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家庭教育补课的话题 《小舍得》引爆话题,教育题材剧戳中了谁的焦虑?

一部反映小升初题材的电视剧《小舍得》,最近播出后可以说引爆了社交领域的话题讨论。围绕着剧中两组家庭的“快乐教育…

一部反映小升初题材的电视剧《小舍得》,最近播出后可以说引爆了社交领域的话题讨论。围绕着剧中两组家庭的“快乐教育”与“鸡娃教育”,线下看剧的观众们争得不可开交。无独有偶,最近另一部教育题材电视剧《陪你一起长大》也即将收官,而同样聚焦升学难题的《学区房》也在近期发布了预告片,教育题材影视剧顿成红海之势。

看似夸张,却取材于现实

电视剧《小舍得》刚刚播出时,还有观众吐槽蒋欣饰演的“鸡娃教育”代表田雨岚过于极端。她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给孩子补课,对孩子入学所需要的各种竞赛如数家珍,不仅早早为孩子规划了补课考级的学习路线,甚至连错题笔记都比孩子记得认真。但随着剧情推进,奉行快乐教育的南俪(宋佳饰)也被动卷入了补课大军,再淡定的家长都架不住孩子成绩倒数带来的恐慌。南俪所说的“我再也不能接受我的孩子比别人差了”,被不少观众感同身受,称其“人间真实”。

家庭教育补课的话题

莉莉(化名)的孩子在北京一所重点中学就读一年级,虽然《小舍得》反映的故事背景并不在北京,但是她看剧下来的感受就是,“完全能理解田雨岚的感受,像她这样的妈妈在带娃家长里也不少见”。莉莉认为,《小舍得》基本还原了如今学校教育的困境,“不补课的孩子整体较少,补课的孩子又压力很大,像剧中出现的请假去上辅导班,在现实中也是真实发生的。”

据《小舍得》原著作者鲁引弓介绍,原著小说里90%以上的素材都是真的,“那些细节桥段都是真的,因为编不出来。比如小说里头写到小孩子补课补到带帐篷去(补习班),有人觉得是假的,但实际上这种恰恰是我无法去编的。”在鲁引弓看来,“这种生活中的荒诞,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拒绝悬浮,教育剧要注意分寸

从去年的《三十而已》,到今年的《小舍得》,再到更早之前的《虎妈猫爸》《小欢喜》《小别离》,教育题材始终都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喜欢关注的种类。在影视评论家李星文看来,关注教育题材是这几年现实话题剧的一个趋势,它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关注的焦点,是电视剧本身职能的一种体现。

家庭教育补课的话题

不过,为了集中体现戏剧冲突,现实题材剧有时候剧情过于狗血的毛病,在教育剧中一样会出现。有观众就认为,有些教育剧看似反映现实,实则是打着现实主义撒狗血。比如过分集中地将家长的教育理念极端化,创造一种“唯高分论”和“必须第一名”的教育焦虑。刻意制造理念冲突,围绕所谓的升学内幕和家长圈子化做文章,并不能正确反思家长错误教育理念,只创造问题,不解决问题。

《小舍得》总制片人徐晓鸥就表示,在《三十而已》之后再做教育题材,《小舍得》还是有一些想法,“我们希望在教育题材这个领域能够更加深入,有更多思考。这次《小舍得》在保持温暖现实主义基调的基础下,会更多的去思考教育本身的构成,去了解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是怎么相辅相成地组成了孩子的教育环境,并且挖掘造成大家教育焦虑背后的原因。我们希望通过剧集展现出课外机构如何增加了我们的焦虑,到底这些课具体怎么影响了家长和孩子的心理?培训机构跟学校教育的老师们在理念上有什么差异?”

徐晓鸥称,《小舍得》希望展现问题,并去积极地面对和解决问题,“解决问题不是喊口号,也不是隔靴搔痒,希望观众们能够看完全集,感受到我们的初心。”

家庭教育补课的话题

展示问题,还要有点理想主义

“现实社会中教育焦虑本身也是客观存在的,教育题材剧去反映这些问题,本身也无可厚非。剧集播出后能引发大量的讨论,也印证了这个题材本身具有的普适性。”李星文最近也一直在看《小舍得》,他认为剧里提出的教育弊端和社会情绪都是真实的,“前几集讲校外培训的巨大裹挟力,家长那颗破碎的心是真实的。这几集讲速成培训的巨大破坏力,触目惊心的现状也是真实的。”

但作为电视剧本身,戏剧冲突也是内在要求。在李星文看来,“大的冲突上戏剧化,人心的细处遵循现实主义,在针砭时弊的同时追求艺术真实,是这部剧在追求的平衡。”

