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儿子高中住校了,有时间了,简单谈谈大家关心的升学问题

儿子今年中考,有幸考入四大。有点儿体会,本帖只讨论考入四大的体会,不讨论高分低能或类似的问题 1. 先说说我儿…

儿子今年中考,有幸考入四大。有点儿体会,本帖只讨论考入四大的体会,不讨论高分低能或类似的问题

1. 先说说我儿子的基本情况,小学没学过奥数,也没参加过各种培训(实验的坑班除外)。小升初运气比较好,有机会参加深外、百外、实验、高级、红岭的考试,可惜实力不行,一个没考上。最后去的一个比较普通的初中。有幸进了重点班。初一的时候年级排名40名左右,初二起前十名。

2. 关于补习班:小学基本上放养的,一直在体育上下功夫,小有成就,但对小升初升学没有帮助。初中开始痛定思痛,放弃体育,开始学习。这个我给儿子长谈过几次,其实也是痛苦的选择,放弃进省队的机会。我儿子很坚定的选择学习。但是学习跟体育的努力完全不一样,初一完全摸不到头脑,学的过程非常痛苦,学而思等补习班完全被吊打,一度都有放弃学习走体育的道路的想法。初一暑假,我们再次坐下来认真的讨论,分析原因,最终做一个非常非常大胆地决定:不去补习班,由我和太太自己补习,就用补习班的时间,我们自己教,我负责数理化,妈妈负责语文英语。我在补习过程中发现了他学习习惯上的问题,加以纠正。初二期末就从年级四十到了前十。我对补习班的态度是,如果家长有能力一定要自己来,如果没有能力,补习班还是有用的,就算只学到十分之一的知识也是有用的。

3. 关于名校:深外上四大的是40%、百外上四大的是50%,这两个学校都是完全掐尖入学的,实验今年平均分不到400分,其中包括了两个坑班,深中3+2的150人,考入四大的不到一半。上述统计来源于互联网,但是跟相关的家长交流,数据可信度很高。名校有名校的优势,但是在名校如果不排前面,四大一样没戏。

4. 关于指标生:现在取消直升,今年特别严格,以至于深中3+2有一半上不了四大。指标生分配是按学校深圳户籍考生人数占比计算的,跟学校好坏无关。指标生的分配也是按中考成绩排名,教育局分配的,学校完全不能操作。就指标生来说普通学校的优势就要比名校明显的多,比如:在我儿子他们学校425轻松上深中(最后还有一个指标浪费了),在百外,可能要430才能上深中的指标。我儿子一个小学同学,本来是深外前150名,有绿通,结果中考427,没拿到深中指标,去了红岭。这时候,普通学校重点班是非常有优势的。

5. 关于自招考:今年起自招考的政策变了,中考成绩(百分折算)*60%+自招考成绩*40%=自招考成绩,因此中考成绩几乎决定能否自招上的。以前重自招、轻中考已经行不通了,深中3+2就是前车之鉴,他们都有自招机会的,但是还是一般没有自招上。

6. 关于考试:基础知识非常重要,各科都一样,尤其是语文。我们决定不去补习班就是奔着放弃数学最后15分,前面85分全要的目的。其实我们从补习班退出,改变学习习惯以后,整个人自信多了,考试成绩自然就上去了。语文基础抓好太重要了,我儿子中考语文90分,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听说红岭的平均分不到80分,就这一科就多出十几分。数学也不难,抓好基础90多分一般都可以达到。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7. 用我儿子的话说:考440以上有难度(要细心),要考420以下也有难度(要粗心的一塌糊涂)。希望各位为孩子学习的家长摆正心态就好,中考没有想象那么难。

8. 我儿子上周回学校看老师:老师当真初一新生面说:你们没有他那么聪明,就不要那么浪,初一不努力,初二下学期才开始努力,我儿子很不服气:其实我一直很努力,只是初一没找到学习方法而已。所以各位烦恼的家长不必烦恼,只要努力+正确的学习方法就会取得需要的成绩

我跟我儿子说:现在还需努力,高中又从0开始,大家在一条起跑线上……

相关文章:补习学校禁学生带手机违者罚1千 比机场安检都严

原标题:补习学校不准学生带手机违者罚1千,律师:学校不能以罚代管

西安市天台路有一家封闭式补习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进入校园,否则罚款1000元。为防止学生把手机带进校园,学生每周入校时都会挨个进行严格检查,平时还会对教室宿舍进行检查。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网络视频

