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银河补习班有李现吗_《银河补习班》聚焦教育 邓超想和中国家长交心

网易娱乐6月11日报道 6月10日,由邓超、俞白眉执导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银河补习班》发布了一支教育主题预告,…

网易娱乐6月11日报道 6月10日,由邓超、俞白眉执导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银河补习班》发布了一支教育主题预告,在这个高考刚刚结束的日子里,激发了许多家长和孩子的共鸣。面对不被老师看好的儿子马飞(孙浠伦饰),父亲马皓文(邓超饰)和教导主任阎主任(李建义饰)立下赌约,一场教育博弈拉开帷幕,父子两人的成长之路就此开启。同时曝光的还有一组文案海报,取材自真实高考画面,电影剧照融合其中相得益彰,关于“高考后才明白的事”,经历过的人格外感同身受。电影即将于7月26日全国公映,献给父亲,送给孩子。

解密高考后才明白的真相 戳心海报唤醒集体记忆

正值高考刚结束,一年一度被许多人视为决定人生命运的考试,承载了太多集体记忆。《银河补习班》发布的文案海报瞬间将大家带回那段备战高考的时光:厚厚的书山、振奋人心的横幅、考场外望眼欲穿的父母、考完试撕碎的试卷,无不表明电影内核与现实教育话题密切相关。不同于耳熟能详的励志口号,这套海报的文案直抵普通人真实情感,解密 “高考后才明白的事”:“试卷上写过无数个解,但人生往往无解”“曾以为高考是最重要的战场,直到我打了更硬的仗”“誓师大会上我喊的最响亮,以为高考后就能彻底解放”……真相往往残酷,其中的深意与马皓文的教育观点异曲同工。

马皓文身体力行点燃教育火把 感人父子情发人深思

在预告中,面对不知道长大后要干什么的马飞,父亲马皓文比喻到: “人生就像射箭,梦想就像箭靶子,如果连箭靶子也找不到的话,你每天拉弓有什么意义?”从没想过这个问题的儿子若有所思。学校里,成绩垫底的马飞一直是令阎主任头疼的学生,“煤球再怎么洗,永远变不成钻石”, 但马皓文却在儿子身上看到了他无限的可能性,并将他视作一生的骄傲。预告片留下巨大悬念,马皓文和阎主任立下一场关乎成绩的赌约,最终究竟谁胜谁负?马飞心中的那把火能否被点燃?期待在电影中见分晓。

邓超俞白眉戏里戏外言传身教暖心互动传递爱的力量

电影中, 马皓文总是鼓励着马飞,潜移默化地教他做人的道理: “我希望他学的不只是知识,他必须知道人活着是为什么。”现实中,邓超和俞白眉在片场指导小演员时也是耐心十足,时常给予鼓励和肯定,用孩子易于接受的表达传授经验,通过行动让孩子掌握解决问题的方法。

拍摄洪水大戏 ,冒着深秋凌晨的严寒,13岁小演员孙浠伦要一直连夜拍水戏。下水前,邓超导演都要提前试水温、查安全,每次在确保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让小演员下水。从水里出来后,邓超总是第一个拿着浴巾为小演员擦拭身体。在片场,演完戏的邓超每次都会 第一时间冲到监视器前看回放,一次次喊 “再来一条”, 年仅 6岁,饰演小马飞的冯泽昂也耳濡目染,像邓爸爸一样一次次冲向监视器,反复审视自己的表演,甚至也学会说“要再来一条”,直到导演满意。这种言传身教,戏里戏外比比皆是。他们教会小演员们的不只是表演,更是传递了一种爱的力量,既是导演对演员的爱,也是父亲对儿子的爱。

暑期最受期待现实主义力作 邓超俞白眉 想谈一谈家庭教育

教育问题是中国当下社会的热点,焦虑的聚集区。为了不让孩子 “输在起跑线上”,许多家长从幼儿园开始便开始比拼,从小升初、中考、高考、考研甚至留学,每次都是恐为人后。家长辛苦奔波用心良苦,但往往会忽略了孩子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家长与孩子两个群体各自承担巨大的压力,同时彼此可能互相不理解、有代沟,让他们成为最为焦虑的两大人群。

