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暑假来临学生补课疯狂 家长称不补早晚要吃亏

编者按 经过了一个学期紧张的学习生活,暑假本是学生们最开心、最轻松的日子之一。然而,现实却让不少孩子“心碎”—…

编者按

经过了一个学期紧张的学习生活,暑假本是学生们最开心、最轻松的日子之一。然而,现实却让不少孩子“心碎”——他们的假期几乎被各类补课班、衔接班、超前学习班占满了。

究竟是哪些因素促使暑期补课风盛行?目前,假期补课呈现出怎样的新态势?如此疯狂补课的背后,是家长怎样的利弊得失权衡?

围绕这些热点问题,本报今日推出《今年暑假,补课好疯狂》组合报道,希望给暑期补课大潮中匆匆前行的家长们带去一份冷静的思考,也帮助孩子们度过一个更有意义、更有收益、更轻松快乐的假期。

A、是谁烧热了暑期培训市场

本报记者 阳帆 文/图

7月5日,暑期开始,但对今年刚刚小升初的奚千越同学来说,这个暑假与平时没什么不同——他近一半时间都将在培训机构度过。“不提前适应害怕读初中跟不上,对孩子的自信心造成打击。”家长汪燕说,今年暑假,她一口气给孩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精品课)三门课的培训,时间将近一个月。

暑期历来都是培训机构的旺季,而今年,这把暑期培训的火烧得特别旺。“老师都不够用了。”有培训机构负责人惊呼。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

暑期培训年年有,为何今年特别火?带着相关问题,7月5日,记者走访了多家培训机构。

初中培训最热 升学压力大是主因

暑期刚开始,成都市民袁先生来到成都新东方学校磨子桥校区为女儿报名“小升初”培训班,却被告知所有班级已经报满,有的家长甚至提前两个月就为孩子报了名。

小升初培训班报名火爆的现象,出现在成都多家培训机构。记者在采访中问及补习的原因,不少初中生的家长都说,升学压力大是主因。

7月5日上午11点过,记者来到成都望子成龙学校,看见前来咨询和报名的学生及家长站满了咨询台。旁边的教室里,先前开班的学生已开始上课。记 者在休息室碰到了正在等待孩子下课的陈女士,她的孩子今年刚刚参加了小升初考试。“现在升学压力大,不提前打好基础将来考高中要吃亏。”陈女士说。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

今年暑期,成都望子成龙学校共开设了三期“小升初”培训班,仅总校校区,6月27日开班的已有500余人次参加,接下来的两期报名人数已超过1500人次。

精锐教育西南区区域总监余琳分析认为,今年成都中心城区普通高中录取率仅40%,重点高中录取率更低,家长的紧迫感、危机感加大,导致初中阶段 培训特别火爆。以她所在的机构为例,今年暑期共招收了100多名学生,其中以初二学生为主,“马上就要面临升学压力,家长和孩子都不敢放松。”

升学压力下沉 参训学生年龄越来越小

记者采访发现,升学压力已经下沉到小学阶段。在望子成龙学校,记者遇到了来自阿坝州的央娜,她的孩子今年8岁,9月开学升入三年级。“给孩子报了小学二年级升三年级的培训班,选了语、数、外参加培训,这样孩子可以提前学习,以后上课会轻松一些。”央娜说。

望子成龙学校前台总负责人陈桂兰说,现在家长对小学阶段的基础要求越来越高,从幼儿园进入小学都会参加培训。今年该校开设了10人的“幼升小”班,一开班就报满了,第二期10个名额已有6人报名。

采访中,前来为孩子报名的家长不时提到,“小学基础打得越扎实,将来在升学中才更有优势。”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

记者随后致电成都新东方学校,咨询小学二年级升三年级暑期课程报名情况,得到的答复是:从5月底就陆续有家长报名,现在浆洗街校区的语文、数学、英语三科暑期班已经全部报满,仅磨子桥校区还有8个名额。

今年暑假,成都心田花开学校培训班的报名情况超出了校长王良洪的预期。这所以语文为主打的补习学校,小学阶段只开设了语文班。“今年小学阶段4 个校区的报名人数已经达到去年的3到4倍,目前还在报名阶段。秋季班报名人数也已超过了计划的90%。”王良洪说,小学阶段补习语文的人越来越多,老师都 不够用了。

B、暑期补习班:

