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尖子生称从不补课 坚持自我还是掩人耳目?!老师偷着补课

美编 胡强俊 画 中高考尖子生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大多都表示“从来不上补习班”。在如今各类补习班泛滥的背景下,这…

美编 胡强俊 画

中高考尖子生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大多都表示“从来不上补习班”。在如今各类补习班泛滥的背景下,这种说法你信吗?

云师大附中老师表示,许多成绩很好的学生的确很少补课甚至不补课,而一个学生的成绩好坏并不是由补课所决定的,最关键的是在于他们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方法。

记者调查

这些尖子生称“从不补课”

云师大附中应届毕业生孟鑫禹,今年高考成绩是671分(不含加分),该成绩摘得全省文科状元的荣誉。许多人在知道他的成绩时都禁不住啧啧称叹,甚至还有家长[微博]很好奇“他究竟是在哪家补习学校补课?”

不过,孟鑫禹自己却表示,其实他在业余时间从不补课,甚至从小到大从未上过补习班。“其实学习就是在掌握基础的前提下,学会思辨,用一种自然的学习状态,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我高中阶段从没给自己定位,要考到多少名,都是顺其自然的。”孟鑫禹觉得,相比有的同学,他上课很认真,在课堂上把核心知识都掌握了,其实就不用反复做其他题了,“有的同学上课睡觉,课后又上补习班,我觉得效果也不太好”。

同样为云师大附中应届毕业生的张宗慕雨,今年也以734分(含20分加分)的成绩成为全省理科状元,并被清华[微博]大学[微博]录取。早在3年前,他也是昆明市的中考[微博]状元。他表示,“很多同学都问过我学习经验,其实很简单,上课好好听,认真记笔记,遇到难题尽快解决。我不会刷题,初高中也没有上过补习班,其实挺幸福的。”

下关一中15岁的毕业生米泽民,今年以692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钱学森力学班录取。他告诉晚报记者,尽管高中学习压力很大,竞争也很激烈,但他也是从来不补课,他的学习方法就是提前预习和多做题。

我有话说

他们看上去贪玩背地偷着去补课

对于大多尖子生不补课这一说法,昆明某重点高中一名高考生小张表示“不相信”。小张告诉记者,此前班上就有一个成绩很好的同学,平时考试都是全年级前20名,如果发挥得好是能考上清华或北大的。不过,平时在大家面前,这个尖子生一般都是表现出一副贪玩的样子,一下课就跑出去玩,中午还会拉着同学去球场打球,别人问他是否补课,他都表示从不补课,晚上10点就睡觉。

“其实他每天晚上12点多才睡觉,一回到家就拼命做题,但从不让我们知道。”小张说,因为他跟这位同学的关系很好,所以比较了解他,对于他这种里外不一的行为,自己很不能理解。“好几次周末我喊他出来玩,他都说他在家睡觉,其实我知道他肯定是在做试卷。”除此之外,小张说,其实班里还有好几个这样的同学,人前拼命玩,给人一种贪玩的假象,但人后却埋头苦学,甚至偷偷去补课。

他从不补课也考上清华

老师偷着补课

“不是不想而是没钱”

昭通一中应届毕业生沈仁菊,今年高考以理科683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录取,他说自己从未报过补习班。“不是我觉得不需要补课,实在是条件不允许。家里供我读书都困难,哪有钱报什么补习班啊!”

“我觉得学习的关键是刻苦。”沈仁菊向记者分享自己的学习方法时说,“我一般晚上12点半睡觉,早上6点多起床,中午休息半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是用来看书复习做练习题。平时也会打打篮球,劳逸结合”。

沈仁菊的家在农村,生活比较贫困。“家里的经济情况就摆在那里,不能为我提供优质的资源,所以我只能自己好好努力。我觉得靠自己的努力是取得好成绩的关键。我知道以前我们学校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也都是没条件而不补课的。”

观点PK

学习方法好不需补课

招数:坚持自我,方法独到

A相信

“我们学校的尖子生几乎没有去补课的,因为确实不需要。一般特别优秀的学生都有自己的学习方法,去补课其实没什么效果,甚至会适得其反,还浪费时间和钱。而且,学校安排的课程和学习时间都特别紧,没什么时间去补课。”德宏州民族第一中学的赵老师告诉记者。