学生进校门被查手机

比机场安检都严

11月20日,一段网络短视频引起很多人注意。

在西安一所补习学校门口,学生被挨个检查所带箱包、衣服甚至鞋子。据介绍,检查有三关:第一关是电子检测,藏在衣服书包里的手机、游戏机等电子产品全都跑不掉;第二关是脱外套严格检查,藏在内衣皮带里的小物件无处遁形;第三关的脱鞋抽皮带检查比机场还严,有些孩子藏在鞋里的化妆品、手机、电子烟被没收……

在一家超市,学生们排队存手机。学生们说,学校不让带手机,被发现要罚款1000元,所以在超市存手机的人很多,保管费5元,周末取回。

一位学生家长说,每次学生进校门,都有10个左右的老师在门口检查。虽然学校规定带手机进校被发现一次罚款1000元,但还是有孩子把手机偷偷带进学校。有的孩子把手机藏到鞋垫底下,有的女孩把手机放到内衣里。

一位老师说,来到这里的学生百分之六十自控力都不太好,需要班主任24小时全程管理。不止是进校门的违禁品检查比较严格,到学校里面还要定期检查教室、宿舍。

学生感受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刚开始不适应

后来没手机也就不玩了

11月21日临近午饭时间,华商报记者来到该补习学校。餐厅里,学生们正排队打饭,之后落座就餐。

几名靠窗就餐的女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学校的确不允许学生带手机进校园,所以大家就把手机存放在学校附近的店铺。一般是周日下午来学校时存,周六下午放学时取。“学校的这个规定,刚开始大家并不适应,后来没有手机也就不玩了,现在学习任务重,我们把时间基本都用到学习上了。”

一位男生说,进校门时要一个一个地搜书包,检查衣服、鞋子,而且会用仪器扫,防止把手机带进校园。“不过我感觉学校对我们男生检查得更严格一些。”他说,除了进校门时的检查,学校平时还会进行抽查。

管理这么严能受得了吗?这名学生说:“我原来爱玩手机,还抽烟,这个规定刚好可以让我把这些习惯改掉。第一周我确实不适应,但过了两周就适应了。其实我感觉刚开始进入这所补习学校时检查手机并不是太严,后来大家都习惯这个规定了,检查才逐渐开始严格起来。”这名学生还说,学校规定带违禁品是要罚钱的,手机和香烟都是违禁品。

一名女士趁午饭时间过来找孩子。她告诉华商报记者,孩子是9月份来的,已经复读几个月了,一年学费是5万元。“学校不允许孩子带手机,家长有事先联系班主任,才能联系到孩子。”这位女士说。

在这所补习学校附近的一家超市,店员说,学生们的确把手机存放在他们店里,每周他们会收取每部手机几元钱的保管费。

华商报记者在该补习学校餐厅采访时,学校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可以帮助联系学校进行采访。记者进入校园看到,学生们吃完饭后有的在校园里打乒乓球,有的在打羽毛球,有的匆匆走过,的确没见到一个在校园里低头玩手机的学生。

但随后,该学校两名工作人员以记者没有预约为由,拒绝了对学校的采访。

家长态度

支持学校严格管理

可以更人性化一些

针对此事,华商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学生家长。

一位学生家长表示:“孩子们就这样已经一年时间了,老师们怕玩手机影响学习,查得严一些,我觉得这样做挺好的。”

李先生的孩子已大学毕业,对这所补习学校的做法表示支持。“补习学校就应该管得严一些。我有两个朋友,他们的孩子如今都大学毕业了。其中一个朋友的孩子原来在一所重点中学就读,高考前自己选择到一所管理很严的补习学校学习,这所学校就严禁学生带手机。另外一个朋友的孩子,进入一所管理很严格、禁止带手机的补习学校学习,因为适应不了离开了,但后来醒悟过来又选择了另一所同样严格的补习学校,最终考上了不错的学校。我认为,到补习学校去就是为了尽快提高学习成绩,爱学习的孩子对学校的严格要求不会反对,不爱学习的孩子才会觉得适应不了。”

戴女士的儿子今年已经上大三,她说,孩子上高三时,学校每次开家长会,老师都会强调不让带手机到学校。但对于家在外地的住校生,为方便和家人联系,规定只能带按键手机,而且平时要放在宿舍,不能带到教室。“我认为这样的规定更人性化一些。”

