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银河补习班》观后感学生随笔 银河补习班跳河的场景

八七班王博浩 看完《银河补习班》后我才明白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所做的努力跟影片中的人所做的努力比…

八七班王博浩

看完《银河补习班》后我才明白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所做的努力跟影片中的人所做的努力比起来又算什么呢?他们在与命运作斗争。

这其中最令我感动的是马飞的父亲马皓文。一群人都做不成的事马皓文仅用两分钟却把它给完成了。这么一个小事情,告诉我们知识的力量。

马飞的成功告诉我们只要努力有志气就一定能成为一名强者。我很敬佩他有这样强大的志气。

银河补习班跳河的场景

看到当时洪水的场景,马飞用周围的物体救了自己。这告诉我们遇到事情绝不能放弃,用自己的脑子去想,说不定就成功了。他那一种不折不挠的精神是我们初中生应该有的精神。

推荐阅读:好新闻,无止境

演员新势力继100期后,迎来了年纪最小的新生代成员,出生于2005年的孙浠伦,年纪不大,却出演过很多热播剧,他人生拍的第一部电影就是票房黑马《煎饼侠》,在里面饰演童年大鹏,随后他还在《莫斯科行动》中出演夏雨的儿子,《生逢灿烂的日子》中饰演童年张嘉译,《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里面饰演说话一针见血的江辰弟弟,而在18日上映的电影《银河补习班》中,他饰演邓超的儿子,少年时代的马飞,和邓超有大量的对手戏。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孙浠伦性格格外安静,面对陌生人惜字如金,这一度逼疯了记者、他的爸妈以及团队工作人员,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在角色中释放自我。如今已经是初中生的孙浠伦从9岁开始拍戏,少语的性格让他比普通同龄人更多了几分沉稳,但他也不否认自己已进入青春叛逆期,“电影中少年马飞的一些情绪处理,也是我根据自己的小叛逆去揣摩的,我觉得电影中邓超爸爸的教育方式很好,我之后应该也会告诉我的爸爸,可以去参考一下。”

孙浠伦说在电影里有一处表演上的遗憾,视频里他重演了一次。新京报动新闻制作

孙浠伦生日:2005年1月 学校: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在读) 代表作品: 电影《银河补习班》《煎饼侠》《二代妖精》 电视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古剑奇谭2》《莫斯科行动》

为改性格学街舞被电影选中

孙浠伦安静的性格在《银河补习班》提前点映的观众见面会上就能看出来,全体主创发言时,孙浠伦除了介绍自己,很少主动说话,除非邓超特别提到他。但孙浠伦的妈妈说,性格安静的他其实有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年纪小,又很瘦,很容易被挤在一旁,他有的时候还会刻意往后躲,我偶尔会叮嘱他,拍照的时候不要躲,他都不会听我的。他虽然觉得那样很不好,但他希望大家都注意不到他,不想要出名。”

因为性格安静,孙浠伦妈妈决定让他去学街舞,“我其实最初是希望他跳街舞,能变得更放开一些。”孙浠伦透露自己其实很喜欢学习跳舞,于是在练习街舞期间,机遇到来。电影《煎饼侠》正寻找童年大鹏的小演员,孙浠伦的街舞老师就此把他推荐了过去:“前期就是看了照片,当时我戴着一副眼镜,可能是觉得我很像大鹏导演的小时候。”听说能去拍电影,孙浠伦难得外放地展现出了激动,首次拍戏的经历虽然对一个小朋友来说有点艰苦,但他却喜欢得不得了。

与邓超、白宇等《银河补习班》主创参加宣传活动。

首次拍戏经历淋雨、发高烧

对毫无表演经验的孙浠伦来说,第一次演戏就能参与到《煎饼侠》这部电影是件十分幸运的事:“那时候完全不懂表演,我很感谢大鹏导演教了我很多。”拍《煎饼侠》时,有场戏让孙浠伦印象非常深刻,“那场在雨中奔跑的戏需要我侧着摔倒,那时是秋冬季节,天气很冷,那场戏拍了两天,演了很多遍,最后腿磕破了,我也发了高烧,差不多39℃。”

因为年纪小,所以拍戏时父母总会有一方在现场陪着,爸爸妈妈看孩子拍戏辛苦难免心疼,但孙浠伦每次却很坚强,“他从来都不会说半个字,生病就忍着,他真的是很喜欢拍戏。”孙浠伦妈妈说。虽然第一次拍戏就淋雨、发高烧,但孙浠伦对拍戏的喜爱和积极性一点不减,“虽然拍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辛苦,但可以见到很多喜欢的人,还是觉得这事有意思。”

银河补习班跳河的场景

拍完第一部电影《煎饼侠》后,孙浠伦的表现被很多业内人士看到,各种片约也纷纷找来,小孩子的戏路并不多——要么演童年、要么演儿子、弟弟,孙浠伦因此顺利走上了演员这条路。他开始学着慢慢积累自己,“我很喜欢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他不断地通过多学多看,自己去琢磨表演这件事情。

拍《银河补习班》再遇“水”

《银河补习班》是孙浠伦第一部戏份比较重的作品:“和俞白眉导演、邓超爸爸见过三次,第一次让我试了两场戏,看航空站和洪水里的戏,第二次是试服装,第三次见面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定了。”孙浠伦之前就非常喜欢邓超,“他的电影我几乎都看过。”所以这次邓超出演自己的爸爸,让孙浠伦非常兴奋。“邓超爸爸私下很幽默,经常带我一起出去,觉得特别亲。拍戏的时候他还会给我做很多表演引导,让我能更快地进入角色。”