在校大学生张如燕觉得,尖子生不一定会补课,作为学校里的佼佼者,学习方法都很好,自己为自己制订计划,考上了好大学也不奇怪。“以前我的同桌就从来不补课,她的生活学习都很有规律,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不论什么季节,就算是又黑又冷的冬天,她也没变过,一直坚持到了高考,当时我们班的同学都很佩服她。”

云师大附中一名资深高三教师认为,通过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许多成绩很好的学生的确很少补课甚至不补课,而一个学生的成绩好坏并不是由补课所决定的,最关键的一点在于他们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方法。

下关一中高三班主任赵俊丽老师也表示,对于学习成绩很好的学生来说,他们一般都是学习习惯很好,比如懂得课前预习,课堂上认真听讲,严格跟着老师走,且遇到难点尽快解决,很少留有盲点。而在学习方法方面,他们也大多都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一套方法,考试心态也很积极乐观。

好多尖子生背地补课

招数:掩人耳目,暗地苦学

B不信

“我坚决不信!尖子生只想学习好,比一般同学更在乎自己的成绩,他们肯定会报培训班的。”现就读于大理学院的范萍琳同学说:“以前我在高中时,很多同学考上985大学,几乎都会去补习班的,像我也一样,高三的周末几乎都是泡在补习班。”

云师大学生瞿祥育认为,“有好多尖子生还是补课的,只是都在背地里偷偷补。有的学生在同学面前表现出非常懒散,从来不刻苦、不补课,但成绩一直都很好。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就是天才,不怎么努力也可以学得好。其实一直都在暗地里下苦功,不想让人知道吧!”

一些受访同学认为好多尖子生其实都会“韬光养晦”,不想让别的同学看到自己的努力。其实,课外的补课还是有效果的。“我周围的尖子生也有去补课的啊,因为他们参加的补习班补课的老师都是一些资深的特级教师,对历年的高考很有研究。有他们的辅导,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南京工业大学[微博]的孙永贤同学告诉记者。

“去补课的话,看选择哪里。一些尖子生去补课的地方一般都是比较权威的,对他们能起到很好的作用。还是蛮有必要的。”云南财经大学学生李根顺说。

在采访中,对是否相信尖子生从来不补课这一问题,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然而,有的人却是因为没有条件,压根没得选择。(刘超 实习生 明军 韩辉)

(责编:实习生 尹航、熊旭)

推荐阅读:有人说,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凭知识赚钱,又不偷不抢。您认同吗?

笔者近期持续写了几篇有关抨击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现象的文章,在评论区遭到了不少有偿补课的在职教师的“围攻”,他们普遍认为,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凭知识赚钱,又不偷不抢。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现象

对此,笔者有必要再次出面说明一下自己的观点。我们都知道,教师是个特殊的职业,为人师表、身正为范,这是公众对这个群体的普遍定位。作为备受公众期待的人民教师,如果满脑子就想着怎么赚学生钱,那么,这样的在职教师,注定不适合继续在职。与其这样被人们指指点点地偷偷摸摸有偿补课,倒不如辞职出来光明正大地大干一番,也可以清楚地看出自己究竟有多大能耐,能为社会做出多少贡献。明知全社会都在抵制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却不顾民意,逆流而动,这样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笔者认为,某些在职教师如果真的实在想堂而皇之地有偿补课,索性辞职去私立学校,这样就几乎不受束缚了,放开手脚干,这才爽。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现象

大家还在记得俞敏洪曾说过的话吗?他说,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等于拦路抢劫。笔者虽然不敢苟同他的观点,但是,这也或多或少反映出了像俞敏洪这样一些教育工作者对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现象的反感。不去从大的方面说,教育部三令五申坚决抵制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可是,一些在职教师就是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大肆通过有偿补课疯狂敛财。就拿无锡来说,稍微有点名气的学校,主科老师有几个不进行明里暗里地进行着有偿补课的?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现象

综上所述,笔者对“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凭知识赚钱,又不偷不抢”的说法不完全认同。起码,凭知识赚钱这一方面本身他们在学校教书育人说得通俗点,就是在凭知识赚钱。至于不偷不抢,更是有点荒唐。如果每一个在职教师都去有偿补课,那些培训机构的饭碗岂不都被他们抢去了?这怎能不说是偷和抢?因此,笔者不认同有些人的观点。您对此看法是如何看待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积极发表您的看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推荐阅读:校园鬼故事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5

