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家长有权要回老师的补课费吗 老师放学后看学生到6点有问题吗?

混八组的老师都太年轻了,一方面确实新老师工作多一点,另一方面你们真的没经历过社会毒打,一点份内的工作就抱怨得没…

混八组的老师都太年轻了,一方面确实新老师工作多一点,另一方面你们真的没经历过社会毒打,一点份内的工作就抱怨得没完没了,不合理的提,而不是啥事都觉得不合理,全国最辛苦的教师都在这楼里了

加楼里回复

如果要求工作到很晚,有问题

单独补课,周末补课,有问题

,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衔接,这有什么问题吗?

学校四点放学,正常单位6点下班,这期间小孩子的接送问题确实存在啊?

又不是让老师晚上补课,6点下班真的值得来组里抱怨吗?

减负之前很多学校本来也就是5-6点放学啊?

图源隔壁

隔壁什么生不起就不要生的言论惊呆我

相关文章:作为一名家长,我为什么支持停课不停学

自上级开始要求停课不停学以来,网络媒体上对这项工作多持反对意见,有的认为加重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有的认为脱离实际进行教学,有的说不能超前教学、加重负担,等等,教育部门又多次发布公告进行澄清,提出诸多细则要求。

作为一名家长,我亲身经历和参与孩子居家进行的停课不停学,现在已经十余天了,我的感觉并没有像上述所说的那样,我觉得挺好,是有些媒体和部门似乎陷入一种教育焦虑的状态,不能沉下心来去面对停课不停学。

我对停课不停学表示支持的原因之一是在防控疫情期间,课外辅导机构全部停办,我和孩子完全可以不再来回奔波,也不再花费补课费那笔大的开销。从以往我和孩子参加培训机构的情况看,作用并不明显,而且孩子非常疲惫,确实加重了孩子的课业负担。现在好了,孩子居家进行网络学习,可以自由选择所学的课程,还可以回放,即使贪睡了一会儿也不要紧。更重要的是,孩子觉得停课不停学非常自由灵活,也有自己独立思考的空间,没有过多干扰,可以深入学习。

其二,停课不停学使孩子居家学习有了规律。在学习上,没有一点压力也是不行的。根据老师的安排,孩子每天会坚持早起晨读,然后根据课程安排进行网络学习。我和妻子在厨房里烧水做饭,配合孩子全力做好后勤保障。孩子网课学习很轻松,也能保证每天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对于老师的反馈,也会及时认真改正。网课学习给了孩子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很利于孩子的学习。我不知道对停课不停学持反对意见的其他家长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这种方式挺好。即使我上班了,孩子也会自己开始学习,因为有网课课表,老师都会及时给通知的,我和爱人所要做的就是给孩子把饭准备好,孩子很高兴地居家学习,对吃什么饭倒无所要求。

其三,停课不停学居家学习,孩子的心理平稳,情绪沉静,自然利于身心健康,因为更多的时间和父母家人在一起,孩子的身心会得到彻底的解脱和回归。而父母及家人也有了更多时间陪伴孩子,这不是很好吗?有的家长认为长时间居家学习会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知识掌握不牢固,这点我觉得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学校教育也有弊端,一位教师面对全班学生,肯定会出现顾此失彼的情况,也就是无法完全照顾到每一名学生,而在家里,家长就可以给孩子进行功课辅导,这是最好的一帮一,这种方式对孩子特别是小学生的作用最为明显。因为要给老师进行作业上传,所以孩子自己也会很注意字迹的工整程度,不想落后,在这种意识行为的支配下,孩子的学习会很快提高的。我作为一名家长同时也是一名小学教师,我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因此,从心底里我是支持停课不停学这种方式教学的。

我的孩子今年上高三,如果我陷入教育焦虑之中,肯定会整天焦虑不安,快高考了怎么办?孩子居家学习有时还玩游戏怎么办?不按时起床怎么办?我遇到的这些问题大家都会遇到,但是焦虑是不起任何作用的,反而会起到反作用。我们所要做的和想到的,就是把每天的事情做好,只要孩子不是过分贪玩和迷恋游戏,做家长的还是要给孩子一些时间和空间,不要太施加压力,孩子很清楚什么时间该做什么,有时,玩一会儿游戏纯粹是遇到难题在做暂时的放松,这在心理学上是一种转移,会扭转钻入牛角尖的尴尬。有时,我们在工作的时候遇到难题也一样,这时做一点其他事分散一下注意力,回过头来再处理那棘手的事情会感觉思路完全不同了。

作为家长,我们要正确面对特殊时期进行的停课不停学行为,不要焦虑。在这个时间段里我们要沉下心来,珍惜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并率先做好孩子的榜样,让孩子学会珍惜,学会感恩,学会相处。

(作者为高三学生家长)