家长一边纠结一边咬牙报班

本报记者 吴忧“今年这个班早就满额了,你来得太晚了。”在德阳一家培训机构内,工作人员语气坚定。

从6月底开始,德阳市民严斌走遍了市区的培训机构,至今仍没有为即将上小学的儿子报上一个“衔接班”。严斌有些后悔:“纠结了一下,就把时间错过了。”

事实上,面对暑期补习班,许多家长都在纠结——一方面不愿娃娃太累,并且花费不菲;另一方面看见大家都在补课,又不愿娃娃“输在起跑线上”。

幼儿园家长群里一半孩子都报了班

严斌告诉记者,年初的时候有朋友问起孩子暑期补课的事,他还坚决表示不补课:“想到我们读书那会儿非常辛苦,真的不想让娃娃受累。”严斌说,直到今年5月,他还坚持自己的想法,不让儿子去补课,“从小学开始一二年级都很难耍好,我想让儿子好好耍一个暑假……”

6月初开始,幼儿园的家长群里,关于是否补课的讨论达到了高潮。“我侄儿都补了,进小学适应快。”“我侄儿就没补,也没感觉落后好多啊!”“补的人多了,不补就吃亏。”严斌向记者展示了其中的一段讨论,群内92名家长,大约有50人明确表示要让孩子补课。

严斌仍有些犹豫。他打电话咨询了一家培训机构,得知语文、数学、英语每科的补课费都要3000元左右,“钱多咬咬牙还能承受,但娃娃只喜欢上英语课。”

6月下旬,幼儿园家长群中,满屏都是家长交流的报班经验,这让严斌有些慌了。严斌同妻子商量后,决定为孩子报数学和英语的衔接班。然而此时,他 走遍市区所有开办“幼升小”衔接班的培训机构,得到的都是明确回答:名额已满。无奈之下,严斌不得不在一家培训机构报了一个“一对一”班,费用比之前打听 的贵了一倍。

一年补课费6万元还不算是多的

同严斌相比,成都市民谭女士是“过来人”。她的女儿即将上初二,就读于成都外国语学校,“娃娃一年补课费6万元,还不算是多的。”

谭女士介绍,娃娃成绩不算差,但是在高手如云的班里,数学也只能排在中下游。这个暑假,谭女士为女儿报了两个数学班,一个是“名师班”,采用大 班集中上课的形式,“名师”把初二数学的重点、难点进行梳理讲授;另一个是“一对一”,主要由老师针对娃娃具体情况,补充弱项,提升强项。这两个补习班, 花了谭女士12000余元。

另外,为了练好外语(课程)口 语,谭女士还为女儿报了全年的英语外教班,预交了36000元;又为女儿报了数学的平时补习班,提前报了初二的物理补习班,共花去10000余元。“娃娃 班上有的同学,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只要有的科目都报了补习班,这还没算兴趣班、特长班。”谭女士说,女儿的同学中,一个补习班都没有报的“没听说 过”,报3个以上补习班的占一半以上。

“往年暑假都是让娃娃耍为主,从内心来说,我也希望娃娃自由成长,能不补就不补。”谭女士表示,今年补习班特别火,“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几乎所有人都在补课,我的娃娃不补,早晚要吃亏。”

C、暑期就是假期何必忙着补课

嘉宾

四川省教育学会秘书长 纪大海全国模范教师、成都七中育才学校教师 叶德元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

成都锦江区“与孩子一起成长”校外教育中心理事长 李铁钢

主持人

本报记者 江芸涵“从小一直到现在小学毕业,豆豆从没有补过课,也没有参加过任何培训班,在朋友中绝对是个另类。”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副教授李铁钢,倡导并组建的 “与孩子一起成长”校外教育中心,通过开展各种自然科学活动在成都家长圈小有名气。这个暑期,当身边的同学忙着上“小升初”衔接班的时候,他的孩子豆豆依 然没有补课安排,而是由每天锻炼三个小时、参加社区志愿活动、短期研学旅行构成。

到底该不该补课?现在家长对补课的追捧折射出教育的什么问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建议?7月5日,本报记者邀请了李铁钢、教育专家纪大海研究员、在一线当班主任的叶德元老师,共同探讨这个话题。

记者:怎么看待家长对补课追捧的心理?