李星文指出,《小舍得》也展现出某种理想主义,像剧中设定的第三个家庭米桃家,就是相对温暖的存在。“现在教育剧里经常出现这种‘寒门贵子’,包括《小欢喜》里的林磊儿也是。在反映中产家庭普遍教育焦虑的大前提下,这种浪漫主义的加持,其实也是对现实的某种反向操作。”李星文坦言,敢于对着社会痛点“扎出血来”已属不易,仅仅一部电视剧显然无法解决所有现实问题,“但作为创作者,作为电视剧这门艺术形式,教育剧还可以更淡定、更深邃些。”

相关文章:补课费用直追住房按揭

随着中小学陆续放寒假,各种课外培训班又火了起来,这一现象也成为地方两会关注的话题。课外补习虽不是新现象,但日渐走高的补课费用,让很多家庭“不得不补”而又“苦不堪言”。应该如何缓解家长的焦虑?怎样规范课外补习市场存在的乱象?代表委员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补习“竞争”不断下移 补课费用直追住房按揭

1月26日是上海市中小学生放寒假的日子,但很多学生发现自己的假期并不轻松,几乎被培训班课程排满了:一三五奥数,二四六英语……网络上流传的段子“上一秒母慈子孝、下一秒鸡飞狗跳”,折射出了这种教育焦虑症。

要缓解焦虑,就得课外“补补补”。所谓“学校减负、家长增负,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公办学校减负、社会培训机构增负”,课外补习热正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覆盖面不断扩大。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参加课外辅导的中小学生,占到在校生总数的70%左右。民进上海市委的一份提案显示,通过对部分上海中小学家长的问卷调查,发现有84%的孩子参加课外辅导班,其中87%的孩子有数学辅导,69%的孩子有英语辅导……

“竞争”线不断下移。上海市人大代表吴坚说,为了上“名校”,很多家长焦虑不堪,给孩子提前补习,补习的阶段从初中升高中,降低到小学升初中甚至幼儿园升小学。

补课费用逐渐走高。“课外补习往往收费不菲,我身边的一些80后白领夫妻,每月住房按揭还不到一万元,但孩子的补课费已经快赶上这个水平,这大大加重了家庭负担。”吴坚说。

民革广东省委在一份提案中表示,上补习班拼的不仅是学生和家长的体力心力,更是家庭的实力。一些家庭相对困难的学生,被挡在补习班外,在和其他学生竞争时处于不利位置,造成了新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家庭教育补课的话题

从“补习”到“超前教学” 规范培训市场呼声高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课外补习?应该说,其存在是基于巨大的市场需求。

“补课不是绝对的不好,关键是要去除盲目性和功利性。补课有科学文化类的也有艺术类的,在孩子有兴趣的情况下,可以基于全面发展的需要开展‘学有余力’的补课。”上海市人大代表、大宁国际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徐晓唯表示。

民革广东省委在提案中指出,课外培训本来的定义是“补习”,但现今培训机构早已经超越了“补习”的概念。“初中学高中课程、小学读初中课程、学龄前认字过百”——这样的超前教学,成为不少培训机构的常态。“超前教学通过‘提前教、超纲教、变相押题’等手段,短期内快速提高学生成绩的同时,违背了教育规律,也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安徽省人大代表、合肥师范附属小学校长张红认为,培训机构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所开展的过度、过量的课外补习,既加剧了学生对于课外负担重的“迷茫症”,也助长了家长盲目择校的“焦虑症”。

代表委员们还认为,随着信息获取与交互越来越便利,望子成龙的家长们通过育儿论坛、微信群等渠道,进一步放大了群体焦虑。“部分培训机构借助自媒体夸大宣传,一些户外大广告牌也不断占据家长眼球,形成视觉冲击,这些现象值得有关部门重视。”徐晓唯说。

打击违规办学 探索“负面清单”

针对课外培训市场的乱象,部分地方已出手整顿。去年下半年,上海市教育、工商等部门摸排发现,全市“无证无照”的教育培训机构有1300余家,部分已进入关停阶段。其后,上海又针对民办培训机构出台“一标准两办法”,明确规定“严禁拔高教学要求、严禁加快教学进度、严禁增加教学难度”,倡导尊重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

近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也提出,2018年要出台促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规范有序发展的意见,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联合监管机制。

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大学教授李颖洁表示,现阶段对课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主要是从事前许可、广告宣传等方面加强规范,查处取缔无证无照非法办学的单位和个人,接下来还应对培训机构的招生简章、开设课程、选用教材等实行备案制,加强监管“这口气”不能松。