作为暑期档最受期待现实主义力作,《银河补习班》深度聚焦在家庭教育这个与普通人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上,以一对不同寻常的父子成长故事深入浅出地探讨家庭教育。俞白眉导演表示, “教育不应该是居高临下的,而是一个双向成长的过程,这部电影就是想表达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国产电影中正面讨论教育题材并不多,《银河补习班》无疑是一次崭新的尝试。邓超导演真诚地表示:“我们是创作者,同时也家长,非常希望用这种最真诚的方式和家长与孩子们,坐下来聊一聊。”电影上映后,必将引发观众更多的启发与思考。

电影《银河补习班》由邓超、俞白眉执导,由天津橙子映像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北京登峰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将于7月26日全国公映。

相关阅读:同公司李现人气暴涨,老搭档朱一龙戏约不断,白宇资源差在哪里?

文/丁敏君

随着电影《银河补习班》的热映,白宇再次收获大批粉丝。虽然在电影中白宇并不是绝对的主角,但是他首次担任大制作电影的主要演员,也算是顶住了压力。目前《银河补习班》的票房节节攀升,白宇也在不断刷新自己所创造的票房记录。不过除了这次和邓超合作主演电影之外,白宇在凭借《镇魂》走红后,几乎没有接拍过上星剧。所有的影视剧邀约也几乎都停留在网剧层面,相比于同期走红的朱一龙,这数据项上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但是白宇真的如粉丝们所说的那样,资源虐心吗?

2018年的一部《镇魂》让白宇和朱一龙迅速跻身当红小生行列,作为90后小生中的被观众公认的实力派演员,白宇走红前后并没有在心态上发生太大的变化。签给了杨天真的他也一直不缺曝光度,不过如今看来即便白宇有着超高的人气并且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话题度,但是在电视剧资源上,他确实显得有些后劲不足。

走红之后,白宇相继接拍了《绅探》等剧,虽说点击率和口碑都非常不错,但毕竟这只是一部网剧。而在还没有爆红之前,白宇的资源也并没有很差,甚至能够在《微微一笑很倾城》里出演重要的角色。但是白宇的知名度提升之后,资源反而不如从前了,粉丝们也无法理解。

而近日同公司的李现凭借着在《亲爱的,热爱的》中的精彩表现一跃成为新晋男神,也让粉丝们感到了不小的压力。眼看着李现的资源越来越好,可是白宇的影视资源似乎都停滞不前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仅是李现,同剧的另外一位男主朱一龙在走红之后也是戏约不断,网剧这类题材的剧朱一龙几乎就没有再拍过,而且合作的都是大团队。这样看来,白宇的团队难道真如网友们所说的那样,只懂宣传,没有剧本资源?

此前杨天真在参加综艺的时候也坦言,公司存在资源太少这样的问题。本就是影视“寒冬”,再加上同公司男艺人太多,所以资源分配不均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对于一个颜值演技全都无可挑剔的青年演员来说,走红之后就没有能上得了台面的剧本找上门来,也让很多人感到诧异!

但也有人认为,白宇的资源完全不差,只是每个演员的侧重点都有所不同罢了。走红之后,白宇获得了和邓超合作的机会,凭借着《银河补习班》的热度,他也成为了2019年暑期最具话题度的电影演员之一,甚至还获得了和吴京演对手戏的机会。这些可都是朱一龙和李现等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这样看来他的资源甚至要比老搭档和新同事都好很多。

银河补习班有李现吗

而关于他没有拍上星电视剧的问题,网友们也有自己的解读。很多人之所以认为白宇后续的资源不如朱一龙,是因为朱一龙2019年至今已经有多部作品和大家见面了。但事实上其中很多都是朱一龙在爆红之前拍摄的。很多角色也并不讨喜,几乎都是男二。

而在当下竞争如此激烈的影视市场中,仅凭一部网剧积攒的热度就想在上星剧中出演绝对的男主,也是有很大的难度。所以即便白宇真的接拍上星电视剧,也未必会有想要的结果。而目前来看,很多网剧的质量也都算是上乘,而观众们对观剧模式的适应能力也远远比大家想象中的更强,所以这样来看白宇一直在拍网剧也并不算是资源不好!