李铁钢:我发现以前假期校外补课学生,主要是四年级以上,这几年越来越小,小学特别是一二年级学生家长的焦虑比例提高了,但低年级时还不知道孩 子喜欢什么、擅长什么,较易陷入盲目全面提升误区。纪大海:往深处来看,家长对补课的追捧,这是市民理性和国家理性的价值观冲突对抗,折射到教育实践中来 了。国家虽然倡导素质教育,要学生全面发展个性发展,但是家长还是最买分数的账,因为社会现实中的用人、选拔机制几乎都离不开考试和学历,公务员(课程)要考、当兵要考、进大企业好单位都要看学历,北大清华出来的学生的确就业就好些。对于家长而言,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孩子在进入社会的时候有一个“有利”的处境。

记者:对于孩子怎么过假期,有什么建议?

李铁钢:我主张还孩子一个真正的童年,所以豆豆的周末和假期没有补课,现在很多孩子很小就被补课压得喘不过气来,违背身心健康啊。但是不补课不意味着就是不学习,学习的方式很多,参加志愿活动、到大自然中去探索,锻炼身体,增长见识,这些对孩子的成长非常有意义。

叶德元:当班主任这些年,看到不少家长推崇补课的背后是逃避,逃避孩子的青春期叛逆。家庭教育对于孩子至关重要,不是周末或假期放到培训班补习 班就了事,孩子需要家长的陪伴,更年期撞到青春期是不能躲避的,家长应该积极主动地去迎接这个冲突挑战,包括怎么样帮孩子安排好学习时间和规划,怎么面对 学习压力。对孩子而言,可以利用很多方式把学习范围扩大,家长的眼界应该打开,孩子的很多能力和知识不是课本上能获取的,比如在旅游中开拓眼界。

纪大海:奉劝家长们不要盲目比较分析,对自己的孩子要精准定位,因材施教,要合理安排孩子的暑期,补习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三分之一,暑期就是假期,是以休息为主的。

此外,我觉得政府和媒体要引导学校和相关部门给孩子暑期安排,让孩子学会玩耍,在玩中学习。比如相关部门和学校能够在研学旅行方面下些功夫,通过购买社会服务,让专业机构来参与组织,让孩子过一个快乐健康的暑假。

(四川日报)

推荐阅读:爷爷补习班

我读小学时,每逢寒暑假,爷爷都会在家里开一个“补习班”,免费教村里包括我和堂弟在内的孩子们,既巩固和扩展已学知识,又有新知识预习。补习班就设在爷爷家的客厅里。所谓客厅,其实是和厨房餐厅在一起的。最里边是柴火灶,往外一点是“吊锅子”的火坑,顶上经常挂着一些乌黑的腊肉。剩下的一截空间就是厅。每天早饭后,爷爷把门板拆下来,搁在两张八仙条凳上,在四周摆一圈竹椅,然后戴上老花镜,在屋檐下看书,等着孩子们过来。

爷爷大约从1950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曾在桃江县鸬鹚渡、板溪、伍家洲多所中小学担任校长。因诲人不倦、教导有方,又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在三地有很高的声望和知名度。有这样一位高水平的老师补课,无疑是非常荣幸的。但当时我不这么认为,我讨厌补课,因为占用了我宝贵的假期。

爷爷补课,并不是简单地教我们做题,他喜欢引导我们思考,特别是数学,很擅长挖坑。我从小还算聪明,学习成绩比较好。在爷爷的补习班上,因为身份的特殊性,我是最活跃的一个,每堂课都很兴奋。爷爷喜欢像讲故事一样讲应用题,讲到一个拐弯的地方,就会提问。我总是把手举得高高的,大声喊“我晓得”。但很多时候,我都会答错,掉进他挖的坑里。

课间休息时,爷爷有时会跟我们讲他年轻时的一些故事,是我最喜欢的环节,那可比做题和掉坑里有意思多了!

刚解放时,爷爷在炎陵县当过一段时间老师。同去的还有三位男老师,一起住在一个古老阴森的宗祠里。当地一直流传宗祠里闹鬼,每到半夜会发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声响。四个人住了几晚后,果然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异响。另外三个人吓得卷上铺盖去教室里睡,只有爷爷不怕,一个人睡在那,还能落个清净。久而久之,哪天要是没有异响,他反而觉得不习惯。我们对爷爷的这个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要知道,我们去山里摘“泡子”(覆盆子)时,遇见坟地都是要躲着走的!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爷爷在伍家洲洋泉湾完小当校长。有几个社员经常在半夜去学校偷粪,爷爷就带着几个老师去抓他们。偷粪的人见有人来了,急忙挑着粪桶跑,但跑不动,索性不跑了,用粪舀子舀起粪朝爷爷他们泼过去,那粪就像下大雨一样砸在身上。爷爷几个人左躲右闪,穷追不舍,像冲锋的战士。偷粪的怕被抓住认出来,撇下粪桶就跑。爷爷几人最终缴获了几对粪桶,也算没白挨那一场粪雨。爷爷讲完后,我凑到他身上,左闻闻右闻闻,再做个鬼脸,捂住鼻子,假装很臭的样子,其他孩子都哈哈大笑起来。