律师看法

学校不能以查代管 更不能以罚代管

北京大成(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韩朝泽认为,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及《义务教育法》,学校作为教育机构并无执法权,无权对学生进行搜身检查,更无权对违规学生罚款。学校应当树立法律观念,合法合理开展教育工作,不能以查代管,更不能以罚代管,应通过努力提升教育水平来解决问题。

网友观点

对该补习学校严禁学生带手机入校违者罚款一事,网友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有人觉得没必要,认为学校此举是侵犯人权,但大部分网友几乎是一边倒地持支持态度。

别吻我:真的没必要,这都有些侵犯人权了。学校应该引导,而不是像这样子粗暴。简直比我妈还厉害,管得太多。

阿边边:说实话我愿意,本身自制力确实不强,有人管着我还能好一点,当时高三打游戏看小说成绩下降,班主任不把手机没收了,估计考不上现在这个大学。

夜华我是白浅呀:学生也是有自尊的啊。

秋香:既然选择去这样的学校上学,那就必须接受他们所做的检查,出发点也是为学生好啊。

思密达:能不能别动不动就罚钱,学校又不是商店,罚做题、抄课文不行吗?

小梨子_7872:严格要求是好事,等这些孩子们长大了,他们会感激学校。

相关链接

外国校园也禁手机

法国:

2018年9月秋季学期起,法国禁止3岁至15岁的学生在校使用手机。学生在校时,无论课堂还是课外活动,均不得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各种有上网功能的通信设备,除非是出于教学需要或有特殊情况。

澳大利亚:

今年起,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公立小学实施手机禁令,以减少网络欺凌和学生不必要的分心。该州公立中学可以选择在该禁令颁布时加入,也可以自行决定允许手机使用的程度。

意大利: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今年1月,意大利多名官员向国家议会正式提出中小学校园禁止携带手机议案。该议案规定,非特殊情况下,禁止中小学校园使用手机和非教学类电子设备,禁令同时适用于学校教师。

日本禁止学生携带手机上学。韩国规定小学生不能携带手机入校;准许初中生与高中生携带手机,但到校后须将手机交给学校集中保管。英国明确表示除了紧急情况,16岁以下的学生不准使用手机。美国大部分学校不允许学生使用手机。

来源:华商报

责任编辑:柳龙龙

相关文章:黄岩上郑小学的特殊开学式

图集

9月2日上午,雨有点大,黄岩上郑小学的开学仪式放在了教室里。

校长毛利军在讲话的时候,心情特别复杂,他说起了两件事。

一名学生早上6点就到校了,他在门口问保安:“我的寝室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开学的第一天,这所山区小学迎来14名住校生。对于学生和学校来说,这都是第一次。

因受此前“利奇马”台风的影响,进出山区的唯一 一条道路受损严重,一时通不了公交车。当地政府和学校几经商讨后决定:让孩子们住校。

年纪小,生活不会自理,他们可以安然度过开学的第一个晚上吗?这是一次考验。“把它作为孩子们新学期的第一课吧——学会独立和自理。”

另一件事是:这个新学期,学校的新生报到人数是“零”。这个残酷的现实,让在山区从教了25年的毛利军心里不免空落落的。

不得已,14名孩子要住校

“携手共进,共度难关”,在上郑小学一间临时学生寝室里,贴着这样一句标语。

9月2日早上6点半,校长毛利军就在门口,远远看着,老师带一个个孩子去找自己的床铺。门卫告诉他,有个小男孩6点就来找寝室了。

看起来,孩子们有些兴奋。他们平常住在山区,家里条件并不是太好。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学校的寝室非常整洁。前几天,老师们还进行了简单的布置,每个房间都贴了儿童画、挂了蚊帐、装了电风扇。

这四个房间,原本是老师们的寝室,因为所在的楼房有双楼梯,考虑到孩子们的消防安全,老师们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孩子们,还在走廊里新装了监控,老师们自己则搬到了对面一幢老楼的休息室。

