时间的协调沟通和管理工作; 3、妥善实施学生档案的维护, 做好学员课前的学籍登记,督促授课实施情况,督促各科教师根据学生情况做好备课工作和定期上交教学计划、总结; 4、辅导学员课后的单词记忆、作业练习和答疑。 【岗位要求】 1. 教育心理学专业或教育学专业优先; 2. 英语语言文学专业优先;单词记忆方法凑效并有系统辅导经验者优先 3. 欢迎优秀在校生和应届毕业生踊跃投递; 4. 工作有活力有热情,有意从事教育行业,热爱教育事业,有爱心和情怀。 5善于沟通表达,有成体系的青少年心理指导理论和实践心得。 6. 具有较强的责任心和团队意识及服务意识,优秀的沟通、组织和学员管理能力,目标感强; 此岗位为实习岗位,可半天坐班,连续3个月在岗可开实习证明。 新课思官网: 工作地点:深圳市福田中心区

相关阅读:昆明初中辅导班哪家好

昆明初中辅导班哪家好,现在很多初中生都在上网课。

昆明哪些小升初培训班比较好?家长如何选择培训机构?

师资力量最重要

昆明初中生晚上作业辅导

老师是教育的灵魂所在,一个优秀的老师不仅让学生学到知识,更能让学生领会学习的方法,体验到学习的乐趣。

首选自然是在职老师。因为在职老师在学校教学过程中,经过了系统的磨炼与培训,再加上长期一线教学经验,能把握教材的重点和难点,优秀教师更能够根据课堂反馈,及时抓住学生的学困点。这些东西是普通大学生和一般教育机构聘请的老师无法做到的。

说句实在话,笔者在开办智上之前,曾在多家机构任职过,看到很多所谓的名师其实不过是在外面有过几年培训辅导经历的人,教学水平一般,忽悠能力超强。家长花冤枉钱是小事,浪费了学生的时间,成绩却一直提不起来真正是罪过。

再者,所谓的名校名师,大多不过是噱头。我本身就是在校老师,一个学校同样有部分垃圾老师,仗着某些关系狐假虎威,混的风生水起,对此我只能呵呵一笑,你懂的。

昆明初中生晚上作业辅导

真正做教育的老师,是不会夸大其词,而是实实在在的努力做好教育质量,以教学效果为根本。

我推荐东来大厦五楼,朋友在那里补习了一年,中考每科都在100分左右。十分了得。

昆明小升初的昆明巨人学校挺好的,我的亲戚的孩子就是在哪里辅导的,最后考上了云大附中。

以上就是关于昆明初中辅导班哪家好的详细介绍,数豆子将为大家继续分享与初中辅导相关的内容,希望本文对你有所帮助。

相关阅读:小学四年级英语课外辅导英语头条

经过近一年来的专项治理,火热的校外培训凉下来了吗?记者探访了重点区域,也倾听了家长和业界的声音。

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培训机构通过整改已经按照要求规范办学,但仍有个别培训机构搞猫腻、打擦边球,如:没有公示教师资格证、拆了招牌继续营业,甚至打着艺术培训的名义进行学科辅导。

整改——

办学资质晒在显眼处 招聘启事要求教师资格证

01海淀区公主坟

位于公主坟附近的天行建商务大厦,是家长微信群中的一个“著名景点”。这座普通的写字楼里云集了三四十家校外培训机构。上周四傍晚,记者来到这里探访。一进入大厦,就感受到了强烈的“学习氛围”。与别的写字楼不同,这里进进出出的大多是中小学生。低年龄段的孩子都是家长陪着过来,稍大点儿的孩子则是自己拖着拉杆箱式的书包前来上课。

在10楼的一家培训机构外面,家长们在小板凳上坐成了一排,低头玩着手机等待孩子下课。曾在这里一家培训机构工作的穆暮(化名)说,前不久,楼里关了一些培训机构,孩子们挤着上课的火爆场面已经有所降温,“过去培训机构的前台都是挂着各种宣传资料,现在挂的是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等证件,以及老师的教师资格证复印件。”在6楼,一家培训机构贴出了招聘初高中教师的启事。记者看到,这则招聘启事除了要求具有本科以上学历,以及相关授课经验,教师资格证也成了硬性要求。