此前白宇还受邀参加综艺《青春环游记》的录制,搭档王凯、吴谨言等人。作为上星综艺的固定MC,这样的资源可谓是很难得了。而白宇在节目中的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即便有几期因为档期原因他并未出席,但是观众对他在节目中的总体表现还是颇为满意的。

这些也都是朱一龙和李现没有的资源,对于白宇来说他也很好地抓住了。其实观众对演员的要求无外乎是演技过关并且一直都朝着好的方向去努力。而作为青年演员,白宇这几年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他本人也并不急于一时的成败。

在配音盛行,鲜肉当道的娱乐圈中,白宇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却有着自己的追求。很多粉丝们对他的评价都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才华横溢。所以大家也不必担心他因为资源问题而限制发展,作品在精不在多,我们还是期待他早日有新作品上线吧!

相关阅读:李镇西:假如儿子没有成为宇航员,马皓文的教育就失败了吗?——兼谈我对《银河补习班》的遗憾和对创作者的期待

原标题:李镇西:假如儿子没有成为宇航员,马皓文的教育就失败了吗?——兼谈我对《银河补习班》的遗憾和对创作者的期待

本文转自公众号《镇西茶馆》

看完《银河补习班》走出影院,我第一时间发了一条微信:“没有什么语言能够表达我对《银河补习班》的赞美!”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我认为这部电影无懈可击。作为一个教育人,一直盼望出现既正面倡导先进教育理念又富有感染力的电影,哪怕不那么完美,我也要为之点赞,比如《银河补习班》。

昨天那篇《“银河补习班”都开了些啥课程?》,丝毫没有对电影进行艺术方面的评论,那也不是我的专长——已经有人从电影艺术方面对该片进行了褒贬不一的评论;我只是从教育者的角度谈影片所呈现出来的教育理念,特别是家庭教育的理念。我今天依然只谈教育,不谈艺术。在“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的今天,家庭成了分数搏斗的另一个战场,家长们成了功利主义教育的推波助澜者,考北清、冲状元成了千千万万家长对孩子的梦想……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够有这样一部以倡导“做人第一,全面发展”育儿理念的电影,我当然为之喝彩。

但是,如果说从冲击传统的“分数至上”教育理念的角度看,《银河补习班》的主创者们算得上一群革命者的话,那么,他们还不是彻底的革命者。编导通过马氏父子共同成长的故事,形象地展示“做人第一,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理念,深深地打动了观众;可是,在离真正理想的素质教育境界还差“最后一公里”的时候,他们又堕入了传统教育的窠臼:“以成败论英雄”。

如果儿子没有成为宇航员,难道马皓文的教育就失败了吗?

许多网友也提出这样的问题。在这里,“宇航员”只是一个借代,代指包括飞行员、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政治家等杰出人才。

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尖锐,直指教育的本质——我们的基础教育究竟是培养千千万万的幸福的人,还是仅仅造就少数“栋梁之才”?一个民族的崛起,各层次的人才都需要:金字塔尖的“精英”和千千万万合格的劳动者,缺一不可。一个没有杰出人才的民族,是不可能崛起于世界的;一个没有无数普通劳动者的国家,同样难以走向伟大的复兴。

但当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太多的家长都把当“人上人”作为孩子的人生目标,学校以一次又一次次考试将考不上大学的孩子无情地“淘汰”出局,让他们失去了社会公认的“成功”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理所当然的应该强调:基础教育的使命,当然首先包括但远不仅仅是造就拔尖人才,而更多的是培养善良、正直、勤劳、有文化、有创造力、有幸福生活的“人”。

《银河补习班》最大的泪点——也是马皓文最成功的亮点,就是一个曾经被开除的孩子,最后成了万众敬仰的宇航员。这是撑起他家庭教育成功的重要而唯一的支点。但我还是要重复刚才的问题:如果儿子没有成为宇航员,难道马皓文的教育就失败了吗?