这些天,乡干部还带着老师们去镇里采购,拖鞋、肥皂、沐浴露……孩子们的生活用品都有了。开学第一天,孩子们带个书包、带些衣物,就开始了住校的生活。

考虑到孩子们可能不适应,早上九点多,一名心理老师专程来给14名住校的孩子做了心理沟通,他们围在一起做游戏,一起了解对方。老师说,大多数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也有个别的,比如有一个女孩,有些沉默,不肯说话,她把头发盖着脸,说要学“贞子”。

其实,要不要住校。这个问题,毛利军也考虑了很久。这对于学生和学校来说,都是第一次。

上郑乡是山区,距离市区五十分钟车程,进出只有一条路,特别是往里走,山路弯弯。受上个月台风“利奇马”的影响,16公里的乡道13公里受损。尤其是往山里的路,估计得一个月才能修好。

往常,孩子们都坐公交车上下学,但现在,路没通,公交车没法开,但孩子的上学不能耽搁。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为此,政府、学校、家长还开了一次协调会,商量决定:让接送困难的学生住校。统计后,一共有14名。

第一课,学会独立和自理

家长们最担心的是,孩子还小,生活不会自理。毛利军则告诉他们,“这种习惯要培养,就从这次住校开始吧。

在孩子们入住以后,毛利军这样和老师们说:“千万不要大包大揽,什么都干,不能让他们有依赖感,我们要教他们生活的技能。”

山区孩子的生活习惯比较随意,比如起床了,不叠被子,东西乱放等等。中午的时候,趁着有空,毛利军安排了一名受过军训的老师,教孩子们叠被子。

晚上则要教他们洗衣服,让他们自己洗澡。“洗得不干净没关系,重要的是你自己洗。”

毛利军和老师们商量了这个晚上的活动。五点吃饭,吃完饭自由活动一会,就去洗澡。趁着天没黑,教孩子们把衣服洗了,再集中到教室,老师给他们补习作业。

他们可以安然度过第一个晚上吗?毛利军也有担心。可能会兴奋得睡不着?也可能会吵闹聊天不睡觉?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晚上9点多,记者电话联系了毛校长,他告诉记者,孩子们晚上学习到8点多,洗漱之后8点半就休息了。孩子们很听话,不吵不闹。“孩子的4个寝室边上特意安排了老师的2个寝室,有什么情况老师可以随时处理。”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第一次,没有新生的开学式

和往年相比,这次开学,对于46岁的校长毛利军来说,多了几分失落。因为今年一年级新生的人数是:零。

这意味着,这所坚持了几十年的山区小学面临着倒计时。

“我知道,没几年了”,他这样告诉钱江晚报记者,“没有了学生,它会自然消亡”。

补习一年还是住校好还是跑通食好

他想起,2015年,他做了这所小学的校长,上任那天,他和学校的老师们这样说:“要站好我们的岗,守好我们的家,能守一年是一年。”

虽然,毛利军希望这所学校能一直办下去。但今年,这个消息(新生人数为零)还是来了。“突然来了,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从1994年毕业以后,毛利军就没有离开他的家乡。“山里的孩子也需要教育,需要老师”。

25年来,毛利军见证了山区学校的由盛到衰。一开始,毛利军在边上的圣堂乡教书,“以前村里都有小学,那时我们那边村小学加起来有学生六百多名。”

1999年左右,村小开始合并到了圣堂乡小学,2005年,圣堂小学学生只有100来名,合并到了上郑小学,一共有学生两三百名。

当时的时代背景是,随着城镇化的加剧,城乡流动加速,很多山区的人去城里务工打拼,也把孩子带到了城里。另一方面,出生率的下降也是现实。

几乎每年,学生的数量在减少,直到今年,一年级的新生没有出现。现在全校只有44名学生,人数最少的是二年级,一共5个学生。按照这个趋势,可能几年后,这所学校就要完成它的使命。

“我们的地方虽然条件比较差,孩子们基础不好,但他们肯吃苦。”说起自己的学生,毛利军还是充满自豪,“我们一个学生,在全区6000个学生中考了80名。很不容易。”

算上毛利军,学校里有19名老师,今年刚刚分配来了一个女老师,1997年的。“站好岗,能守一年是一年。”他还是这样说。

这所学校的特色是石头画。因为在河边,多的是石头,老师会去捡石头给孩子们,教他们画画。“他们画得可好了”,毛利军说。在学校里,孩子的作品到处可见,他们把自己对外面世界色彩斑斓的想象,画在石头上,镶砌在学校茂盛的青草地,让人愉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37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