昆明初中生晚上作业辅导

02东城区广渠门

在东城广渠门附近的多所培训学校,记者也发现,学校的办学资质和教师的资格证件信息被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广渠门一所青少年英语培训学校负责人李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具有教育部和北京市东城区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所有外教通过了第三方公司的犯罪记录调查。

根据最新的要求,课外培训机构下课时间不得晚于20时30分,不可一次性收取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对此,李女士说,现在,各类课程班级最晚也会在20时15分下课。至于收费跨度,之前采取按照整个课程计划收取学费。但是,国家和北京市出台相关规定后,所有课程已经第一时间进行整改,“您现在可以分3次到4次交学费,如果对学习效果不满意,可以随时退班。”

消防安全是许多家长关心的地方。记者注意到,相比之前探访的一些培训机构,这里教室间的通道非常宽敞,并且清晰地标注了安全逃生通道路线。“我们有专门的安全员,可以引导学生撤离。”李女士说。

猫腻——

拆了招牌继续营业 打艺术培训的招牌做学科培训

03朝阳区长楹天街

在暗访中,记者发现,一些有违规嫌疑的培训机构也依然存在。长楹天街是朝阳区进行校外培训机构整顿的重点地区。日前,记者来到长楹天街西区D座3楼一个没有挂着牌子的房间,看到不时有家长带着孩子出入。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家学前教育类的培训机构。在一进门墙上贴着的承诺书上,也没有发现该机构的信息。据家长介绍,这家机构叫“优胜派”。

在这家机构的前台处,没有出现任何能够体现机构名称的物品,甚至连一张传单都没有。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师范大学毕业,持有教师资格证。所开设的课程有美术、机器人、播音主持等课程,也有学习类的课程。他解释说,他们是最近才搬过来的,所以没有挂牌子。

04丰台区宏科商务中心

中午12时,在丰台区西四环南路的宏科商务中心,陆续有一些家长带着刚上完课的低年级的孩子走出写字楼,也有几名初高中生独自背着书包前来,准备参加下午的培训课程。位于4层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门前摆放着“创意美术班”“基础素描”的宣传板,没有任何与小学课程有关的宣传字样。“所有秋季的班课都停了,因为现在教委在查。我们许可证手续已经交上去了,一审已经过了,正在等二审。现在只保留了艺术课还在上课。如果在寒假前办学许可证批下来了,我们就可以正常开课了。”该机构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不过,记者注意到,尽管尚未取得办学许可证,但该机构已经在“预售”寒假期间和春季的课程。一名负责销售的工作人员提供了课程价目表,上面详细地列出了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寒假课、春季课的开课时间及价格,科目包含语文、数学、英语3科。

记者发现,在宏科商务中心楼内,挂着艺术培训的招牌,私下开设学科类培训的机构不止一家。在一层一家挂着“书法培训”牌的培训机构内,工作人员口头介绍了针对从小学二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学生的课程,并展示了任课老师的板书,但无法提供课表。此外,该机构并未在显著位置公示教师的姓名、照片、任教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当记者提出想要看看教室时,工作人员以“不是这边上课的,物业不允许在楼里到处走动”予以拒绝。

各方声音——

业内人士:建议分类管理 担忧学费要涨

谈及去年启动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穆暮直言“正逢其时”,之前校外培训班的确有些“疯狂”了,行业的规范迫在眉睫。她说,教委的整治行动后,倒下的大多是一些小的、没有资质的培训机构。从长远来看,这对行业的发展还是大有益处。

采访中,不少校外培训机构也对此次整治表示欢迎。英孚教育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非常认同专项整治提出的去考试化、去排名化、去竞赛化,让培训教育回归教育规律等看法,欢迎政府部门营造规范、有序的行业环境。这位负责人说道,以青少年英语为例,本来就不能以应试为主要目的,更主要的是培养孩子们的兴趣、爱好,把英语交流融入自己的成长生活。