民革广东省委的提案指出,现在相当一部分培训机构是以文化咨询公司等名义注册的,教育部门监管起来难度大。对此,地方政府要统筹协调工商、文化、教育、人社等部门,依法依规进行合力监管。

针对孩子“减负”后多出来的时间和精力,民进上海市委认为,可以在学校增加一些活动课,并设置活动课专职教师的岗位,在办学经费、师资等方面予以倾斜。同时,加大校外活动机构,如青少年活动中心的建设,培养孩子广泛的兴趣,促进其身心健康发展。

新华社上海1月29日电

新华社记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1月30日 01 版

相关文章:“中国家庭教育的情与理”:专家谈对家庭教育的看法

“教育的本质、爱的本质,是不去剥夺孩子推陈出新、自己做决定的机会。”10月25日晚,热播剧《小欢喜》原著作者、浙江传媒大学教授、资深媒体人鲁引弓做客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旗下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大教育·小欢喜——中国家庭教育的情与理”活动现场,分享创作心路和对家庭教育的看法,并就如何解决家长焦虑、如何正确陪伴孩子、什么是好的教育等话题,与麦奇教育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杨正大博士展开了一场教育观察者之间的深度对话。

我们通过教育要培养什么样的孩子?鲁引弓指出,教育要培养当代家长“不可想象的人”。然而现在这一代孩子却是前所未有的“补课一代”——从小一路补到高三,变得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不快乐、没热情。但是从自然规律来说,孩子是充满了生命热血的,这本就是青葱少年的天然渴望。

“大数据是当前一个火热的概念,但大数据是基于已有现实的。已有的信息只是世界中的10%,90%以上的事物是未知的。”鲁引弓表示,正如苹果手机的诞生是打破既有的手机概念而实现的创新,教育事业也是如此——补课补不出创新力,我们要培养“不可想象的一代”,就不能把孩子约束在既有的条框之下,而是要尊重孩子创新的天性、自然的天性。“所以我们在面对孩子的时候,无论学校、机构、家长、老师还是社会,都需要多一点善良、多一丝温柔。”他说。

针对当下高压的教育环境,鲁引弓向家长提出了解决焦虑的三个方法。第一,接受“成长的未完成时”,以发展和期待的眼光看待孩子成长中的不足;第二,接受不完美的状态,心中就会对孩子多一份宽容,从而使自己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不失控,并能修炼自己思维的方式;第三,把孩子“陌生化”,当作利益相关方,与孩子保持界限、给予他们尊重。

针对“如何正确陪伴孩子”的问题,作为一名三个孩子的父亲,杨正大现场分享了自身的教育经验。“孩子就像一根面条,光从后面推是推不动的,面条会变成一坨。家长只有从前面去拉他、引导他,孩子才能前进。”杨正大说。他认为,真正的教育不是满足父母的期待,而是去帮助孩子完成梦想。家长应当约束自己,不要直接给孩子答案,而是要问孩子“为什么”,以此帮助孩子理清思路、找到人生的目标,“教育不是在孩子身上灌满一桶水,而是点燃他们心中的一把火。”

从教育公平,到阶层焦虑;从个性成长,到功利选择;从两代人的观念搏杀,到爱的教育。《小欢喜》的台前幕后、书里书外,有太多关于家庭教育的哲思与启迪。可以说,家庭教育是青少年健康发展的起点和基础,是国民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教育关系到孩子的终身发展,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目前,我国家庭教育的现状不容乐观,许多家长对家庭教育倍感迷茫,他们迫切地希望教育好子女,但却常常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据北京师范大学《全国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2018)》显示,四、八年级学生最希望家长关注的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四年级学生最希望家长关注自己的学习情况,而八年级学生最希望家长关注自己的兴趣爱好或特长,。进入青春期,孩子经历着巨大的身心变化,内心对父母的“期许”也发生着变化,很大一部分家长并没有捕捉到这些“变化”、没有真正读懂孩子内心的需求,就容易出现沟通偏差,导致相互不理解。

家庭教育补课的话题

正如嘉宾们在活动现场所提出的理念,vipJr也始终认为,教育是释放孩子探索未知的天性、建立起与外界对话的过程,例如学习英语是与世界对话,学习数学是与自然对话,学习语文是与心灵对话,学习编程是与未来对话。让教育褪去焦虑,回归本真,不仅是孩子们的愿望,也是家庭和社会的共同期待。作为行业领先的在线教育品牌,vipJr也正此为己任,引进并传达健康向上的教育理念,致力于培养和呵护孩子在学习过程中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帮助中国家庭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358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