我当然知道,好的电影总得有一个好的故事,所谓“好的故事”就包括大起大落的情节——这叫“戏剧性”或“戏剧冲突”。如果没有这么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这电影还有“观赏性”吗?所以电影必须靠许多甚至根本不合理的“偶然”“巧合”(比如传递亚运会火炬时突然桥塌,再比如闫主任的儿子从状元到疯子,等等)来“扣人心弦”;再说了,从传统审美习惯来说,中国人向来喜欢“大团圆”,如果马皓文忍辱负重的代价,居然是孩子也“就那样”——一个普通人而已,多数观众也不会买账。艺术作品总得满足受众的心理需求呀!如果《银河补习班》讲一个“从普通人到普通人”的故事,就不“励志”了,就不“动人”了,自然不会“催人泪下”,谁看呀?

但是,如果艺术家们能够把一个普通人的故事演绎精彩,一样能够“催人泪下”。关键是,以“做一个普通而幸福的人”来展示教育的真谛,更能体现出教育的“必然”,因为绝大多数观众的孩子,都不可能成为宇航员的,相反,他们成为普通劳动者的可能性倒是很大很大。一个“差生”成长为飞行员的几率微乎其微,近乎于“偶然”。靠“偶然”来支撑先进的教育理念,必然缺乏更加充分更加深入人心的说服力。

银河补习班有李现吗

是不是一定要让主人公成为类似于“宇航员”的杰出人才,电影才能叫座叫好?我看未必。

大家公认的教育经典电影《放牛班的春天》,讲的是一位失业的音乐教师面对一群顽劣孩子的故事,展示的不过就是他和孩子相处的一些经历,老师用爱心滋润着无法无天又可怜无助的孩子们,他专门为孩子们谱写的歌曲,用纯净的音乐解脱了束缚孩子们身心的绳索,抚慰他们受伤的心,更净化了孩子们的心灵,影响了他们今后的人生。教育的爱和宽容,让所有的观众热泪盈眶。还有《死亡诗社》,新来的文学老师基汀有感于传统名校的严肃刻板,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打开了教育的大门:他带学生们在校史楼内聆听死亡的声音,以此反观、审视、品味生的意义;他让男生们在操场上高声宣读自己的理想;他鼓励学生思想自由,用不同的视角打量世界……这样的电影,同样震撼人心。

我假设,如果同样是“马皓文”,他依然有着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做法,培养的孩子是一个平凡岗位上的“大写的人”(如果说宇航员在生活中属于极个别的幸运儿,那么这样的善良的普通劳动者则是绝大多数),这样的故事一样可以跌宕起伏——

善良如何被骗仍然善良?忠诚如何被疑照样忠诚?正直如何在这个世界处处碰壁又顽强不绝?理想的火炬如何在现实的风中几近熄灭却依然熊熊燃烧?纯真如何注入智慧的含金量?面对生活的种种意外,如何保持一种坚守良知而又积极乐观且富于弹性的生活态度?……如罗曼·罗兰所说,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看透了这个世界,并依然热爱它!

当我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我的眼前是我一届又一届学生的形象。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三十年过去了……他们当中有杰出人才、行业精英、业界领袖,也有教师、医生、律师、商场服务员、公交车司机……他们都是我的骄傲。他们的故事足以坚定我的教育信念:教育,就是让每一个人成为最好的自己——如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歌所唱:“是大树就顶天立地,是小草也蓬勃绽放。”

不过,就目前的现实而言,当“大树”是不需要鼓励的,因为太多的家长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注定是要“顶天立地”的,因而拼成命地将孩子往“人上人”的路子上催赶;而做“小草”则被很多家长认为“没出息”——我要特别说明的是,这里的“小草”并非指生活潦倒的“无业青年”,而是指不显赫、非著名的自食其力者——他们同样有符合自己志趣或专业特点的工作,以及不一定“年薪百万”但也足以过上体面生活的收入。我把他们比喻成“小草”仅仅取其平凡普通之意,或者说并非世俗意义上的“出类拔萃”。是的,平凡不一定不幸福,普通不一定无成就。正如我前不久一篇文章的题目所说:《为什么一定要让孩子“出类拔萃”呢?》