昆明初中生晚上作业辅导

同时,也有校外培训业内人士提出了担忧。老谭已经在北京校外培训行业工作了近15年,曾先后担任多所知名培训学校的高管。在他看来,过去也曾有过大规模的整治,每次整治也的确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去除了“杂草”,提升了教育教学质量。

然而,由此也出现了另一“产物”就是学费的上涨。“过去不需要教师资格证,现在必须持证上岗,师资招聘要求更高,意味着薪资水平更高。同时,现在教学时间压缩,单位时间的收入和利润都在下降,加上学费又得分期收取,回笼资金的压力则进一步加大。”老谭说,培训学校竞争本来就很激烈,如此一来,除了一批学校就此倒下,剩下来的要想“吃肉”,除了涨学费,没有别的办法。

老谭建议,随着整治基本到位,政府下一步应当着力于培训市场的价格引导,“不能让一些培训学校就地涨价。否则到头来,伤害的还是学生家长的利益,也不利于市场的稳定。”

作为行业代表,英孚负责人建议,相关部门能进一步依据学科、素质教育、技能习得、企业主体性质、实际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更为详尽的分类,制定既有针对性又标准统一的规范实施细则。对于合规的校外培训机构,希望能够予以鼓励支持;对不合规的校外培训机构,特别是给孩子增加过多负担的考试辅导机构,则要从严整治、管理。只有有法可依、法规明确,才能保证民办教育充分发挥对教育资源的补充作用,确保校外培训市场保持长期良性发展的活力。

家长:

校外培训机构集中整治以来,在各类培训机构上课的家长和孩子们也都感受到了变化和冲击。

当下的整改措施是否符合家长期望?家长们希望整改如何进一步推行,又将会如何根据整改给孩子调整课程?

不变的——

名师班预售一开班就抢光

1月5日下午,海淀区铸诚大厦某培训机构的走廊上,姗姗妈妈在座椅上等待着正在教室内上英语课的女儿。这种一次3个小时的等待,姗姗妈妈已经坚持了8年,随着姗姗年级升高,她的“陪读时间段”从一个增加到4个。

“周四放学后是语文课外班,周五体能班,周六英语课外班,周日数学课外班。”姗姗妈妈详细列举着孩子一周的课程表。至于女儿以前喜欢的舞蹈课、绘画课,全部停课,换成了考级班。“姗姗已经上小学六年级了,不能光考虑兴趣了,耽误不起。”

姗姗从4岁开始在课外机构学英语,目前掌握的英语词汇量已经达到3000个左右,KET考试成绩达到128分,能自己读原版英文书。尽管如此,姗姗妈妈依然焦虑:“现在班里有的孩子,PET成绩已经考到161分了,别人都在学,你不学就被落下了。”

所以,姗姗妈妈觉得这次整改对她几乎没有影响,“学员也没见少,”她去年11月份还是全款预订了春季班,“这些名师开班,不交全款不能‘锁位’。只要一开班,很快就会被秒杀,不了解行情的新人根本抢不到。”

升学竞争没消失 课外辅导不敢停

1月5日中午12点半,海淀黄庄某写字楼内的一家培训学校。初中生小黄快步走进教室,找到座位后掏出教材开始预习。几分钟后,小黄的妈妈刘女士端着从楼下买来的盒饭跑了进来,“今天要上3门课,辅导学校不在一个地点,刚才那边的课拖堂了,赶紧跑过来,都快来不及吃饭了。”刘女士麻利地打开快餐盒,磨好筷子递到小黄手里,一边叮嘱小黄抓紧时间吃几口,一边跟记者解释。

刘女士说,去年课外辅导机构开始整治,孩子的课也停了一段时间。一开始他们也焦急不安,担心以后没地方去补课了,后来辅导学校通知,可以回去上课了。“现在看来,只要办学正规,还是可以的,我们还会继续给孩子找地方学。”