《银河补习班》中让孙浠伦印象深刻的是一场哭戏,“最开始我自己也哭出来了,但总是哭得不到位,感觉不对。后来邓超爸爸告诉我,拍哭戏不需要使劲想难过的事情,把自己当做角色里面的人,那样哭出来才最打动人。”从那之后,孙浠伦对表演的理解又加深了一些,会加入更多的亲身体会。

也许是巧合,每一部对孙浠伦很重要的戏都与水有关,第一次拍电影,他在冬天拍了2天雨戏,被浇到发烧,而这一次拍《银河补习班》,他则是需要拍夜里在洪水中自救的戏。浙江的12月份,天气很冷,这一次他拍了一个星期,每天从午夜12点到早上五六点,孙浠伦一直泡在水里。当问他会不会觉得害怕或者是很辛苦时,他的回答出乎意料,“不觉得苦,我反而觉得很有趣,每天还挺期待去拍。”

“可能就是因为喜欢,他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觉得辛苦。”孙浠伦的妈妈告诉记者,“其实每次我看着都非常心疼,而且他现在长大了,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比如在这部电影里他还有一些被坏学生围住欺负的戏份,太阳下拍很长时间导演喊停后,他也不让我给他送水,他需要一直沉浸在那个情绪里面。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对演员这个职业非常热爱,他一直跟我们说不想出名,有戏演就很享受了,出名他觉得太麻烦,出门也不方便。”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赵琳

推荐阅读:独家暗访调查:无视“减负通知” 多地校外补课班依旧火热

独家暗访调查:无视“减负通知” 多地校外补课班依旧火热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8年04月26日 18:31 A-A+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我要分享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

原标题:

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减负通知”,明确要求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这个“减负通知”效果如何呢?我们的记者在多个城市进行了调查。

在广西南宁市的这座写字楼门口,挂着十几个培训机构的牌子。走进楼内,各种补习班的广告随处可见。在一家培训机构,一名二年级的学生告诉记者,她是提前来学习英语课程的。

记者:二年级就学英语了。

银河补习班跳河的场景

广西南宁 二年级小学生: 嗯,为三年级做准备。

这位二年级小学生告诉记者,小学三年级才开始正式学习英语课程。但是为了尽快熟悉课程,培养学习英语的兴趣,他们被父母早早地送来培训机构了。

广西南宁 二年级小学生:二年级的、一年级的(学生)都有吧。

广西南宁某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要往前一点吧。因为他不是刚刚学嘛。

记者咨询几位参加课外班的同学,他们表示,他们在课外班学的内容,往往都比课本超前不少。

广西南宁 学生:比课本还难一点。

记者:比课本还难一点,往前学是吗?

广西南宁 学生:嗯。

记者暗访了南宁的几个培训机构,几乎每间教室里都坐满了学生。在这些培训机构的外墙上,还密密麻麻地贴满了“状元班”等广告。

在北京海淀黄庄地铁站附近有一家著名的培训机构,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学期一共16节课,收费要4000多元。

记者:都是什么样的老师?

北京某培训机构前台工作人员:老师都是咱们自己招聘上来的,基本上都是重点院校毕业的。985、211,通过咱们统一的培训。

前台工作人员介绍说,来培训的中小学生先要参加测试,然后根据测试成绩分班。

北京某培训机构前台工作人员:分提高班、尖子班。提高班是基础一些的班型,老师讲课速度会慢一点。但是它和尖子班使用的教材,还有大纲是完全一样的,就是老师讲课的节奏上快慢有区别,难度稍微不同。

记者:尖子班和提高班收费一样吗?

北京 某培训机构 前台工作人员:一样的。

记者:有多少教室?

北京某培训机构 保安:有多少学生不太清楚。

记者:我能看看吗?

保安:不行,上课现在。

在河北石家庄,记者走访了一所学校附近的某家培训机构。

记者:什么时候上课啊?

石家庄某培训机构工作人员:有平时下午的,有周六日的,但是一周一次。

记者:咱这怎么收费啊?

银河补习班跳河的场景

石家庄某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如果学的话3000元,就是一个写作吧。

记者:30节课3000块钱。

课外班依旧热闹 “减负”不容易

虽然教育部发通知为学生减负,对于形形色色的课外班、补习班,参加的学生们也叫苦连天。但是,从课外班依旧热闹的场面来说,一些家长们还是想给孩子“加餐”。

广西南宁 学生:上作文课,休息时间写完了作业才休息的。

一些家长表示,选择课外班,初衷是让孩子提前学一些相关的学科内容。

广西南宁 学生家长:他学习的能力就说达不到进度要求,可能有点吃力的话,我才可能考虑给他在外面请求帮助。

山西吕梁 学生家长:我觉得那个没办法,学校老师教不到的时候,他肯定要在外面补 因为现在孩子们一个看一个压力都很大。

家长焦虑,孩子受累,报班已经成为中小学生绕不开的一个话题。然而,这次史上最严的“减负通知”出台,向家长和社会传递了明确的信息和方向。

​广西社科院数量经济研究所所长 姚华:对于一些明显不符合教育规律的,这些补习班应该进行取缔,而且我觉得它还更多的是一种导向吧。就是用一些政策性的因素来对这一类的补习班进行引导,对这一类的市场进行规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38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