楔子

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

传说里,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

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

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他对我说,虽然他们是鬼,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他们对他无可奈何。所以,他要我也加入班长的阵容。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死,我答应了麦凯乐,但是我们都太天真了,孔老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周天阳

2012年12月9日

出师不利

老师偷着补课

顾晓光下了车,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露出了微笑。他回过头对车上的人说:“我们到了。”

车后座上又下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四个人看着斑驳的围墙和散发着颓败气息的“枫叶高中”四个字,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惟一的女生那夏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翻了翻:“没错,这就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枫叶高中。”

原来这四个人是同班同学,大家有一个共同爱好——看恐怖小说,也同样喜欢冒险。他们都听过一个关于班长诅咒的恐怖故事,故事讲得竟然就是这所废弃的枫叶高中。

故事说,枫叶高中里有个邪恶的老师通过班长诅咒残害学生。故事写得很真实,加上枫叶高中确有其地,因此四个人决定五一假期来这所荒废的学校一探虚实。

把车停好,带上必要的食物和物品,三个男生拉着一个女生翻墙进了学校。

“周凯去哪儿了?”顾晓光、姚远和那夏在荒芜的校园里走着,忽然发现少了周凯。

“会不会还在墙外?”那夏说。

“他是第一个翻墙进来的。”姚远纳闷地挠了挠头皮。

“别闹了周凯,太无聊了。”顾晓光朝着周围喊道,但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哗哗——

“谁?”姚远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声响,他走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恶作剧!”顾晓光懒得等周凯,他冷哼一声就拿起背包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不等周凯了?”那夏跟上顾晓光问。

“等他玩够了自己就出来了。”顾晓光又扯着脖子对不远处的姚远喊,“走吧,进教学楼,不跟他玩了。”

三个人背着背包走进了破败的如同一口棺材的教学楼。他们不知道,一个人躲在一处灌木丛后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走进了教学楼,那个人才起身跟了上去。

周老师的班级

教学楼里很昏暗,墙皮已经脱落,空气中充满了霉臭味,呈现出一种颓败的迹象。

三个人背着背包挨个房间查找,逐层检查,希望能找到故事里那个孔老师上课的闹鬼的班级。

大家的心情都很忐忑,既希望那个故事是真的又希望是假的。

三个人这时已经检查到了第四层楼。他们刚刚登上楼梯,一个人就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

“你们是谁?”来人发现了顾晓光他们三个。

“我……我们……”那夏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老师偷着补课

“你是谁啊?”顾晓光毫不客气地问。

“我是这儿的老师。”

“这种地方还有老师上课?”姚远质疑道。

破败的墙壁、长满杂草的操场、充满霉臭味的教学楼……这里的确不像是正常上课的学校。

“呵呵,我是在这里给学生补课的老师,现在是假期,大家只能偷着补课……”那人笑笑继续说,“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们看过一个发生在这里的恐怖故事,所以来探险。”那夏说着举起了手里的小说。顾晓光立刻把她的胳膊拽了回来,示意她不要多说话。

“哦?呵呵,我就是主角周天阳,你们可以叫我周老师。”那人竟然这样说。

“你真的是老师不是学生?这么说那篇文章是虚构的了?”姚远有些失望。

周天阳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完全是虚构的。”

“那就是真的喽?”顾晓光立刻兴奋地说。

“我慢慢跟你们说。来,我先带你们去我的班级参观参观。”周天阳说着就朝前走去。

顾晓光本来不想跟着去,但他实在拉不住那夏和姚远,只好跟了上去。

老师偷着补课

周天阳的班级里大概坐了二十几个学生。学生们在那里一直写写算算,连头都不抬。周天阳带着三个人进了教室。

“怪不得假期还要补课,真是一群书呆子。”那夏嘟囔了一句。

一个女生突然抬起了头,眼神犀利地看着那夏说:“去死吧。”

那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尴尬地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顾晓光觉得假期最大的计划都被眼前这个周天阳破坏掉了。

“啊!”这时,那夏惊呼一声,指着埋头学习的学生中的一个大叫,“周凯!”

玻璃窗上的脸

听了那夏的话,顾晓光和姚远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那夏指着的那个学生身上。

那个学生站起身:“真没意思,一下子就被你们看出来了。”那个人果然是一进校门就失踪了的周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2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