刘女士这种选择也源于之前的教训。那时候小黄还在读小学四年级。一次开家长会,刘女士乐乐呵呵去,晕晕乎乎回,“我们原本属于自由派,孩子写完学校布置的作业就不管他了,随便玩。那天开家长会真是开了眼,身边几乎所有家长都在校外给孩子报了班,相比之下,我们就像井底的青蛙。”为了即将开始的小升初,刘女士和丈夫一合计,开始给小黄报辅导班,从数学到英语,后来又加入了语文。

“小时候每年假期他都回南方的爷爷家玩,捞鱼、爬树,自由自在。后来加了课外辅导班,再也没时间回去了。”刘女士也很怀念孩子小时候的快乐时光,但也很无奈,“现在学习竞争太激烈,一步没赶上,就步步落后了。只要升学竞争还在,课外负担就很难停下来,毕竟学校是‘大锅饭’,很难顾及个人,我们有这个需求。”

变化的——

昆明初中生晚上作业辅导

省出半小时吃顿热乎饭

记者采访了东城、西城、海淀、石景山、昌平等城区的几十名家长,只有两名一年级、一名四年级孩子的家长没有给孩子报学科课外辅导班,其中一名家长还表示只能尽量坚持到三年级,而已经报课的家长没有一名肯停下给孩子报课的计划,但他们也都表示,这次课外机构的整改也让孩子和家长得到了一点喘息。

1月5日晚上8点,培培爸爸从知春路的家中出发,去接快要从培训班下课的孩子,培培妈妈则心情愉快地在厨房给孩子准备夜宵,“做着酱牛肉,提前捞出几块给他做个牛肉面,等他们爷俩回来,正好吃。”

一个多月前,培培上的数学课外班下课时间就从晚上8点50分提前到了8点20分,虽然只是半个小时,但培培妈妈觉得改变还是挺大的。以前的周六,因为培培六点钟就要上课,所以家里从来没正经吃过晚饭。一家三口都是在路口的快餐店买几个汉堡,“多这半个小时就能回家吃点热汤热水的饭啦。”

终于不被晒作业的学霸伤害了

齐齐妈妈则觉得自己被解脱了出来,“终于不用再看其他学霸的家长晒作业了。”

齐齐从三年级开始,每周六晚上从八角北路的家中赶到北三环的一家机构上数学思维课,如今已将近半年了。因为课外班里不少孩子都是从更低年级就开始上的,齐齐跟的有点困难,而齐齐父母都是文科生,辅导齐齐的时候也挺吃力,所以每次看到其他家长在群里晒出“别人家孩子”的作业时,齐齐妈妈心里总是五味杂陈,既庆幸可以有标准作业可以比对答案,督促齐齐进步,又有点受刺激。

课外机构整改后,数学思维课的老师不再留作业。但因为每次上课前都会有五分钟左右的“进门考”,所以齐齐课后还会继续复习,不过“进门考”的题目难度也不太大,齐齐基本也能完成。齐齐妈妈觉得自己深深地被安慰到了:“感觉从快车道到了慢车道,而且也不用再看快车道选手比赛了。”

担心的——

课时压缩不补课造成隐形涨价

小雨在海淀黄庄的一家课外机构上数学思维课已经两年多了,课时从三个小时压缩到了两个半小时,但机构并没有给家长缩减费用或者补课时,而另外一家机构却在刚刚过去的元旦假期给学员补课两个半小时,这让小雨妈妈非常不平衡,“是否补课,在不同培训点政策不一样。从我们家长角度来看,如果不补课,平均到每个学时的费用就是增加了,相当于机构隐形涨价,这可不公平。”

而翔翔姥姥除了不满这种隐形涨价之外,更多的是对授课效果的担心,“每节课的知识点并没有减少,只是压缩了老师的讲课时间,把进度加快,孩子更不容易跟上。”

因为翔翔姥姥退休前也是老师,所以她特别担心这种突然变动对教师授课的影响,“老师们的教案都是提前做好的,每个知识点讲多少、课上时间安排都很严密,突然压缩时间,必然影响授课安排,吃亏的还是孩子。”

同时,因为机构的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31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