这就是我认为如果将马飞的“人设”定位于普通的成功者更有普遍意义的理由。

如果真的把这个故事讲精彩了,《银河补习班》可能更能打动千千万万观众的心。

其实这一点,导演并非没有想到。昨天那篇《“银河补习班”都开设了些啥课程》的文章受到导演俞白眉的关注,他在文后留言说——

其实我非常同意马飞的命运可以有很多种,不必非得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只要他遵循自己的内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非常积极的人生。电影里的马飞不过是个人兴趣正好做了航天员而已。可惜电影的主角只能有一种命运,无法承载更多的教育内涵。

我理解导演,因为种种原因,目前也“只能是这样”。

因为这部电影和我的评论,我认识了俞白眉导演。在和他的聊天中,我能够感受到他对教育发自肺腑的热爱、刻骨铭心的感受和富有深度的思考。

比如,包括我在内的一些观众误以为他把“闫主任”当做所有老师的形象来否定所有教师,在我的微信圈里,甚至有人认为编导对教师有偏见。其实不是,俞白眉说,他对闫主任给予了无限的理解与同情。影片中还有一位暖人的高天香老师。我看片子的时候,以为这是作者塑造的一个理想的教师形象。但今天俞白眉导演对我说:“我也曾碰到过一位有教无类没有分别心的好老师,我初中的班主任高天香老师。所以电影里我用这位已经去世的老师命名了年轻女教师。”聊到这里,我心里一热,我感到了导演内心深处对教育的温馨和对教师的感恩。

俞白眉导演给我说了他受教育历程中的一些亲身感受:大学一位同班同学曾经是市状元,但一考上大学便失去目标,第一年门门不及格,考上大学让他彻底失去了人生目标;绝大多数学生考大学的时候没有人生目的,虽然是“状元”,却对世界一点不好奇,甚至对知识也不好奇。“我写梦想是箭靶子,完全是有感而发,是自己一辈子经历的最大感受。”

由此可以理解他对教育的深度思考:“中国教育没有人会跟孩子提问,你长大后想干什么?”他由此追问教育的意义,以及教育应该给孩子带去什么。我发了几篇我的教育随笔给他看,引起了他的共鸣,尤其是我们对高考结束后校园为什么会出现“漫天雪花”场景的理解高度一致。

我给他看了我的一篇演讲录,里面讲了苏霍姆林斯基的观点:“儿童是教育的最高价值。”他大为赞同,并决定要买一本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来研读。

我坚信俞白眉和《银河补习班》的作者团队能够创作出新的更有深度的教育电影。

教育,联系着千家万户,是当代中国最热门的话题,也是最复杂的话题。如果说教育改革的具体政策措施是教育部以及各级政府的事,那么将这些改革化为课堂行为则是广大教师的责任,而要赢得全社会的理解以及千千万万家庭的支持,则有待于也有赖于无数中国普通百姓观念的转变和行动的配合。这当中有多少思想与行动的矛盾、理念与制度的冲突、教育与社会的碰撞?这一切的背后其实都是观念与观念的“战争”和每一个人自己对自己的“革命”。而表现这样惊心动魄的“战争”与“革命”,恰恰为艺术家们创作出史诗般的教育经典大片提供了丰富多彩的原型和源源不断的素材。

我们因此有理由也有信心期待着。

2019年7月27日

附录:《》

————————————————————————

欢迎参加新教育网络师范学院免费学习

《新网师招生简章》

————————————————————

再次声明:

,我早有说明:《直言不讳答网友:我不会接受任何道德绑架》。请感到不适者自行离去。

,我一般不看后台消息,因为每天铺天盖地的“求助”我无法一一回应和满足,请理解!有事在每天的文章后留言即可。

鼓励原创 ,随意打赏

有缘相逢,来者皆客,欢迎再来!

(特别提示:拙著在各网站都有售,感兴趣的朋友自行前往搜索购买就是了。我这里就不单独提供链接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2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