卢建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0年02月24日 08 版

相关文章:停不掉的有偿家教

编者按

每到假期,有偿家教就会成为热门话题,是广大家长和教师之间矛盾的焦点。多年来,为治理有偿家教,教育部及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几乎年年都发禁令,而且言辞一年比一年严厉,处罚措施也越来越严苛。然而,有偿家教却是屡禁不止,只不过从半公开转为全地下,越来越具有隐蔽性。

就像所有的教育问题一样,有偿家教现象产生的原因非常复杂,不找到根源,只堵不疏,不仅不能彻底根治,反而会连带产生新的问题。今天,我们刊登的这3篇文章,呈现出有偿家教在不同地区的不同形态,以及家长、老师站在各自的角度对有偿家教的态度。只有把相关利益群体的诉求摸清楚,治理有偿家教的措施才能更有针对性。

□班里同学几乎没有不在外面上课的,而且都暗暗较劲,比谁能到某某有名的老师班里上课

□小小县城十几所公办学校,满大街都是老师们的辅导班,还用得着“暗访”?“典型”是抓过几回,但都是在偏僻乡镇“暗访”出来的

□有些学生到社会上办的辅导班去了,家长一分钱没省,学生也一样写作业,这钱叫老师拿了,大家干得还有劲点

放假了,北方某大城市高中物理老师董磊比平时更忙了。

董磊有个记得密密麻麻的日程表,表的两面像镜子一样,显示着他不同的身份:这一面,他是市重点高中骨干教师、年级组长、学科带头人,曾带出好几个状元班;而另一面,他是校外辅导界的“金牌名师”,传说中“经他指点,学生必能快速提分”。

面对教育部及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频出的禁令:禁止公办学校教师从事有偿家教,董磊有自己的原则——凡是自己班里的学生,可以免费辅导,但他在校外的辅导班不接收自己的学生,理由很简单:该讲的,在课堂上全讲了。他觉得,这样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但总有家长托各种关系找到他,近乎“哀求”地希望孩子能跟着他补习,“我们愿意花钱!”

家长有权要回老师的补课费吗

一边是越发旺盛的家教需求,一边是教育部门的一道道禁令,但“有偿家教”始终屡禁不止,相关禁令也被称为“最难执行的禁令”。

家长主动攒班,心里有“小算盘”

“又是陈鹏的妈妈!”董磊看了一眼手机,10多个未接来电,全是一个电话号码,他皱了一下眉头,按掉了电话。

这是这学期被他回绝的第三个学生家长了。前两个,只是希望让孩子在校外辅导班继续跟着董老师上课,被董磊婉拒了,“我在学校讲的比在外面只多不少,孩子有不明白的来问我,没必要重复听”。

而陈鹏的妈妈则明确表示,想当董老师的“经纪人”,“我好几个同事都听说您是金牌名师,可您在外面的班早就报不上名了,干脆咱自己攒个班吧!”

这样的家长,董磊见过太多了。曾经有一位隔壁班姓赵的家长找到他,也是同样的一番话,“我给您攒学生、我负责收费,每堂课一小时,固定给您1500元,您什么都不用管!”按照这位家长的说法,如果攒齐10个孩子,每人每节课只需要花150元,如果再多招点人,那么平均到每个学生头上的费用可以更低。

当时董磊觉得,自己只管讲课也挺好,可“没想到家长是有私心的”。班里学生的人数并没有像赵女士说的那样“再多招点”,而是固定在起初的8个左右,因为家长其实并不希望更多的孩子来听名师讲课,用她的话说,“大伙儿都听会了,我们孩子的优势不就没了?”随后,因为这种家长自治的松散管理,后来又有几个学生退出了,这样一来,留下来的孩子平均学费自然就提高了。赵女士又来跟董磊“磨”,能不能把课时费降下来。一来二去,董磊感觉很不舒服,他觉得作为老师还是得有点“道德洁癖”,“张口闭口就谈钱,好像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只剩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了。”

家长有权要回老师的补课费吗

此后,他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底线,不再直接与家长谈钱,只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到课外培训机构讲课,早早谈好一个学期上多少节课、挣多少钱,后面上好课就行了。

“在哪儿都一样教书,怎么就有违师德了?”

董磊是个很讨学生喜欢的老师,枯燥的物理定理,总会被他“变”成一些特别有趣的小实验,让学习变得好玩起来。“他会梳理出一套知识体系,像裁缝一样穿针引线就把厚厚一本书里的知识串了起来。”他当年的物理课代表梁爽如今已经在美国华尔街工作,提起董老师的课一直赞不绝口。

在学校里,董磊是名副其实的骨干教师,教两个班的物理课,还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同时还作为学科带头人进行很多教研工作。他带的班,成绩总是在年级名列前茅。班主任是个特别操心受累的活儿,这个冬天,董磊总是腰疼,连着当了5年班主任的他申请下学期不再连任,可几天前领导找到他,说今年是学校拼成绩的一年,希望他能再多坚持一下,他同意了。也正是因为他在校内良好的口碑,他在校外培训界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家长有权要回老师的补课费吗