1992年暑假,我家搬到了镇上,我也脱离了爷爷的补习班。1995年3月,奶奶去世后,补习班从此停办。那是村里孩子的重大损失,于我却不是,因为我获得了更多的跟爷爷在一起的机会。从1998年开始,爷爷一直跟我们住在他曾经工作过的鸬鹚渡中学,直至去世。在孙辈中,我应该是跟爷爷同睡一张床时间最长的。

1997年我初中毕业,爷爷送给我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送了我一段话: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临终之际,它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这本书一直陪伴着我刻苦求学的高中时代,激励着我不断向上向善。每每我情绪陷入低谷时,它总能伸出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把我拉到可以看见太阳的地方。

2001年,我在爷爷去世四个月后考上了重点大学。这本书就一直跟他的藏书放在一起,由父亲保管。前几天,我从父亲家把爷爷的所有藏书搬到自己家,这本被翻烂的旧书再一次从我脑海里浮出来。我似乎又听到了爷爷那亲切而苍老的声音在朗读上面那段话,仿佛又回到了他的补习班。

爷爷话语少,奶奶去世后,他就更加沉默寡言了,一般很少主动与人攀谈。跟爷爷住一起的日子,每到周末,我从学校回家,爷爷都要问问我的学习情况。我一般只是轻描淡写地应答一下。那时候我觉得,就算学习有困难,他可能也帮不上忙。而他也不再多问,继续安安静静地看书。有作业时,我就在他旁边写作业,没作业时,我就去操场上打篮球。有时候天气好,我会陪他去附近的小河里钓钓鱼。

也许是奶奶的突然辞世对他打击太大,爷爷晚年应该是有一点自闭了。不太愿意出家门,宁可在房间里做操,也不愿意去操场散步。他基本上不再跟我聊起过去的事,而我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怎样走进他的内心世界。所以爷爷的很多事迹,我只能从爸爸那里了解。

爷爷出生于1926年,因名字中有一个“造”字,别人一般叫他“造爹”。他幼年丧母,家道中落,但在曾祖父和他后母的艰苦支撑下,还是接受了比较好的教育,读到了初中毕业,且成绩优异。解放前,他教过书,当过法院的书记员。解放后,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一直从事教育工作。

他在鸬鹚渡中学当校长时,有一位工作多年的优秀民办教师,符合转公办教师的条件。那位老师为了确保能够顺利转正,给爷爷奶奶一人做了一件尼子外套。七十年代的尼子衣是很上档次的,是一份厚礼。爷爷没收,但也根据政策帮助他顺利转正了。事后人家还要感谢他,他还是分文不取。有一年,学校请了木工修缮房屋。木工干活时会留下一些斧口屑,可以当柴烧。他跟教职工立下规矩,谁都不可以私拿木屑,需要的必须花5分钱一斤购买,所得费用充公。奶奶经过时,顺手捡了几块劈下来的边角料。爷爷回家一问,知道是奶奶私拿回家,便板着脸把奶奶批评了一顿。奶奶只好红着脸抱回去称重,硬是付了2角钱才重新拿回家的。

教书育人,是爷爷倾注一生心血的事业。既有口传心授的春风化雨,又有以身作则的无声润物。既呕心沥血于学校,又煞费苦心于家庭。爷爷上课,不论是教案还是板书,都字斟句酌,一丝不苟,就像他的为人。从事教育工作30年,爷爷一直像守军营一样守着学校,很少回家,很多时候连寒暑假都在忙工作。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管子女。三个儿子都规规矩矩,到了几十岁时还怕他,儿媳妇们也怕他。爷爷不喜欢苍白的说教,也从不打骂子女。他只是心平气和地把道理讲透,善始善终地把榜样做足。

退休后,爷爷致力于家庭教育和关心下一代工作。九十年代初,爷爷提出“十好”家规,用来规范自身和子孙行为。

一、团结友爱,互谅互助好;二、不怕困难,进取精神好;

三、不畏艰苦,勤劳简朴好;四、敬老养老,伦理道德好;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

五、说话和气,语言文明好;六、谦虚谨慎,待人接物好;

七、言而有信,为人诚实好;八、崇尚科学,业务专长好;

补课班度过的生活

九、是非分明,处事公正好;十、防腐拒邪,维护法制好。

这十条家规,有一股魔法般的力量,始终指引着我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始终保护着我不被邪恶的病毒侵蚀。由于有家规的约束,爷爷后代(包括儿媳、孙媳)都比较自律,几十人中没有出现一人违规违纪违法,没有一人有酗酒、打牌成瘾和赌博等不良行为,孙辈和曾孙辈中无一人吸烟。

在我的印象中,爷爷就像一座高山,顶天立地,正气凛然,又像一潭秀水,清澈纯净,波澜不惊。他几乎从不发脾气,对学生,对同事,对子女,都是平等相待,以理育人,以德服人。最难得的是,他跟奶奶从来没有吵过架。但大家都怕他,更多的是敬重他。只要李校长在的场合,身边的人好像一下子修养都提高了,不高声喧哗,不轻浮粗痞,生怕搅扰了那一本正经的气场。

爷爷的一本正经,甚至到了过于严肃的地步。六十年代,大伯娶妻。一般人初当公公,总免不了被人调侃一下。一个天真的后生,按理是知道爷爷性格的,可能是学着长辈开玩笑,居然跟爷爷开了个荤段子,结果被爷爷板着脸教育了一顿。爷爷的一本正经还传给了儿子和孙辈。九十年代以后,我伯父一辈开始娶儿媳妇。当地一直流行在新婚时“闹公公”的陋习。一般是把公公画个花脸,扛一根粗壮的“烧火棍”游街。朋友们都晓得,其他人可以闹,“造爹”家的三个儿子不能闹,都是开不得玩笑的。到了我们孙辈,还是继承了爷爷那种内敛的性格和正经的作派。简直是一家子的“正经人”!

爷爷那种威望的树立,除了为人公道正派讲原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自律和理智。他一生只有两件事上过瘾,一是吸烟,二是看书。爷爷年轻时烟瘾很大,但那时候家里穷,他常把一根烟分成两次抽。即便这样,一天也得抽一包烟。九十年代初,爷爷已经六十多岁,咳嗽很严重。奶奶要他戒烟,他就开始戒。半年后,他真的戒掉了,成了村里第一个成功戒烟的人!

爷爷晚年时,十分注重生活起居的规律性。我跟他睡一起的时候,每天早上六点,我还在流着口水做大梦,他就已经坐在床上揉腿按头,再起床做操,然后是早饭、看书、做操、看书、午饭、午休……,就像一台设置好程序的机器。饮食也很讲究,什么东西不能吃,什么东西要适当吃,什么东西可多吃,都牢记在心,严格遵守 。他常说“一天三粒枣,一生不知老”,常提醒我多吃鱼,但说得最多的还是“活到老,学到老”。

爷爷酷爱读书,从小就嗜书如命。十几岁时,为了节省蜡烛和煤油,他在家人都入睡后点着一根香,用烧红的香尖贴近线装书的纸张,照亮一个字读一个字。条件虽然艰苦,内心却无比满足。三年暂时困难时期,一家人经常忍饥挨饿,爷爷为了把食物留给孩子们,就用看书转移注意力,笑称读书可以饱腹。担任中学校长后,爷爷要给学生上政治课,但他从没有系统地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于是边教边学,几年后竟然成了县里数一数二的政治老师。退休后,爷爷常叫父亲给他从学校图书室借书看。图书室没有的书,爷爷就自己买,一本一本地攒起来。由于书越来越多,爷爷干脆叫当木匠的二伯做了一个书柜。上半部分放书,下半部分放衣服。爷爷去世前几个月,我在县城读书,他还叫我在新华书店买了本《辞海》,花了近200元,而那时候他的退休金一个月也才700多元!爷爷没有留下什么财产,只有满满一柜子书,在我看来是最珍贵的遗产。

爷爷的藏书中,有一本自己装订的《家志》,写于1996年,夹在他自己装订的八本剪报里,不一本本清理根本发现不了。《家志》用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记录了陇西李氏直系渊源和各代简要介绍,有四篇回忆他父母和我奶奶的文章,还有“十好”家规的详细说明。爷爷在世时,从未给我们看过和提起过这本《家志》,直到前几天我整理他的藏书时,才发现这件宝贝。也许,这是爷爷刻意安排的吧。

我原以为,从1992年我离开爷爷的补习班后,爷爷对我的补习就结束了。直到翻出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看完那本《家志》后,回忆起爷爷的点点滴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爷爷的补习班从来没有停办过,一直像太阳照耀着我们!每一次回忆爷爷的往事,每一次诵读爷爷的家规,每一次翻阅爷爷的书籍,都是一堂堂提振精神、自律自省、净化心灵的补习课。

推荐阅读:除了送托管和补习班 如何帮助孩子度过一个快乐寒假

原标题:除了送托管和补习班 如何帮助孩子度过一个快乐寒假

如何帮助孩子度过一个快乐寒假?