“不管在哪儿,我都会尽全力把知识教给学生,这是最基本的师德。”董磊说,他并不认为在校外给其他学生上课就“有违师德”,相反的,能把自己总结的一套学习方法传授给更多的学生,不是更好吗?而自己收取合理的报酬,“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与董磊同样来自市重点中学的语文老师陈伟,则喜欢到处赶场讲课。熟识他的人都说,陈伟这几年买了房子,换了车。

早上8点到12点,下午1点半到5点半,晚上还有一场两个小时的讲座,这就是陈伟的寒假课表,他自嘲说,“满得连根针都插不进去。”中午,他得从城市这一端的培训班赶到另一端的培训班,午饭就用一个面包打发了。

很多培训机构都愿意请陈伟去讲课,他讲课个性鲜明,学生喜欢,更重要的是他的配合度高,业余时间比较多,愿意上更多的课,这几年恰好他辅导的学生总有考上名牌大学的,也让他的身价大增,成了几个培训机构争抢的“招牌名师”。

陈伟从不讳言自己靠讲课挣钱,“我有能力、有精力在业余时间凭本事赚钱,怎么了?!”他和妻子的父辈都是农民,前两年,妻子又生了一对双胞胎。一家人生活的重担都压在陈伟一个人肩上,这也是他比其他人更“拼”的重要原因,“我是个男人,谁都愿意有更好的生活,我也不例外;我付出自己的智慧、劳动和汗水挣钱,无可厚非!”

陈伟在学校也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不接受任何教学以外的工作,也不在乎各种评优。但他的语文教学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学生特别喜欢听他的课,教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在外面讲课有名的老师,在本校的教学成绩都很突出。”陈伟说,现在的家长很“神通广大”,哪个老师带的哪个班成绩如何,家长都能摸得一清二楚,“你要是本校的学生都教不好,谁还请你去讲课?”

有偿家教加剧应试教育不良竞争

孩子马上要初三了,数学学起来有点吃力,一直坚持没给孩子报辅导班的家长曹玉倩终于决定找个名校老师“一对一”给孩子补补。她发动全家动用各种关系,终于联系上了一位重点学校的老师。因为是熟人关系,这位老师死活不收钱,曹玉倩心里直犯嘀咕:一次两次不收钱可以,可是长期下去,都不好意思把孩子往老师那送了。最后她还是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高档护肤品套装硬塞给老师,“现在这个社会,礼尚往来很正常,凭什么老师就该一味付出!”

曹玉倩原本是家长中“主意正”的一个,她一直觉得只要孩子上课认真跟着老师听,不用上什么辅导班。直到孩子这次的期末考试成绩出来,数学才68分!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让她再也坐不住了。孩子回来说,班里同学几乎没有不在外面上课的,而且都暗暗较劲,比谁能到某某有名的老师班里上课。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但她内心还是挺纠结的,一来觉得老师给孩子补课,付出辛苦,收取费用挺合理的;但同时,她也在想,如果真的把课外辅导全都禁止,似乎也挺好的,这样大家也都不再较着劲儿到处找老师补习了。

这也是教育部门严令禁止有偿家教的一个重要原因。

“严禁有偿家教刻不容缓!”一所市重点中学校长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一个重要原因是,有偿家教是应试教育的产物,反过来加剧了应试教育的不良竞争。

一些培训机构一味追逐利润,打出“高考出题老师”“高考阅卷名师”“某重点高中把关教师”等噱头,对家长而言,难以甄别其真伪,只能宁可信其有,病急乱投医。

解决执行难,应建立完善的机制

“对待有偿家教不应简单‘一刀切’。”从事教育工作30多年的李老师是一名中学特级教师。他认为,目前对教师的评价和管理体制并不完善,比如教师上班时间的界定、业余时间的身份和责任等,并没有明确的认定。因此,要想禁止有偿家教,首先要在政策上进一步细化和明确。

他认为,应该严惩的是那些在课堂上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课上不讲课后讲并收取补课费的教师,“这是严重的违背师德。”而对那些用空余时间,帮助那些有学习需求的学生补习,并适当收取一定费用,也可以理解,“老师应该树立师德‘典范’,但并不等于不用‘吃饭’。”

他也提到,随着绩效工资的实施,现在教师工资也提升了不少,很多地方已经达到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因此,“老师不能把眼睛只盯在钱上。”

另一位教育专家则指出,造成有偿补课风行的原因,主要是地区间、学校间的师资水平不均衡,而每个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得到名师的指点提高成绩。在这种矛盾之下,简单地禁止有偿补课,必然造成禁令出台后的“执行难”。

他认为,现在唯分数论的升学考试评价方式,导致了家长和学生把目光全都集中在提高成绩上。“但这并不能怪家长,而应靠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建立一个更完善的机制。”

因此,治理有偿补课,不能仅靠一个禁令,而需要配套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对教师的评价和管理机制的完善,以及对学生升学和评价方式的改革等,否则,还将是一道“最难执行的禁令”。

(应采访对象要求,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34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