新华社北京1月19日电 题:如何帮助孩子度过一个快乐寒假?

新华社记者郑天虹

又是一年寒假时。孩子们的假期来了,但是家长们却不能放假,“寒假孩子谁来管?”“寒假孩子干些啥?”的问题还在困扰城市的父母们,除了送托管和补习班,家长、学校和社会正想方设法,让孩子们的寒假过得快乐、过出新意。

学校的特色活动成为孩子们寒假生活的点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小学在12日举行了体育嘉年华活动,吸引了近6千名学生及家长的参与。“广播操”“足球操”“体能操”,还有各种有趣的亲子趣味体育比赛,让这个寒假在倡导健康运动、和谐亲子关系中拉开帷幕。

14日,在武汉蔡甸区后官湖汉马汇马术培训中心,一群大多没有接触过马的孩子们,第一次近距离与马有了亲密接触。

2020年这个寒假,对2000多名武汉中小学生来说,他们可以参加免费的滑冰、冰球、滑雪、马术培训,度过丰富多彩的假期。

不久前,武汉市体育局与武汉市教育局联合发布了《关于举办2020年武汉市青少年体育冬令营的通知》,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滑冰、冰球、滑雪、马术等体育项目的免费培训活动,直接受惠中小学生2120人,其中参加马术培训120人。

在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第二小学,老师们在寒假里带着不同年级的70余名孩子,到学校的社会实践基地――沈阳市浑南区孙家寨少年新闻学院体验传统民俗:讲八旗故事、包饺子、写对联、剪窗花、学扭秧歌、踩高跷、滚铁圈……孩子们不仅了解了中华传统文化,还在团队协作中收获了友谊。

“玩”是孩子们寒假生活不可或缺的关键词 。广州的吴妈妈提前三个月就订了寒假“滑雪游”的计划。“南方的孩子最渴望雪!而且寒假最可贵的是有春节长假,这也是家庭旅游好时机。我们一家三口约上另外两个家庭,四个差不多年龄的孩子聚在一起,比单纯跟我们大人度假更开心。”

相反,北方的孩子却选择了温暖的地方度假“避寒”。沈阳市民樊女士跟往常一样,寒假带上上小学的两个孩子出门旅游。“今年寒假,准备带孩子去冲绳,一个是距离沈阳不太远,现在那边的天气大概是二十多摄氏度,比较温暖,而且跟海南等地比算是旅游淡季,价格不算贵。”她说。

除了各种旅游活动外,各式各样的冬令营也同样丰富着孩子们的寒假生活。上海初一的小林参加了在北京的英语辩论营,“在这里既可以领略到英式辩论的魅力,又可以锻炼批判性思维,还能够结识全国各地志趣相投的小伙伴,真是开心极了!”小林说。

广州五年级的小张则选择参加了“古诗营”。热爱古诗词的小张让妈妈给他报了这个为期一周的冬令营,每天和营友们一起背古诗,赏析古诗,还参与一些与古诗词相关的书法、绘画活动,这让他过足了诗词“瘾”。“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参加中国诗词大会。”小张说。

沈阳市民田女士给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报名了一个为期六天的滑雪冬令营,虽然价格不菲,要两千多元,但家长和孩子都充满期待。“孩子过去学过一点基础的滑雪,很喜欢,但是简单的能从一个小坡上滑下来和真正学会滑雪还是不一样的,所以利用寒假,希望孩子能够系统学习一下。”田女士说。

家长们还想通过这些营地活动锻炼孩子们的独立生活能力。“从小没有参加过这种集体生活,希望能锻炼一下自立自理能力,活动中,还会组织孩子们制作特色食品冻秋梨、糖葫芦,学习传统剪纸、写对联、写福字等,希望孩子们度过更快乐、更有意义的假期。”田女士说。(参与采写记者:廖君、王莹、仇逸)

(责编:严远、韩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39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